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12章 苗寨风云上

1212章 苗寨风云 上

罂粟伸出白如莲藕的手臂,轻轻的撩起一道垂落的枝条,随口道:“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想做正经生意,可是,却不断的被人给骚扰,打压,他们通过各种手段,来挤兑打压我们的物品,最后,我们出产的许多好药,却不如他们的假药卖的好!”

“村里的生活,非但没有改善,反而变的比以前更糟糕,因为,我们还要面临他们的敲诈勒索,他们将毒品贩卖到了我们村里,几十个小伙子被他们拉下了水,所以,我只能用一种更为暴力的手段,来保护自己,将毒品控制在我的手里,才能保护我的族人!”

微微顿了一下,罂粟轻笑道:“其实,我本来是想做个好人的,可是,他们却剥夺了我做好人的机会与梦想!”

虽然她说的简单,可是,韩雨却能够想象的到,这其中经历的痛楚。

一个女人,能够为了自己的族人,来做这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显然不单单是一个坚强所能形容的。

“他们都是些王八蛋,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韩雨笑笑,只是也不知道是安慰,还是什么。

罂粟所在的寨子,因为靠南,所以被称为南寨,乌冬薄他们的寨子,在北边,所以被称为北寨,苗人分为生苗和熟苗两种,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熟苗已经占据了绝大多数。

生苗现在只有苗人的十分之一左右,而聚集在云贵地区的,便有将近三十万,其中最大的两方势力,便是南北两寨,他们依旧过着刀耕火种,狩猎祭祀等古朴的生活,是生苗的典型代表,而且,并不认同那些已经完全汉化的熟苗,作为自己的族人。

这些生苗的最高权利机构,便是长老会,当然,这也仅仅是一个类似于联合国似得存在,并没有什么实权,只是名义上的首领,而现在,长老会的大长老便是罂粟的母亲,二长老是乌冬薄的父亲,乌克拉。

乌克拉为人野心勃勃,一直想要成为苗人之主,不过,对他唯一的儿子,乌冬薄却是十分的溺爱,这也是乌冬薄那嚣张跋扈的性子,所形成的根源土壤。

想要对付乌克拉,乌冬薄便是关键。

不过,乌克拉那也不是易于之辈,相比起浅薄得瑟的乌冬薄来,乌克拉老谋深算,做事果断狠辣,堪称是一代老江湖。

此时,在北寨的族长住处,乌克拉正冷冷的盯着站在他面前的巫灵。

“哼,罂粟那小丫头,绑架了我的儿子,你还敢来,莫不是欺我北寨无人吗。”乌克拉声音森冷。

“绑架。”巫灵冷冷一笑,场中站定,毫不示弱的道:“乌冬薄少爷勾结幽冥会的人,图谋销魂帮,得亏我们小姐提前察觉,将计就计,粉碎了他们的阴谋,现在,乌冬薄少爷,是束手就擒,何来绑架一说!”

“放肆……”乌克拉猛的一拍桌子:“我看你是满嘴的胡说八道,信口雌黄,就凭那小丫头,能擒住我儿子,分明是你们与外人勾结才对!”

“族长,还是给巫灵看座吧,让她说明来意,也别让人小瞧了咱们北寨汉子的度量。”坐在乌克拉下手的,乃是北寨年纪最长者,也是权威极高的老萨满,极受北寨中普通民众的敬重,论影响力,仅在乌克拉这位族长之下。

乌克拉此次将他也叫来,正是因为得知了乌冬薄出了意外,想以此来获得萨满的支持,可话还没说完呢,就有手下报告说巫灵来了。

这时候他想将这位萨满送走,也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见到老萨满似乎是倾向与南寨,心中更不爽了。

老东西,看起来你是祭祀的位子做腻了,也好,等这次事情一了,我便送你去见魔神。

心中这样想着,乌克拉表面上却依旧表示了对长者最起码的尊敬:“既然是祭祀发话,那就看坐吧!”

有人将一个矮小的墩子,放在中间,巫灵只是扫了一眼,便淡淡的道:“坐就不必了,销魂帮的事情,已经被我们小姐给压下了,这一次,她避开族长,将乌冬薄带了来,就是不想南北两寨起了冲突,现在派我来,是通知乌克拉大人一声,将人接回来!”

乌克拉倒立的三角眼内,凶光闪过:“罂粟也来了,不会是你们南寨的人,正跟在后面吧!”

“南寨有无异动,大人应该清楚吧。”巫灵不屑的扫了他一眼。

“哼,罂粟竟然有这好心。”乌克拉冷冷一笑,萨满祭祀的眉头也是微微一动,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巫灵淡淡道:“我们小姐现在就在外面,便是诚意,不过,还人也是要有条件的,销魂帮的事情,以后北寨只需要派人监督,利润不会少,不过,北寨的人却不得在干涉左右社团的运转!”

“这不等于是将我们赶出了销魂帮吗,哼,要是我不答应呢!”

“事关乌冬薄少爷的生死,巫灵不好多说什么!”

“好,好,好。”乌克拉怒极反笑,顿了好一会,才摆手道:“你先到外面等着,我便亲自去见一下她!”

