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19章 韩雨出手

1119章 韩雨出手

菊门纲身子向后一扬,已经来不及抽枪的他,两手握住了枪杆,向上猛的一顶,当的一声,火花迸现,却是挡住了那柄长剑。

随即他手腕一转,枪尖朝着来人扫了过去。

可来人显然身手并不比他差,但见他身子猛然腾空,两脚就那么踩在了他的枪身上,微一借力,手中的长剑,便刺出了七八下。

冰冷的剑光,恍如一片剑幕,招招不离菊门纲的六阳魁首!

菊门纲握住枪身,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左右拨挡。寸枪流之所以会有寸之一说,就是因为菊门纲利用了自己身子矮小的特点,所创造出的一种凭借长枪做出细微,精巧的动作。

此时,正好挡住了那剑光。

不过长剑的主人,显然也不是一般人。他凭借着手中的长剑在对方的长枪上不断借力的空,竟然生生在空中坚持了四五个回合。

嗖!

带着寒意的剑光,从菊门纲的头顶掠了过去,带起一片黑色的长发,还有一块血淋淋的头皮!菊门纲怪叫一声,两手一转,手中的长枪便刺到了身后的地上,手臂微一用力,两脚便朝着对方踹了过去。

来人左手成拳,正轰在了他的脚上。身子顿时向后落去。

可是没等他落地,菊门纲手中的长枪便再次落了下来,将他肩头的衣服,挑起了一块。

那剑的主人,手腕一翻,长剑便将枪身拍到了一边,随即擦着枪杆便朝他的冲了过去。

火花在枪身上不断的摩擦而起,几乎在要削到菊门纲手的刹那,菊门纲的另一手猛然一动,手中竟然又多了一把长枪,狠狠的刺向对方的咽喉。

当当,长剑不断的挥舞,跟两把长枪绞杀在了一起,两人瞬间对了十几招,对方的长剑在他的肩头再拉开了一道口子,而菊门纲的短枪,则在他的肋部,挑了一道血槽。

两人各自分开,菊门纲微微喘着粗气,盯着这两名突然冒出来的高手。

说来虽然缓慢,可是,他们的动作却是快到了极点,从两人偷袭到分开,也不过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而已。

菊门纲只觉得咽喉发涩,他从喉咙深处,蹦出两个人名:“井衣天演,德川宗?”

那个佝偻着身子,同样也是用枪的武士,呵呵一笑,身子渐渐变的高大起来:“菊门流主好眼力!”

他,正是德川家族的管家,德川家康身边的另一位六级武士,德川宗!

那持剑而立的武士,则缓缓的将剑微微一转,淡淡的道:“能够挡住我快剑的人,并不多。菊门君可有兴趣加入我井衣家族?”

此人,便是井衣天演。

不等菊门纲开口,德川宗便笑呵呵的道:“井衣君,同时得罪柳生家族和德川家族,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你真的想好了?”

井衣天演脸色微微一窒,轻声道:“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菊门纲两手各持短枪,冷哼道:“哼,照我说,所谓的合作也不过是各怀鬼胎罢了!”

德川宗毫不尴尬,实际上,他跟井衣天演两人,一个扮作德川家族的普通武士,一个扮作散兵游勇,其目的都是一样的。那便是为最后争取利益的时候,增加筹码。只不过,柳生长天的举动,使得他们不得不提前暴漏罢了。

“井衣君,事已至此,我们联手向菊门流主讨教如何?那边可还有柳生赤木和伊贺的那个左长老在呢!”

井衣天演手中的长剑微微一翻,冰冷的剑身,闪过一抹阴冷的亮光,他脚下一动,便朝着菊门纲再次冲了过去:“你还是去帮德川嘉靖君吧,菊门纲交给我了!”

“哎,你我既然已经联手了,我又怎么能将你一个人丢下呢?菊门流主的身手也不弱,若是伤了你,我如何跟井衣天幕君交代?”德川宗说着,也冲了上来。

当然,他真正担心的是,井衣天演会擒下菊门纲,从而占据先机。

寸枪流的枪谱?无论是他和井衣天演,都并不是十分的在意!黄金?他们各自的家族,都算的上是富可敌国,自然也不在意。可是,那个关于柳生破东将东西放到菊门纲这里的流言,却让他们想到了另外一个东西。

当初的柳生镇海,可是奔着Z国楚家的那东西去的。会不会是柳生镇海已经得手,而让柳生破东带了回来呢?

有了这个念头,这两人自然都不会让对方得手。

面对两大高手的合力夹击,菊门纲压力可想而知。他知道,今晚若是没有奇迹出现的话,那他就是个必死无疑的局面。

想到这,他爆喝一声,手中的长枪化作两道乌龙,迎向两人。

韩雨在狙击枪中看到这一幕,禁不住暗自喃喃道:“倭国的高手,不会都集中到这里了吧?”

另一边的涂地也是看的暗自咂舌,倭国的三大家族,果然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他虽然没有看到具体的情形,却也能够猜测出一二。两大家族显然都隐藏了人手,至于是为了对付菊门纲还是为了算计对方,那就不得而知了。

“黑衣,事情似乎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计啊!”涂地轻声道。

韩雨却是一动不动,轻声道:“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你说,我是干掉那个用枪的,还是那个用剑的?嗯,用剑的吧,让两个玩枪的人,火拼一场,或许会更好看一些!”

