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18章 大祭祀之托

1218章 大祭祀之托

?“你不说它不能被收服的吗——?”韩雨依旧不敢大意,这小东西据罂粟说,能够钻进皮肤,吞噬人的内脏,想想便有够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的。

“任何事情在你将它变成可能之前,都是被定义为不可能的。”大祭司轻松的站了出来:“你可以试着对它发布一下命令,看看是不是真的收服了它!”

“它能听懂!”

“就像有的狗,能够听懂主人的话一样,蛊是比它们要厉害的多的存在,为什么不能,你在心中想一下就成。”大祭司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韩雨半信半疑的扫了那蛊两眼,结果,那小东西半天没有动弹。

“怎么会……”大祭司诧异的拧起了眉头,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蛊虫便猛然朝他冲了过来,大祭司身子一晃便闪了出去,身手之敏捷,竟然比起罂粟手下的巫灵还要厉害一些。

而灭神蛊则停留在了他刚才所站的位置,就那么悬空停在了那里。

罂粟脸色古怪的站在原地:“祭祀爷爷,您……”

大祭祀一耸肩膀:“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不是吗。”他扫了韩雨一眼:“臭小子,你是怎么发现的!”

“咱们回来的路上,你在前面带路,几里的山路,你走起来似乎一点也不费力气。”韩雨笑眯眯的伸出了手,那灭神蛊微微打一个旋转,便落在了上面。

当然,为了安全,韩雨还是暗自运行无名心法,让颤抖之力布满了自己的手掌。

“虽然罂粟说,您是因为出身苗族,常年在山里行走的缘故,可我还是多少有些怀疑,您的呼吸绵长有力,而我还注意到,那个南斗无论在呼吸的频率还是行走的方式上,都跟您有极大的相似,所以,我便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南斗是您的弟子!”

大祭司顿了一下,忽然摇头笑道:“你还真是一个狡猾的年轻人,没错,南斗是我的学生!”

韩雨微微一笑,随即眉头一拧,目光落在了手中的灭神蛊上。

“怎么了。”大祭司低声问道。

“它以什么为食。”韩雨低声询问。

大祭司笑道:“有的蛊喜欢食用人的鲜血,脏腑,有的喜欢食用金属,还有的喜欢吃植物,灭神蛊嘛,喜欢吃的东西多了,据我所知,你让它多晒晒太阳也行!”

“你不会是要告诉我,它可以自己进行光合作用吧。”韩雨苦笑一声。

大祭司正色道:“为什么不可以呢,所谓的食物,不过就是摄取能量的一种方式,食物的区别不过就在于获取能量的途径不同而已!”

韩雨轻轻将手收了回来:“那内力是不是也是一种能量!”

“嗯。”大祭司微微一顿。

韩雨苦笑着瞄了一眼,静静的飞舞在他面前的灭神蛊道:“刚才,它在吞噬我的内力!”

“内力也不过是能量的一种。”大祭司平静的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韩雨不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他刚才给灭神蛊下了命令,让它退到一边,结果这小东西真的就不再靠近他,现在看来,没有他的命令,这小东西是不会胡乱吃他的内力的。

“我能给他下达命令,是不是也是因为有能量存在!”

大祭司一耸肩膀,缓缓道:“精神力量也是能量的一种方式,不是吗,就好像我们会有热量不断的散出体外一样,我们的周围无时无刻不有一种我们无法察觉的能量存在,所谓的强者,不过是能够将更多的能量加以运用罢了!”

“这么说,内力也是某种能量的实质化。”韩雨拧眉。

大祭司笑了一下:“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奇迹,而人类则是生命中的奇迹,所谓的内力,应该就是前人,为了认识自我,研究自我而找到的一种能够提升自己的途径,就像是不断的奔跑,可以让你跑的更快,生活在山区,可以让你的身手更加灵活一样!”

韩雨点了点头,大祭司的这一番话,让他产生了许多明悟。

作为一名军人,他一直是无神论者,可是内力的出现,却让他有些颠覆,他一直想要搞明白,内力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是如何产生的,此时,经过大祭司的一番解释,他才意识到,自己着相了。

这就像是佛门的高僧,经常的诵经礼佛,身上自然而然的会有一种宝象庄严,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一样,有的人通过训练会心算,有的人在战场上久了会有一种难以解释的直觉,有的人可以品味出食物的组成和年份,有的人力大无穷。

而内力,则是通过一种特殊的训练方式,让自己变的比以前更加耳目聪敏,反应更快的东西,它本身并不抽象,只不过是生命自我进化的过程中,所摸索出的一种手段罢了。

就像大祭司说的,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而人类则是这奇迹中的奇迹。

“对了,刚才我听您的意思,好像是认识这把匕首。”韩雨将龙鳞匕首举了起来:“您说这里面含有一块苗族圣物,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大祭司扫了龙鳞匕首一眼:“这是我的父亲告诉我的,他是上一代的苗族大祭祀,那个时候的苗族,还并没有分裂,而我们家族,便世代承袭,为大祭司!”