“族长大人,您带的人最好不要超过二十个,不然,我们小姐是不会现身相见的。”巫灵微一施礼,转身走了出去。

“族长,您真的要去跟她们见面啊。” 旁边众人见巫灵出去,纷纷出声。

“哼,南寨的嚣张,你们也看见了,再说,乌冬薄还在他们的手上呢。”乌克拉拧眉道。

“那我们也不能只带二十个人,万一这是阴谋呢!”

“当然。”乌克拉笑眯眯的道:“你们刚才也听见了,这一次,只有罂粟一个人来,南寨那边,并不知道这里的情形,救出乌冬薄,生擒罂粟,控制销魂帮,到时候,南寨还怎么与我们为敌!”

“可是,乌冬薄少爷在他们的手里,万一……”

“罂粟最愚蠢的,还是将巫灵派了来,巫灵是南寨的第一高手,跟她又是一起长大,情同姐妹,有了巫灵,我们可以轻松的将人救出来,不是吗。”乌克拉缓缓的道。

几人眼光一亮,连连点头:“族长果然是妙计,这一次,我看南寨他们还能翻腾出什么浪花来!”

“好了,别啰嗦了,准备好两百勇士,柯波,司文曼带二十人,随我一起出发,南斗,你去看住老萨满,或许,我们的大祭祀应该换换了。”乌克拉沉声道。

“是,族长。”三人都是他的心腹,齐声应命。

乌克拉眼中闪过一抹森寒的光芒:“生擒罂粟,吞掉南寨,带时候我们就是万苗之主!”

说着,他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司文曼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他是北寨第一勇士:“族长,巫灵可不可以……”

“他是你的女人,等灭掉南寨之后,我便为你们主持婚礼。”乌克拉很清楚自己这位蛮牛一样的手下,脑子里在想什么。

果然,司文曼咧开大嘴,露出了一嘴的大黄牙,还有一股恶臭……

“走吧,带我去见罂粟。”乌克拉一出去便冷声道。

巫灵冷冷的扫了他身后的众人一眼,乌克拉冷哼道:“放心吧,这只想要回我儿子,而且,身为族长,我还不至于跟你们这些后生晚辈为难!”

“那跟我来吧。”巫灵转身就走,在她的身边,紧紧的跟着一个穿着苗族服装的年轻人。

乌克拉扫了他一眼:“这位小兄弟,看着很眼生啊!”

“他叫墨风,我们南寨中的后起之秀,只可惜,是个哑巴。”巫灵随口回了一句。

“嗯,那是怪可惜的。”乌克拉本也就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朝着自己的手下,打了个眼色,司文曼带了十个人,不动声色的将两人围在身边。

一行二十余人很快便出了北寨,然后行驶了大概有两三公里的样子,便到了一处溪水宽阔之地,清澈的水,圆润的石头,还有野花弥漫。

“都这么远了,怎么还没到。”乌克拉一脸不满的道:“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巫灵随口道:“我们小姐,就在前面的树林里!”

乌克拉闻言顿时停下脚步,微一点头,他身后的十人也立即冲了上去,将巫灵和墨风围在了中间。

“你这是干什么。”巫灵神情一冷,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乌克拉缓缓道:“当然是先确认一下了,难不成你收去哪儿里,本族长便去哪里不成!”

说着,他立即一点头,旁边有两名身手矫健的族人,立即背着长弓,吹针,弯刀朝着对面摸了过去,过了大概有十来分钟的样子,便跑了回来。

“禀告族长,南寨的人,就在那里,看样子,有三四十人的样子,周围也没发现有其他人。”两人沉声道。

巫灵冷冷一笑:“都说北寨族长乃是苗族第一勇士,现在看来,似乎传言过实,现在能走了吗!”

乌克拉轻轻的拍了拍手:“不着急!”

他话音刚落,两名苗族武士便走了出来,两手手里拿了两根桐油藤,这是山涧自然生长的桐油藤,大概在百年左右,坚韧柔软,比特制的绳索还要结实,足以承担七八百斤的重量,便是苗族的勇士,也无法挣脱。

“你们是自己绑上,还是让我的人帮忙。”乌克拉缓缓道。

他一开始没有抓住巫灵,为的便是确定罂粟她们的位置。

巫灵脸色一变,探手便将身边的弯刀撤了出来:“你言而无信……”

“不,不,不,我只是要以防万一,你放心,等会只要罂粟那丫头能将我的儿子还给我,你们还是安全的。”乌克拉脸上露出了智珠在握的笑容:“我是绝不会拿自己儿子的生命开玩笑的!”

巫灵想了一下,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便将弯刀插了回去:“好,我就再相信您一回,想来您也不希望看到南北两寨起争执!”

乌克拉连声道:“当然,这是当然!”

眼看两人束手就擒,乌克拉的嘴角禁不住露出一丝畅快的笑意,本以为想要擒住巫灵会很麻烦的,却不想这丫头竟然如此愚蠢,看起来,跟那个罂粟在一起的时间长了。

这倒省了自己的事,万苗之主,呵呵,罂粟都要被擒了,这个位子还会远吗。

还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