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03章 血鹰会的哀歌下

极道特种兵 1203章 血鹰会的哀歌 下

“听我的命令,放下武器!”血鹰的声音,顿时提高了起来。可也许是动了气的缘故,他忍不住咳嗽了起来。那咳嗽的声响,就像是一记记的拳头,敲打在了血鹰会众人的胸口上似得。

“大哥!”雄鹰单膝跪倒在地:“雄鹰跟了您二十年,从来没有违背过您的命令,可是,这一次,请恕我不能遵命。只有战死的雄鹰,没有投降的雄鹰!”

“大哥,我先走一步了!”说着,猛的站了起来,朝着墨扬风便杀了过去。

不过,旁边一个干瘦的身影,像是一道影子一样迎了上去,他的动作是那么的快,以至于雄鹰都没有反应过来,两人的身影便交错而过。

雄鹰的身子,顿住了。他的手中,还握着他的那把战刀。

而他的咽喉,则瞬间崩开了一道血口子,长刀落地,人也轰然倒下。堂堂的铁血十三鹰中的雄鹰,便这么轻易的死在了这里!

而杀他那人,正用一道白色的绢布,轻轻的擦拭着手里那道细长的软剑。

“老大,飞鹰跪辞!”

“老大,我等跪辞!”一个个雄壮的身躯,倒了下去,当他们再站起来的时候,眼中已经是一片决然之色。他们这些人,都是血鹰会的心腹,是血鹰会的脊梁,血鹰会可以被灭掉,脊梁可以被折断,却绝不会被压弯!

“杀!”飞鹰忽然爆出一声冷喝,手中两把匕首,快速的挑过了两名轩辕家精锐的咽喉,匕首脱手,又射杀了一名精锐,可是,身子也猛然一颤。

轩辕长空冷冷的将染血的短剑,从他的小腹中抽了出来,然后杀向他身后的血鹰会众人。

而那个正擦拭着细长软剑的干瘦老者,也已经杀了七人,此时,被他丢出的白绢,还没有落地。虽然血鹰会的小弟中毒在先,战力大打折扣,可依旧也无法遮掩他的强悍!

看着一个个的小弟,慨然赴死,血鹰眉目挣裂:“回来,你们给我回来……”

然而,没有人回头。

上百名血鹰会的小弟,就这么战死在了他们所守候的地方。

血鹰两拳握紧,身子微微颤抖不已。而跟在他身边的近卫,则因为轩辕家冷酷的厮杀,而禁不住露出了迟疑的神色。

赴死也是需要勇气的,而他们只因为晚了一步,结果便被眼前这血腥的场景,而磨尽了体内的胆气和勇力。当啷,一名护卫,当先忍不住,将手中的战刀丢了下去。

他只是,不想死。

“二蛋,我去你吗的,你小子想当孬种吗?”站在血鹰会身边的猫头鹰秦峰,一向以铁血冷漠著称,可此时也禁不住狠狠的骂出声来。他猛的上前一步,就要将自己丢人的手下给砍死。不想,血鹰一把拉住了他。

“算了,让他去吧!你们也都放下武器吧!”血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老大,雄鹰,飞鹰他们走了,咱也不想一个人继续活着了。老大,我不能再照顾您了,秦峰先走一步!”说着,他猛然冲了过来。

那名用着细长软剑的老者,便是他的目标。猫头鹰没有中毒,战力还在。而那老者虽然强悍,可是两人接连打了十多招,也依旧没能要了他的性命。

一人拼命,十人难当!

更何况,拼命的是猫头鹰,他手中用的是一把三棱军刺,此时犹如毒蛇一般,接连刺出。而且,全是拼命的招数。那老者一时间竟然有些被他的气势所慑,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猫头鹰趁机冲了过来,那老者倒也不是个善茬,一察觉不对,他便立即反手,朝着猫头鹰刺了一剑。猫头鹰头也不回,闯进了轩辕家的小弟中。一口气,斩杀了十三人。

临死的时候,身中二十多刀,可他还是将手中的三棱军刺甩了出去,将一名轩辕家的小弟,贯死在那里,这才气绝而亡。人死,身却不倒。

那悍勇绝伦的气概,竟然使得轩辕家族的嚣张气焰,都为之一黯!

“好兄弟,好样的,你们,都是好样的!”血鹰点了点头,却又一次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这一次,他咳的更加厉害,嘴角鲜血缓缓的流了下来。

他有些嘲弄的扫了轩辕小楼一眼:“我知道,你想活捉我,我想,你既然到了这里,也早就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那你就更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二十年前,被你逃了。可至少二十年后,你却逃不掉了!”轩辕小楼淡淡的道:“隐忍了二十年,你依旧无法逃脱命运对你的诅咒!而且,你是又一次的被人缩出卖!”