“难怪,我们寨子里并没有祭祀一职,原来是因为,这大祭司是只有您才能拥有的称号。”罂粟恍然。

韩雨静静的听着,他感觉到,自己似乎在慢慢的揭开一段,很少有人听闻过的历史。

对于罂粟的话,大祭司只是淡然一笑:“只可惜,从我父亲那一代开始,便无法再继续守护整个苗族了!”

“在苗族,一直供奉着一块天外之石,也就是你们现在说的陨石,据说那是祖上传下来的,如此供奉了大约有数百年或者更久,我们渐渐的发现了那块陨石,有着一种奇特的功能!”

“跟蛊虫有关。”韩雨打断了他的话。

大祭司点了点头:“是,有了蛊虫的相助,我们在这个地方,生存了下来,那个时候,苗族人数百万,拥有近十万的蛊虫,为此,在这里没有人敢跟我们做对,包括当时的朝廷,后来,吴三桂为了稳定后方,派人跟我们作战,你知道,那时候有了火炮,再加上那老家伙用兵的确有一套,所以,我们中了埋伏!”

“十余万青壮,几乎全部战死,血流成河,苗族从那时候起,也就一蹶不振,才有了现在的模样!”

“吴三桂抢走了那块陨石!”

“是,后来听说被铸成了一把匕首,名字就叫龙鳞!”

“那你是怎么将它认出来的。”韩雨拧了下眉头。

大祭司缓缓道:“没有了陨石,无法制造蛊虫,这对我们苗人来说,是极为不幸的,所以,历代的大祭司,都在搜寻这陨石的下落,后来,我曾经跟着父亲见过它一次!”

“谁拿着来的!”

“一位中年人。”大祭司笑眯眯的道:“昔日的第一杀手,现在你拿了他的匕首,应该就是他的弟子了吧!”

“如果你说的那个人,就是无名神僧的话,应该是的。”韩雨点头道:“他没有别的弟子吗!”

大祭司摇头:“没听说过!”

韩雨长长的出了口气,如果大祭祀说的那个人,就是无名神僧的话,那岂不说明,当年的那个第一杀手,就是他这个便宜师傅,一位卓绝的杀手,又如何会成为山门护法的,韩雨忽然觉得,他的故事若是能够全部的说出来,足以搞成一部畅销小说。

“我还有一个疑问。”韩雨拿出了匕首:“你说的那个陨石有多大!”

按照大祭祀的说法,这陨石当年能够帮他们培养数以万计的蛊虫,想来应该是非常巨大的,用来做武器,却只弄成了个匕首,未免也太……

“当年的陨石,恍如小山,可是,在驯养蛊虫之后,日渐萎缩,等到了被抢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了人头般大小。”大祭司轻叹道:“祖上便有训示,若是圣物遭到损坏,便意味着苗人之大难,现在看来,他们没有说错!”

韩雨不出声了,对于这些玄妙的因果关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表示。

“罂粟,你出去一下,我想跟黑衣,单独说两句话。”大祭司缓缓的道。

罂粟愣了一下,随即起身:“那我在外面等着!”

罂粟说着走了出去,并带上了门,韩雨苦笑道:“这样可不太好,现在苗寨就要合并了,罂粟日后可是要接管整个苗寨的,您现在避开了她,岂不让她误会您有二心!”

“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安全。”大祭司缓缓的从怀里贴身掏出一样东西:“当年龙鳞匕首的主人,也就是你的师傅,曾经帮过我们一次,现在,苗人要再次整合了,我也没什么好送给你的,只有这东西!”

那是一块方形的小八卦,一色的青铜绿,一看便知已经存在了极为久远的年代,散发着一种古朴奇拙的气息:“他本来就是你们族人的,现在,也该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给我了。”韩雨扬眉道。

大祭祀缓缓的点了点头,韩雨双手接了过来,只见上面雕刻着一个极为精细的八卦阵图,四周还写了四个字,都是极为古老的篆体,好在他还能认的出来。

“御赐夜郎,皇帝赏的!”

“秦始皇赐予的。”大祭司的声音中,透出了一丝淡淡的不舍。

“有什么用!”

“祭祀卜卦,是我的族人,无意中得到的,也算是一件古物了。”大祭司缓缓道。

“您不会白送给我吧,有什么条件。”韩雨笑眯眯的道。

大祭司点头道:“是,我希望你日后对苗寨多加照拂!”

“为什么是我!”

“我听罂粟说了,你是黑道中人,跟三门五姓有着极为紧密的关联,又有着天卫大校的军方背景,还有龙鳞匕首,只有你有这个能力,答应我,让我的族人都过上好日子,就算是彻底的融入你的族人也没有关系,只要他们能够过的好!”

见韩雨用一种惊异的目光望着他,大祭司苦笑道:“人老了,所想的问题就比较现实了!”

韩雨忽然莞尔一笑:“您的要求我答应,不过,这东西我,坚决,不能要!”

大祭司的脸色顿时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