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01章 红色销魂帮之变

第五卷 龙威 1201章 红色销魂帮之变

罂粟一身火红,静静的靠在沙发上,随手将手机放在了身后,两手枕在脑后,长长的吐了口气。

虽然她在电话中,跟韩雨说的轻描淡写,可是,她自己清楚,幽冥会这次是有备而来,而且是打算一口,将她的地盘全部吞下。

不仅如此,红色销魂帮在金三角重要的毒品来源,查哈将军也突然中止了跟她常年的合作。这,等于是断了红色销魂帮的根基。

内忧外患,若非如此,她也不会打电话,冒昧的向韩雨求援了。

“红色销魂帮若是没了,那大家的生活只怕又要回到以前了!”罂粟的眸子中,闪过一抹轻轻的叹息,随即有些厌恶的扫了一眼自己的行头。

她刚要起身,就在这时候,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罂粟身子重新坐了回去,眉头一扬,冷声道:“谁?”

“是我!”随着一声回答,房外,走进来一个年轻人。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身材高挑,面色黝黑。耳朵上还带着两个金色的耳钉,一头短发,让他看上去十分精神。只可惜两眉过宽,显得眼睛十分细长,而嘴唇也薄了些,难免给人一种薄情之相!

“乌冬薄?”罂粟眉头微微一拧:“有事吗?”

来人,正是红色销魂帮的二号人物,也是掌管了红色销魂帮在地方大部分事务的副帮主,乌冬薄。

“没事,就是想问问,现在我们面临着幽冥会这么大的压力,帮主您有什么办法应付?”乌冬薄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有些阴寒的眸子,在扫过罂粟身体的时候,闪过一抹灼热之色。

罂粟眼中闪过一抹鄙夷,如果不是社团中有近一半的股份,都掌握在对方手中的话,她都不想跟这个人有一点交往。

“你放心吧,我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你先回去吧!”

乌冬薄从兜里掏出烟来,吸了两口,这才缓缓道:“是向那个黑衣求援吧?”

“你怎么知道?”罂粟脸色一变:“你偷听我的电话?帮内的那个叛徒是你?”

话音刚落,头顶上方的瓦片,便被掀了起来。一道红色的光芒,从上倾泻而下。

罂粟身子向后一扬,抖手两道飞镖便朝着头顶上的敌人,还有乌冬薄射了过去。只是,她显然有些小瞧了来自上面的敌人。

红光一动,她的飞镖便被敲飞了下来。而后那红光继续朝着她的头顶落了下来。罂粟身子一退,便踩在了刚才的沙发上,就要朝窗户撞去,不想那红光,竟然半空一转,继续朝他杀了过来。

罂粟张嘴便吐出了一道乌光,这是她的绝招,也是她保命的招数。那道乌光是一个圆球,平常的时候,便被她藏在舌尖下面。在关键时刻,张嘴吐出,能起到出其不意之效。

红光的主人,显然也很意外,他轻咦了一下,罂粟便趁机从窗户中撞了出去。而后,那红光的主人,紧随其后。

当乌冬薄从房间中走出来的时候,罂粟的脖子上,已经多了一把血红色的短剑!而血剑正被握在一个黑衣蒙面人的手中。

“呵呵,我的大帮主,你以为,我来找你,你还能跑的了吗?”乌冬薄缓缓的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哎,你把短剑挪开点,别伤了我们的美人帮主!”

蒙面人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缓缓的将剑挪开了一点。

而此时,外面她的几名亲信手下,已经被杀了四个人,剩下的四人,也都已经被制服了。乌冬薄,显然是早有准备。

“乌冬薄,你竟然背叛苗寨,背叛红色销魂帮?”罂粟冷冷的开口,声音像是在北极冰冻过了似得,硬梆梆的透着一股彻骨的寒意。

乌冬薄呵呵一笑,缓缓的摇头:“啧啧,说话怎么能这么难听呢?什么叫背叛?不,我没有,我是在拯救苗寨,拯救红色销魂帮。看看吧,在你的手中,这几年红色销魂帮都做了些什么?没有,什么都没做。只是守着那点毒品,守着那点地盘和场子。”

“要是社团在我的手中,早就发扬光大了!”

罂粟冷冷一笑:“所以,你就将我们的秘密据点,都告诉了幽冥帮?查哈将军限制我毒品的份额,也是你从中搞的鬼吧!”

“没错,是我!”乌冬薄向前走了两步,得意的笑道:“我答应我掌控社团之后,会加倍给幽冥会的分额,至于查哈将军那里,我答应给他们提高五成的价格。所以,他们都非常希望我上台。红色销魂帮掌握在我的手中,才会更有前途!”

