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20章 复仇之殇

第四卷 雄途 1220章 复仇之殇

韩雨手中天策青光猛然暴涨,就像是狂暴的风雨一样,带着颤抖之力绞杀向了他的长枪。泡*书*吧()天策瞬间跟铁枪碰撞了六下,因为速度太快,声音落入到人们的耳中,却只发出叮的一声。

南斗只觉得一股颤抖的力量,不断的从枪身上传来。

他的手臂,瞬间便被那股力量所充满,针扎似得痛觉,让他禁不住闷哼一声,五指不由自主的松开。

韩雨的身子,瞬间出现在他的一侧。一记鞭腿,朝着他的脑后砸了过来。

南斗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踢的闷哼一声,身子像是皮球一样滚了出去。

可是没等他在地上爬起来,身子便已经腾空。

韩雨像是拎着小鸡一样,拎着南斗退了回来,墨风和李归宗两人,则相互交叉游走了一圈,七八名试图前冲的北寨勇士,惨叫着向后抛飞了出去。

这两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主,自然不会跟他们客气。

两个人随即护在韩雨的身后,重新退了回来。

场中,一片鸦雀无声。

韩雨将南斗丢在了地上,冷冷的扫着四周的北寨武士:“死亡或者生存,你们自己选择!”

罂粟彻底的理解了眼前这个男人的霸道和强悍,她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上前一步,大声用苗语将韩雨的话大声翻译了一遍。

一干北寨的勇士,顿时站在了那里,不敢动弹。南斗是他们的领头鸟,现在领头鸟都被抓了,其他的人,自然不敢再出头。

“问问他们,为什么要选择做一个叛徒?”韩雨淡淡的道。

罂粟脸色一变,她早在这些人出现之前,便猜到了什么,此时听韩雨这么一说,就更加确定了。她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一抹侥幸,北寨的形势,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得亏是将韩雨叫了来,不然只凭她自己前来,或许此时已经落在了乌克拉的手中。

当然,心中虽然这样想,可是脸上她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她依照韩雨的吩咐,上前一步,冷冷的问了一句。

很快,她便古怪的扫了南斗一眼:“他们说,咱们杀了大祭祀!”

韩雨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扬声道:“老爷子,您要是再不出来的话,我可真要大开杀戒了。到时候,您老可别心疼!”

“哎!”一声悠长的叹息,从韩雨身后的门中传了出来。

南斗的身子禁不住一颤,头迅速的抬起头来,又马上低了下去。()

大祭司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大祭祀!”

“大祭祀!”也不知道是谁先行礼,接着,外面的武士,都按照一种古老的礼仪,朝着这位德高望重的长者,躬身致敬。

“你等可知道,乌克拉已经死了?”大祭司目光静静的从那些北寨武士的脸上扫过,正当中有一些人,是乌克拉的那两百亲信中,逃出去的。

“非是我不知道忠义,实在是他出卖我北寨的利益,已经不配为北寨之主!罂粟和黑衣是我请来的贵宾,你等竟然如此粗鲁冒犯,让我北寨颜面何在?”大祭司扫了一眼众人,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众人,纷纷将头低了下去。

韩雨禁不住暗自嘀咕,这大祭司在北寨中的威望,还真不是盖的!

“更何况,我已经决定了,让北寨并入南寨之中。从此,我们北寨的子民,享受跟南寨之人同等的待遇。而我,依然是大祭祀,至于两寨之主,我已经跟南寨之主商议过了,我们决定,共同辅佐罂粟。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们苗族的族长!”

下面的人,顿时一片哗然,不过,看他们的情形,似乎是兴奋多过担忧。不过,原本属于乌克拉的嫡系,则是面带忧色。有的人禁不住高声抗议。

罂粟上前一步,用苗语大声道:“我可以向大家保证,两寨并立之后,便是一家,咱们本就是一族,南北两寨,也只不过是因为交通不便,才一分为二。若是重新合并,北寨族人所享有的一切权利和利益,南寨族人一样不少!”

“南北两寨,各推出三名长者为长老,组成长老会,直接对族长负责。至于在这之前,所有的纷争和仇恨,也可以由双方向长老会提起仲裁,长老会只有辅助权,不具备决定权!而对长老会的裁决不满意者,可自行离开。寨子绝不阻挠!”

大祭司沉声道:“行了,族长已经表明了态度,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们将我的决定,宣传下去。若是有人不同意,可以自行离开。可是,再有煽动闹事者,则以叛族罪论处!”

众人高声应命,可是,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望向南斗。他们不知道,大祭司会如何处理他。

大祭司手握法杖,轻叹道:“纵是权势滔天,也不过是过眼烟云。一世沉浮,何苦来哉?本来我想故作不知,给你一次机会的。却不想,你终究还是没能战胜的了,自己心中的欲望!贪之一字,害人如斯!”

