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11章 杀机暗布

极道特种兵 1211章 杀机暗布

“和尚,你就别在这里瞎白话了,咱老大就不是那样的人!”叶随风瞪他一眼道。

胡来摸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嘿,啥玩意不是那样的人啊?我问你,老大是男人不?有魅力不?那罂粟是个女人不?漂亮不?哎,这有魅力的男人,遇到这漂亮的女人,那就跟磁铁的正负极似得。你隔着老远,那都想朝一块凑。若是再离的近了,啪嗒,那就凑上去了!”

“你啊,也别给我挤眉弄眼的,我跟你说,咱和尚那会看相,老大一看那就是老时候的帝王之相,不敢说是三宫六院吧,那也得找上五六个老婆,那到时候站一排……”

“那个大嫂,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喝多了!”叶随风小心的站了起来,透着那么一股子颤颤巍巍的像。

胡来撇嘴:“你滚边去,谁喝多了?还大嫂,你丫拿大嫂吓唬我呢?我跟你说,等老大从南边回来,那咱们不定得叫谁大,大……”

说着,他也慢慢的将头扭了过来。

等他看清楚门口站着的两人时,脸色一变:“大嫂?”

“啊,大嫂!”胡来就好像下面有针在他屁股上狠狠的戳了一下似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只见墨雨心和楚颜,正脸色阴沉的站在他身后。

“啊,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我说咋刚才那小风嗖嗖的,吹着我脖子直发毛呢,那个,你们来找老大的吧?我,我去给你们叫去!”

“叫?你到哪儿叫啊?怕不是得去南边,上人家的被窝里吧?”楚颜冷冷一笑,那小眼神落在身上,就像是冰封的刀子一样,凉飕飕的。

现在胡来是连死的心都有了,佛祖啊,您老人家今天是不是打盹啊?咱好歹也是你的小弟,你也不说罩着咱,哦,和尚在念经的时候,念的是欢喜禅经,可那自己一是一片好心啊,那不是希望你老人家能在那极乐世界,乐上加乐吗?

你就这么背后给我来了一闷棍啊,你咋不直接掉个雷来把咱劈成正果呢!

胡来感觉自己已经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了,腿肚子软的几乎支撑不住他的身体了,跟人动手的时候,也没这么怂过啊!

“没,没有的事,我们老大,就在楼上,我,我这就给您叫去!”

“行啊,那你去吧,我在这里等着,要是你叫不来,就给我从这楼上跳下去!”楚颜冷冷一笑。

胡来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直恨不能给自己来俩嘴巴子,这倒霉孩子,这不哪壶不开提哪壶嘛:“不是,我们老大,他,他……”

“他不在吧?”楚颜冷冷一笑:“雨心,咱们走!”

两人说着,拧身就走!

“俺滴神啊!”胡来心中哼哼了一声,急忙冲了上去:“哎,两位大嫂,你们,你们别走啊,你听和尚说,咱这嘴啊刚才那是跑火车,胡说八道呢!我刚才不知道,你们来,要是知道的话,我就不说了!”

“替他瞒着是吧?”

“嗯!啊,不是,我……”胡来都快哭了。他还真没这么手忙脚乱过!

“和尚刚才真是胡说八道的,我们兄弟们彼此开玩笑惯了,只是,和尚,下次可不许在这么背后,腹诽老大了啊。等老大回来,你自己到他面前请罪!”叶随风此时是硬着头皮出来打圆场。

这两位可是老大的心头肉,他还真得罪不起!

“两位大嫂什么时候来的?进来坐,那个萧炎,还不快给两位大嫂倒茶!”叶随风急忙朝萧炎一使眼色。

“不用了,你们的茶,留着给你们的新大嫂喝吧!”楚颜一咬嘴唇,冷喝一声:“和尚,你让开!”

“阿弥……”

胡来那陀佛俩字还没说完呢,墨雨心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然后轻轻的一扛,他那一百多斤的身子,便被扛到了一边。

墨雨心和楚颜两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胡来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喃喃道:“完了,这回真完了,老大回来非杀了我不可!”说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猛的跳了起来,指着叶随风道:“好你个叶胖子,啊,大嫂来了,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都?故意想看我出丑是吧?”

“说什么?我给你使了眼色,让你别说了,你在那里得瑟起来没完了,还说我眼抽筋,能怪我吗?”叶随风坐了下去,一脸悠闲。

“行了,咱也不给你废话了,我赶紧回我的血斧堂去吧。那个,等老大来了,你也别说这事啊!”胡来收拾收拾,站了起来,也急赤白脸的走了。

叶随风苦笑着摇头:“这不添乱嘛!”

