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68章 至诚至简为兄弟

1168章 至诚至简为兄弟

胖子的个头大,所以,一般人很难攻击到他的咽喉要害。毕竟,不怕身在半空,会失去灵活的人还是很少的。

所以,在更多的时候,许多人都会下意识的攻击他的老二。因为,这毕竟也是男人的罩门之一。若是打中了,一样绝杀。

而胖子正是针对这一点,所以,特意训练了自己这一招。当老二受到攻击的时候,他的屁股会像是触电似得,做出近乎条件反射似得迅速反应。

也正是因为如此,以北庭剑心的老道,才会也无法躲闪过他这猛然的一夹!

在如此近的距离内,被胖子给限制住了行动,其后果无疑是灾难性的。

饶是北庭剑心的反应十分迅速,他的一条腿被制住之后,另一条腿快速的朝着胖子的大腿踹了过去。

可是,依旧么有从胖子那紧紧的两腿中间,挣脱出来。

胖子的手臂,被北庭剑心的黑色短剑所刺中,这剑显然是极为锋利的。以他那强悍的防护,竟然没有起到丝毫作用。手臂上,便中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不过,胖子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左手猛然一把握住了北庭剑心的握着短刀的手腕,爆炸性的力量,狂涌而出。

如果说北庭剑心的天赋,是他对武道的理解,对催眠的超凡理解和应用的话,那胖子的天赋,便是力量。

无匹而霸道的力量,将自己的身体,几乎变成了一个战斗的机器似得。让他举手投足间,便有千斤重力,更何况是现在,全力出手?

便是北庭剑心,也扛受不住,五指竟然不由自主的张开,松开了短剑。

胖子将手里的大铡刀松开,空手便是两巴掌,狠狠的抽在了北庭剑心的脸上。砰砰的响声,几乎将他的脸,都砸的变形了。

而后,他一把抓住了北庭剑心的肩膀,握住了他手腕的手,狠狠的向上一扯!

“啊!”

北庭剑心发出了交战以来的第一声惨叫,他的手臂,竟然生生被胖子给撕扯了下来。

鲜血,从他断臂处,不要钱似得,疯狂喷洒而出。只怕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堂堂的七级武士,竟然会是如此下场!

胖子咧开大嘴,用脑袋朝着北庭剑心撞了过来。

不过,他还是小瞧了北庭剑心。在他弯腰的刹那,他的屁股稍微松了一点,北庭剑心便抓住了机会。另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胖子的大腿上,整个人借力快速的翻了上去。

他转眼间,来到了胖子的头上,两腿夹住了胖子的头,狠狠的转了一圈。

在胖子的大手,抓住他之前,他一下跳了下去。胖子的大手抓了个空,那数百斤的身体转了个圈,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北庭剑心此时,再也顾不得那许多,脚一沾地便想跑。

此时,他已经不想着将眼前这些人全歼了。因为他很清楚,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就是在送死。那些狗屁的武士道精神,都是骗骗下面这些人的。他自然不会傻傻的留下玩命!

只是,这个时候他再想走,已经迟了。

韩雨脸色阴冷的堵在了北庭剑心的前面,此时的北庭剑心,已然遭到了重创,再也没有了一点七级武士的风采。

见到韩雨出现,他不由得吓了一跳。

可是,当他再想朝旁边跑的时候,却发现,宋半城,唐峰和胖子已经再次堵在了他的必经之路上。

韩雨微微扭头,扫了一眼魏正峰,跪在那里,身染长剑的背影一眼,像是在北极冰冻过的声音,幽幽的落在了地上,清冷的给人一种甚至在地上弹了几下的感觉。

“杀了我的兄弟,你还能走吗?”

北庭剑心脸色沙哑:“杀了我,你们所有的人,都走不掉!”

他的话音一落,整个大地忽然都震动了一下。

那感觉,就好像是整个倭国都发生了大地震似得。

北庭剑心的脸色微微一变,不管是地震还是什么,只怕对他而言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韩雨的眼中,露出一丝残忍之色,他嘴角微微勾起,缓缓的道:“你可知道,刚才的响声是什么?”

“我告诉你吧,是原子弹爆炸!梆子国的人,突袭了你们刚刚制造成了原子弹的核电站,现在,我要恭喜贵国,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挨了两次原子弹的国家,只是,第一次是美国佬投的,而这一次,却是你们自己!”

韩雨的声音幽幽的道:“这可真是一个难忘的记录呢。就是不知道,若是明天你们的人知道,靖国神厕也没了,会是一种什么表情!”

