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14章 苗寨风云下

1214章 苗寨风云 下

?司文曼是北寨第一勇士,据说,他曾经徒手杀虎,只手毙狼——

虽然此人容貌不佳,言行粗鄙,可是,势力却的确不容小觑。

不然,乌克拉也不会引他为心腹大将。

只可惜,李归宗的强悍,超出了他的预料,而他自己又被墨风给缠住了,所以,根本没来得及帮助自己的主子。

眼见乌克拉被杀,司文曼怒吼一声,恍如丧子之獣一般,不管不顾的猛然转过了身,朝着李归宗便杀了过来。

墨风冷喝一声,手中的陌刀,狠狠的朝他的肩膀劈了过去。

可是,却被乌克拉的两名亲卫,不要命的从左右扑了过来,墨风的陌刀,只是在司文曼的背部,拉了一道短浅的口子,便不得不转身,跟其余的两人杀了起来。

等他干掉这两人之后,司文曼也已经到了李归宗面前。

“杀。”司文曼双目猩红,须发怒张,虬结的手臂握着一把长柄的铁斧,带着呼啸朝李归宗当头砸了下来。

李归宗两眼眯成了一条细线,冷哼一声,手中的长枪斜斜的迎了上去。

身为倭国的六级武士,站在倭国武林的巅峰人物,曾经跟七级武士这样的绝顶高手交战过,本身更是一代枪术宗师。

李归宗以为自己这一枪,取了眼前这个蛮荒之人的性命,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不曾想,当手中的长枪跟对方的斧子撞在一起的时候,一股强悍的犹如漫堤洪水一般的强悍力量,却狠狠的涌了过来。

犹如拍上了岸头的怒浪,狠狠的砸在了他的长枪上。

当啷。

火花四溅中,李归宗手中那杆犹如展翅腾空的苍鹰一般的长枪,就好像是被一块石头狠狠的给砸了下来似得,扑的一下便落到了地上。

枪身嗡的一声颤抖了起来,右手五指不由自主的松了开来,却依旧感觉到五指像是没有了知觉似得,虎口剧痛。

不过,在抢落地之前,他的左手,却已然抄了上去。

而此时,司文曼手中的巨斧,却斜斜的化作一道圆月的弧形,朝着他的脖子便斩杀了过来。

斧未到,可是,那种狂暴的死亡气息却已经恍如热浪,扑面而来。

李归宗冷哼一声,右手在枪身上一按,长枪便猛的弹了起来,化作三道枪花,朝着司文的胸腹要害便刺了过去。

虽然是后发,却已然会先至。

在李归宗看来,这一下,定然会迫的对方退步,他是倭国的一代宗师,旁边又有韩雨等人看着,若是被人给迫退,他都觉得丢了颜面,所以,才会用这样几乎同归于尽的招法,来挽回面子。

可他哪儿里料到,此时的司文曼已经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了。

司文曼原本就是一个孤儿,生活孤苦,又因为形容丑陋,在村子里没有一个人愿意理他,他一个人打猎,一个人在生死间挣扎,那种苦痛和无助可想而知。

是乌克拉给了他重生的机会,给了他做人的尊严,并让人们敬畏他,甚至,乌克拉在刚才还答应将巫灵嫁给他,在司文曼的眼中,乌克拉便是他的再生父母,他愿意,为之赴死。

所以,面对李归宗的长枪,司文曼不退反进,枪尖已经刺破了他的肌肤,而他手中的长斧也突然加速,到了李归宗的面前。

同归于尽,求之不得。

其实在司文曼腿抬起来准备向前踏步的时候,李归宗便被吓了一跳。

此时也顾不得那许多,身子快速的向后一扬,司文曼能够屠狼,杀虎,其反应之灵敏,又岂是简单,身为北寨第一勇士,他更是身经百战。

李归宗的反应快,他也不慢。

斧子才刚刚从李归宗的脸上扫过,他便闷哼一声,犹如骏马一般咆哮奔腾的长斧,顿时就像是被套上了缰绳似得,生生顿了一下,司文曼手臂虬结,狠狠的向下一挥,斧子当作大锤一般,朝着李归宗便拍了下去。

李归宗手中的长枪,猛然朝旁边的地上一点,借助枪身的弹性,身子滴溜溜的窜了出去。

轰。

那斧子砸在了他刚才所在之地,两块碎石竟然都被拍碎了,上面,还有一块青色的布条,正是他的衣角。

李归宗神色冷峻,目光中杀机闪烁,这可真是乱拳打死老师傅啊,这司文曼一点章法都没有,可凭借着那一身的天生神力,还有灵敏的反应,不仅迫退了他,甚至还让他有些狼狈。

丢人,简直是丢死人了。

“十枪之内,若是不能取你性命,我便自戕此地!”

