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79章 踏倭之战一

1179章 踏倭之战 一

这一声,是韩雨和千雨绝资同时喊出来的。

两人的目光,瞬间碰撞在了一起。韩雨的眼中,闪过一抹冷酷的杀机。

像她这样的女人,只有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祸国殃民。

她的美丽,便是最好的,也是最犀利的武器。

更何况她现在还有着这样一个特殊的身份,别看唐峰是龙组天尊,心性坚毅,可若是千雨绝资真的下决心来诱惑他的话,只怕他未必能扛的住。

这样的人,危险性太大了。就如同让倭国掌握了核武器一般,必须予以摧毁。

千雨绝资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黑衣老大,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阻止果都呢?难道,你是打算投降了吗?”

韩雨哈哈一笑,将杀机敛去,扬声道:“你要战,我便战!只要能让鲜血染红这鸟山,我纵是战死此地,又如何?”

“富士山断不尽兴,倭国岛沉恨难清。三千男儿不惧死,世上从此无东瀛!”胡来振臂而呼,引的十八罗汉年,胖子还有唐峰的手下都不由自主的跟着应和了起来。

一时间,富士山顶只剩下龙吟虎啸,笑傲夜空。

千雨绝资的眉头微微弯了起来,无论是唐峰,还是韩雨给她的感觉,都是那种光明磊落的汉子,似乎不太像是果都撞毕说的那种人啊!

韩雨猛的将手竖了起来,身后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想要阻止果都撞毕先生,是因为我有个小问题想要咨询一下。”韩雨两眼轻轻一眯:“不知道,柳生破东在哪里?”

“柳生破东,你说的,可是柳生家的二少爷?”千雨绝资的眉头轻轻弯了起来。

韩雨点了点头,果都撞毕冷喝道:“绝姿,你跟他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些支那猪,打听柳生君,绝对没什么好心,我看,不如全部杀了拉倒!”

千雨绝资声音转冷:“果都君,千雨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而且,你不觉得,对对手保持一定的尊重,便也是对我们自己的一种尊重吗?”

“你……”

果都撞毕脸色顿时变的极为难看,千雨绝资虽然号称是天照盟的玉女,可是,那也只是他追捧对方的手段。

甲贺忍者之所以会接受这个条件,那是因为,他们认定了千雨绝资是果都撞毕的女人。只要他们两个结合,那甲贺忍者就会兵不血刃的吞没伊贺千雨家。到时候,整个天照盟都会掌握在果都撞毕的手中。

既然以后是自己的,那现在他们自然不介意多付出一些。

可是,千雨绝资一直的冷漠和强大,让果都撞毕已经渐渐的失去了打败千雨绝资的念头。他跟千雨绝资交手九次,却一直保持着九次完败的记录。

他知道,用正常的手段来解决这一切,已经是不可能了。所以,才会将希望寄托到别的方面,比如,阴谋。

韩雨笑眯眯的扫了一眼果都撞毕,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千雨小姐不必说了,我知道该问谁了。”

“好,那我再问一个问题,北庭剑心大师,是被你们杀的吗?”

韩雨略一拧眉,并没有立即回答。

“怎么了,你们连自己做的事情,都不敢承认了吗?还是说,你们害怕了?”果都撞毕冷声道。

唐峰哈哈一笑:“这小瘪犊子的玩意,还真把自己当一盘菜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小娘子,我告诉你,北庭老鬼,是我们杀的!”

缓缓的点了下头。倭国高层方面的态度,叶随风已经帮他们分析过了,现在的倭国,是绝不会也不敢跟z国交恶的,所以,只要他们不再公众场合,承认袭击了倭国的靖国神厕,那便不会有什么问题。

用唐峰的话说,这是一个智商超过两百六的变态。所以,他的结论,他们还是能够相信的。

“不过,我也有一个问题,都说,小娘子曾经说过,无论是谁,只要能够揭下你的面具,便是你的男人,对吗?”

“这是千雨绝资在宗族和祖碑面前立下的忍誓,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会兑现!”

“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唐峰更是牛皮哄哄的道:“小娘子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地方,咱们不妨私下里好好的交流交流。彼此了解一下深浅长短的问题,当然你若是不方便的话,我找你也是一样的……”

“等你赢了我再说吧!!忍动。”千雨绝资终于动了。她冷冷的一声轻喝,白色的身影恍如一个月下的精灵。

“黑衣,她是老子的了!”唐峰脚下轻轻一点,当头迎了上去。

韩雨白他一眼,排名第一的云中天照都在她的手中,你还以为是什么软柿子呢?老子才不会跟你抢着去触这个眉头呢!

