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22章 血鹰的遗物中

1222章 血鹰的遗物 中

?瘊子将手机递了过去,轻声道:“刚才我得到了咱们的人传过来的消息,您的猜想已经得到了验证!”

“轩辕小楼的人已经动了,许多准备闹事的小弟,已经被人以雷霆手段,分割,打压,不仅如此,他们还在社团中散布消息,说是咱们老大,带了人偷袭了血鹰会总部,是他轩辕小楼挽救了社团的浩劫!”

破天两眼轻轻一眯,这是典型的猪八戒倒打一耙啊,让他这么一说,至少可以让许多摇摆不定的原血鹰会小弟,重新安静下来,这并不是长久计策,可是轩辕小楼也绝没指望能够凭借一个谎言,便让他成为众人心甘情愿拥附的老大——

他是在争取时间,只要维持短暂的稳定,便足以让他们重新建立社团小弟的价值体系,获得成员的效忠。

“他们有证据。”破天抬起了头。

瘊子轻叹一声:“早晨咱们的人,在散布消息的时候,被抓了两个,咱们暗中支持的两个校园小帮派,也被人给灭了,再加上有那么多的社团高层作证,由不得下面的人不信!”

“天哥,轩辕小楼这次是来者不善啊,他显然是早就已经清楚了咱们的情况,并且,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灭了血鹰会,还将咱们也拽下了水!”

破天点了点头:“若非如此,堂主也不会派我来这里了,行了,你短时间内,也不要跟堂口进行汇报了,注意隐蔽,小心暴露!”

“我知道了!”

“对了,轩辕小楼那边还有什么举动!”

“无非就是加官进爵,小恩小惠的进行拉拢那一套,如今,社团的小弟,每个人都发了四身衣服,涨了工资,而且,不少小弟被提拔,我还听说他们准备在社团中选拔精锐,进行统一的训练单单是这些人的工资,每个月便在八千以上,现在,有许多人都在摩拳擦掌的想要获取其中的一个名额呢!”

破天眉头一拧:“若是这样的话,只怕不出一个月,血鹰会便彻底的姓了轩辕,不行,这事我得马上向上面进行汇报,由老大亲自做决定该怎么办!”

说着,他站起身:“来的时候,堂主还特意让我问一下,有没有封不动的消息!”

“没有,上面已经派出了几十个小组,表面上是在四处搜查战鹰的下落,可暗地里却在追杀封不动,说是一旦发现了他的下落,便格杀勿论,只是,好像还没听到,他被抓住的消息,应该是逃走了。”瘊子沉声道。

破天微一点头:“逃走了好,此人对我们还有用,若是发现他的下落,立即跟我联系,我会设法让人将他救出去,对了,你要留意那个战鹰的下落,要是有发现,也告诉我,这些人现在是轩辕小楼的敌人,便是我们的朋友,更是我们证明轩辕小楼污蔑我们的证据!”

“我明白!”

“好了,你先去忙吧,注意安全!”

“是,那天哥我就不送您了,您自己也要小心点,我估计,轩辕小楼正在暗地里找您呢!”

“他们还没那个本事,能逮住我,放心!”

瘊子向破天略一施礼,便退了出去,他是遮天向血鹰会派遣的十三名眼线的头目,其中有几名暴露,已经离开了,还有几个,因为跟错了人,已经被清理了。

不过,剩下的人,已经站住了脚跟。

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堂主,您就瞧好吧,瘊子出了门,暗一握拳,这才大踏步的朝外走去。

破天看了一眼他的电脑,暗自摇头一笑,这家伙,就不能换个好点的掩饰方法吗。

相比xa的灯火通明不同,原本属于血鹰会老大住所的院子,此时十分的安静。

不过院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将总部就安在原本属于血鹰的地方,无疑是轩辕小楼在向众人宣布,这里已经换了主人,同样的,血鹰会也换了主人。

一如既往的嚣张,可是,谁也不能否认他有着嚣张的本钱,更有这个资格。

原本属于血鹰会忠义堂前的演武厅上,两道人影犹如一阵疾风般,不断的游走,一人白衣如雪,手持长剑,冷光霍霍中,攻多守少,不过,对面那人却也绝非弱者,任由他剑光霍霍,他也依旧犹如水中浮萍般,始终不会被剑光所吞噬。