李归宗冷冷的声音,才刚刚落下,他的身子便猛然扑了出去,长枪犹如怪蟒一般,朝着司文曼狠狠的扎了过去。

枪如奔雷,人如怒龙。

韩雨站在不远处,笑眯眯的望着这一切:“呵呵,看来老李这是真生气了。”刚才的李归宗若不是大意的话,司文曼想要占他的便宜,根本不可能。

不过这样也好,也省的自己再去告诉他,神州大地人杰地灵,民间更是藏龙卧虎等等的屁话了,他自己的感受,会比自己的这些说辞,更有力的多。

瞄了一眼正盯的聚精会神的罂粟:“行了,别看了,赶紧让人动手开工吧!”

“你就不担心。”罂粟诧异的道。

“担心什么,你放心吧,老李不会食言的。”韩雨淡淡的道。

罂粟有些焦急道:“可司文曼是北寨的第一勇士!”

“那又如何,若他十枪之内,解决不了这么一个大笨熊,我陪他自戕。”韩雨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转身便朝旁边走去。

“游戏结束了。”只用了九枪,那司文曼便承受不住了,李归宗的长枪,又快又急,他虽然不惜是两败俱伤,可是,因为着急,反而被对方的长枪刺中了手腕,此时,巨斧都已经落在了地上。

在李归宗冰冷的声音中,长枪再次朝着司文曼刺了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司文曼却忽然张开了大嘴,狠狠的吐出了一个小黑东西,就像是一颗被弹弓发出的石子一样,瞬间便到了李归宗近前。

李归宗两手一搓,手中的长枪猛然脱手,长枪没入了司文曼的咽喉,然后,带着他的尸体,刺进了远处的石堆中。

同时他猛的一侧脸,那黑色的东西,便从他的脸边飞了过去。

罂粟有些震撼的道:“想不到,你手下竟然这么多高手!”

韩雨心说得,忙活了这大半天,你总算是领会到老子的意思了,他之所以会让自己最强的手下,抢先杀人,一来是为了速战速决,同时保证杀了乌克拉,同时,也是要从侧面告诉罂粟,老子很强。

强的随时能够灭的了南寨,就好像是灭北寨一样。

有的时候,双方之间的友谊,还需要一点点威慑作为调和剂。

韩雨正想谦虚两下,罂粟忽然脸色巨变:“灭神蛊!”

“什么东西。”韩雨有些诧异的朝李归宗那望去,只见刚刚被他躲闪了过去的小黑东西,竟然再次朝他飞了过去。

妈的,竟然还带制导。

好在李归宗身手不凡,察觉到危险之后,他立即再次侧脸,左手猛然探出,想要将这东西抓住。

“别用手。”罂粟忽然尖声道。

李归宗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打断自己,可是,当他朝那黑色的小东西抓过去的时候,心底也本能的闪过了一抹警兆,他立即闪电般的将手缩了回来,可是,那黑色的小东西,竟然一个打旋,跟他手飞了过来。

李归宗暗骂一声见鬼,另一手中,一把黑色的苦无,突然出现,并直接劈在了那小东西的身上,那小东西应声而落。

“小心!”

李归宗刚想松一口气,罂粟便再次出声,他两眼一眯,只见那小东西竟然再次飞了起来,而且速度极快的朝他的手冲了过来。

他心中大骇,苦无只得再次点出,那小东西被迫退,可是,马上就又飞了过来,速度更是丝毫不慢……

“刀枪不入。”韩雨在旁边看的暗自拧眉。

罂粟急声道:“灭神蛊乃是苗疆最强的血蛊,天性不避刀枪,喜鲜血和人的内脏,它速度超卓,寻常刀剑难伤,加上个头小,极不易应付,更为可怕的是,这种小东西一旦接触到人体,便会瞬间钻入你的体内,将你浑身精血全部吃净为止,而且,灭神蛊极为聪慧,它能听懂主人的心声,一旦得了命令,对方便是神,它也会想法设法的将对方给吞噬掉!”

“擦。”韩雨听的目瞪口呆,还有这事,不过,这大千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稀奇古怪的事,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人和人之间的认知局限和遭遇不同罢了。

“那这小东西得怎么杀掉。”韩雨见李归宗扯下了袖子,将那小东西罩住,可是,马上它就从里面窜了出来,迫的他不断躲闪,简直比它的主人还要难对付的多,知道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

他的的苦无虽然一次次的点中对方,却无法将之杀死,而罂粟又说不能用手碰,这么下去,人败虫胜几乎已成定局,唯一不同的是,李归宗身手强悍,坚持的时间能更长一些罢了。

“我也不知道!”

罂粟苦笑道:“苗疆多蛊,可真正用来杀人的蛊却没有几种,而且多已绝迹,现在我连它是不是灭神蛊都不确定!”

大爷,那还没招了,韩雨两眼一瞪:“你就说,蛊一般都怕什么吧!”

“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