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16章 摆平大祭祀

极道特种兵 1216章 摆平大祭祀

罂粟拿眼睛悄悄的瞄了一眼,自己的手下,也都是从社团中挑选出来的精锐,算的上是身经百战,可是,此时虽然没有脸色苍白,却明显的露出了紧张不安的情绪。

反观韩雨的手下,只是平静的组成了一个个的三角形,然后,这些小的三角形又组成了一个大的三角形,将韩雨和她围在了中间。

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防御阵形,更主要的是,为了进攻。

因为站在这个三角形最前面的,正是沉默无语被称为墨风的那个人。

这,就是差距吗?

罂粟心中轻叹一声,缓缓道:“这些人都是北寨的精锐,想不到,那乌克拉竟然倾巢而出。对不起,这次只怕姐姐要连累你了!”

“是否连累,现在说还为时过早!”韩雨两眼静静的打量着对面的敌人,轻声道。

“怎么,难道你还有什么后招?”罂粟诧异的扫了他一眼。

韩雨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此时,天色已近黄昏:“我的手下,也不是超人。三十影杀,可以杀掉他们两三百人,最后也还是难免败亡之局。不过我认为,咱们的对手,并没有多少敌意!”

“哦?”罂粟又瞄了四周一眼,只见北寨的精锐,一个个虎视眈眈,她实在看不出这些人从哪儿表现出了友好之意:“我怎么觉得,他们恨不能立即杀了我们呢?”

韩雨轻笑道:“那他们刚才怎么不动手?一阵弩箭,吹针,足以杀我们个手忙脚乱,抢占先机。”

“或许是因为,他们还没有部署妥当!”罂粟沉声道。

韩雨不出声了,北寨的人出现的井然有序,说明他们并不是从后面追过来的,而是提前在这里做好了准备。而伏击,打的便是一个突然性。现在他们没有动手,反而将阵势摆了出来,自然是另有所图。

“大祭司?”前面北寨的人,缓缓的分开,然后露出了两个人。其中一个长者,须发皆白,穿着一种极为古老的传统服饰,在一个恍如虎豹般的年轻人搀扶下,缓缓的走了出来。罂粟一见,便立即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老者正是北寨的大祭祀,年轻人则是乌克拉手下的悍将,南斗!

“罂粟丫头,这才几日不见,你这丫头的手段,就已经变的如此高明了!果然是后生可畏啊!”大祭司的声音,缓缓的响了起来,带着一种长者的风范和岁月的气息。

最为难得的是,他竟然说的是汉语,显然是认出了韩雨等人并非苗人。

罂粟微微一笑:“祭祀爷爷,您过奖了,我这点小手段,比起乌克拉族长来,只怕还要差的远了。倒是您,身体不仅还是那么的硬朗,而且,目光如炬,我们这些后生晚辈的一点小手段,在您那里只怕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呢!”

“呵呵,行了丫头,你就别在那里给我灌迷魂汤了。”大祭祀手扶法杖:“你与外人联手,杀害我北寨苗人之主,不知道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给我北寨族人交代呢?”

“其实,您就是不说,我也准备让人将东西给您送过去的。现在既然您问了起来,那我就不再藏着掖着了。”罂粟微微一笑,轻轻的一拍巴掌。

巫灵立即从手中,将一个小巧的录音设备拿了出来,里面顿时传来了乌克拉的声音。

声音并不大,可是,此时众人全部屏气凝神,所以倒也听的十分清晰。

乌克拉如何分配手下,甚至是打算干掉大祭祀的事情,全都落在了众人的耳中。巫灵在见到乌克拉的时候,悄悄的将一个窃听装置,安放在了她面前的椅子上。乌克拉呢根本没有丝毫的察觉,所以根本没有一点避讳。

甚至,在路上他是如何逼迫巫灵,如何打算对付罂粟的种种手段,也都清晰的表达了出来。

而后,巫灵又将乌冬薄自己招供的,他是怎么在乌克拉的支持下,跟幽冥会相互勾结,如何出卖苗族秘密,以壮大自己的计划也都放了出来。在来这之前,罂粟便已经准备了足够的证据。

大祭司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众北寨的人,也悄悄的将手里的家伙垂了下去。

“祭祀爷爷,真正背叛族人,挑起这场战争的不是我南寨,不是我罂粟,而是乌克拉,乌冬薄父子。罂粟虽然俘虏了乌冬薄,却也没有将他杀掉,而是避开了我的母亲和族人,前来将他归还,为的也是希望,我们南北两寨能够和平相处,希望我们的族人,能够过上平静的生活!”