“人活着,就是被人用来出卖的!”

“他能出卖我,至少是因为我拿他当兄弟!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么什么好怨的了!不过现在,至少有人能为我报仇了!”血鹰抬起头,望向东北的天空,在那里,有着他遥远的思念和至亲!

“你不会是他的对手的,早晚有一天,轩辕家的下场,会比我更惨。我,会在下面给你留个好位置的!”说着,他猛的一翻手,将一把匕首送入了自己的胸口!

血鹰会老大,身亡!

血鹰会,覆灭!

而就在同一时间段内,血鹰会乾武堂堂主朱金万正在跟离火堂的堂主毛利峰一起喝酒。

“哎,我说老毛,你怎么一声不响的跑到我的地盘来,还要请我喝酒?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我可先跟你说啊,有事你早说,不然的话,等会喝了酒,无论我答应你什么,那都不在数!”朱金万笑眯眯的道。

毛利峰连连摆手:“想多了啊,老朱,想多了。我来找你,就是单纯的喝喝酒,来,干!”

两人干了一个,朱金万边吃边道:“我还能不知道你小子?铁公鸡一个,要是没什么事求我,你会请我喝酒?”

血鹰会总共设了三个堂口,兑泽堂,离火堂,还有一个便是乾武堂,铁血十三鹰则是独立于这三个堂口的,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极为融洽!

毛利峰笑眯眯的道:“我啊,是让你看一样东西!”

“什么玩意啊?”

“宝贝,你看了就知道了!”说着,他轻轻的一拍手掌,顿时有小弟,捧着一个长盒子走了进来。盒子打开,里面立即露出了一把寒意迫人的宝刀。

“好刀!”朱金万的两眼顿时一亮,拿起来仔细的端详着:“好刀啊,你这从哪儿来的?让给我,说,你想要什么代价!”

毛利峰一抬手,将宝刀接了过去,笑道:“这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此刀,长二尺三寸,用上等钨钢打造,锋利无匹!不敢说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可是用来杀人,却也是滴血不沾!至少,死在这把刀上,不会有什么痛苦!”

他缓缓的将刀举在眼前,忽然,猛的朝朱金万刺了过去。

那朱金万哪儿能想到,他会突然阴自己一下啊?尤其是他此时,正举着个酒杯,两人又坐的太近,猝不及防之下,他只来得及微一侧身,两手狠狠的夹住了刀刃,两眼凸出,死死的盯着毛利峰:“老毛,你……”

毛利峰双手握着刀柄,嘴角露出一丝阴森无比的笑容:“很奇怪是吧?其实,你若是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便不会这么想了。实话告诉你吧,我全名叫轩辕立峰,毛利峰只是我的化名。我,是轩辕家的人。”

“老大呢?”朱金万缓缓的吐出了三个字。

毛利峰扫了他一眼,啧啧赞叹道:“知道吗?我就喜欢你的这股忠义劲。你都是这幅下场了,你说,老大还能怎么样?当然是给你一样的下场了,轩辕少爷亲自带领五百精锐,夜袭血鹰会总部!血鹰,在劫难逃,而过了今晚,便不会再有血鹰会了!”

朱金万瞳孔赤红,猛的大喝一声,身子向后一扬,将身体撤离了刀子,然后,一脚将酒菜挑了起来。

毛利峰身子一闪,随即弯腰,刀锋狠狠的一转,朱金万的腰上,便多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毛利峰抽刀,狠狠的刺进了他的心窝,一直撞到了墙上:“老朱,我已经暗示过你很多次了,让你跟着我,可惜啊,你太笨了。所以,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说着,狠狠的转动着手里的长刀,鲜血,顺着刀锋落了下来,刀身却依旧清冷,干净!

终于,朱金万的脑袋,狠狠的耷拉了下去。外面,他的两名护卫,也被毛利峰的手下袭击。

解决了战斗之后,毛利峰这才轻轻的道:“向少爷禀告,就说离火堂,乾武堂已经控制!”

而类似的一幕,还发生在十三鹰那里。

轩辕家族也在这一刻,展现出了他们精心准备的一个庞大计划的威力。他们等这一刻已经太久了,用轩辕小楼的话说,血鹰会之所以存在,不过是一个幌子,一个站在前台,为轩辕家卖命的幌子。

而如今,是将这幌子拿掉,主角登场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