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93章 暗潮涌动

093章 暗潮涌动

对于萧炎的指控,韩雨当然是矢口否认,绝口不提。笑话,他从小就没上过几天学,在部队学的又都是杀人的技巧,就不兴他一时兴起,想去校园走走,看看?

至于狂熊和黑狼,那纯粹就是碰巧赶上的。嗯,要是深究一下的话,他们之所以会跟着自己,肯定是被自己优雅过人的品格,高超过人的身手,聪慧过人的智慧和果敢过人的决断所折服,嗯,一定是的!

韩雨笑眯眯的将自己的判断说给对方听,结果只惹来一个大大的白眼,他却浑不在意,轻笑着让梁欢泡了一杯茶!

他去营救萧炎和调谷子文,墨迹两人去对付真的铁面,几乎是同时进行的。如今一切顺利,就算是废柴他发觉这一切是个陷阱,他也会闷头跳下去。就算他不跳,楚云风也会在他的屁股后面狠狠的踹上一脚,将他踹进去的。

萧炎默默的看了正在那里喝茶的韩雨一眼,又瞄了瞄干站在那的梁欢,很识趣的道:“算了,你们既然有事儿我就不在这继续当电灯泡了。我先出去了,你们聊。”

“你别出去乱跑!”韩雨有些不放心的在后面追了一句。

“知道了!”萧炎摆摆手,很潇洒的朝楼下走去。

“呼,这位小姑奶奶,总算是走了!”梁欢拍了拍胸口,好似松了一口气。

韩雨睨了他一眼,轻笑道:“怎么,你怕她?”

“谈不上怕,就是觉得有点不自在。”梁欢挠了挠头道。

韩雨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指了指对面,梁欢立即肃容坐了过去,两手搭在膝盖上,腰杆挺的笔直。

韩雨眉头微微一皱,轻声道:“你放松点,又不是第一次见我,这么紧张干什么?”

梁欢忙将手放了下来,将背靠在了沙发上,只是表情还有些严肃。他张了张嘴儿,委屈的道:“我不是怕您,只是为咱们眼下的形势有些担心。虽然您的计策是好的,成了能挑起楚兴社和废柴他们的争斗,甚至连狂风帮都有可能拉下水,更方便我们浑水摸鱼。可若是,若是万一……”

梁欢小心的看了韩雨一眼,有些尴尬的停住了嘴儿。

韩雨平静的看了他一眼:“若是败了,我们没有和他们当中任何一方相抗衡的实力,对吗?”

梁欢从他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得将牙一咬,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有些担心韩雨会过多的依赖这种手段,所以硬着头皮在他最高兴的时候泼了一盆冷水出来。出来混最讲究的是什么?实力。堂堂正正的阳谋,永远要比见不得光的阴谋更高一筹。

韩雨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他之所以看中梁欢,正是因为他的这份忠直!身为一个小弟,敢在老大面前将自己的不同意见说出来,这需要勇气,尤其是在这个老大正为自己的算计而得意的时候。

不过,他却并没有点出来,而是轻声道:“那我们不被他们发现,不就得了?眼下我交给你几个任务,第一就是看好萧炎,一定不要让她被废柴或者楚兴社的人发现了。”

“第二,让几个小弟去探听一下两个帮派的动静,看看他们的反应。另外,再帮我留意一下附近的房子,要僻静点的,干我们这行,可不希望和太多的人接触。”

梁欢默默的点了点头,韩雨见没什么好补充的,便让他挥手离开。梁欢起身向外走去,在他开了门要出去的时候,韩雨端着茶杯道:“在你实力不济的时候,倚仗些阴谋手段是必须的生存之道!记着,多用脑子少用拳头,不管什么时候都吃不了亏。”

梁欢顿了一下,沉声道:“是。”

韩雨看着关上的门,笑呵呵的摇了摇头。他之所以会装铁面,除了想要搅浑城北这一池水,让自己方便动手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目标,那就是狂风帮!

他杀了狂风帮的一位战将,当着全市同行的面打了这位天水市道上一哥一记响亮的耳光,可对方却一直保持沉默,没有报复,这让他心中有些没底。

如今,楚云风与公与私都要将手伸进城北来,相信那位一哥是绝对不会再沉默下去了。

隐蔽在草丛中扑向猎物之前的老虎,才是最可怕的。

……

萧炎出了房间,并没有去隔壁看看,而是直接又回了下面装修干活的地方。

“唉!”萧炎直接来到那位正站在架子上打着钉子的木匠下面,一点也不嫌冒昧的道:“我也来试试行不?”

