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15章 身陷重围

1215章 身陷重围

?罂粟微一拧眉:“怕被劈成两半!”

韩雨一个趔趄,狠狠的白她一眼:“废话!”

李归宗要是有这个本事的话,早就动手了,哪儿还用他俩在这里想辙——

不过,韩雨马上就在自己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这可真是关心则乱了。

李归宗的苦无不行,可他的龙鳞匕首却是无坚不摧啊,他就不相信,那小东西难道连他的龙鳞匕首都能挡住不成。

韩雨举步就要上前,可是,却马上又顿住了。

他两眼紧紧的盯着那来去如风的小东西,为了一个死去的主人,它还如此忠勇,就这么杀了它,实在是有些不忍,即便它这么做只是凭借着生命的本能。

“那能不能将它困住!”

罂粟扫了他一眼,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那就找一个铁盒子,将它困在里面,不过,这种灭神蛊只会追随一个主人,你不要想着收服它,没可能的,!”

韩雨撇撇嘴,牛哄哄的道:“不做点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怎么能说明咱比较牛逼呢,我就喜欢有挑战性的!”

说着,他四下里还不忘了张望,看哪儿里有铁盒子。

可他们这次出来是杀人的,哪儿有人会带一个用不到,又会碍事的东西。

就当他有些无奈的想着只能将这小东西干掉的时候,手无意间碰到了自己腰间的天策刀鞘,两眼顿时一亮。

他探手将那刀鞘抽了出来,这东西,虽然不是铁的,却极为坚韧,虽然宽度不是很大,可是,用来装这小东西却是足够了。

“你就用这个,哎……”

罂粟的话没说完,韩雨便已经冲到了李归宗近前:“老李,让我收了它!”

说着,手中的刀鞘极快速的朝着那小东西罩了过去。

可是,身在其中韩雨才发现,这灭神蛊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灵活,他的动作虽快,可是,灭神蛊还是擦着刀鞘的边缘飞了过去。

韩雨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他现在就怕这小东西太弱了,越强,他才会越有兴趣。

他轻喝一声,手中的天策一晃,将那小东西拍了出去,在它飞来的瞬间,手中的刀鞘再次迎了上去。

可是,灭神蛊竟然又闪了过去。

“咦。”韩雨这回是真有些惊讶了,看起来,它竟然还有些狡猾,他伸出手,朝着灭神蛊便抓了过去。

“黑衣……”

“老大……”

罂粟和李归宗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便在灭神蛊就要碰到他手的瞬间,他忽然将手一抽,刀鞘瞬间冲上,随即,将天策插入了刀鞘之中。

这时候,两人都已经到了近前。

“你没事吧。”罂粟担心的问了一句。

韩雨微微一笑:“没事!”

罂粟左右看了一眼:“那灭神蛊……”

“被抓住了。”韩雨晃了一下刀鞘,因为有天策顶了上去,此时,这灭神蛊已经被困在了里面。

罂粟这才出了口气,那边的李归宗则暗自擦汗道:“这是什么玩意!”

“它不是东西,是蛊。”罂粟白他一眼,这才道:“黑衣,你的这个刀鞘虽然坚固,可是,那灭神蛊的前触却也锋利无比,你要小心,它将刀鞘弄坏!”

韩雨本想将天策放回腰上,被他这么一说,吓了一跳,忙将刀小心的提在了手中。

“这东西根本就是个定时炸弹,你最好是赶紧将它杀了。”罂粟好心提醒道。

韩雨点头道:“嗯,我就是看看,要是实在没什么办法,再杀了它就是!”

“老大,这东西刀枪不入……”李归宗在旁边补充道。

韩雨微微一笑:“现在它就是笼中之兽,别说是个蛊,就是头猛虎,咱也有的是办法将它杀了!”

罂粟哼了一声:“老虎,可不是灭神蛊的对手!”

韩雨顿了一下,还别说,要是俩打起来,灭神蛊弄死一头老虎,根本就是几秒钟的事。

他正想跟两人解释一下,自己会小心,却发现两边的树林里,已经冲出了数百名北寨战士,是柯波带的那两百手下到了。

韩雨两眼微微一眯:“嗯,行了,咱们别在这闲聊了,赶紧忙活起来吧,老李,去将那领头的抓了!”

