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97章 阴险的玄武

1197章 阴险的玄武

韩雨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并没有直接睡倒在**,虽然他现在困的要死,身体疲乏的就好像有一个个的蚂蚁,在轻轻的啃食着他的肌肉一样。{书友上传更新}可他依旧咬牙坚持着坐在那里,按照无名心法的要求,缓缓的运行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身体,就好像是被掏干了的井。只要再向下挖一点,找到新的泉水,便会有新的突破。

只是,刚刚憋着一口气还好,此时,这口气已经散了,再运行无名心法,便感觉全身就好像是由无数个已经失去了联系的机体,重新又由一根根的针给穿了起来似得。

韩雨禁不住闷哼一声,身子一晃,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瞬间就布满了额头。

不过,他本就是心性坚毅之辈,绝不肯轻言放弃。

所以,依旧咬牙坚持着,冷汗,不断的从他的身上冒出,再滚滚而落,不过十分钟,他的衣服,竟然都已经湿透了。

韩雨已经睁开了双眼,瞳孔中,满是血丝。

**在外的皮肤上,青筋暴起,肌肉更是突突的颤抖个不停。显然,他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身体能力。高强度的厮杀,尤其是逍遥一步的超负荷应用,使得他的身体,几乎是灯尽油枯。

若不是在伊贺山谷吃了点东西,只怕此时,他就已经扛不住了。

“我黑衣,还从来没有被自己打倒过。过去不行,现在,也不行!”

韩雨从牙缝里狠狠的挤出了一声怒吼,随即,将两眼猛的闭上,强行催动着无名心法在他体内的运转。而后,更是分心两用,暗中运转易筋经,来休养受损的经脉。

他的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过度的体能消耗,让他几乎昏厥。嘴角更是不知不觉中,被咬出了鲜血,可他还在继续。

厮杀的时候,他是要战胜敌人。现在,他则是要战胜自己,战胜痛苦!

一个人,若是连自己都战胜不了,又遑论战胜别人?

“啊!”韩雨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恍如受伤的野兽,催动心法越发的急促起来。

“噗!”终于,当他勉强将心法运行了一个小周天之后,忍不住喉咙一甜,张嘴便吐出了一口鲜血。不过,鲜血吐出之后,整个人反倒轻松了许多。{书友上传更新}

无名心法更是感觉渐渐顺畅了起来,他身上不再冒出冷汗,身体的颤抖,也在渐渐的平复。终于,他脸上痛苦的表情,开始逐步被安详所取代。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韩雨才睁开了眼睛。只觉得神清气爽,虽然身子还是酸软的有些不想举起来,可是,却有一股淡淡的暖意,在滋养着他的身体。

举起手表看了一眼,已经十点了。

也就是说,他这一次打坐已经用了三个小时,好在离着李佳说的离开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

“那就十二点再起吧!”韩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躺倒在了**。

睡觉和修炼,两者相辅相成,犹如水和鱼。水因鱼而生机盎然,鱼离水而无法生存。无论是只取鱼还是只得水,都是落了下乘!

虽然没有定时,可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还是让韩雨准时醒了过来。

他起身下了床,正好胡来正在让人准备午饭。“嘿,老大你醒了?我正想着要让人去喊你呢!”

“弄了什么好吃的?”唐峰坐了下去:“嗯,挺香的嘛,你做的?”

“我哪儿有那个本事?”胡来微微一笑,便见到井衣中出便端着两道菜,缓缓的走了出来:“您请慢用!”

她面了一眼韩雨之后,立即将头低了下去,竟然有几分羞涩。

胡来将脸色一沉,摆手道:“行了。你下去吧!”

井衣中出倒退了几步,这才微一躬身,扭身走了下去。

韩雨有些诧异的举着筷子:“这是怎么回事?”

胡来轻叹一声:“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又非空,空亦非色!如此道理,只可惜,那位女施主就是看不透,为和尚的皮囊所迷,为一时之欢愉所祸,哎,老大,我这才发现,一个男人太帅,很是麻烦。更麻烦的,则是这个很帅的男人,还有着无比强悍的**功夫,足以将之彻底征服。而如果这个男人,再有一个拉风无比的身份,比如和尚,那就更要命了!”

韩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忍不住骂道:“你不吹能死啊?”