“至于你,我的大帮主,其实如果不是被逼到这份上,我也不会对你动粗的。你知道,我一直都很喜欢你,我放下自己少爷的身份,来辅助你,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够发现,我对你的爱!只可惜,你一直都没有把本少爷放在眼中!知道吗?你开口闭口的黑衣,已经让我讨厌!所以,我不得不对你用这种暴力的手段了。很抱歉,破坏了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

“哼,你在我的心中,本来就是一个恶棍,一个王八蛋,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流氓。等着吧,会有人来收拾你的!”罂粟狠狠的道:“我的母亲,也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是吗?社团掌握在我的手中,她不放过我,又能怎么样?有了钱,我就可以有武器,有枪,到时候我就是整个苗寨之主!你的母亲,到时候将会跟你一样,成为我的女人!”

罂粟笑了,笑的就像一朵罂粟花,给人一种带毒的魅惑!

“相信我,你会死的很惨,一定会!”罂粟一字一顿的道。

乌冬薄眉头一扬,扫了罂粟一眼:“就凭那个黑衣吗?”

他向前走了几步:“老实说,我一直还在担心,你不通知那个黑衣怎么办,可是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跟他勾搭上了。如此反倒省了我的事,我便先杀了你的姘头,再来和你成就好事!来人,把她严加看管起来,谁若走漏消息,我便让他受尽尸腐之刑!”

“是!”他的手下立即将罂粟押了下去。

“少爷,这几个人怎么办?”他的卫队长乌克伯走了过来,瞄了罂粟被制住的那几个手下一眼,他们都已经昏了过去。

“杀了!”乌冬薄的眼中,闪过一抹冷漠的光芒。

“乌冬薄少爷,不,现在应该是叫你帮主了,你放心,黑衣我们一定会帮你杀了他的!”一名面色蜡黄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两臂修长,粗壮有力,一双手更是指节突出,骨节要比常人的大一倍有余,远远的看上去,就跟两个小蒲扇一般。

正是幽冥会四方鬼将之一,断魂。跟在他身后的则是玉箫鬼使迟啸飞。

也正是他们的支持,乌冬薄才会有胆量和能力跟罂粟动手。

“呵呵,我哪儿敢当什么帮主啊,现在销魂帮落入了我的手中,那就是等于落入了幽冥会的手中!”乌冬薄笑着表示感谢。

“对,以后我们就是自家人了,对了,负责接应黑衣的人,都已经安排好了吧?”

“这您放心吧,这个计划我们已经准备了半年,绝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乌冬薄急忙懂啊。

断魂微微眯着两眼,这些日子红色销魂帮跟遮天走的太近了,一旦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罂粟很有可能会向黑衣求援。而当黑衣在不知道这里情况的情形下,踏足此地,便足以让他有来无回!

有了唐峰的帮助,韩雨等人很快便上了岸。

他先是跟胡来等人上了车,在朝着天水而去的高速路上,韩雨忽然让胡来停车:“和尚,你和十八罗汉就别跟着了,先回社团吧!”

他要去红色销魂帮的事情,胡来已经知道了。

“老大,您不跟我们一起回社团吗?”胡来诧异的道。

韩雨缓缓的摇了摇头,这一路他故意换了几个路线,绕上了高速,也没有发现有人追踪,这说明唐峰至少没跟他玩什么小动作!

“不了,我先去南边看看再说。”

“那和尚跟您一起过去吧!现在袁野不在身边,你总要跟着个使唤的人不是?”胡来笑眯眯的道。

“不用!我带着李老哥呢!再说,罂粟也不是吃素的,不会有什么问题!胖子也跟你一起回去,咱们这么多人都不在,我担心老叶他那边出状况!”

毕竟胡来是血斧堂的堂主,担任着对青帮的防御,如此长时间的不在堂口呆着,一旦走漏了消息,只怕会引起青帮的异动。

还有疯字营,魏正峰还有二十名疯字营死士,全部折损在了倭国,这让韩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兄弟。所以,他决定暂且不回社团,直接南下。

胖子本来也是要跟着的,可是像他这体型,目标实在是太大了。若是他出现在了红色销魂帮的地盘里,那岂不等于是摆明了告诉幽冥会,自己来搅乱他们的好事了吗?

胡来本来还想讲价,可是,看韩雨摆明了态度,也只好点头表示同意,好在李归宗也是个超一流的高手,两人若是联手,幽冥会只怕也没几个人能留的下他们。

在高速上拦了一辆车,韩雨悄无声息的到了附近的机场,然后,买了两张去YN的机票!十二点,两点各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