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09章 合作前提

1209章 合作前提

“砰。他的话还没说完,韩雨那四十三码的大脚,便甩在了他的脸上,乌冬薄的脑袋,跟地面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

韩雨的脚,就那么踩在他的脸上,他的目光静静的望着远方,声音冰冷,带着一丝即将爆发的杀机:“利用肮脏的手段,去对付一个女孩子,本来就已经够恶心人的了,在生死关头,将对方推出来,更是无耻至极!”

“佳人魂消,尸骨未寒,你却以贱人相称,你可知道,你口里的贱人,为了你,选择了背叛,为了你,最后消亡,除了一个真正爱你的女人,谁会为你这么做!”

韩雨猛的一脚,踢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脚的力气之大,将乌冬薄那一百多斤的身子,狠狠的踢出去了四五米远。

他的鼻梁,顿时被踹断了,张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你不仅侮辱了男人,侮辱了一个好女孩,你还侮辱了那份情谊,最重要的是,侮辱了在场所有的男人。”韩雨缓缓的走了过去。

乌冬薄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已经彻底的将自己推向了死亡的边缘。

可如此逝去,他绝不甘心。

他是苗寨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是没有销魂帮的职位,他也一样可以活的逍遥自在,他没有必要为了一些不是他必须的东西,而把最为宝贵的性命丢在这里。

不值得,绝对不值得。

乌冬薄快速的朝着罂粟爬去,一幕幕的死亡和鲜血,已经让他彻底的慌了,现在,他只想离开这里,什么尊严,什么梦想,那都得是活着离开这里以后的事情。

“帮主我错了,帮主,你可不要让她们杀我啊,狸猫爱的是我,我愿意娶她回去,给她一个名分,我马上就禀告我父亲,按照咱们苗家的规矩,接她入我宗祠,帮主,不,罂粟,我父亲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您也是我父亲看着长大的,难道您真的忍心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吗,罂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一句你错了,就能让死去的兄弟,复活吗,一句你错了,就能让那一道道伤口,愈合吗,一句你错了,就能让我销魂帮上下所蒙受的巨大损失,得到弥补吗!”

“是,是我混蛋,我混蛋,我不是人。”乌冬薄急忙坐了起来,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见罂粟没有一点反应,只得一咬牙,狠狠的打了下去。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活命。

边打,乌冬薄边声泪俱下:“求你原谅我,只要你能原谅我,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给那些死去的兄弟抚恤,可以给他们钱,很多很多的钱,可以让他们过上他们想过的日子……”

“乌冬薄,钱不是万能的,尤其是在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面前,他们都是寨子里的汉子,跟着我们出来,这才过了几天的好日子,没死在跟敌人的厮杀中,却中了你的冷箭,你现在还好意思要我原谅你,不,不可能了,原谅你,是魔神的事,而我现在要做的,应该是送你去见魔神!”

所谓的魔神,便是蚩尤,据苗家人自己说,他们跟其他的一些少数民族一样,都是蚩尤的后代,而在神话中,蚩尤那更是魔神的代表,所以,苗家人多信奉魔神。

乌冬薄尖声道:“你若杀了我,我父亲定然会兴人马,去找你们寨子的麻烦,按照咱们的规矩,若是有人向政府求援的话,便等于是背叛魔神,到时候,只会死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失去生命!”

罂粟脸色变了。

因为她知道乌冬薄说的没错,虽然她所在的寨子,将近一万三千人,可是,乌冬薄的父亲所在的寨子,也有近万人,这在整个云贵的苗寨村中,都是极为强悍的存在,无论谁,都不可能被对方一口吞下。

而乌冬薄又是他们寨子的少主,若是死在了他的手中,那人家岂能善罢甘休,而一旦双方真的厮杀起来,只怕掀起的死伤规模会更多,更大。

罂粟使劲咬着嘴唇,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她双目闭合,有气无力的挥手道:“滚吧,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再是销魂帮的人了,你们寨子的股份,我也会让人给送去,不过,所有的抚恤和赔偿,都会从里面扣,若是不够,我会亲自到你们山寨去取!”

“好,我回去就跟我父亲说。”乌冬薄一骨碌爬了起来,就要跑。

“站那。”罂粟忽然大喝一声。

乌冬薄一哆嗦,颤声道:“罂,罂粟,你,你该不会是变卦了吧,现在,你一念之间,可是关系着咱们两个寨子之间的和平,你,你可要多为那些人想一想!”

