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47章 不杀人不足以立威

极道特种兵 1147章 不杀人不足以立威

送走了井衣福强,韩雨立即拨通了陆辉的电话:“你让人调查一下,那支叫日出东方的雇佣军的底细,将有找他们麻烦的任务,一点点的接下来。”

“他们怎么得罪您了?”陆辉声音恍如金铁,透着一股子金属般凛冽的味道,显然,非洲的战火生活,让他已经彻底的变成了那名钢铁战士。

韩雨轻声道:“他们没得罪我,他们的主子却得罪我了。我也是刚刚才得到的情报,他们是倭国派驻在非洲大陆的,用以抢夺矿产资源的倭国军队。不是那些退伍兵,而是正规的军队。是倭国政府通过自由雇佣的方式,一点点渗透过去的!”

井衣福强不是说他们自有矿产等资源的来路吗?老子就挖出你的根来暴晒三天,到时候看你还怎么跟我谈条件。

“还有这种事?”陆辉明显露出了重视的态度。这也难怪,一般的雇佣军不过是为了钱财,最多再加上点仇恨。

可是,有着信仰的军队就不一样了。他们的战斗力,绝不是那些杂牌雇佣军所能比拟的!

“我知道了。给我几个月的时间,我一定将他们连根拔起!”

“这事不着急,你放在心上就是!”韩雨笑笑:“回头我会想办法搞一份他们的武器资料过去,你可以用作参考!”

两人说完了这个,又聊了一下刑天雇佣军的事情,现在,武器装备已经到了,队伍也已经打了几个小仗,规模不大,可是,毕竟也算是经历了几次战火,雇佣军的精神面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虽然还无法同百战精锐相比,可是,早晚有一天,他们会达到这个目标,并超越所有的对手。

那边的胡来抢了电话过去,跟陆辉侃了几句,得到陆辉让他保护好老大的命令后,胡来自然是连口答应,一个劲的让陆辉放心。

“哎,我说老陆,那边的非洲姑娘如何?等再过些日子,有了空闲,我去你那里度假哈,记得给咱和尚准备几个健美如花的非洲妹子!”

“你这花和尚,满脑子还是那点事呢?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的女人,腚大腿长器具深邃,小心把你折进去!”陆辉跟他手下的大头兵呆在一起,渐渐也沾染了一些粗鲁的言语。此时,更是毫不遮掩的来打击着胡来。

胡来嘴角露出一丝贱贱的笑容,贼贼兮兮的道:“你没看过《三言两拍》上说么?和尚都是好本事!”

别说那边的陆辉了,就连韩雨都被他给打败了。

好容易挂了电话,胡来这才收了笑容,轻轻的在光头上摩挲了一下,望着韩雨正色道:“老大,您真的相信井衣福强这个家伙啊?”

“怎么了?”

胡来用手轻轻的托着下巴,担心道:“我总觉得这家伙的眼神闪烁,不像是个好鸟。或许,他是故意来引我们上钩的呢?”

韩雨笑了:“想不到你竟然也学会用脑子了,继续保持。”

抬头扫了窗外一眼,韩雨轻声道:“至于你所担心的这个,我也想到了。不过,我们在这里不能继续耗下去了。国内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们处理呢。”

“倭国这边,单靠一个柳生家族,无法为我们攫取最大的利益!所以,我必须要帮他削弱一下对手的力量才行。”

“可万一他是井衣天幕派过来的呢?挖好一个陷阱,咱们噗通跳下去,对方只要填点土,咱们就算是给天葬了!”胡来嘟囔道。

“老大,我觉得胡来这次说的不错。不如,这回让我带人去吧!”楼梯上的声音响了起来,魏正峰等人手里一人一个单反,走了出来。

胡来闻言最先急了:“你带人去?凭什么啊?老大,这个意见是我提出来的,自然应该由我代替您去。这一次,我带了十八罗汉前来,我们去是最合适的!”

“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的人,都比不得你手下这十八罗汉?”魏正峰冷哼一声,虽然他也知道,事实还真就是如此,可这并不妨碍他将身边的几个人拉到自己的战壕里来。

果然,李剑白忘语都冷冷的扫了过来。袁野更是轻轻的握着两手,淡淡的道:“师兄,究竟是谁更强一些,不是用嘴巴说的!”

他曾经在少林寺跟胡来以师兄弟相称,不过,那时候的胡来没少挨揍!

所以,对于袁野他十分的不感冒。眼见他出头,胡来干笑道:“别误会啊,我这不是说你们不行,而是说,这事情呢总得有个先来后到。是我先向老大提出来的,所以,自然该由我代替老大去。再说了,你们都在倭国爽过了,可是,咱和尚的大斧子还没沾过荤腥呢!就算是排队,也该和尚了。老大,您说呢?”

“老大,和尚哥才刚来,对倭国的情形并不熟悉,再说,我觉得他应该好好休息,调整一下时差……”李剑白缓缓的道。

魏正峰几人纷纷点头,把个和尚给气的,虽然没有头发,也依旧把个光秃秃,贼亮亮的大脑袋抓的一道道的。

“行了,都别争了。”

韩雨出言打断了他们,笑眯眯的道:“这次,我亲自带队。忘语,你带神罚的人,负责接应。疯子,你带人隐匿在暗处,负责断后。天劫和飞羽堂的人,一起行动,如果这次真的是对方的陷阱,天劫和飞羽堂要务必让东经乱起来,以掩护我们撤退!”