罂粟用着苗族土话大声表述着自己的立场:“可就算是这样,乌克拉依旧没有放弃他的野心,所以,我也是不得不将他击毙,为了自卫!”

“可你,毕竟还是杀死了我们的族长!”大祭司目光紧紧的盯着韩雨,这一次他说的依旧是汉语。

韩雨微微一笑:“那您可以选择为他报仇。我可以保证,今晚将会成为北寨最后的历史。它的族长和几个勇士死了,大祭祀死了,青壮折损大半的北寨,想来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看到的。”

“年轻人,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大祭司缓缓的道。

韩雨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吐了一口气道:“你就当是好了!”

大祭司紧紧的盯着他:“这么说来,杀死乌克拉的就是你了?”

“不是我,是他!”韩雨随手指了一下身边的李归宗。

大祭司点了点头,忽然对着罂粟道:“如果你能够将他交给我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不追究你杀死族长的事情。因为他的确是违背了规矩。”

罂粟想也不想便道:“祭祀爷爷,对不起了,这个问题我不能答应。黑衣不仅仅是我的朋友,生意伙伴,更是我的恩人,要是没有他,只怕我还落在乌冬薄的手里,南寨没准已经被北寨所吞并。”

“可你总要付出点什么,乌克拉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大祭司缓缓的道。

韩雨笑道:“这也简单,乌克拉不是一个合格的族长,死有余辜。罂粟既然杀了他,那就再为北寨找一个更合格的族长不就好了?”

“哦?难道你想留下来?”大祭司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或许他早就已经猜到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韩雨摇了摇头:“不管北寨南寨,都是苗人的寨子,苗人的事情,自然也应当由苗人自己处理!我一个外人,不好指手划脚的。”

“我喜欢你的坦白。罂粟,北寨若是想要并入南寨,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接受?”大祭司忽然道。

“啊?”罂粟顿住了。虽然她是个女强人,在外面堪称呼风唤雨,可是,对于这突然而来的惊喜,还是有些震惊。因为这个转变,实在是太突然了。这么多人拦住了她,可非但不是要截杀她们,反而要将整个北寨都并过来?

“条件呢?”韩雨在这个时候,可要比罂粟清醒的多。

大祭司笑了一下,指着李归宗道:“杀了他!”

韩雨也笑了:“我想,你会改变主意的。”说着,他慢慢的向前走去。

“黑衣,你要干什么?”罂粟拉了他一把。

韩雨瞄了她一眼:“你想让我交人?”

“不,当然不!”罂粟松开了手:“可是你……”

“我只是让他放弃自己的想法,”韩雨扫了一眼大祭祀:“他现在要的是面子,我不想为了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再跟人打一场!”

说着,径直朝前走去。影杀的人,纷纷朝两边避让。韩雨就那么一个人,走到了大祭祀的面前。

“你就不怕我让人杀了你?”大祭司笑眯眯的道。

韩雨静静的盯着眼前这个老者,他敢肯定,北寨中最强的人,不是那个族长,而是眼前的这个老人。他的睿智,还有富有前瞻性的部署。

“现在,是我掌握着你的生死。”韩雨扫了一眼已经露出了紧张情绪和斗志的南斗,缓缓道:“就是不知道,乌克拉若是知道,南斗是你的人,心中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大祭司笑了:“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年轻人!”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比我聪明的那些!”韩雨缓缓的将烟头吸着,猩红的火焰,似乎要灼烧人的目光一般。很显然,乌克拉的嚣张跋扈,还有不断膨胀,难以遏制的野心,已经让大祭司产生了警觉。

这老头可没有坐等事情的发生,而是在他身边安插了最重要的一个人,南斗!并且通过南斗,加强了对北寨暗中的控制。如果不是他想当北寨之主的话,那他就是想要为北寨谋取一个出路和未来!

“看看这个,也许你会改变主意!”说着,韩雨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给他。

大祭司只看了两眼,脸色便微微一变,再看向韩雨的目光,便多了积分敌意和警惕,隐隐的还有一丝惊惧:“你实在是太让我惊讶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希望这里出现乱子。我希望南寨和北寨能够统一,能够尽快让更多的苗族人,过上幸福的日子!而不是在这里,继续乱斗下去!”韩雨将小本拿了回来:“现在,你还要我的手下吗?”

“就如你所说,乌克拉死有余辜。北寨不能再因为他,而让更多的无辜去流血牺牲。可是,你的参与,让我觉得,北寨并入南寨或许应该更慎重一下!我能相信你吗?”

“为什么不呢?!”韩雨笑道。

大祭司略一沉吟,忽然笑道:“我想请你到北寨做客!不知道,肯否赏光?”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韩雨笑呵呵的转过了身,往回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