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87章 铁面

087章 铁面

“住,住手!”黄连鑫颤声道:“都住手!”

“听见了没有?他让你们住手,都住手,不然,我就宰了他!”艾丰顶着黄连鑫匕首的手猛的向前,锋利的匕首前端立即刺破了他脖子上的皮肤,殷红的鲜血,顺着匕首流了下来。

楚兴社的小弟见到老大的侄子被制住,顿时停下了动作,一个个的面面相觑。

“艾丰!”狂熊感觉到压力一轻,立即发现了艾丰,顿时惊讶出声:“你……”

“老大,是我艾丰让你和兄弟们陷入死地的,现在我救你们出去,咱们便抵了。从今以后,两不相欠!你我再也不是兄弟!”艾丰眼睛微红,大声道。

“艾丰……”狂熊身子一颤,炮弹等人也都用复杂的目光望着他。

“走啊!难道,你们非要让我背着叛徒的名声过一辈子吗?”艾丰情绪激动,手里的匕首自然的就有些离开了黄连鑫的脖子。

这却给了黄连鑫机会,虽然他的身手不怎么高,他的性格不怎么坚韧,他贪生怕死,可他却有一股狠辣的痞气。

身为楚兴社老大楚云风的侄子,他绝不允许自己被一个曾经让他呼来喝去的叛徒,如此制住。他更不允许狂熊等人活着走出这个仓库!

所以,他动了。

狂熊一见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大呼一声:“小心!”

艾丰一愣,紧接着便觉得自己握着匕首的手一紧。他还没反应过来呢,胸口上又中了一记重肘。艾丰闷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

黄连鑫趁机逃出了他的掌控,却是满腔的彪悍之气让他血贯瞳仁,一心只想着报仇,竟然忘记了害怕。他拿着夺下的艾丰的匕首转过身,恶狠狠的道:“你想杀我?老子就先宰了你!”

黄连鑫说着,合身便朝艾丰扑了过来。此时的他浑身新鲜,倒也有一股凶狠凌厉之气。

见艾丰遇到危险,狂熊眼都红了,他瞪着一双牛眼,紧紧的盯着黄连鑫,手里却是扬着陌刀,狠狠的朝艾丰所在方向的楚兴社小弟劈了过去:“狗日的你敢!”

挡在他前面的楚兴社小弟立即被应声劈飞出去一个,不过,立即就有更多的人挡在他面前。

不过,立即有一把刀和一把匕首冒了出来,匕首的主人是卓不凡,此时他抿着嘴儿,什么也不说,只是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匕首,不断的和一把把钢刀硬碰硬的撞在一起。

那边,陈蛟挥舞着陌刀,替他拦下了另一边的楚兴社小弟,大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狂熊一愣,这一瞬间,他的目光和那两个倔强而单薄的身影给填满了。他心中涌动着一种酸酸的无法言语的东西,让他只觉得胸腹之间好像藏着一座沸腾的火焰山一般,在翻腾,在等待着爆发!

啊!

狂熊张嘴发出一声大吼,挥刀从两人为他拼杀出来的通道中,冲了出去。

眼瞅着黄连鑫扑了过来,艾丰也红眼了。他根本不管不顾对方手里还拿着匕首,恶狠狠的迎了上去。

眼前的这个孙子坏了他名声,信誉,让他没了兄弟和尊严,没了一切。他还在乎自己的这条贱命吗?

伸出手,艾丰一把握住了匕首,噗嗤!

鲜血从他的手里一些溅了出来,还有一截圆圆的,被鲜血染红了的,手指。

锋利的匕首刺入了他的手心,十指连心的断肢之痛,让他脸上的肌肉都纠结成了一团。

可他却没有躲闪,没有后退,反而握的更用力了。同时,一直空着的右手攥成了拳头,狠狠的打了过去。

这一拳,蕴含了艾丰所有的仇恨!这一拳,蕴含了他所有的疯狂!

砰!

