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88章 嚣张

088章 嚣张

“刚才叫嚣着要留下我的兄弟,留下我的人,就是你吧?”铁面人慢慢的走了过来,一个人就这样默默的走着,可是那些楚兴社的小弟却没有一个人敢阻拦。

四周断臂残肢,满地鲜血,他一路走来,留下一道道清晰醒目的血脚印!

铁面狰狞,气势冰冷,让他仿佛一个行走在阳光下的罗刹!所到之处,似乎连空气中都充满了让人心慌的寒意。

他生气了。

虽然没有人看的清楚他的表情,可单单从那双平静的让人不敢正视的目光中,从那笔直的身躯中,便将那种噬天的愤怒清晰的感受了出来。

“老大!”陈蛟,卓不凡等人满身是伤,却依然恭敬的叉手施礼。

铁面无声!

“老大!”狂熊和陈蛟一样恭敬的施礼,顺便用手扯了一下正在那发呆的艾丰。

依然没有任何回答,在众人压抑而恭敬的注视中,铁面在葛文哲面前不远处站定,歪着头,仿佛嘲弄似地道:“你,有那个资格吗?”

葛文哲的瞳孔狠狠的一缩,微微眯着两眼道:“铁面老大真是好大的气势,好大的威风!”

他眉头息向上一挑,冷声道:“不过,就算是你的老大废柴在我面前,也不敢如此嚣张吧!你以为在这城北,我楚兴社就不好使了,我葛文哲这个楚兴社的刀堂堂主,就成了摆设吗?”

“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楚兴社,不过,楚兴社再牛,在咱们天水市也只能数第二吧?”铁面毫不在意的道。

“你什么意思?”葛文哲的眼神微微一动。

铁面露在外面的目光中露出嘲弄的神色,那居高临下的目光,就仿佛望着一只蝼蚁一般。他没有回答葛文哲的问话,而是自顾自的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对付我的人!”

“楚云风派你来的吧?他想统一城北,取狂风帮而代之,成为这天水市最大的帮派,呵呵,胃口倒不小。不过,他有那个实力吗?”

铁面的脸色腾的一下变了,他有些惊恐的望着铁面,望着那双平静中透着冷漠的双眼,吃吃的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自己的行动很隐秘吗?”寒意十足的声音从那冰冷的面具下飘了出来,落入葛文哲的耳中,却仿佛被雷电劈中了身体一般,浑身都麻木了:“楚云风那点小心思,我们老大早就洞若观火,之所以没有动他,只是想让他自己跳出来罢了!

而如今,你竟然敢杀我狂风帮的人,呵呵呵,别说是你了,就是楚云风,今天也休想活着走出这个仓库,更别说,要动我的人,还想连我也留下了!”

话音一落,仓库外面开始有小弟不断的冲了进来,原本还占着绝对优势的楚兴社小弟,顿时反被这些人围在了中间,落入了下风。

葛文哲正在咀嚼着他话中的意思,此时一见再也不能保持平静,脸色巨变道:“废柴已经加入了狂风帮?”

“呵呵,反应可够慢的!”铁面话音未落,身子却悠的一动,恍若闪电一般快速的冲到了葛文哲近前,一把不知道从哪儿里弄来的半截钢刀,狠狠的朝葛文哲捅了过去。

葛文哲的身子极力向旁边一扭,然后举刀试图反击,可他的身子才扭了一半,便僵住了,刀才举了一半就落了回去。

因为,那把断刀已经插在了他的肚子里。

这一刀,插的有很高的水平。因为它造成的伤口并不深,不会立即要了你的命,可若是时间一长,依然致命!

铁面,不过是废柴手下所谓的四大战将之一,他怎么会有如此高的身手?葛文哲眼睛一下突了出来,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你,你竟然敢杀我?”

“我为什么不敢杀你?”冰冷的面具微微向前,幽幽的声音在他耳边不远处响了起来:“你死后,我也会消失!楚云风就算想问我们老大要人,也只能得到一个答案,不知道!”

“你……”葛文哲的眼睛一下瞪圆,嘴角流出了鲜血,他的手,死死的抓着铁面握刀的手。

“没什么好惊讶的,废柴老大一直就是狂风帮的人!可惜,你们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只能做个冤死鬼了!你放心,奈何桥上你不会寂寞的,我们很快便会灭了楚兴社,干掉楚云风!天水市以后只能有一个帮派,那就是,狂风!”

铁面的话音一落,握着半截断刀的手猛的一绞,葛文哲的身子一下绷紧,拱的好像虾米一般。然后被一脚踹的倒飞了出去。

铁面将手里的半截带血钢刀向天一举,大吼一声:“杀光他们!”