涂地无语啊,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想着算计人?

“袁野,你跟涂老哥先下去,等会枪声一响,只怕那些枪手也都会动手。到时候,我们要以最快的时间离开这。”

袁野有些无奈的跟涂地一起离开了,韩雨两眼透过瞄准镜,缓缓的寻找着交手中的几组人。六级武士,已经是超一流高手了。

这样的人,整个倭国只怕也不过十个左右的人数。可在这里,便一下出现了七个!

柳生家族若是算上没有被自己干掉的柳生月月的话,那无疑是实力最强的。井衣家族和德川家族各有两个顶级武士,也够强悍的了。

就是不知道,若他们的顶级武士,全都挂在这里的话,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结局?

韩雨心中叹息一声,他知道,就算有他暗中出手,想要杀掉一个六级武士,也绝不容易,这需要天时地利,更需要运气。

不过,好在他的运气一向都不错。

菊门纲的彪悍,不仅超出了韩雨的想象,而且,也超出了德川宗和井衣天演的想象。两个人联手,可是,依旧无法在短时间内取胜。菊门纲的两杆长枪,不断的飞舞。而且,他就好像是有两个人似得,两手竟然能够用出不同的招数。

德川宗和井衣天演都知道,他们这边正处在劣势。

寸枪流的弟子,用那种诡异的战术,一开始便杀伤了他们大量的武士。现在,他们手下的伤亡正在不断的增加。

一旦他们这边的小弟陷入了败局,那他们也将难以幸免。

菊门纲显然是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如此拼命。

可他们却绝不能任由他这么拖下去,井衣天演再也顾不得那许多,冷喝一声,手中的长剑犹如蛟龙,变的暴烈起来。

那边的德川宗,也暴喝一声,枪法如风。他的枪法,传自宫本武藏的兵法二天一流,讲求极快的速度,天人合一。

菊门纲面对两人的进攻,顿时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八嘎!”菊门纲身上挨了好几下,整个人越发的不堪。终于开始拼命起来,他一连几枪,迫退了德川宗,随即像是疯虎一样冲向井衣天演,然后便是一阵疯狂的攻击。

他的寸枪流,倒也的确有着独到之处。菊门纲在小的时候,曾经有幸跟随一名来自Z国的禅师,学习过一段时间的佛法。学会了一门吐纳呼吸之术,这让他的气力极为悠长。

再加上远异常人的双臂,使得他能够如意的将手中的长枪肆意转换,一会化作两根短枪,一会化作一杆长枪。在极为窄小的范围内,不断的抽,转,挑,刺。就好像一头来自远古的凶兽,带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暴虐,竟然杀的井衣天演汗流浃背。

在这个时候,德川宗偏偏站在旁边不动了。

井衣天演不由得心中暗骂,他知道,这家伙是想坐山观虎斗,等待时机,却也没有办法。只得打起精神,将一柄长剑挥舞的风雨不透,时而细腻如同和风细雨,时而暴虐犹如电闪雷鸣,时而霸道恍如盘古开天,时而阴险好似长虫捕食。

脚下则踩着一种奇异的步伐,使得身形不断的变换。韩雨仔细的瞅了半天,才隐约的发现,这种步法跟九宫八卦有些类似,却又不尽相同。不过,显然离不了他们Z国老祖宗的影响。

今天,便由自己替祖宗们清理门户吧!

韩雨的呼吸,渐渐变的又长又细,最终毫不可闻。此时的他,就好像跟手中的长枪,以及四周的天地都融为了一体似得。

他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能杀人的机会。

井衣天演手中的长剑,忽的一下刺中了菊门纲的另一侧肩头,不由得心中一振。

就在这时候,菊门纲忽然爆喝一声:“杀!”

两手的长枪,突然旋转了起来,一柄长枪,将他的长剑猛然撞到了一边,另一手中的长枪,则朝着井衣天演的心脏刺了过去。

枪身未到,一股凛冽的杀机便先扑面而至。就好像一头怒兽,对着他露出了自己凶狠的獠牙。井衣天演深吸一口气,手中的长剑并没有收回,而是趁势甩了出去。

舞动了一圈,带着井衣天演的身子,也跟着转了一圈。或者说,他是主动转的。

可就是这一转,竟然让菊门纲的长枪,擦着他的身子,刺在了空处。

井衣天演手中的长剑,自上而下,朝着菊门纲便劈了下来。速度比刚才更快,也更凶狠。

菊门纲想要回救,已经来不及了。他身体中所蕴含的那股凶性,终于爆发了出来。他两眼突出,两手一翻,两杆短枪竟然从左右朝着井衣天演刺了过去。

这,已然是拼命了。

井衣天演心中暗骂一声,眼中寒光凛凛,左手五指成爪,朝着对方的长枪便抓了过去,另一手中的长剑则加速呼啸落下。

他,必须要先一步,劈开他的脑袋!

机会来了!

韩雨眼神平静如水,手中的扳机,却是轻轻一扣……

还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