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22章 收服一条柳生狗

1122章 收服一条柳生狗

韩雨连忙安抚了两句,涂地的身手或许不差,可是做先锋,若是有个好歹闪失的话,那可就得不尝失了。

“涂老哥,你放心吧。寸枪流那边发生的事情,几大家族都还不清楚!山口组和樱花组依旧在奋力的进攻黑龙会的地盘,打压黑龙会的势力。这个时候的柳生家族,无论是注意力,还是手中所能掌握的实力,都已经变的前所未有的空虚。

正是灭掉柳生家族的大好时机,不用老哥亲自动手,您只需要秘密的调集一百人便足够了。不过,这些人必须要以一当百,而且是敢死,能死之士!”

涂地眉头一扬:“你就放心吧,我这就给盗帅打电话,让他亲自率领麾下的两百猛士前来!”

“这位盗帅我是早闻大名,就是不知道他是……”

涂地轻轻的扫了他一眼,笑了一下:“说起来,你早就跟他见过面了,就算是我不说,只怕也心中也已经猜到了吧?”

“是宋大哥?”

涂地轻笑着点了点头,韩雨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早在宋半城轻而易举的从他身上,将武器偷去,他就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只是没有得到印证罢了。

有了宋半城和他手下的人前来相助,那他就更有胜算了。

“想不到,宋大哥竟然就是福清帮的盗帅。”韩雨低声道。

涂地轻叹一声:“当初如果不是他,我福清帮或许早就已经被黑龙会给灭掉了。算了,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了。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电话打的很顺利,不过,听起来那边似乎鸡飞狗跳的,还有女人的尖叫声,韩雨甚至还听到了一个嚣张的声音:“你丫那姿势不对,腿再张开一点,脸上的表情,投入,对,你,别出来,就在里面泡着,哎,保持住,我一说开始,你就冲刺。你呢,要叫的深情一点,我跟你学一下啊,雅蠛蝶,雅蠛蝶……”

韩雨是禁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啊。

挂了电话,涂地也有些尴尬的道:“他们那边就是这样,一直都很热闹!”

“啊,没事,只是没想到,宋大哥也是性情中人啊!”韩雨轻笑道。

涂地有些意味深长的道:“等你了解他之后,你便会发现,他不仅是性情中人,而且,比你想象的还要,嗯随和,等你跟他接触的深了你就知道了。可惜啊,我想将福清帮的龙头位子传给他,他却一直不愿意。不然的话,以他的才干,定然能够将福清帮发扬光大!”

韩雨不由得想到了那个不高,还有些胖的身影。心中竟然有些期盼跟他的见面,他可是说过,自己只有将静汐救出来,才有资格跟他平起平坐。现在,人他已经救出来了。

“对了,黑衣,我虽然知道柳生别院的大概位置,可是,像这样的大家族,在防卫上一定有着独到之处。我们两边加在一起,也不过三百人,会不会少了点?要不,我再调点人来?”

韩雨缓缓的摇头道:“不用了,我们此次行动的人数不宜太多。只有打柳生家族一个出其不意,才能占据先机,减少伤亡。再者说了,我们对柳声大院也不是一无所知。”

“嗯?”涂地扬了下眉头。

柳生家的总部,位于南部县北边的一个城市,石舟踪斋严,这是用柳生家族的祖上,柳生石舟踪斋严的名字命名的,也意味着这座城市,为柳生家族所控制。

而实际上,整座城市的土地所有权,的确都是属于柳生家族的。跟寸枪流驻地的那个五万人的小城不同,石舟踪斋严至少生活了五十万人。这里,有着柳生家族所控制的各个财团,重要企业所分设的各个部门。

这也就意味着,柳生家族的眼线,在这里将会无*潢色小说 class12/处不在,没有什么人,能够瞒过他们的眼睛。而在石舟踪斋严的市内,散布着近两千名的黑龙会精锐。

这也就是说,韩雨若是灭掉柳生家族,至少不能惊动这两千人,或者在对方赶到之前,就一定要得手,然后逃离。不然,他们将会遭到数千人不死不休的疯狂追杀。

这也是为什么涂地迟迟不答应韩雨的原因,如果说,柳生家族的势力范围是一个圆的话,那柳生大院便是这个圆的圆心。而越是靠近这个圆心的地方,柳生家族的戒备就越是森严,那种无形沉闷的压力便越是沉重。

尤其是现在黑龙会正在前面,抵御两大家族进攻的情况下,柳生家族无疑提高了防范的力度。虽然夜色已经深了,可是,街面上依然可以不时的看过,有柳生家族的人晃过。

这还不算,路边的乞丐,招揽客人的援交女,出租车司机,外卖的摊贩,正在那里赌博的赌徒,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柳生家族的眼线。

好在他们防范的是井衣家族和德川家族的大队人马偷袭,韩雨他们只有一辆车,并不显眼。他们很顺利的来到了穿城而过,来到了潜龙山的另一面。

在一处颇为隐秘的树林中,韩雨见到了他手下的众将。

魏正峰,忘语,李剑白,孙广超,还有他们的手下。静汐虽然被救了,可是,孙广超和他的人却依旧没有离开。据说,他是奉命保护韩雨的安全,至于是奉了唐峰的命令,还是赵家的命令,韩雨并没有深究。

“老大,这位便是天尊的手下,是龙组的特工!”魏正峰指了指那个陌生人。

那是一个满脸市侩的中年人,微微佝偻着腰,脸上带着一种社会底层讨生活的人所特有的讨好笑容:“您好,您叫我金枪鱼就行了。是李老板让我们来的。”

韩雨微一皱眉,这就是李佳派给他的死士?