“杀!”他带来的那些小弟,在黑狼,红狼的带领下,立即大吼着朝楚兴社的小弟猛扑过去。

楚兴社的小弟没有想到铁面上来就干掉了他们的堂主,一时间惊慌失措,群龙无首,一触即溃!刚刚还张扬不可一世的楚兴社小弟,就好像是上了水的游鱼,菜板上的猪肉一般,任人宰割!

纷乱中,一名楚兴社的小弟向后一缩,裹挟在一群急惶惶向仓库外面的同伴中,向外杀去。刚刚铁面在葛文哲的身边所说的话,声音压的并不是很低,至少,离的较近的他就听见了……

铁面望着那群已经逃出门口的楚兴社小弟,目光中露出了笑意,可声音中却充满了愤怒:“他妈的,别管那些跑掉的虾米,将其余的人全都给我宰了!”

带来的那些小弟,立即轰然应诺。楚兴社的小弟渐渐的低档不住了,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将手里的刀扔到了地上。然后,便像是传染了瘟疫似地,叮叮当当的一阵响声过后,所有的楚兴社小弟全都将手里的武器放到了地上,两手抱头,老老实实的蹲在了那里。

楚兴社,投降了?!

黑狼,红狼等人的目光中露出一种无法言语的兴奋和激动,在他们的心目中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楚兴社,竟然被他们这些刚刚出道的青瓜蛋子给差点杀的全军覆灭,剩下的人竟然全都投降了?

这在以前,他们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啊!

一挥手,黑狼让人将楚兴社小弟的武器都收了起来,然后,铁面才悠悠的走了过来:“怎么不打了?武器都放下了?投降了?”

“投降了,是不是就以为自己没事儿了?老子还得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你们,还得遵守日内瓦公约?你们以为,自己是战俘呢?”

“狂熊!”铁面忽然大吼一声。

“在!”狂熊立即道。

“谁,杀死过我们的兄弟,斩!谁,伤了我们的兄弟,砍一刀!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以命抵命!”

“老子,只接受那些双手没沾染我们兄弟鲜血的人投降,不和仇人讲道德!”

“是!”狂熊大吼一声,立即有人从楚兴社小弟中拉出了几个人出来,噗噗……

一阵鲜血迸发,有的被砍了两刀,有的被废了一只手,有的则直接被一刀捅死在那!

铁制的面具后,那双冰冷的眼睛一直静静的望着,其中满是无情的冷漠!

所有人的道路都是自己选的,走上黑道这条路,在承受了无限风光的同时,他们也应该有这种必死的觉悟……

那些投降的楚兴社小弟,听着一声声沉闷的仿佛割破西瓜似地响声,听着那声声刺人耳膜的闷哼,惨叫,一个个的面色苍白。刚刚还兴奋自己曾砍伤,或砍死过对方的,此时心中只剩下了恐惧,恨不得将自己那犯贱的手给剁下来!

那些一开始还为自己没抢在前面,没砍对方一刀的楚兴社小弟,此时则满心的庆幸。亏得自己当时慢了一步,要不然岂不是要和这些倒霉的家伙一样了?

“老大,这里还有一个,他是捉了萧炎,引诱我们前来妄图将我们一网打尽的罪魁祸首,我,我要活劈了他,为死去的兄弟报仇!”狂熊瞪着双牛眼,将黄连鑫提了过来,大声道。

黄连鑫一开始早就晕了,可是半途他也醒了。只是醒来的时候,楚兴社的小弟是一片大乱,正在四顾逃命。

堂堂的二世祖,竟然硬生生的忍着腹部的刀伤,吭也不吭一声的在那装晕。

只可惜,狂熊早就对他恨之入骨,铁面一发话,他立即走过去将黄连鑫揪了起来,然后便是一番捣腾!

那黄连鑫就算是真的晕死了过去,也要被他的那些手段活生生的给弄醒过来,更何况他原本就是装晕?

所以,此时的黄连鑫正满脸恐惧,脸色苍白,嘴唇发青,不断的颤抖,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潾潾的黄汤从他的两腿中间流了下来,发出难闻的声音……

铁面的眉头微微一皱,目光一转,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

黄连鑫就仿佛是白晒干的咸鱼,却不知从哪儿又冒出的力气,竟然一下挣扎了起来:“我是楚云风的侄子,你别杀我,你……”

“楚云风的侄子?”铁面猛的转过头,锐利的目光像是刀子似地在他身上剜着,渐渐变的寒冷彻骨:“就算是楚云风,敢动我狂风帮的人,也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说着,一挥手。

狂熊大吼一声,拎着他领子的手臂猛的一用力,黄连鑫那一百多斤的身体,竟然硬生生的被他抛了起来。

然后寒光闪过,血雨四溅!偌大的身子,竟然被狂熊给一刀两断!

铁面转身朝外走去:“收敛死去的兄弟,将这些楚兴社的人都送上去,其他的人跟我回去继续猫着!”

PS:今天没交上网费,说是下雪弄的电出了问题!骑车出来发的,呜呜,明天去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