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21章 血鹰的遗物上

极道特种兵 1221章 血鹰的遗物 上

大概是听到了自己久违的,无数次在梦中让他笑醒的称呼,大祭司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一个人,背负的秘密久了,难免会老的快一些,就像他!

自己的女人不能要,自己的孩子不能认,而且,甚至为了救他,而丢失了自己的性命。自己的孙子,选择了背叛整个寨子,背叛他所守护的一切。

韩雨甚至不敢想象,这个老人,究竟是如何度过属于他的那段岁月的。

“不要难过,一切,一切都是我的错。好在族人有了托付,我也可以不用做,做这个大祭祀了!”大祭司快速的喘息了几句,韩雨刚才说话的时候,他一直憋着一口气,为的就是能够跟南斗好好的说上两句。

“你要好好活着,出去,出去看看!”大祭司一手握住了韩雨的手腕,另一手主动的伸出,想要握住南斗的手,可是,没等他抓住,便猛然落了下去。

那一口气一旦松口,便再也没有了续上的可能!

韩雨轻轻的放下了手,将头扭到了一边。

历经杀伐,韩雨自认为看破了生死,可是,眼前的这一幕,还是给了他太大的震撼。像大祭司,像罂粟,他们都是值得尊敬的人。

他们用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在进行着守护。守护着脚下的土地,守护着身后的族人。或许,没有人要求他们这么做。可是,他们依旧无怨无悔。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韩雨不知道。

在别人的眼中,或许他为自己脚下的土地,做的够多了,以前的时候,他也一直这样认为,甚至,有的时候还会讨教还价一番。可是,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跟大祭司比起来,他所谓的付出,又算的了什么?

“爷爷,爷爷……”南斗猛的一下嚎了出来,拳头狠狠的砸着脚下的石板。不一会,血便从他的拳头下面,飞溅了出来。

韩雨一把握住了他的拳头,南斗抬起头,用野兽般的目光,冷冷的盯着他。

“你现在,不是在为你自己活着,而是为了你的族人,为了你爷爷,你的父亲。你没有资格糟蹋你的身体,因为现在,它不只是你一个人的!”韩雨丝毫不在意他的目光,柔声道。

其实,相比起大祭司的痛苦,南斗又何尝不是可怜的呢?

生活给他们开了一个玩笑,一个大玩笑!

剩下的事情,便简单了许多。大祭祀死了,族长死了,那些能够引导他们的勇士,也都已经死伤殆尽。许多人的眼神中,已经麻木。因为死亡,更因为乌克拉等人,出卖了族人的利益。

原本能并入南寨这样,他们私下里向往已久的本该欢呼雀跃的事情,也无法再让他们露出一丝笑容。

想让他们恢复过来,需要时间。

大祭司的葬礼,定在三天之后举行。到时候北寨还有各个寨子的族长,都会亲自前来。或许,还会有一些波折和闹事的,所以,罂粟留了下来做着准备。有南寨和红色销魂帮作为后盾,她完全有能力应付。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韩雨还是将李归宗和五名影杀给他留了下来。

韩雨带着其他的人,离开了苗寨。不过,他的队伍中也多了一个人,那就是南斗。

他不适合留下,更不适合参加大祭司的葬礼,那对他来说,太过残忍。

而且,大祭司临终之前,将南斗交给了他,也有托孤之意。韩雨不能装作不明白。

“大祭司让你跟着我,我不会拒绝。不过,我只能给你指出一条路,究竟怎么走,还得看你自己,回头我给你安排学校,你先去上学……”

“不用了!”南斗声音沙哑,缓缓道:“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说着,将一个纸张丢了过来,人却朝着旁边的山林跑去:“这是出去的地图,他将什么事情托付给了你,我清楚的很,我会在暗中盯着你!”

他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转眼便不见了。

韩雨握住纸团,打开扫了两眼,只见里面有着一张简单的出去的线路图,不过对他来说,却是足够了。

望着南斗离开的方向,韩雨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终于是时候回去看看了,韩雨伸个懒腰,长声道:“走了,咱们回家!”