“你?”小木匠停下了手里的活,笑呵呵的道:“别开玩笑了,这些活都是我们这些粗人干的,你那儿能行?”

“你怎么看不起人啊?”萧炎闻言眼睛一瞪,火了。她两步并作三步从高扎爬到架子上,在木板上站定,挥手道:“闪开。姑奶奶让你见识见识!”

不远处的几个遮天小弟见状忙将头扭到一边,他们得到的命令是不许她走出KTV,至于她在里面是爬天还是入地,那就随这位小姑奶奶的心情了。

萧炎拿过钉子枪,砰砰砰打了几下,大声道:“怎么样,不比你的手艺差吧?”

“呵呵,看不出来啊,您还有这手,那行,您就在这儿帮着递东西吧,不过要小心点儿,别摔下去了!”那小木匠也大声回了一句,见那些遮天的小弟并没有过来,立即压低声音道:“小姐,您怎么会在这儿?”

萧炎翻了个白眼道:“我还想问问你们呢!怎么跑这干活来了?”

“老大听莫大哥说,这里新来了一股势力,意图不明,让我们过来看看情况!”那小木匠压低了声音快速的道。

“诺,给你钉子!”萧炎伸出了白葱葱的小手,眨了眨眼睛笑着回了一句:“我也是!”

……

“什么?联鑫他,他死了?怎么死的?他到底是怎么死的?说!”正坐在办公室内轻轻抚弄着一个妙龄少妇的楚云风听到手下的汇报,顿时大惊失色。连刚才还浓情蜜意,肆意怜爱的女人都顺手从办公桌上推了下来。

他铁青着脸色,紧紧抓着那个汇报的小弟,目光中闪烁着让人害怕的冷光。

那小弟被他拽着领子,呼吸都不通畅了,却不敢辩驳,满脸通红的快速道:“是,是废柴手下的铁面率人干的!”

“废柴,铁面?”楚云风低低的重复了一句,拧着那小弟领子的手不由的越来越用力。那小弟眼睛向外突出,几乎都要憋死过去了。此时,他的心中充满了后悔。本以为回来报信,可以得到老大的赏识和奖励,哪儿成想反白老大给勒死在这。

早知道,他还不如直接死在铁面那群杀神的手中算了!

“啊!”被楚云风丢下的那个女人发出一声尖叫,唤回了他的神智。他松开手,强自冷静下来,目光中闪动着杀机厌恶的看了那女人一眼,冷声道:“滚!”

刚刚还坐在他大腿上的少和谐妇屁也不敢放一个,爬起来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楚云风这才看着那小弟道:“联鑫他不是去十二中吗?怎么被废柴找上的?”

那小弟浑身微微一颤,忙快速的道:“是这,这样的,少爷他曾经和十二中的两个老大表露过招揽的意思,却被他们拒绝了。所以,就想用别的方法来迫他们就范!少爷让人绑架了狂熊喜欢的女人,想让他来救人的时候再收服他们,可谁曾想,那狂熊和黑狼早就暗中投靠了废柴!”

“少爷虽然等来了狂熊,可也等来了铁面和他率领的大批人马,所以……”

“葛文哲呢?他这个刀堂的堂主是干什么吃的?老子派他去,不是让他保护好联鑫的吗?他呢?”楚云风气的鼻子都要冒烟了。

“葛堂主也,也被那个铁面给杀了!”小弟忐忑不安的道。

“什么?”楚云风闻言大吃一惊,他不敢置信的道:“废柴?废柴他哪儿里来的胆子,竟然敢动我的人?”

“听那个铁面说,废柴似乎一直都是狂风帮的人。他们发现我们试图进军北城之后,故意设了这么一个局,然后将我们一网打尽,似乎是想要警告咱们,不要轻举妄动!”小弟扫了楚云风一眼道。

“狂风帮?不可能,他要是狂风帮的人,那城北早就被统一了。”楚云风闻言脸上的肌肉突突的跳动起来,原本还算英俊的脸庞,显得狰狞无比。

就在这个时候,有心腹小弟走了进来道:“老大,又有小弟回来了!”

楚云风眉头一皱,立即有十几个小弟走了进来。这些人都是刀堂有点身份的人物,也算得上是楚云风的心腹了。他们呼啦啦的挤了进来之后,齐刷刷的跪了下去,哭嚎道:“老大,你要为兄弟们报仇啊……”

看着手下小弟失魂落魄,一身颓丧的模样,楚云风的眼中几乎喷出火来。他脸上的肌肉突突跳动几下,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废柴……”

后面还有,恩,更的较晚,兄弟们白天看一样,呵呵,别忘了鲜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