他将身子一转,便要却找果都撞毕的麻烦,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黑色的剑雨,越过了千雨绝资,朝着他们飞了过来。

那是由一把把手里剑,苦无组成的暗器雨,唐峰的身子刚冲出去几步,便怪叫一声,顿住身子,手中的一把长刀,上下翻飞遮挡起来。

韩雨一震手中的天策,青色的光芒,也随之而起。将暗器朝着四周拨打开来。

厮杀,被点燃!

而几乎同时,柳生大院的外围,一处山坳。

那里似乎是当初韩雨进攻柳生大院的时候,藏身的地方,而此时,却被又一群黑衣人给占据了。他们神色冷据,许多人的脸上,都蒙着灰色的面巾。

而在这些人的中间,正静静的做着几个人。

当中一个,脸色阴沉,一道刀疤静静的趴在脸上,像是一条狰狞的毒蛇。他一身灰色劲装,静静的擦拭着手中的长剑。

站在他旁边的,则是一个中年人,那人身材高大,隐隐透着一股子凝而不发的杀气。

此人,便是柳生家族最后的一个六级武士,柳生破东的父亲给他的唯一亲信,扬威。

而坐在那里毒蛇,则是屡屡报仇却总是差之毫厘的血难。

此时的扬威,心情十分的凝重。当初,他曾经想过,让柳生破东前往靖国神厕一试,请出北庭剑心来,为倭国除掉黑衣这个肿瘤似得祸患。

却只因为一念之差而放弃,转而跟柳生破东一起,来到了甲贺忍者的地盘。

结果却是北庭剑心身死,靖国神厕被毁,皇宫遭到偷袭,福岛贺电爆炸,坠机事件迭起,倭国转眼间便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他晚了一步。没有不惜一切代价去求北庭剑心,让他杀了韩雨。

每每想起这个,他都感觉自己好像是个愚蠢的赌徒,在将全部的身家压上之后,却在关键的一局,输掉了。

“你说,咱们能成功吗?”

扬威低声问血难,他现在已经对这个年轻人感觉十分佩服了,如果不是他,只怕当初柳生破东就要挂在东经了。

而他对韩雨的判断之准,更是匪夷所思亿。只能说,他对自己最强大的敌人,实在是料及了个透彻。不过,韩雨之所以没死,非战之罪,实在是出现了太多的意外,而他们的这个对手,实在是太能给他们惊喜了。

“五五之分。”血难轻声道:“咱们的人数虽然不多,却胜在精锐。黑衣在柳生春竹身边最多安排两百人,而现在的富士山已经吸引了他们一部分人,所以留下的,应该不会超过两百这个数!”

“只是,我们占据了天时,人和,却输了地利。最终能不能拿下柳生大院,还要看他们的警惕性,最重要的,则是要等富士山那边的信息。黑衣死,柳生家族不战可定!黑衣若是活着下山……”

血难不说了,可是,那意思扬威也明白了。若韩雨活着下了富士山,那他们就算是拿下了柳生大院,只怕也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少爷不会有事吧?”扬威轻声道。

血难肯定的道:“不会,我安排了几个寸枪流的人跟在少爷身边,你放心吧。”

嘴里虽然如此说,可是心中,血难并没有把握。

他杀死韩雨的坚定信念没有变,只要韩雨一日不死,他就不会停下自己复仇的脚步。然而,紧靠一个天照盟就能杀的了韩雨?

血难却并不十分确定,要知道,连北庭剑心那种他刚刚知道的变态级别的人物都死了。果都撞毕此人?竖子耳,不足与谋!

他之所以会支持血难的计划,并不是要帮柳生破东,而是为他自己谋划。

柳生破东的条件很简单,他希望天照盟能够杀了韩雨,夺回柳生家族。血难的目的是杀了韩雨,而果都撞毕的目的,则是通过柳生破东重掌柳生家族,获得实力的扩张,使得他能够在天照盟中的分量加重。

近而朝着伊贺忍者施加压力,以达到他娶回千雨绝资的目的。

对此血难是心知肚明,而且,他还认为这样的打算,未免太过一厢情愿。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除了这种一厢情愿,自以为得计的人会相信他,跟他合作之外,还有什么人会来挑战现在已经渐渐掌控了整个柳生家族,代表着柳生家族权利的柳生大院?

血难暗自苦笑一声,柳生破东跟韩雨虽然是死仇,可是,实力未免太弱了。借助柳生家杀死韩雨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或许,他要为日后做些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