“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萧炎轻声道:“我觉得,和尚哥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叶随风一愣:“你也认为老大跟那罂粟……”

“什么啊!”萧炎脸一红,没好气的道:“我说的是,对血鹰会。你不说朝血鹰会动手的,可能是轩辕家的人吗?轩辕家跟咱们本就是敌人,他们将血鹰会抢了去,可那轩辕家,本就是咱们的敌人。而且,血鹰会那么多人,定然还会有忠于他们老大的人。若是想报仇,这些人极有可能会投奔我们!这对我们是有益无害。”

叶随风点头:“话虽如此,可是,还是需要老大来拿个主意,我们如何应对!”

他只是军师,不是社团的老大,社团发展的大方向,事关社团日后的战略,绝不是他这个军师所能越俎代庖的。更何况,现在他的权利之大,已经有些骇人听闻了。

虽然韩雨很信任他,可越是如此,他越要如履薄冰,恪守本分。

“好在这事也急不得,到底是不是轩辕家动的手,血鹰会现在的情形,究竟怎么样了,有什么损失,都必须要马上弄清楚。这样,我给手机打个电话,让破晓加紧搜集情报,你回去将黄泉堂带好。我有一种感觉,暴风雨已经迫在眉睫。一旦轩辕家彻底的控制了幽冥会,我们在道上可就只有敌人,没有朋友了!”

叶随风缓缓的闭上两眼,仿佛自言自语似得喃喃道:“我们必须要尽快的解决青帮,不然,社团这次真的危险了。”

萧炎脸色微微一变,她只想到了血鹰会变故,可能会给社团带来的好处。可是,这饿好处却是临时的。从长远来说,一个能够做朋友的血鹰会,比着一个敌人的血鹰会要更有利!遮天本就是腹背受敌,现在又多了一个,的确是形势不妙!

“我这就去准备,您也不用太担心了,腥风血雨的走了过来,想灭掉遮天的人,一直都有。可直到现在,我们是越混越大,他们却都已经成为过眼云烟了!这次也一样。”说完,转身也走了下去。

“一样吗?”叶随风暗自摇头,以前的时候,遮天还有机可乘。可是现在,放眼四顾,有敌无友!

“得亏老大去解决销魂帮的麻烦,不然的话……”叶随风的声音忽然顿住了,他突然发现,若是幽冥会再拿下了销魂帮的话,那等于是让遮天彻底的陷入了对手的包围中,连个在外呼应的朋友都没有了。

而且,幽冥会,血鹰会早不动晚不动,偏偏几乎同一时间发难,未免太过心有灵犀了。还有北边,地狱天使也明显被人盯上了。

叶随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感觉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慢慢的搓着一根绳索,将遮天拎在了半空中。

偏偏这个时候,韩雨又后院起火。他比谁都清楚,韩雨在倭国做了什么,而这里的两位姑奶奶,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叶随风抓起了旁边的电话,给墨迹打了过去:“喂,墨迹,你在哪儿呢?跟九叔练刀呢?你这样,等会你给九叔点一声,让他看看是谁将和尚回来的消息,告诉两位大嫂的!嗯,要是没什么紧要的事,你赶紧回来。训练场的小弟,要马上进行实战训练,嗯,现在!”

挂了电话,叶随风拿起旁边的大饼走到窗前,老大,您抓点紧吧,咱们现在可没有多少时间挥霍了!

苗族是我国的一个少数民族,主要集中在云贵交界处的山区。

此时,韩雨正跟罂粟走在一处山林里。

这里没有信号,没有公路,有的只是崎岖不平的山路。延绵的大山,远处稀薄的云雾,苍松的绿色,潺潺的溪水,还有吹打在身上的清风,不时从远处蹦达而过的动物,便构成了苗家人的生存环境!

这里与世隔绝,却也并不是世外桃源。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而有的时候,越是封闭的环境,这种争斗也就越激烈,越残酷。

一路上,韩雨都在听着罂粟的解释,渐渐的也了解了这里的情形。也知道了罂粟,在外面建立红色销魂帮的原因。

她是想赚钱,改善整个苗家人的生存环境,改善自己族人的生活状况,希望他们有朝一日能够走出大山,过上好日子。

“据我所知,苗家不也有许多特产吗?为什么你不做些正当生意,却走上了黑道呢?”反正也是无事,韩雨便跟她边走边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