“你好!”韩雨伸出手,朝对方的手握了过去。不过,在碰到他的手之前,韩雨的手,猛的朝他的脖子捏了过去。

金枪鱼满脸愕然,仿佛吓呆了似得忘记了动作。

韩雨的手捏在了他的脖子上,目光清冷。

随即,渐渐变的柔和。他微微低下头,看了一眼金枪鱼垂着的手中,握着的一把消声手枪,满意的点了点头。

显然,韩雨如果刚才执意要捏死他的话,金枪鱼不会躲闪,可他却会用自己的生命所争取来的机会,来给韩雨来上一枪!

没有躲闪,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打算活着。

这才是死士。

“好了,带着大家都去休息吧!忘语,带着神罚的人,注意警戒。”韩雨轻轻的下完了命令,这才举步朝里走去。

边走边问:“情况怎么样了?”

“您放心吧,那小子已经被那帮小子,给**的像是小猫一样乖巧了!”魏正峰坚硬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猥琐笑容。

韩雨心中先是寒了一个,他虽然没有亲眼看见,却能想象的出一些画面。

越是靠里,四周的黑暗似乎便越浓郁。今晚月黑风高,正适合杀人放火。

在树林的深处,韩雨见到一个穿着十分干净,只是面目略带苍白和憔悴的年轻人,正恭敬的垂手站在那里,一看见韩雨,他便打了个寒噤,随即挤出一丝谄媚的笑容,肩膀也轻轻向下一垮,却没敢先出声。

韩雨静静的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只是随意的看着四周的环境。

无声的沉默,却让对方明显变的局促不安起来,可他,没有一丝的不耐,眼神更是除了恐惧之外,再也没有了一点多余的神色。

韩雨感觉差不多了,这才将目光移了过去,轻声道:“柳生春竹!”

“主人!”

讨好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年轻人,正是被韩雨在柳生别院生擒活捉的柳生春竹。

本来,韩雨是想将他千刀万剐的,可是,却临时改变了主意。将他交给了手下的人**,他的命令只有一个,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要击垮这个人的所有精神防线,彻底的将之奴役。现在看来,似乎效果很不错。

“你真的已经想好了,要投靠我?”韩雨轻轻的瞄了他一眼。

柳生春竹急忙弯腰,轻声道:“柳生春竹愿做主人的一条狗,主人手往哪儿里指,柳生春竹便往哪儿里咬。”

“包括你的亲人?家族?”

“柳生春竹没有亲人,也没有家族,只有主人!我的生命和忠诚,只为您一人而存在。”韩雨轻轻的抬手,在脸上搓了两下。不是冻的,是被柳生春竹给恶心的。

“好!”他点了点头:“只要你效忠与我,我不仅不会限制你平常的所作所为,而且,还会全力助你取得更大的权势。一个柳生家族,只是第一步,日后,你甚至会得到整个倭国!”

柳生春竹的眼睛亮了起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真的?”

“嗯?”韩雨的眉头一弯。

柳生春竹急忙跪了下去,像条狗一样几步爬到了韩雨脚下,便要亲吻他的鞋子。韩雨有些厌恶的朝后一缩脚,柳生春竹一下亲自了冰冷的地面上。却不敢有丝毫不满,反而充满了恐惧道:“柳生春竹言语不敬,质疑主人,还望主人责罚!”

“行了,你起来吧!我要的不是你口是心非的话,而是看你的行动。今晚,便是对你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考验。只要你通过了,便会重新拥有你所失去的一切。不然,你将会发现,死亡对你来说实在是一件难得的奢侈!”

“我绝不敢欺瞒主人!”柳生春竹急忙爬了起来,然后,被两名天劫带到了另一边。韩雨敏锐的目光察觉到,丫的走起路来,似乎有些扭捏。

等柳生春竹离开了,一直目瞪口呆的涂地这才喃喃的道:“这是柳生春竹?”他使劲晃了晃脑袋:“我没看错吧?”

韩雨也苦笑着对魏正峰道:“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魏正峰嘿嘿一笑:“我让那些小子,每人想一个折腾人的法子,在他身上试验了一下。后来,还有几个口味较重的家伙,进去跟他进行了一番深入浅出的交流,嘿嘿,天还不亮,这家伙就已经彻底沦陷了。”

涂地无语啊!

韩雨望着柳生春竹离开的方向,这人,才是他进攻柳生大院,消灭柳生家族最大的依仗。只要他说的都是实话,那柳生家族的防御,对他来说,便等同与零。

至于柳生春竹,他敢说假话么?这家伙,是一个明白人。他知道,只有自己活着,才是最大的胜利。其余的一切,他都不会在意。

这丫的,压根就是一个天生的日奸!

狼我表示压力很大啊,本来怕人少,拉来游戏屋的人一块玩,结果他们太NB了,欺负死我们了,大家赶紧团结起来,黑衣遮天不败神话有木有!!我已经给公会申请好了公会福利,没来的赶紧来帮小狼一把吧,注意选吴国啊....为了报答大家,明天小爆,人多可以考虑坚持住状态,呵呵,游戏群:21344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