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08章 断魂死狸猫亡

极道特种兵 1208章 断魂死,狸猫亡

断魂的脸色,变的极为难看,他冷冷一笑:“成王败寇,我没什么好说的。只希望罂粟老大,能够看在我没有让人为难你的份上,也能给我来个痛快!”

罂粟眉头一拧,便要回绝,可话未出口,断魂便猛的扑了过来。

就像是一只因受伤而蛰伏的豹子,迅猛无比的窜到了她面前,手中的战刀,更是狡诈无比的朝着她的后胸狠狠的戳了过去!

这是拼命的一扑,这,是夺命的一刀!

断魂知道,自己的下场,从他踏足销魂帮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注定了。

他是社团的老人,是李德波的心腹,是幽冥会的悍将。别人可以降,他不可以,别人能够降,他不能!

早就在走上这一条道的那天起,他就已经知道了,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捞个垫背的!

罂粟神色一变,她根本没有想到,断魂在这样的状态下,还没有束手就擒,而是选择了困兽犹斗!

她极力向后退去,可是,被捆绑了一天,身子都已经麻了。此时,她就像是一块被风雨吹的腐朽的木头似得,想要动,却已经有心无力!

断魂的假装臣服,骗过了她,却并没有骗过旁边的韩雨,还有站在他身后的墨风。

韩雨是自己刚刚用过这一招,示敌以弱,出其不意,所以,他自然会防着断魂在这里拾他的牙慧。墨风,则是因为他的职责。

身为影卫,他的任务是,用自己的生命保护韩雨的安全。

更何况,眼前的断魂,并没有死。只要他还活着,墨风就必须要对他保持警惕。

因为影卫,就是为了守护老大的疏忽而存在的!

所以,当断魂攻向罂粟的时候,韩雨和墨风同时动了。

韩雨探手抓住了罂粟,朝自己身后一带,手中的天策猛的挑到了断魂的手腕上,狠狠的一绞,随即天策猛的绷紧,直直的没入了他的胸口。

身后的墨风,也将手里的陌刀,送进了他的后背。直从他的前心透了出来。

不过,他自己也闷哼一声。

因为断魂在最后的时刻,还是朝后给了他一脚。在他的鞋尖上,一道锋利的匕首,直直的没入了他的大腿根。

墨风露在面巾上面的眉头,突突跳动两下,握着刀的手,则缓缓的搅动了起来。

带着脏腑的血沫,在断魂的嘴儿里露了出来。

“少爷,少爷会为我们报仇的,轮回,杀!”断魂原本还有气无力,若不可闻的声音,在最后一个杀字出来的时候,变成了仰天怒吼。

苍劲的一个字,就犹如金铁一般,直接撞到了众人的心上似得。

而原本错愕,不甘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幕的轮回们,一个个的就像是濒死的野兽一般,疯狂的朝着离他们最近的敌人,扑杀了过去。

噗噗噗……

一声声的闷哼和鲜血,不断的飘起,转眼间,便又安静了下来。

五六名轮回小弟,追随着断魂去了,可是,他们走的并不亏,因为他们每个人的手里,几乎都搂着一名销魂帮的小弟,临死前的突然反扑,使得这些在山地间,纵掠如飞的汉子,也无力招架!

韩雨微一眯眼,有些怅然的吐了口气。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小心了,可是不曾想,他的这种想法,便已经表明他开始大意了。这些人,本来可以不用死的,却因为他的这种大意,而命丧与此。

虽然他们不是遮天的小弟,可韩雨还是有些失落。

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在这里,为刚刚的错误而自责的时候:“你没事吧?”

韩雨松开了罂粟,低声询问。

罂粟轻轻的动了动肩膀,她只穿了一件紧身衣,这一动,胸前的双峰便如同被地震撼动的山头一般,狠狠的晃了两下,让人有一种天翻地覆,无处藏身的窒息感!

眉头角落里,依旧藏着几丝没有来得及逝去的惊惶:“想不到,这个断魂和他的手下,竟然如此的悍不畏死!那我就成全了他们,来人,给我将他们的脑袋看下来,喂蛊……”

韩雨汗了一下,忙道:“罂粟老大……”

罂粟白他一眼:“叫姐!”

“罂粟姐,我有个不情之请!”