“天劫方面,让墨金负责,飞羽堂方面,姜东带队。箭神和猩猩两人随我一同前去!”

“不是,老大,那我呢?”胡来急了。说了半天,好像没他什么事啊!

“你不是要跟我一起行动吗?”韩雨一翻白眼,这家伙,半天都想什么去了。

“跟你一起啊……”胡来有些失落的喃喃重复了一句,随即两眼大亮:“跟你一起?嘿,太好了!”

韩雨彻底无语啊!

夜色已深,韩雨带着李剑白,袁野,胡来三人,来到了跟井衣福强约定的地方。

这是一间普通的酒吧,就坐落在京东西郊一处颇为繁华的街道上。

当然,繁华是相对过去而言的。

这么些日子以来,金融市场秩序的巨大冲击,已经让倭国元气大伤,连带着东经这个国际大都市,一国之都,都变的萎靡起来,而这种感觉,越是远离市中心,接近城郊,便越强烈。这一路上,路边的霓虹闪烁的都有气无力的,更多的大楼,则一片漆黑,死气沉沉的。

因为破产,许多办公大楼早就已经变成了空无一人的鬼楼。

就连吹在这城市里的风,都带着一股萧索的味道。似乎在预兆着整个倭国即将到来的,日薄西山。

韩雨的车子停在了酒吧门口,几名小弟,迅速的走了过来。

“您好,是血刺先生吗?”

“嗯!”韩雨轻轻的应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风衣,便下了车。李剑白呆在车中,没有下去,在外面放哨。

魏正峰和胡来两人跟在韩雨的身后,静静的走了进去。外面看着静悄悄的酒吧,进去之后,却十分的热闹。只见大约有二三十名神情凶悍之人,或是坐在那里默默地喝酒,或者是闭目养神,或者低声交谈。

灯光耀眼,光明如昼。

韩雨三人进来之后,他们的目光,就像是一把把的小刀子一样,朝三人瞄了过来。隐隐带着一股敌视和戒备之意。

韩雨却是毫不介意,站在酒吧的入口,俯视着整个打听,用流利的倭国话缓缓的道:“让井衣福强过来见我!”

靠入口最近的五六名武士,闻言顿时起身围了过来。

“八嘎,哪儿里来的野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敢直呼井衣君的名讳?”一名身材粗壮,两眼突出闪烁着凛凛凶光的秃头,伸手便要来抓韩雨。

他的指节粗壮,手掌宽厚,满是老茧显然手上的功夫不弱。

只可惜,他这回却是找错了对象。

就在他的手,快要碰上韩雨衣服的刹那,韩雨的手突然闪电般探出,一把叼住了他的手腕,颤抖之力狂涌而出,让这名武士的整个手臂都麻木了起来。

韩雨手臂一转,将他转了一个圈,脚下轻轻探出,将他的脚一勾,这名武士一百四五十斤的身子,顿时便被拉平,然后,面部朝地狠狠的摔了下去。

砰,他的身子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回响。

不等他反应过来,韩雨的脚,便已经踩在了他的后背上。那名武士不断的挣扎,可是,韩雨的脚却恍如压顶的泰山一般,纹丝不动。

丫的就像是被压住的乌龟,四肢一个劲的捣腾,却硬是翻不了身。

“八嘎!”那武士手臂从自己肋下探出,想要去抓韩雨的脚。可他快,韩雨却更快。他脚尖一动,便顺着对方的手踩了过去。

咔咔的一阵脆响,似乎他的几个手指都被韩雨给踩断了。韩雨的脚却并没有停留,而是快速的踏在了他的肩膀上,又是一声脆响。

他的胳膊,生生被踩的脱臼了。

这名武士倒也强硬,只是惨哼一声,身子便要挣扎而起。却不妨韩雨的脚在他头上绕了过去,又踩在了他的后背上。不得已,他用另一只手想要再挣扎一番,结果可想而知,丫的两手都手指都断了,胳膊脱臼,依旧被韩雨踩在脚下。

这一连串的变故,快若闪电,以至于场中的武士都没有反应过来,便是离的最近的那几个人都来不及出手。

“八嘎!”两名武士终于怒吼一声,一左一右的擎着武士刀朝韩雨劈了过来。

长刀临身,韩雨却是稳如泰山,神色平静:“把他们杀了。”

一把漆黑的开山刀,一把暗红色的血斧,一左一右迎着那两把武士刀便冲了过去,

噗噗!

两名武士一被黑刀透胸而过,一被血斧劈的惨叫一声,倒跌出去。而他们手中的长刀,一个脱手而飞,另一个断落两截,落在了地上。

而魏正峰和胡来在出手过后,又都退到了韩雨身后一步之外的地方,平静的扫视着众人。

一言不合即杀人。

暴烈的杀机,强悍的威压,顿时充斥在所有武士的心头。一向自诩意志坚定,悍不畏死的他们,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死亡的威胁。

“误会,这都是误会!”井衣福强的身影,终于出现了,脸上带着复杂的神情,快步的迎了出来。韩雨的脚,这才缓缓的从那名武士的背上抬了起来。

尽管双臂尽断,可他的眼中却没有一点仇恨之色,反而充满敬畏和恐惧。他低低的向着韩雨一低头,无比恭敬的道:“凿邪无知,冲撞大人,蒙大人不杀,凿邪感佩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