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95章 同生共死

1195章 同生共死

清冷的夜风,狠狠的灌入火辣辣的胸口。(_——)

“停下吧,剑鱼,小凡,前面的路口有埋伏!”雄风明显是继承了雄霸的基因。他身材健硕,虽然只有十八岁,可是,壮的像头公牛。

他有着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粗犷的面容上,粗而密的汗毛清晰可见。不过,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卓不凡跟他倒是十分投机。他知道,雄风看似粗豪,可跟他的老子一样,却是粗中有细。

卓不凡朝前面街口望去:“你怎么知道?”

“这一次他们要抢夺毒品,自然不会让我们有一个人逃出去,更何况……”雄风扫了一直紧紧抓着他手腕的剑鱼一眼。剑鱼是他的亲卫,若不是他拉着,雄风早就回去跟那些人玩命了。

剑鱼眉头微微一拧,脚步立即停了下来。

卓不凡的身子,也急忙顿住。

前面,黑暗的路灯下面,渐渐的出现了三个冷漠的身影。

“就三个人?”雄风眉头一皱,随即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看起来,他们还不知道本少爷,亲自接应的这批毒品啊!”

那三个人,两个高大雄壮,一个精瘦干练,他们神情精悍,一个带着拳套,一个握着一把带刺的铁锤,精瘦的那个则握着一把短刀。

一股凛然的杀气,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

这时候的天气,滴水成冰。可是,带着拳套的那人,却是精赤着上身。在他**的胸口上,则纹着一个傲立在风霜中,仰天咆哮的白熊。那白熊毛发清晰,惟妙惟肖,就好像一股无形的怒吼,在空气中回响一般。

“狂熊格斗营?”雄风两眼眯成了一条危险的细线:“难怪只有三个人了!小凡,你小心一点,这些人,可都是个顶个的格斗高手!”

剑鱼一直跟在雄风身边,作为少爷的贴身保镖,他的任务,便是在出现危机的时候,死死的守在雄风的身边。不过,此时他的目光却眯了起来。

他一直没有出手,就算是神罚的人,用自己的身体,为他们挡住战斧的时候,他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可是,现在他的眉头却禁不住拧了起来:“司机就要来了,只要上了车,便是安全的。卓先生,少爷就拜托你了!”

剑鱼的声音,很是粗浑。此时他压低了声音,放缓了语速,卓不凡这才勉强听的清楚。他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剑鱼开口,他一直还以为,雄霸找了个哑巴来保护他的儿子呢,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么回事!

卓不凡还没来得及回答,雄风就已经变色道:“剑鱼,他们三个人,你对付……”

砰!

他的话还没说完,剑鱼忽然出手,一掌劈在了雄风的脖颈上。要说,雄风也是一个一流高手了,不过,他完全没有料到,剑鱼会突然对他出手——(所以,根本没有防备。

“一对一,就算能杀的了他们,后面的人追上来,我们也一样跑不掉!所以,我缠住他们,你带着少爷走!”剑鱼紧紧的盯了卓不凡一眼,然后,将手一松。

雄风的身子,顿时倒了下来。卓不凡急忙冲了上去,将他接住。

身子却是猛的一趔趄,差点没摔倒。他深吸一口气,一张脸渐渐憋的通红。这雄风少说也得有两百斤,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石块似得。

“吆喝,知道自己跑不掉,所以,先内讧了吗?看起来,你挺有自知之明啊,呵呵,识相的话,来爷面前跪下磕个头,或许爷能放了你!”带着拳套,赤着上身的那名身材高大的老毛子,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

那一连串流利的老毛子话,听的卓不凡直翻白眼,这他娘的什么鸟语?真够难听的!

剑鱼是典型的蒙古人,身材雄壮,虽然不高大,却恍如一个巨大的岩石。生冷坚硬,他缓缓的将手中的黑色战刀轻轻一转:“狂熊格斗营,很了不起吗?”

说着,他缓缓的走了过去。每走一步,身上的杀机,便更凝重一些。对面的三人,顿时变了脸色,赤着上身的那家伙,眉头一拧:“行啊,有两下子,这人是我的……”

他刚要上前,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从他们身后传了过来:“我刚才还在奇怪,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一次交易,地狱天使怎么会连一个重量级人物都没派。想不到,竟然是你剑鱼亲自负责的,看起来,我还真是不虚此行啊!”

一名有着白色头发的中年人,从黑色的路灯下渐渐的走了过来。他那一头白色的长发,在夜色中是那么的耀眼。

“剑,鱼?”

赤着上身的那个中年人,脸上的肌肉突突的跳动了起来。

他用一种惊骇的目光,望着剑鱼。心中更是为自己刚才的话,而感觉到了一丝悔意。

如果说,在西伯利亚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还有哪儿个格斗营能够在声名上,压住狂熊格斗营的话,那就只有天狼格斗营了!

而要提起天狼格斗营,就要不得不说起,里面曾经的一个传奇人物。

剑鱼。

狂熊,天狼,黑风是西伯利亚平原上的三大格斗营,也是世界上最为著名的三大黑拳训练营。而在最初的时候,这三大格斗营是以狂熊为尊,黑风第二,天狼最次。

直到后来,天狼格斗营出了个格斗天才,他受训一年,便可以徒手格杀白熊。两年,猎杀三头猛虎。三年后,参与黑拳赛,两个月内格杀十三名狂熊,黑风格斗营的好手,使得天狼格斗营后来居上,声名超过了两大老牌训练所。

这个格斗天才,便是剑鱼!

剑鱼两眼轻轻眯了起来,目光中闪过一抹飘忽和迟疑:“白熊?”