XA。

大唐娱乐会所,坐落在市区西边,虽然算不上高档,可是因为地处交通要道,生意也非常火爆。

瘊子原本是血鹰会的一名精英小弟,刚刚被提拔为社团的中层头目,而且,担任这个娱乐会所一层的小管事,跟手下的十名小弟一起,负责最底层的安保工作。

“哎,有什么情况没有?”瘊子穿着一身青色中山装,脚下踩着黑色的皮鞋,比起以前来精神了不少。

“嘿,瘊子哥,您穿这衣服真是帅呆了,简直就是为您量身定做的。”一名小弟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春风得意的迎了上来。他穿的衣服跟瘊子身上的一样,只不过没有兜,而猴子的衣服上,则有一个兜。

瘊子扫他一眼:“你小子不也人模狗样的吗?”

“嘿,那是,兄弟们这也都是沾了您的福!”那小弟站在他身边,扫了一圈正在喝酒的人们:“您就放心吧,一切正常!”

“嗯,上面可是说了,让咱们都注意着点,现在可有不少人,想要找咱们的麻烦呢!”

那小弟低声道:“瘊子哥,怎么咱们堂主突然大方起来了?给兄弟们发了四身衣服不说,还每人每个月提了一千块钱,娘的,老子现在都能拿三千了……”

瘊子探手在他的肩膀上一搭,笑眯眯的道:“做为小弟呢,只要有钱拿,有酒喝,有妞泡,出门不被人欺负,这便足够了。至于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原因,秘密,还是别的,那都不是我们该关心的。我们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这就够了。明白了吗?”

那小弟急忙点头,猴子在他脸上轻轻拍了一下,扭身朝里走去。

“德行,这才刚升了一天,就在这装大尾巴狼?呸,什么秘密,不就是上面换人了么,数你丫的变脸最快,真够孙子的!”那小弟低声嘀咕一句,转身朝旁边走去。

瘊子晃着身子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就是一层最靠近里边的包间,他转身刚去开灯,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压低声音道:“谁?”

“我!”黑暗中传来了一声应答。

瘊子立即走了过去,将旁边的笔记本电脑打开,里面有一个小泽的片子,正在暂停,他将电脑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这才坐在旁边,笑道:“天哥,您怎么亲自来了?”

房间中的那个年轻人,正是破天。

“血鹰会出了这么大的变故,我们却一无所知,堂主对此十分不满,特意嘱咐我亲自跑一趟。怎么样了,你这里有什么收获?”

“血鹰会的老巢遭到了突袭,没有一个人跑出来。血鹰老大,应该是已经挂了!”

“至于其他的各堂堂主,也都死伤惨重,在事发之前,铁血十三鹰被集中在了一起,所以,血鹰会的高层等于是被人一网打尽了。”

“铁血十三鹰被集中在了一起?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血鹰会的高层中,有轩辕家的人?”破天眼中露出一丝精光。

“不仅是高层,社团的中层,底层甚至有不少精锐,都是他们的人!这些人影响力极大,如今,血鹰老大战死,公子封不动下落不明,十三鹰中已经有四个人明确的站了出来,约束他们各自的手下。有他们四个人在,再加上轩辕家的人,血鹰会最为精锐的十三鹰,至少已经被他们所掌握了七成以上!”

“剩下的人,也大都已经金盆洗手,不干了。现在,他们基本上已经将社团掌控在了手中!所以,虽然我们将流言散布了出去,说血鹰会原本的老大,遭到暗算。有许多原本忠于社团的小弟,已经开始向互相联系,不过,据我看,只怕他们也成不了什么事!”

“何止是成不了事,只怕这一次我们还帮了轩辕小楼一个忙!”破天揉着太阳穴,苦笑道。

“嗯?”

“这些忠诚于血鹰会的小弟,若是冒出头来,只怕会立即遭到打压。如此一来,他们对整个社团的掌控力度,便会再次提升。基本上等于是他们兵不血刃的将血鹰会接管了过去。妈的,咱们辛辛苦苦才打下了如今的局面,可是,轩辕家的小子,只是耍了点无耻阴谋,便掌控了整个血鹰会,想想真他妈的让人不爽!”破天轻轻的在沙发上锤了一拳。

破天刚想说话,手机忽然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两眼,随即苦笑道:“只怕下面的消息,您听了更不爽!”

“嗯?”破天眉头一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