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54章 踩点神厕

第五卷 龙威 1154章 踩点神厕

倭国,东经。

阳光静静的洒在街道上,带着一股温暖的气息。

韩雨两手插在兜里,与李归宗两人一起缓缓的走着。在他们身后,忘语的人,远远的跟着,暗中保护着他们的安全。

韩雨这次出来,是想要亲自看一下,靖国神厕周围的地形。

倭国有着一位七级武士存在,的确超出了他的想象。不过,若是就这么放过靖国神厕,他却有点不甘心。

眼下,可以说是拆除这个耻辱性建筑的最好机会,他不想就这么错过。更何况,他现在手中的力量,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靖国神侧的周围,可有驻兵?”

“有!”李归宗曾经身为倭国的六级武士,虽然不被倭国的武术界所接受,可毕竟已经站在了倭国的最顶层,对于某些寻常人不知道的事情,还是有些了解的。

“就在前面街道的拐角处,那个警察局就是!里面,除了有十名警察之外,还有一个排大约三十人的部队!”

韩雨点了点头,跟李佳告诉他的情报一样。

虽然李归宗答应了归附,也搬出了宋半城来,韩雨依旧不会毫无顾忌的就将自己和众多兄弟的性命,交到他的手上。

如果他如此轻易相信别人的话,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回了。

“看起来,这次倭国的金融危机,影响很大啊!”韩雨扫了一眼街道两边,虽然饭店依旧在开,可是从门口的告示上来看,物价已经涨了五倍有余。相比他和梆子国联手攻击倭国货币之前,倭国的物价更是涨了近十倍。

也就是说,倭国人的生活水平已经在无形中缩水了十余倍。

街面上的公交车又多了起来,许多人的私家车已经存在了车库。为的就是省一点油钱,现在倭国政府方面虽然已经开启了战略石油储备,可是,依旧无法遏制油价狂飙。

按照目前的消耗速度,他们还可以支撑半年甚至更久。可是,谁也不知道,经济什么时候能好起来。石油进口,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巅峰时期。

其实,这还不是最紧要的。

倭国对于这场金融危机的到来,虽然有了一定的准备,却绝没有想到这次危机的影响会如此大。以至于他们的粮食等资源储备,也已经出现了危机。

现在虽然还不至于出现大的饥荒,可是三个月以后呢?五个月以后呢?

倭国的粮食,可是不足以自给自足的。而偏偏他们粮食的最大来源,Z国宣布今年的粮食将转为内销,不再出口。这引的国际粮价市场不断攀升,对倭国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别说是没钱了,有钱你都买不到。

好在倭国人在这些战略物资的储备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可这也就是仅仅能够勉强足够维持国内不会出现大规模饿死人的现象罢了。

物件的攀升,钱币的贬值,使得许多地方的人,已经开始为吃饭发愁。

当然,这些东西都是看不见的,可是,通过龙组安插在倭国的眼线,却能够察觉的到,这一股股的暗流和倭国各地的严峻形势。

李归宗轻声道:“倭国人有着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那就是,当国家面临危机的时候,他们会自觉的不去给国家添麻烦。不知道您有没有察觉,这两天的游行示威都比以前少了许多。”

韩雨点了点头,还真是。现在的东经,算的上是秩序井然,虽然多了一股颓废的气息,可是,并没有因为金融危机的出现,而使得乞丐遍地。一来是倭国政府反应还算迅速,他们设立了很多的救济点,并且为这些人尽可能的安排工作,而不是让他们白吃白喝。

二来,也是人们已经度过了最初金融危机刚来的时候,所产生的恐惧感,渐渐的开始面对现实。

当然,这也仅仅是表面上的。这种压抑的情绪,最终还是要释放出来,届时,将会是一种疯狂的方式。比如,右翼的抬头,军部开始在政府中占据更大的话语权,比如柳生,井衣,德川这些老牌的家族,开始疯狂的聚敛实力……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这位倭国首相能够坚持到现在,还没有主动下台 ,我很意外!”韩雨轻声道。

两人说着话,已经穿过了北丸公园,便望见了与之相邻的靖国神厕。

李归宗轻声道:“这里就是靖国神厕了,占地面积约9.9万平方米。从空中俯看,其轮廓像一把头朝西,柄朝东,刃指北的菜刀。”

韩雨静静的望着正门处, 那10米高的石制靖国神厕社碑,其后为23米高的青铜铸造的“第一鸟居”。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微笑:“走,进去看看!”

“老大……”李归宗脸色一变,他现在是韩雨的人,自然要为他的安全着想:“这么做有些太冒险了吧?”

“不亲眼看看,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取消这次的行动。再说,咱们现在是游客的身份,能有什么危险?”

