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52章 我叫李纲

第五卷 龙威 1152章 我叫李纲

韩雨肩膀上的伤,已经包扎好了。

他之所以没有离开,是因为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没有能做。

靖国神厕。

这是Z国的耻辱,就算没有唐峰的嘱托,韩雨来到这里,也会找机会去转上一圈。

能将这厕所炸了最好,就算不能,也绝不能让那些屠夫,享受香火供奉。

只要Z国人还没有死绝,他们,就没有这个资格。

韩雨坐在夹板上,肩膀上的伤已经进行了包扎。

在他的手边,放着的是那把黑色的长枪。

这枪是什么材质的,并不清楚。只是看上去十分的坚固。天策劈砍在枪身上,竟然没有丝毫的损伤。

只可惜,井衣福强只知道这是Z国的,却并不知道这枪本来的名字。

“哎,好东西啊,只可惜,和尚不是用枪的,不然……”胡来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枪身,露出爱不释手的神色。

显然是十分喜爱,只可惜,他用惯了血斧,再用这么长的兵刃,有些不习惯。

魏正峰只是瞄了一眼,便不再多看。兵器对他而言,只要能杀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李剑白用的是弓箭,对这枪,更是兴趣缺缺。

韩雨苦笑一声道:“何止你不用枪,咱们社团中,都没什么用枪的高手。”

“怎么没有?”胡来反驳道。

韩雨诧异的望着他:“谁?”

胡来屁股一耸一耸的道:“我欢喜禅宗的弟子,个个都是枪神!”

韩雨用没有受伤的手臂,握住枪杆,朝他扫了过去,胡来一个倒翻躲过。韩雨没好气的骂道:“你丫就是一个无耻加流氓,少林出了你这么一个**的和尚,当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

“嘿嘿,您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无耻是人类最大的力量,流氓是推动这个世界向前发展的原动力!”

“滚!”韩雨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老大,那个寸枪流的宗主,菊门纲已经醒了!”卓不凡走了过来,轻声道。

韩雨点了点头:“走,跟我去看看!”

菊门纲被墨木给活捉之后,便一直在这里养伤。李佳显然是在倭国极为混的开,他在这里有着几个医术相当不错的医生,还有一整套的医药设备,至于他到底备了多少药物,韩雨也不清楚。不过,菊门纲的手术进行的很是顺利。

韩雨再次见到菊门纲的时候,这为寸枪流的流主,正有些失魂落魄的靠在墙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动静,他缓缓的转过头,目光依旧透着犀利。

“你到底是什么人?”菊门纲缓缓的开口了。

韩雨望着这个倭国的武术宗师,此人一生都抑郁不得志,不过,却并没有放弃过努力和希望,倒也算的上是个人物。

韩雨之所以没有杀他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则是他并没有倭国人的那种种族观念。根据李佳的情报,他曾经还帮助过几名Z国的女留学生,对Z国人也一向很是友善。

而这最为主要的一个原因,则是他还有着二分之一的Z国血统。

他的母亲,是一名Z国人。这也是为什么他受到倭国武术界排挤,更没有家族会用他的主要原因。

“你的恩人!”韩雨用Z国话回了一句。

“你救了我?”菊门纲眉头微微弯了一下,不过,却还算平静。

“不然,你怎么会躺在这里?”韩雨掏出烟来自己点上,又将烟火丢给了他。

菊门纲接住烟,摇头道:“我从不抽这个,对身体不好!你是Z国人?”

“你不也是吗?”

菊门纲苦笑着摇摇头:“我不是,我的父亲是倭国人!”

“可据我所知,你的母亲,却是Z国人!”韩雨淡淡的道。

“那也只能说明,我有着一部分的Z国血脉而已!”菊门纲忽然眯着两眼,望着韩雨道:“你能不能先告诉我,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雨弹弹烟灰道:“很简单。井衣和德川两家想要灭掉你,柳生家族想要趁机吃掉两家的精锐,可是,百鬼夜行的人,却想着将你们这些倭国的不安分分子,一举歼灭。而我呢,闲来无聊,便帮了百鬼夜行一把。”

“寸枪流呢?”

“没了!”

菊门纲的身子微微晃了一下,他一生的心血就在寸枪流,现在,寸枪流没了,他自然是深受打击。

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道:“那枪是你开的?”

菊门纲的眼神忽然锐利了起来,森冷如刀。

韩雨向后一靠,轻松道:“嗯,所以,我才说,我,是你的恩人。”

“恩人?哼,你当我菊门纲是傻子吗?”菊门纲转过头,冷哼道。

韩雨笑着将烟摁灭:“这件事情的确有着我的推波助澜,不过,你帮柳生破东,而他是我的敌人,所以,我出手对付你,无论用什么招数,我都不会有半点自责之心。不过,寸枪流的覆灭,我是引子,却不是关键。”

“真正的关键是,你并没有被倭国的武术界所接受,据我所知,六级武士,在整个倭国也都寥寥可数。而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极高的地位和权利,北辰千兵卫,德川宗,柳生月月,井衣天演,还有那个服部英雄,无不是如此!”