“起来吧!”大祭司伸手。

南斗让他拉了起来,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猛然抬起头来,盯着大祭祀哈哈大笑:“贪婪?你还好意思说我贪婪?当年,若不是你贪图我父亲救命的药草,用来自救,他如何会死?今日,我便要为他报仇……”

说着,南斗手腕一翻,一把尖刀猛的刺了出去。

“小心……”

韩雨低喝一声,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两人站的实在太近了。

尖刀十分的锋利,足以一尺多长的刀刃,全部没入到了大祭司的心口。

鲜血,一下湿透了他的衣服。

南斗狠狠的握着他的肩膀,眼中,满是狰狞之色。

“你,你早就知道了?”大祭司目光僵直,慢慢的落在了他的脸上。

南斗嘴角勾起一抹阴寒的笑容:“你不应该有写日记的习惯!我本来想要毁掉整个北寨,毁掉整个苗族的,可惜,让他们破坏了我的计划。乌克拉那蠢货,根本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你这个王八小子!”韩雨一下窜到了南斗身边,抬手就是一巴掌,将他抽趴下在了地上。

这突然的一幕,让其余的人都禁不住愣了。

这时才猛然醒悟过来,叫嚷着就冲了过来。

“都他妈的别动!派几个代表过来。”罂粟此时,忽然爆发了。她拿出了一个族长该有的威严,虽然从她上任到现在,总共也不超过十分钟。

而且,还只是大祭司口头宣传的。

韩雨根本不管外面是什么动静,因为刚刚南斗跟大祭司是用的汉语交流的,他们的族人,根本就听不懂。

当然,他现在也根本顾不上这个。

他一脚踩在了南斗的胸口上,指着大祭司,狠狠道:“你知道他是谁吗?啊?你知道你刚才杀的人是谁吗?他是你爷爷,是你的爷爷!你个王八小子,王八小子。”

韩雨实在是气急了,整个人都禁不住颤抖起来。

他都想一脚,踩死这个冲动又自以为是的策划着这一切的家伙。

“胡说,你胡说!”南斗忽然狠狠的推开了他的脚,像是疯了似得猛然跳了起来。

韩雨已经扶住了大祭司的肩膀,他握着大祭司的手,将易筋经的内力,通过他的手臂传送了过去。大祭司既然说过,这是能量,那或许对他有帮助。

这一下,刺的太深了。

大祭司又已经是垂暮老人,所以,已然没有了被救活的可能。韩雨有些怜悯的扫了南斗一眼,南斗脸色发白,他朝着大祭祀望去,老人也正用一种平静的眼神望着他。

韩雨沉声道:“当年,大祭司年过四十,本意终身不娶的,却在那一年遇到了一个心爱的女子,也就是你的奶奶。两人相爱,只是,你的奶奶身有婚约,身为大祭祀,他不能夺走自己族人的婚姻,所以,便将一切都忍了下来。”

“可不想,你的奶奶有了他的孩子,而且将孩子生了下来,这就是你的父亲。因为怀孕的时候,心情抑郁,营养不良,你父亲先天不足,体质孱弱。你奶奶更是不久便去世了,大祭司将他养大!”

“后来,在祭祀的调养下,你的父亲娶妻生子,便是你混小子。可是,在你六岁那年,大祭司生了一场重病,你父亲上山为他采药,结果,伤口感染。大祭司并不知情,你父亲将自己的药都留给了他,结果……这也就是你小子说的,大祭司夺走了你父亲的药!”

“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害了自己的儿子,才会在日记里写下。可哪儿里想到你这臭小子,自作聪明……”

“不可能,这不可能……”南斗连连摇头。

罂粟也是满脸震惊之色,这应该算是大祭司的秘密了,连她都没有半点察觉,黑衣才不过来了一会,他有如何会知道的?

韩雨冷冷的扫了南斗一眼:“因为我跟他说,若是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便杀了你!”

“我不相信,你骗我!”南斗依旧摇头:“对,你是想骗我,想骗我,你想掌控整个北寨,又不想我成为绊脚石,跟你做对,所以才编出这谎话来骗我!我是不会相信的,哈哈,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你别想骗我,我是为我父亲报仇,我是要杀了这个伪君子,我才没有错!”

南斗两眼呆滞,嘴里喃喃自语,已经有些不清醒了。

大祭司见状不由得一急,张嘴便吐出一口鲜血,手,颤颤巍巍的伸了出来。

韩雨知道他想说什么,他握住他的手:“您放心,我不会让他有事的!老李,给他两巴掌,他要失心疯了!”

李归宗身子一晃,抬手就给了南斗两耳光,啪啪巨响,十分清脆!

南斗这才身子一转,倒在了地上。泪水,已经布满了他的脸庞:“怎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爷爷,爷爷我……”

他迅速的爬了过来,想要伸出手,却又不敢。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了那份冷酷,就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只是,有的事情错了,还可以改正,而有的事情,一旦错了,便再也没有了回头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