极道特种

1117章 一场错误的战争二

1117章 一场错误的战争 二

德川嘉靖静静的望着前面的北辰一刀流的众人,嘴角一扬,勾起了一抹冷峻的弧度:“约好了两点发动进攻,一点半就到了。看起来,对方是跟我们存了一样的心思。”

“命令,春雷全力攻击,夏花注意寻找枪谱和黄金的下落,绝不能让他们落入到井衣家家族的人手中!”

“是!”早就待命已久的三百名德川家族的核心武士,分作两个小组,沉默无声的朝着前面的寸枪流驻地杀了过去。

北辰千兵卫就站在长街的对头,冷冽的目光,似乎刺破了黑暗的束缚,冷冷的在德川嘉靖的脸上扫了一圈,这才冷冷的将手一挥:“上!”

两百名北辰一刀流的精锐,穿着统一的白色装束,手擎长刀,犹如下山的猛虎一样,冲了上去。

十几名寸枪流的弟子,早就发现了不对,他们让一名同伴前往里面报信,剩下的人,则握着长枪,有些胆颤心惊的矗立在门口。

虽然害怕,却并没有躲闪。

因为他们的宗主已经下达了死命令,不得后退一步!

“杀!”十几个人,因为受不了越来越大的压力,齐齐的爆喝出声,主动的冲杀了出来。其中,大多数人都迎向了德川家族的武士,只有三个人,是朝着北辰一刀流的弟子杀去的。显然,他们已经失去了分寸。

两大宗派的核心武士,又岂能是这十几个人所能低档的?只是一个照面,这十几个寸枪流的弟子,便被斩杀。

鲜血,在夜色中渲染了出来。

两大家族的武士,趁势朝着寸枪流的核心驻地,杀了过去。

北辰千兵卫在几名亲信弟子的护卫下,缓慢而坚定的朝着寸枪流走了过去。那边的德川嘉靖,同样也走了过来。

两人相距不过五米,他们互相瞅了一眼,随即将目光投向前面的夜色。德川嘉靖淡淡的道:“菊门纲似乎是早有准备啊!”

北辰千兵卫是多么狂傲的一个人?这一次,他基本上算是戴罪立功,证明自己价值的机会,他将北辰一刀流的精锐倾巢而至,已经是孤注一掷了。

若是取得了菊门纲的枪谱,得到黄金,那他在井衣家族的位子,自然会更上一步。否则,他将会一落千丈,甚至,前景堪忧。

所以,此时他冷冷一笑,淡淡的道:“不过是螳臂当车,自取其辱!若是你怕了,便在后面替我掠阵,我愿意取他菊门纲的首级!”

“北辰君,你是在侮辱我德川家的武士吗?只有你的人会跑,我德川嘉靖带来的人,只有一往无前,纵是刀山火海,也绝不会后退!你的目的,我也明白,寸枪流的枪谱,咱们谁抢到是谁的。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是联手先灭掉寸枪流的好!”德川嘉靖沉声道。

“好!”北辰千兵卫眉头微微一拧,忽然身子加速朝前冲去。那边的德川嘉靖也跟着加快了速度,因为他们听到了利箭破空之声!

两人掠到前面,便看见前面正在进攻的武士,被一阵阵利箭射倒了十几个人!

“八嘎!菊门纲的手下,竟然装备有硬弓?”德川嘉靖一见,不由得怒喝一声:“春雷怒动,寸草不生!”

春雷组的武士,发一声喊,立即冲了上去。前面的人,拿出了身后的一面小圆盾,那盾牌只有锅子般大小,四周却是锋利无比。他们护在身前,后面的武士则快速的突进,扬手将一枚枚苦无朝前面飞去。

寸枪流的弓手,正在射箭,一时间躲闪不及,有许多被射中,惨哼倒地。

而前面的春雷武士则手持圆盾,突进他们身边,一阵劈砍。寸枪流的弓手,顿时被砍翻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人,落荒而逃。

寸枪流的驻地,是一处几乎占据了整个城西的大院子。里面有五六排房舍,相互连接在一起。攻破了大门,随即便迎向了一个足有两个篮球场般大的演武场。

而后,德川嘉靖和北辰千兵卫,便看见了整整齐齐的站在演武场对面的寸枪流小弟!对方足足有三百多人,全都穿着黑色的武士服,或者手持长枪,或持着双枪。

在他们中间,站着一个低矮的男人。如果说,倭国人是世界人中的袖珍,那这人,便是倭国人中的矮瘸子。

普通的倭国人,好歹还有一米五六左右的身高,可他,却顶多只有一米二。此人手中握着一杆足有一米八的大枪,持枪而立。看上去是那么的不伦不类,这也是为什么,他明明已经是六级武士了,却没有家族愿意招募他的主要原因。