李归宗正被这灭神蛊弄的一肚子火呢,闻言也不说话,迎着柯波便冲了上去。

那边的墨风,也带着影杀冲了上去。

柯波被眼前的这一幕,吓了一跳,他本来是奉命,从两边包抄的,又要避免被罂粟安排的几个眼线发现,所以,行动的时候慢了点,可也不过是耽误了分分钟的功夫,可他的老大还有司文曼加上二十名一流护卫,竟然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这得是什么样的实力。

一种无法形容的寒意,从他心底冒了出来,他虽然自诩勇士,可是,跟司文曼之间的差距,却是心知肚明的,现在连司文曼都折了,他就更不是个了。

他下意识的举起了手,想要让手下的人停下,弄清楚状况。

可是,手才刚刚举了一半,便发现一个戳着枪的汉子,如鬼魅般扑到了近前,人家也不答话,长枪一抖,扑棱棱便扎了过来。

那森寒的长枪,瞬间便到了眼前。

柯波到了嗓子眼的一口气,一下就停在了那里,他手中一把大刀,狠狠的一劈。

当啷,他只觉得一股缠绵诡异的力量,传了过来,震的他手臂一麻,握着长刀的五指,不由自主的张开,长刀竟然脱手而飞。

那长枪根本就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微一晃,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身侧,他急忙用手一挡。

砰的一下,长枪扫在了他的手臂上,狠狠的将手砸向了他的脑袋。

柯波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大锤砸中了似得,脑袋蒙蒙直响,眼冒金星,身子都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

便在这时候,他的背上,又挨了一下。

火辣辣的感觉,还有憋屈,恐惧一古脑儿的爆发了,柯波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好像在火里烤着似得,他忍不住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摔倒在了地上,竟然昏死了过去。

自己的头,他们中的佼佼者竟然就这么一个照面被人给砸趴下了,这突然的一幕,让北寨的勇士们感觉到自己的脑子似乎有些不够用了。

不过,跟在柯波身边的人,还是随着惯性,不由自主的举着家伙朝他劈了过去。

李归宗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大枪甩开了,就好像是打地鼠似得,将那长枪不断的没入那几名勇士的喉咙,不过刹那间,四人的尸体,便朝两边抛了出去。

这一下,看见这一幕的人,是彻底的胆寒了,他们感觉自己就好像是遇到了史前怪兽似得,那种死亡的恐惧,让他们本能的选择了溃退。

而其余的人也都差不多,影杀乃是从墨者中挑选出来的精锐,虽然年轻,却都是手上沾染过鲜血的小怪物,又被韩雨传授了无名心法和十绝战技,可以说,韩雨是打算将他们打造成一把无坚不摧的战刀。

而北寨的这些勇士,虽说不是豆腐,可也顶多就是木头级别的,哪儿是他们的对手,一个交锋,便有几十个人倒在了地上。

其余的人也不用多说,呼啦啦的转身就走,竟然比来的时候还快。

若是能够一拼,他们身为北寨的勇士,自然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认怂,可是,现在他们面临的根本就是一群他们无法战胜的敌人,这个时候的勇气,远远无法弥补其中的差距。

“不要恋战!”

韩雨通过耳麦对着影杀下达了命令,追出去大概有两百米之后,他们便纷纷退了回来。

罂粟这回算是明白,韩雨的信心是从哪儿来的了。

她像是看怪物似得望着韩雨,她实在不明白,眼前这个黑衣年纪轻轻,怎么会拥有如此骇人的手下。

韩雨却是十分平静,苗族北寨,听起来有些吓人,可是,跟千年墨家比起来,也不过就是个豆芽菜,若是这些从小就接受了最为严苛的训练死士,连这些茹毛饮血,只有着一腔蛮力和勇气的家伙都打不过的话,那墨家和墨者的招牌早就让人拿了去擦屁股了,还能传到现在。

“罂粟姐,我承诺你的事情,可都已经做到了,剩下的,可就看你的了。”韩雨笑眯眯的道。

罂粟脸上挂着诱惑的笑容道:“呵呵,这个你放心,姐姐不会让你失望的!”

“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赶紧走吧。”韩雨沉声道。

他心中,已经有些不安了,隐隐的感觉到,这么顺利的事情背后,似乎还要有些波折。

罂粟虽然没有这种感觉,可也清楚,一旦刚才的那些人,将消息传递回去,引来了北寨的大队人马,那他们这三十来个人,只怕就要重复刚才北寨那些人的狼狈了,毕竟,这里离着北寨太近了。

所以,她点了点头,让人收了乌克拉和司文曼的遗体,将柯波也架了起来,一行人便朝南寨的方向退去。

可是,走了大概只有四五百米的样子,韩雨便停下了脚步。

不仅仅是他,其余的人也都停了下来。

在他们的前面,四五百米手持弓箭,吹针和弯刀的北寨勇士,已经排成了一道道的人墙,而几乎同时,两边和后面又各自出现了四五百人。

北寨竟然全部出动,而且,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心中暗赞了一句,不愧是山里土生土长的种族,行动之迅速,隐秘,竟然连他都没有察觉,便落入了人家的彀中。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