“哈哈哈哈,想不到,你还记得我。”来人微微一笑,可是,眼中却有着刻骨的仇恨:“剑鱼,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当初你哥哥的死,是因为……”

“不要说了,”白熊忽然怒喝一声,随即压低声音,冷冷的道:“因为说什么,你今天都要死!我说过,再见你之日,就是杀你之时!”

剑鱼扫了雄风一眼,眸子中忽然燃烧起灼热的战意和盎然的杀机。当初,白熊这个名号,是属于另一个人的。他是狂熊格斗营中的顶级格斗好手,更是眼前这人的哥哥。

剑鱼跟他战了两次,都是两败俱伤。两人进而惺惺相惜,只可惜,白熊被自己人拉去做试验,结果试验失败。身体开始急剧衰老。按照推算,三年内,他便会彻底的变成一个老人。

这对于一个格斗高手来说,绝对是无法想象的噩梦。所以,剑鱼在第三次两人的对决中,应白熊的要求,而出手格杀了他。也正是那次之后,他才被雄霸看中,结果出了格斗营。

而这,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

剑鱼还记得,当初自己击杀白熊之后,一个年轻人用仇恨的声音告诉他,早晚有一天会杀了他,来给自己的哥哥报仇。

只是,没有想到,昔日的誓言,竟然会在这里,变成现实!

剑鱼嘴角轻轻抿着,他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那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着,剑鱼将长刀朝身后一差,低声丢下一句:“背他出去!”

便虎吼一声,朝着几人扑了过去。

在他的手腕上,同样有着一个刺青,不过,却是一只狼。

“他是我的!”白熊此时,已经是狂熊格斗营的教官了。他大喝一声,舞动了上来,可是,不想剑鱼忽然将腰一弯,探手将身后的弯刀拔了出来,泛着寒意的刀光,瞬间到了白熊的身前。

白熊大喝一声,一拳砸在了刀身上,可是,肩膀还是被划出了一道口子。

血光崩现中,他的身子快速的一退,那边的三个人,顿时围了上来。

白熊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伤口,眸子中闪过一抹怒火:“想不到,你还跟以前一样卑鄙!”

说着,拿出一把斧子,再次杀了上来。

“大爷的!”卓不凡有些吃力的将雄风扛了起来,只是那巨大的重量,差点没让他岔气!这家伙,该减肥了!

“小七,坚持住,我这就回来救你们!”他回头快速的瞄了一眼,然后,脚下狠狠的发力,背着雄风快速的朝着街口冲了过去。

白熊已经不是昔日那个懵懂少年了,他虽然心中满是仇恨,恨不能杀了剑鱼而后快,可是,当卓不凡一冲过来的时候,他还是记起了自己的责任。

击杀所有参与此事的人,绝不能使一人落网!

白熊爆喝一声,转身一斧子,朝着卓不凡便劈了过来。

“你的敌人,是我!”剑鱼手中的弯刀,忽然转了起来,寒光闪动,恍如西伯利亚的冷风,赤着上身的那名狂熊格斗士惨叫一声,便向后抛飞了出去。

在他的胸口,三道血口子,整齐的排列。

他的身子躺在地上冰冷的地面,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几乎要深入灵魂的寒意。该死的,以前他光着膀子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感觉到,这个世界竟然是如此的寒冷呢?

握着刺锤的那人,被白冷的刀光所断。

那个精瘦的汉子,则被剑鱼一拳砸在了胸口,吐血倒飞。不过,剑鱼的肩膀被刺锤给砸中,血肉一片模糊。

他的大腿上,也被劈了深可见骨的一刀。可这,连让他皱眉都做不到。无数次的死亡,早就让他熟悉了眼前的感觉,甚至包括疼痛。

在他的冷喝声中,白冷冷的刀光,朝着白熊便卷了过去。

白熊眉头一冷,被迫拧身遮挡,卓不凡这才趁机冲了出去。刚一过了路口,远处一辆黑色的越野,便猛的一个打横,拦在了他前面。

车门打开,负责接应的地狱天使的小弟急声道:“上车!”

卓不凡一抖肩膀,将雄风丢到了车里,然后,他扭头看了一眼,只见白小七跑在最前面,不停的向着他挥手!仅剩的一名神罚小弟,只是微一停顿,便被人群所淹没!

卓不凡伸出手,狠狠的将车门关上,然后,朝着白小七的方向便冲了回来!

“哎,哎……”身后,传来了叫喊的声音,随即,汽车发动。

卓不凡却是丝毫不悔,因为他和这些兄弟们,有过一个誓言,同生共死!

简单的四个字,却已经超过了他生命的重量!

“大哥,俺怕是不能陪你了,老夫子曾经说过,有的人坚挺了一辈子,却在关键时刻疲软了一辈子,那一样不算是个男人。可是有的人,疲软了一辈子,却在关键的时候,坚挺了,一样是个爷们!”

“今天,我卓不凡便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爷们!”卓不凡心中爆喝一声,握着手里的匕首,越过了厮杀中的白熊和剑鱼,狠狠的朝着战斧的小弟杀了过去。

风吹过了他的身子,带起一片无声的呜咽……

ps:喜欢人多,热闹的,机会来了!之前做过页游,带过公会,虽然说有一些波折,但是都挺开心的,带书友公会页游一段时间了,一直很感谢大家的支持,这次和的几个大作者,纯银耳坠,sky威天下,施主几人,我们都是曾经传奇的忠实粉丝,就凑一起开了一个和传奇一样的页游,叫决战王城。一样有传奇回忆的,一样想和我们一起**守城攻城的,速度加公会群,我们一起重温旧梦!同时希望黑米们雄起,咱们至少不要输给他们太惨不是??呵呵,千人之服,千人之战!20号晚上7点开服,同生共死,不见不散!公会群号:21344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