菊门纲,实在是太矮了。

可是,现在这个矮子,面对五百余名家族精锐,还有两百多名散兵游勇似得各地武术宗师,却是没有一丝畏惧。

“北辰千兵卫,德川嘉靖,你们无缘无故袭击我寸枪流,杀我弟子,莫不是欺我寸枪流无人?”菊门纲的人虽然不大,可是,声音却是着实不小。

德川嘉靖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寸枪流的弟子,总共也不过四百人上下,看起来全都在这里了:“菊门纲,你们寸枪流的确无人了。因为今晚,我和北辰君便要让寸枪流除名!若是你识相的话,就将寸枪流的枪谱和那些身外之物交出来,我还能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北辰千兵卫闻言,差点没气的踹这家伙一脚,你妈的,你这说话用的是屁股啊?你这不是逼着对面的家伙们,跟咱们玩命嘛!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弟子,死伤太过惨重,所以,忙吐气开声道:“寸枪流的众人都听着,菊门纲一意孤行,袭杀山口组和樱花组要员,现在我和德川君奉命前来,只为追究菊门纲一人之过!你们只要放下武器,我可以保证既往不咎!”

“我,我们愿意放下武器!”有十几个寸枪流的小弟,很快便脱离了大队,朝着他们的方向跑了过来。

“你们,这些叛徒!”菊门纲冷冷的怒喝一声,却并没有动。

而那些叫嚣着投降的小弟,一口气窜到了他们还有三四十米的地方,便顿住了。有些胆怯的朝这边张望着。北辰千兵卫见状反而有些迟疑了,那菊门纲怎么见有手下的人投降,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想让手下的人直接冲杀过去,可如果这些人是真的想要投降的话,那自己岂不是食言了。

德川嘉靖很不满北辰千兵卫刚才的态度,此时自然那是乐的看笑话,他轻声道:“北辰君,只怕事情有诈啊。不如,我们直接杀过去吧!”

北辰千兵卫眉头一扬,厉声道:“北辰小一郎,你带十个人过去,将他们的武器都缴了,要小心他们耍诈!”

北辰千兵卫旁边的一名白衣武士,顿时向前走了几步,带着十个人,慢慢的走了过去。

那些人很是主动的将枪都放了下去,这让北辰小一郎心中放松了许多。这时候双方隔着不过五六米的距离了,他轻轻的将手一挥,示意手下的人分散开,去将他们的长枪拿过来。

便在这个时候,那些寸枪流的弟子,忽然动了。

“小心!”北辰千兵卫厉喝一声,却已然迟了。

这些寸枪流的武士,猛然从身后摸出了一张张的军用硬弩,这是那种一下能够射出三支长箭的硬弩。此时,十几个人,近五六十支长箭,顿时将北辰小一郎附近十几米的空间,来了个完全覆盖!

北辰小一郎大吼一声,手中的长刀,上下翻飞,将射向他的弩箭全都拨打开。可是,其余的人却并没有这么幸运了。

弩箭及身,这些躲闪不及的家伙,纷纷被射了个正着。

北辰小一郎也被射中了肩膀,可没等他松一口气,那些投降的弟子便弯腰将地上的长枪捡了起来。然后,轻轻一转,那长枪便分成了两把短枪。这些家伙振臂就甩。长枪破空。

北辰小一郎躲闪了几下,终究还是慢了一点,被几支长枪贯入身体,射的跟个刺猬一样。

当先带头的一名寸枪流小弟,大声挑衅道:“北辰一刀流也不过如此!回!”

一干偷袭得手的小弟,呼啸一声,转身就往回跑。

北辰千兵卫气的,身子都快要哆嗦起来了。他猛然将身后的长刀拽了出来,然后向前狠狠的一劈:“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杀!”两百名北辰一刀流的精锐弟子,立即齐声怒吼,朝前杀去。德川嘉靖见状也露出一丝兴奋的杀机,等北辰一刀流的弟子,向前冲出了十几步之后,这才将手一挥。他可不想让自己手下的人,打先锋。

正在奔跑中的北辰千兵卫,忽然察觉到了不对。他两脚狠狠的一踏,身子顿时向前窜了出去,随即转过身,将手一举:“有陷阱……”

这要是在白天,凭借着他对手下的严厉控制,或许还能让他们做到令行禁止。可这个时候是夜晚,许多小弟根本就没看清楚他的动作。

前面的小弟停了下来,后面的人,却猛然撞了上来!

“轰!”尘土飞扬,十几名寸枪流的弟子,就那么掉了下去。

“妈的,竟然还有陷阱!”韩雨牙疼似得低吟一声,笑呵呵的道:“菊门纲那老小子,果然是早有准备!”

趴在不远处一楼顶的他,正拿着一支狙击枪,透过狙击镜观察着寸枪流演武场的情形。

至于那两个狙击枪的主人,早就已经变成了两具尸体。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