“利索说,大老爷们,怎么磨磨唧唧的?姐姐都是你救的,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不会拒绝!”罂粟笑眯眯的道。

旁边的众人,纷纷将头扭到一边,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似得。

韩雨却是满脸尴尬,这个女人,若真是水性杨花也就罢了,可偏偏她不是,如此露骨的暗示,简直就是在邀请了。

“咳,那个断魂还有他的人,都算是汉子。反正如今人都已经死了,就不要在难为他们的遗体了!”

“既然都已经死了,那这破烂是一堆完整的,还是更破些,又有什么区别呢?”罂粟冷哼一声,不过,马上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要他们的脑袋了!只是,原本我想,用这种手段,来恐吓一下幽冥会的,现在,你不让用了。那幽冥会要是报复我的话,你得帮我哈!”

韩雨满头黑线,他现在都有点怀疑,刚才那话,是不是这女人故意给他设的套了。

“你还是将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韩雨微微眯着两眼,低头望着断魂。这哥们其实死的挺亏的,如果不是他太想一口吃掉韩雨,一劳永逸的解决掉销魂帮的事情,完美的表现出他的强悍,只怕胜负生死,未必能如此就见分晓。

而且,若不是那个叫剑血的,中箭挡了他一下的话,只怕断魂还有机会跑掉。只是……

韩雨眉头轻轻扬起,当时,剑血似乎并不是非中那一箭不可。若是他故意的,那他又为什么会这么做?

“罂粟姐,不,帮主,我错了!我求你原谅我吧!我,我也是被迫的,都是她,死她勾引的我!”一声凄婉的哀嚎,将韩雨的情绪唤了回来。他扭头一看,只见那个乌冬薄正跪在地上,向罂粟乞讨一条生路!

而他的手,所指向的正是狸猫!

韩雨眉头微微一皱,这样的人,还想着要成为销魂帮之主,想要取而代之,他怎么想的?若是销魂帮交到他的手里,只怕不出三个月,便会土崩瓦解!

野心向来都是要有实力与之匹配的,不然,只能是自取灭亡!

“出了事情就朝女人身上推,你简直是将男人的脸都丢尽了!”罂粟抬脚就踹了过去,正中乌冬薄的脸,这家伙的鼻血,顿时流了出来,却也不敢伸手去擦,只是一个劲的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狸猫脸色煞白,紧紧的盯着他,眸子一片散淡,已然不再聚光!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口口声声说着爱她,要保护她,给她一辈子幸福,花言巧语毁了她一生的男人,到最后,还是没有半点自责之心的将她推了出去,当做他的挡箭牌!

这,就是自己放弃了未来,放弃了忠诚,放弃了尊严和姐妹情谊,甚至放弃了自己,放弃了所有来帮主的男人吗?

“你闭嘴!”罂粟突然爆喝一声。

声音太大,以至于她的嗓子都瞬间撕裂,嘴里有了一点血腥味。

可是,相比起这个同样跪在她面前的身影来说,这一点痛又能算的了什么?一声长长的叹息,罂粟怜惜的道:“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他是个花花公子,他所说的话,根本没有一点可信嘛!”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大姐,是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咱们苗寨!我背叛了苗寨,自然要承担起,我自己该承担的罪责!”狸猫苦笑一声,嘴角的那一丝鲜红,是那么的刺眼。

“狸猫!”罂粟一下蹲了过去,扶住了她的肩膀。

“大姐,是食心蛊,没用的!”狸猫脸色惨白:“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听从您的劝告,跟他出去约会。那一次,他给我下了药,把我,把我变成了他的女人。我也不想背叛你,背叛苗寨,可我,是他的女人了。我,我咳咳……”

她一咳嗽,鲜血便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背叛者,除了要遭受自己的本命蛊食心之刑外,还要三刀六洞,挫骨扬灰!”狸猫手腕一翻,一把小金刀,便没入了她右边的胸口。她的动作太快了,连罂粟都没有来得及阻止。

刀退出,再插入,再退出……

转眼间,她的身上,多了三道刀口,鲜血,汩汩而流!

“大姐,对,不,起……”头狠狠的一歪,狸猫就此没了生机!

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一个让人惋惜的女人,她只是想要渴望一份感情,一份真挚的爱情,为此,她付出了许多本来不应该她付出的东西。

同样的,她又是一个可悲,可叹的女人,因为她不知道,屈从,不是爱。尤其是当你屈从与一个猪狗不如的男人时,悲剧便已经在那是就注定了!

因为无论你什么样的付出,都不会换回他一丝的怜悯!

乌冬薄身子一颤,尖声道:“帮主,你看,她,她这个贱人,现在已经畏罪自杀了,便是承认了,不管我的事,真的不管我的……”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