黄连鑫张嘴吐出一开口鲜血,握着匕首的手不由自主的一松,向后重重的摔了出去。

他们两人之间的攻防变换实在是太快了,先是艾丰出其不意的制住了黄连鑫,迫的楚兴社的小弟全都向后退了几步。

然后黄连鑫反水成功,只是本想杀死艾丰的他,却反而中了艾丰一拳。一系列的变换,快的让人眼花缭乱,楚兴社的小弟虽然就在主子眼前,却硬是没来得及救援。

艾丰用右手抽出左手的匕首,本想上去再补一刀,却不想那边狂熊已经朝他杀来:“艾丰,回来!”

狂熊说着话,一刀将一名试图阻拦的楚兴社小弟震的吐血倒飞,虽然身上又添了一道口子,却是浑不在意,只是奔着艾丰杀去。

艾丰扭头看了他一眼,立即神色一变,身子快速的朝他冲了过来。却不妨他身后一名楚兴社的小弟,狠狠的一刀朝他的后背劈来。

狂熊钢牙一咬,爆喝一声:“找死!”

说着话,竟然将手里的刀甩了出去。染血的陌刀,打着旋飞在空中,带起凄厉的呼啸,狠狠的插在了那名试图偷袭的楚兴社小弟身上。

而在他丢出刀的同时,艾丰也将手里的匕首甩了出去,只不过他的准头太差了,狂熊身后那名挥刀偷袭的楚兴社小弟,只是将刀锋以转,便将匕首磕飞了出去。

不过,这却给狂熊赢得了时间。

转身,抬脚,狂熊那宽大的里面带着钢衬的靴子,很不客气的和对方两腿之间的兄弟来了一次亲密接触。那名倒霉的楚兴社小弟,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快速的反应喝彩,便两眼一凸,目光一直,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呜嚎……

围着两人的楚兴社小弟立即安静了下来,面对两人疯狂而凌厉的反击,谁都不想再去做那个倒霉蛋!

“老大,我不是都让你走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看到对方能为了自己将保命的家伙都丢了出去,两人眼内齐齐的一热。不过,言语中艾丰还是对狂熊的这种行为表达了深深的不满。

和艾丰背靠着背,赤手空拳的面对楚兴社的小弟,狂熊大嘴一咧,不屑的道:“是你是老大,还是老子是老大?你小子心里怎么了没数呢?哦,你让老子走老子就走啊?那老子干脆跟你混得了!”

深吸一口气,狂熊沉声道:“老子不会放下自己的兄弟不管的,绝不会!”

艾丰浑身一颤,虽然他身上还带着一道道的伤口,虽然他的手指还在不断的流血,可他的脸上却仍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身上的伤痛算得了什么?一句兄弟,便什么都值了!

“好,今天,就让我们兄弟放手一搏,死战在这儿吧!”艾丰大笑道。

“屁,老子今天要把你和萧炎活着带出去,老子说到便要做到!”狂熊大声道。

“走?你们他妈的今天谁也走不了!”葛文哲两眼猩红,握刀的手都有些发抖。他是又气又怕,一不小心,只是一不小心,他竟然受伤不说,黄连鑫竟然也受了重伤!这让他回去怎么跟老大交代?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狂熊这二十几个人,竟然如此难缠!为了留下他们,他手下的人竟然死伤近半。若是双方的人数相当……

葛文哲想不下去了,在他的情报中,狂熊的手下可是有着足足近百人的。就算不给老大一个交代,他也不想竖立上百名如此彪悍的敌人!

所以,与公与私,狂熊他们都必须得死!

“放你妈的屁!老子的大哥马上就会来,到时候我看是谁死!”卓不凡虽然累的气喘吁吁,手臂都酸的抬不起来了,可依然不肯示弱的大声道。

“大哥?”葛文哲的眉头一皱,可马上就冷笑道:“你们的大哥在哪儿呢?你让他出来,若是不将他也留下,老子便不姓葛!”

“那你准备姓什么?”一个幽冷的仿佛从北极刮来的声音冷森森的响了起来,虽然是大白天,可落入人耳中,却依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紧接着,仓库的门口便出现了一个修长的身影。他站在那,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的表情,因为他的脸上带着一个铁制的面具。

“铁面?”葛文哲的眼神狠狠的一缩,语气中都带上了一股不自觉的寒意。

哥无能,那个娃娃证没办出来,所以回家亲自处理来了,唉,下雪了,下的很大,陪俺奶奶聊了会天,过年后一直没回来,迟来的更新,抱歉了,额,今天没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