“可你和你的寸枪流,却被认为是歪门邪道,并不予以承认。是他们认为你不够强吗?我看不是。我让人散布消息说,你将自己的枪法,写成了一本枪谱。这些人,立即打破了头皮的来抢,说明他们还是很在意你的功夫的。可他们却如此一致的排斥你,我想只能是一个原因。”

“在他们的眼中,你是Z国人!”韩雨一字一顿的道。

菊门纲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苦笑的神情,韩雨所说,正是击中了他的要害。

若不是他身上的那一半Z国血统,他或许,也早就名扬倭国了。

“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其实,以你的身手,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韩雨轻声道:“就让那个倭国的菊门纲,就此死去不好吗?换一个身份,我保证你能活的比现在精彩。”

菊门纲望着窗外,淡淡的道:“你想招揽我?”

“我只是不想你这一身的功夫,就这么埋没了!”韩雨答非所问,心中却是连连撇嘴,如果不是为了收揽他的话,他又何必让李佳挖出他的资料,还让人给他治伤?

一名六级武士,就是一名超一流高手。

菊门纲笑笑:“想不到,黑衣老大说话,也会拐弯抹角了?”

韩雨没有回答,只是望着他。

菊门纲如果态度很坚决的不答应,或者假意答应,却另有打算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让人杀了他。

怜才是一回事,可他绝不会因此,给自己留下隐患。

菊门纲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杀气,轻声道:“如果我不同意的话,你是不是要杀了我?”

“是!”

菊门纲沉默,过了大概有两分钟的时间,他忽然也用Z国话道:“我跟你!”

这半天,两人一个说Z国话,一个说倭国话,并不是他们想显摆自己精通两种语言,而是代表着一种态度和身份。

现在菊门纲丢掉了倭国话,也就表明,他丢掉了倭国人的身份。

韩雨却反而有些不敢相信起来,他皱眉道:“能告诉我原因吗?我觉得,你不像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

“换一个身份,或许能够活的更精彩,这话在你之前,便有人跟我说过一次了。”

“谁?”

“福清帮的盗帅。”菊门纲嘴角勾了一下,“当初,他跟井衣步兵结交,我那时候恰好毛遂自荐,所以,跟他见过一面。井衣步兵虽然没有接纳我,可我跟他,却算是意气相投。”

“就在前些日子,他便这样劝过我。甚至还提过您的名字。如果,不是我早一步收了柳生破东做弟子的话,或许,我会真的放弃这一切,也说不定。当时,他跟我说过,我的执着会害了寸枪流,现在看来,他是对的。”

娘的,这宋半城的手,伸的可够长的啊!韩雨摇头笑笑,虽然丫的并没有怎么出手,可是,韩雨总有一种感觉,他在倭国的能量十分可怕。

这家伙,或许是用这种特殊的手段,在监视着倭国吧。自己来到倭国之后,一切能这么顺利,会不会也是因为他的缘故呢?

“黑衣老大跟宋大少,也是好朋友吧?”菊门纲忽然问了一句。

“嗯,算是吧!宋兄也是我所敬重之人。”韩雨顿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你知道他的身份?”

福清帮的盗帅之名,倭国人知道的不少。可是,知道他就是宋半城的,却绝对寥寥可数!

菊门纲脸上露出一抹尊敬之色,轻声道:“是我自己无意中知道的,宋兄弟也不知情。他一直以为,我只知道他是福清帮的盗帅。”

“那你为什么没有揭露他?”韩雨诧异的道。

福清帮的盗帅,倭国人可以容忍。可是,要是他们知道了,三门五姓之一的宋家大少爷成了福清帮的盗帅,倭国人定然会为之疯狂!

就连福清帮,只怕都会被连根拔起。

菊门纲冷哼一声:“宋兄弟既然以国士待我,我菊门纲自然要以生死相报!踩着朋友的尸骨去攀附荣华富贵之行径,我,不屑为之!”

韩雨站起身,冲着他深施一礼道:“是我孟浪了,我为刚才之话,向你道歉!”

“黑衣老大,大可不必如此,若您不嫌弃,容我追随左右,您便是我的老大,又何须向我道歉?”

“哈哈哈,宋半城果然是好眼光啊!竟然能交到你这么一个知己,便是在倭国,也不寂寞了!”韩雨正色道:“老哥能够屈尊,那是我黑衣和遮天上下的荣幸。不过,老哥哥这个名字,还是换一下吧,要不实在是别扭!”

“昔日菊门纲已死,我母亲姓李,从此,我便叫李纲吧!”

韩雨脱口道:“靠,你要叫李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