“你,你们……”北庭剑心脸色巨变,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核武器,倭国竟然会生产核武器,而且被梆子国的人给弄炸了?这怎么可能?

他直觉的感到里面有阴谋,可是,那巨大的响声,还有他现在的模样,他实在想不明白,韩雨还有什么理由会来骗他!

“为什么你会墨子剑法?你跟谁学的?”韩雨眸子中,露出一抹灼热的杀机。他缓缓的朝着,北庭剑心走了过去。

北庭剑心这个时候,大概也已经明白了。自己是难逃一死,索性他用一种嘲弄的目光盯着韩雨,撇嘴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韩雨走到他近前,手中的龙鳞匕首,突然狠狠的挥舞了下去。

他其实也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刚才一口气用出了十绝战技中的前八个动作,此时,他的身子已经疲惫不堪。

不得不承认,这个北庭剑心的凶悍,超出了他的想象。七级武士和六级武士之间的差距,的确是大的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他们这么多人联手攻击北庭剑心,竟然还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

不过,现在的北庭剑心,也已经成了强弩之末。

他的手臂才刚刚扬起来,试图反抗,韩雨的手,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的另一只手臂给切了下来。整齐的伤口,鲜血汩汩而流。

北庭剑心直接一下,咬破了嘴唇,呜的一声,坐在了地上。

可他的嘴角,还是挣扎着露出了一丝笑容:“天下第一宗的弟子听令,玉碎!”

韩雨脸色一变,他没想到,北庭剑心竟然在这个时候,还会下达这样的命令。等他踏步过去,一脚将北庭剑心踩在脚下的时候,那些天下第一宗的弟子,已经开始了最后的反扑。

“我艹你妈!”韩雨真是气急了,抬脚便将北庭剑心的头给踢爆了。

可他依旧不解气,兀自疯狂的踢着。

“黑衣,行了,人已经死了!”那边的唐峰见状急忙抱住了他,挣的自己身上的伤口,也流出了血。

而因为北庭剑心的死,天下第一宗的人的确是展开了誓死的反扑。只是,他们此时的心中,已经打了一个结。毕竟被他们视为战神,不可战胜的人此时竟然挂了。

对他们的打击有些难以承受,所以,这反扑便在气势上弱了许多。

胡来,白虎,黑白等人,纷纷趁势,干掉了自己的对手。

那些天下第一宗的弟子,则被杀了个干干净净。而他们这边,也因此增加了不少的伤亡。

众人开始打扫战场,而遮天的人,则聚集到了韩雨身边,静静的看着魏正峰。

韩雨此时心中就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似得,让他喘不上气来。

他缓缓的走到魏正峰身边,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跪了下去。然后,伸出了手,狠狠的将他抱在了怀里。

鲜血,染满了他的胸膛,却依旧无法浇熄那一抹跳跃的哀伤。

“啊……,啊……”韩雨猛的抬起了头,仰天发出凄厉的哀伤!

夜空风云密布,喀嚓一声巨雷响过,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了下来,仿佛是在为逝去的人们送葬!

兄弟,我的兄弟,为什么死的是你?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我宁愿不来靖国神厕,我宁愿不杀北庭剑心,我宁愿,死的是自己!

“我是疯子,这是我的两个兄弟,判官,屠刀……”

“疯字营愿意为遮天而战,为老大而战!”

“只要我魏疯子一日不死,我便为老大挡住天狼社!”

从击杀剑门的柳生镇海,从草原血战到倭国之地,韩雨一直可以将自己的后背,托付给他。因为他相信,只要有魏正峰在,他的身后便犹如依着一座山!

不是因为他是影子的徒弟,而只是,兄弟!

“疯子,一路走好!”胡来缓缓的坐了下去,双手合十,他的嘴角带着一丝鲜血,击杀一名六级武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送疯子哥!送战死的诸位兄弟!”李剑白右手持弓,静静的单膝跪地。

哗啦,四周,遮天的小弟纷纷拄着战刀,单膝跪地,无声叩首!

袁野双手握拳,一口气击杀了六名白衣武士,他的手臂上,也挨了一刀。他两手撑地,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要不是疯子拦住了北庭剑心,天劫的人,只怕会像宋半城的猛士一样,死伤惨重!

“疯子,我猩猩在这里向你保证,一定在倭国大杀三十天,以一千颗人头,为你造人头塔,行血祭!”袁野的眼中,一片赤红疯狂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