韩雨说着,已经举步走了过去。李归宗见状只得随后跟上。

后面的忘语等人,见状不由得有些焦急,却被韩雨以注意隐蔽在外接应的命令留在了外面。其实,靖国神厕一直都是倭国的一个旅游景点,倭国人经常会有人来这里祭拜,就好像他们经常会去寺庙上香一样。

现在的倭国经济危机,前来寻求保佑的人,自然也就更多了。

韩雨跟李归宗两人,就好像是倭国的普通游客一样,混在人群中,朝着靖国神厕走了过去。过了“第一鸟居”,路中央为大村益次郎巨大的青铜雕像。

“大村益次郎为倭国军事家和军事改革家,也是这靖国神厕的创始人之一。”李归宗低声道。

韩雨瞄了一眼雕像,雕像的个子不小,而且是青铜的,要整个炸掉是不太现实的。不过,他的两腿中间,明显是个破绽,只要弄一个浓度高点的炸药包,将雕像的上半截炸蹋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过了雕像,就是“第二鸟居”,说实话,韩雨并不清楚这名字的含义,不过从字面意义上理解,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穿过这鸟居,便算是走完了“刀柄”,正式进入了“刀身”,亦即靖国神厕的主活动区。

“第一个低矮的殿廊是“神门”,左为“斋馆事物所”,右为“能乐堂”,穿过“神门”后,又是一“鸟居”,“鸟居”之后便是靖国神厕常见画面中的“拜殿”,咱们是普通游客,最多也就走到这里了!”李归宗低声道。

韩雨静静的点着头,一路上,他都在观察着这里有没有机关消息,哪儿里是建筑关键部位。此时,站在拜殿外,他知道,自己已经接近了靖国神侧的核心。

拜殿规模庞大,气度森严。从屋檐两边垂下的巨幅布幔和两扇大门上金黄色的菊花徽章,似乎在召唤着倭国那逝去的军国主义时代。

按理说,拜殿应该是国人对靖国神厕最为熟悉的地方。因为,倭国每一次弄出的参拜靖国神厕的闹剧,其画面都少不了倭国政要,从这拜殿出来的情形。

韩雨甚至看见,里面有几名身穿黑衣的年轻人,正神情冷峻的朝外打量着。

在对方发现自己之前,韩雨微一低头,朝着另一侧的游人区走去。嘴里则轻声道:“里面的,就是天下第一宗的人吗?”

天下第一宗,正是倭国的那位七级武士,倭国排名第二的神兵,草雉剑的拥有者,黄庭剑心所创立的宗派。据李归宗说,他门下弟子一百人,只为守护这倭国神厕。

李归宗点头道:“应该是的。他门下的弟子,最次的也都是普通高手,一流高手,至少也得有二三十人。六级武士,据我估计应该有两人,是他的两位弟子。”

韩雨暗自拧眉,天下第一宗,名字虽然狂妄了些,可是,这实力的确是不容小觑!

“除了拜殿外,在它的两侧,还有一个本殿、灵玺薄奉安殿,此三殿近一千平米,靖国神厕的核心,也即在此了。其中,拜殿供奉的是倭国近代历史名人的牌位,本殿供奉的则是倭国天皇宗族,灵玺薄奉安殿放的,是记录其余那两百万人的花名册,倭国人管那个叫灵玺薄。”李归宗低声道。

韩雨冷哼一声:“门道倒不少!”

李归宗看出他的心情有些不太好,也不敢再多说,两人随着人流到了靖国神厕的另外一个重要地方:游就馆。游就馆其实就是军事博物馆,此名出自荀子君子居必择邻,游必就士之句,有劝慰后来者学习效仿之意。

不过,倭国是战败国,所以,他们没有资格展览自己的战利品。所以,他们就偏重于人物的介绍和个人遗物展示。Z国人在各种历史教材中所能接触到的倭国军人,在这里都可以找到,只不过,在Z国被诅咒的对象在这里成为英烈。

其中,韩雨就认出了,被东北军秘密处死的特务中村震太郎、在上海虹桥机场被击毙的大山勇夫,发动卢沟桥事变的一木清直等等。

而且,有不少倭国人在旁边,用崇拜的眼神,盯着这些画面上的人,低低的说着什么。

“亲爱的,再有一周你就要去参军了,我希望你为我打下这片土地!”

“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些支那猪,统统消灭掉的!到时候,我们就在大片的土地上,种满樱花,然后生很多宝宝!”两名倭国年轻情侣低声谈笑的声音,传到了韩雨耳中。

“不过,欲取支那,必先取梆子国。以半岛为跳板,进攻Z国大陆本土!这次,那些梆子竟然敢主动挑起事端,帝国定然会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跟他们在一起的另外一个年轻人道。

“哼,梆子国跳梁小丑而已。帝国杀了他们两百头猪,他们不也得将这口气吞下吗?只需要帝国稍作准备,便可以直取他们本土。”

韩雨眸子中闪过一抹凛冽杀机,冰冷的目光朝他们扫了过去。却瞥见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同样冷冷的盯了他们一眼,然后才转身离去了。

韩雨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

明日小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