“你的人,只怕在对社团的兄弟们下手吧,你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投降!”

“我让他们放下……”

“投降。”罂粟根本不给乌冬薄讨价还价的机会。

乌冬薄嘴唇发青,脸色发白,他老老实实的按照罂粟的话,打了电话,随即可怜兮兮的望着罂粟:“联系不上……”

“行了,别费事了,你手下的人,已经被巫灵给收拾了。”韩雨缓缓的走了出来,猛的一腿甩了过去,正砸在乌冬薄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这小子倒在了地上,晕死了过去。

“你……”罂粟诧异的望着韩雨,显然很是不解他的举动。

韩雨慢慢的蹲了下去:“对于这样的玩意,我已经懒得多说了,可是,对于你,我还得多说两句,巫灵已经给我介绍过你们的情形了,也给我接好了一下他老子的为人,这爷俩可以说是一对极品,若是留下了他,我可以向你保证,你越是害怕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

“从乌冬薄勾结幽冥会,发动叛乱的那一刻起,战争便已经开始了,无论你愿意不愿意,在你彻底的击垮对手之前,你不会得到想要的安宁!”

罂粟缓缓的坐在地上,苦笑道:“你所说的,我何尝又不知道,只是,我实在不想自己的族人相互残杀,而且,我的山寨并没有能够灭掉他们山寨的能力!”

“以你的力量,自然不行,不过,乌冬薄既然可以跟幽冥会合作,咱们也可以联手!”

“你要帮我。”罂粟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黯然道:“不行,不行,你的人,在道上厮杀或许是把好手,可是,苗寨几乎全民皆兵,便是女人在山野林间也是如履平地一般,而且,苗人工匠打造的苗刀,锋利无匹!”

“苗人加上苗刀,如虎添翼,若是在平原近身格杀,或许他们不占优势,可在这山野间,那便是他们的天下,只怕你把自己社团的人,全部发动来,也不能攻下他们的寨子!”

“我的确是没有那么多人,也没有把握击败以山野为家的苗人。”韩雨笑了:“可咱们为什么非要灭掉他们的寨子呢,击毙首恶,足矣!”

“你是说……”

“敲掉乌冬薄的父亲,让他们的山寨群龙无首,到时候,你便趁虚而入,一举拿下他们的地盘,而只要杀几个人的话,我们这些人,便已经绰绰有余了。”韩雨缓缓道。

罂粟睨了他一眼:“你这么卖力的帮我,是不是有什么图谋!”

“是,我想要你们苗家许多特有的之术,比如,锻造,药草,还有你们缩搜集的一些金贵的上了年份的药材,我还听说,你们那里盛产一种金蚕丝,还有百叶烟草,这些我都感兴趣!”

“哼,胃口不小啊,看你这意思,似乎是提前便已经做好了功课是吧,不过,你是不是说反了,我问的是,你让我帮你灭掉乌冬薄的寨子,会给我销魂把那个什么好处!”

韩雨愕然:“是你说反了吧,我这是在帮你!”

“是吗,如果幽冥会失败的消息传出去的话,只怕他们会立即开始报复吧,你觉得以销魂帮的力量能够挡住他们吗,不能吧,一旦幽冥会南北联通,便会有着稳定的大后方,到时候他们第一件事情便是灭掉遮天,现在的遮天,看似风光,可是,风头太劲,枪打出头鸟,到时候几大帮派联手,一鼓作气,没准连你的遮天都能灭了,所以,你这不是帮我,而是在帮你自己!”

韩雨尴尬的笑道:“罂粟姐果然是江湖老手,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呢!”

“哼,那你还跟我开这么多条件!”

“嘿,互惠互利嘛,你现在不也需要外力,帮着处理掉乌冬薄和乌加的事情吗,刚好我有这个资格,苗家需要大量的金钱还有外界的资源,来改善现在的生活,我呢,有恰好有这个条件,将你们的优势进行一下转化,咱们之间合作一下,这岂不是双赢!”

“想的倒挺不错的,现在我也不跟你谈条件了,反正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一个假设的基础上,那就是你灭了乌冬薄的寨子,若是完不成这个前提,你就是许诺姐姐再好的未来,也不过是画饼充饥而已!”

罂粟缓缓的站了起来:“把这里打扫一下,收敛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