胡来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实话,永远是原罪!老大,我能理解你此时的心情,拥有一个魅力无穷的小弟,对一个老大来说,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韩雨抬手将筷子甩了过去,细长的筷子,撕裂了空气,向着胡来的咽喉便射了过去。胡来两手一夹,眨眼道:“这算是一种发泄么?”

韩雨挑起一块鱼肉,这鱼肉做的十分细腻,入嘴儿之后,保持着原汁原味的鲜嫩,十分爽口:“你若是真的喜欢她,不妨就将她收了。”

“咳咳,”胡来刚吃了一块酱牛肉,差点没呛出来,他连连摆手道:“老大,您没开玩笑吧?我跟她?您可饶了我吧!”

“和尚……”

“老大,您别说了,您的意思我明白,只是,和尚我注定是一块云,一块漂浮的云,我可以因风而动,却不会因为一股风,而放弃我自由自在的生活。咱跟您不一样,这性子是打娘胎里带来的。”胡来急忙讨饶道。

韩雨笑笑:“等你遇到那个对的人之后,你就会发现,不管你是云也好是风也罢,总有飘累了,想要落脚的时候!”

说完,自己也禁不住哑然失笑:“算了,不说这个了。吃,对了,胖子呢?”

“在外面钓鱼呢,说日后要准备去五老峰,坐钓百年!”胡来嘿然道。

韩雨摇了摇头,对胖子的那个脑袋,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吃过了饭,韩雨前去找唐峰,商议离开的事情。

“唐三,”韩雨主动的给他递了根烟:“和你商议个事!”

唐峰叼着烟,扫了他一眼:“啥事?”

“回去之后,你将子鼠几人,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呗!”韩雨沉声道。他对于那几个人超卓的身手,一直是念念不忘。三个人,显然都是超一流的高手,合力击杀一个绝顶高手,竟然不费什么劲。

就算是果都流风这个绝顶高手有些水分吧,可这三人的实力也够骇人的了。

唐峰睨他一眼:“这个没问题,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韩雨有些迟疑的道:“你是龙组天尊,位高权重,跟我这个小老百姓提条件?”

“嗯,这事就你能办!”唐峰笑呵呵的道。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心中生出一抹不太好的感觉:“你先说了我听听!”

“其实这事很简单,只要你点头答应,娶千雨绝姿,那我就将他们介绍给你!”唐峰贼笑道。

韩雨闻言立即毛了,他跳起身道:“我靠,你到底是哪儿头的啊?”

唐峰两手一摊:“本来是你这头的,可是,她现在成了我的堂妹,那自然我就是她那头的了。帮理不帮亲嘛!”

“得,你的那几位爷啊,我见不起,我不见了还不成吗?”韩雨瞪他一眼,扭身就走。

唐峰在后面得意的笑道:“哎,黑衣,你什么时候改变了主意,给我说一声啊,我愿意随时给了牵线搭桥!”

等韩雨的身影走的看不见了,白虎才走了过来,笑道:“这个黑衣还真是爱才若渴啊。”

“哼,他渴?我都渴的快成干尸了。”唐峰有些懊恼的叹了口气:“这几个人,是上面从哪儿挖来的?不会是天卫,他们中厉害的就那几个,我都认识啊!也不是哪儿个世家的高手,难道国内还有什么连我也不知道的绝强势力吗?”

终于到了离开倭国的时间,从决定踏足倭国,到现在离开,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来的时候,天气还有些微热,而如今已经寒意迫人了。

这两个多月,他一直高强度的厮杀,算计,一次次的较量,让他整个人的神经都绷到了极限,也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再一次得到了磨练。

现在的他,已经犹如一块璞玉,光华内敛,却比起最初的时候,强了许多。

“咱们怎么走?”

“就坐船走!”李佳笑眯眯的道:“在公海上,倭国的沙比亲王,会在另一个码头上船!”

“我们扮成水手?”韩雨诧异的道。

“不,你们都藏到船下!”李佳笑道:“跟我来吧!”说着,引着韩雨,唐峰几人,来到了船下的弹药储藏室。

从旁边开了一个暗门,韩雨这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这船还有夹层?”韩雨诧异的道。

李佳为微微一笑:“我设计的,当初知道内情的工人,已经全部被我沉到了海底。在这里,你就放心的呆着。等到了公海,再出来,这里有武器,可以用来干掉沙比亲王和他的人!”

唐峰肩膀一耸:“临走的时候,再干掉个亲王,感觉挺不错!”

韩雨闻言,禁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