“去。”白衣人大概是有所不耐,冷喝一声,手中的长剑犹如来自九霄云外一般,带着一股改天换地的气势,俯冲而下。

剑未到,势却至。

那长剑仿佛要充斥天地一般,恍如狂风暴雨,天地之怒,要将眼前的一切都击垮,击碎一般。

“来的好。”一声清冷的低喝,从对面那黑衣人的口中传出,她手中的一把短刀,瞬间化成了一道道清冷的圆,犹如蛇阵一般,层层抵御着那从四面八方飞窜而至的剑招。

当。

瞬间,两人的刀剑接连撞在了一起,刹那便碰撞了六次有余,黑衣人脸色一白,手中的短刀一顿,闷哼一声,猛然向后落去,此时,她一头长发散开,面色潮红,脸上带着一种少妇才有的妩媚风韵,正是轩辕长空。

而对面的那名白衣人也露出形容,不是轩辕小楼又能是谁。

“刚才的那一招,应该就是一剑破九霄吧。”轩辕长空将手里的短刀收了起来,嘴角挂起了抚媚的笑容:“果然威力不凡!”

轩辕小楼长身而立,神采奕奕,气势轩昂。

你要承认,有的人天生便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而他们一出生便注定了要成为人中龙凤,一方王者,轩辕小楼无疑就是这一类人。

不过,此时的他,两道笔挺的剑眉斜斜的向上挑起,带着一丝嘲弄,冷冷的道:“只是一招剑法,可无论我怎么练,都只能用出六剑,再朝下,便感觉气力受阻,根本就达不到所谓的一剑化九,生生不息的境界!”

“你也不用太着急了,这本来就是墨子剑法中的精髓,有些难度也是应该的,想来墨老头当初也不想,让人轻易学会,否则怎么对的住他那一代宗师的身份地位,据我所知,墨子剑法的传人,能达到你这一剑之威的人,也没有几个!”

轩辕长空笑眯眯的道:“再加上你在剑谷闭关的两个月,现在的你,已经步入了超一流高手中级的阶段,至少杀那个黑衣,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轩辕小楼嘴角勾起一抹期待的笑容:“黑衣,他早就已经不配做我的敌人!”

“那是当然,你可是咱们轩辕家千年不出的练武奇才。”轩辕长空走了过来,举着个手帕要帮他将脸上的汗珠擦掉。

轩辕小楼不动声色的朝旁边一闪,缓缓道:“可是,在那里却还有着一个鬼才!”

他将目光眺向远方,眼中闪过一抹冷冽的精光,轩辕家,已经做了太多年别人的棋子,现在的他,便要将曾经失去的东西,一点点的再捡回来。

这个过程注定是艰难的,充满了无数的挑战,可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充满了斗志。

“黑衣,谢谢你替我磨剑,若非是你,只怕我到现在都还弄不清楚自己的目标。”轩辕小楼轻轻的一弹手中的长剑,喃喃的道。

磨剑,显然,他只是将韩雨当成了一块磨剑石,剑磨锋利了,然后,才能去击败更强大的敌人嘛,那这个人又是谁呢,轩辕长空有些诧异的扫了他一眼。

不过,她也清楚,她在家族中的地位,说是长老,可实际上也不过是一颗棋子,一颗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棋子,而轩辕小楼,则是轩辕家未来的家主,轩辕家的希望和未来,虽然她是他的姑姑,也依旧无法改变这一点。

而作为棋子,有些事情是不该她知道的。

“我有些累了,先去洗个澡。”轩辕长空弯身告辞,冉冉里去看。

轩辕小楼将长剑背在身后,长身而立,静静的站在那里,遥望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城市,从现在起,他就是脚下这片土地的黑道霸主了。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轩辕小楼头也不回的道。

轩辕天拱手沉声道:“已经顺利完成,现在,原本忠诚与血鹰会的那些人,也都信以为真,一个个磨刀霍霍,要找遮天报仇!”

从发现流言,到他们动手反击,只不过用了半天的时间,便已经顺利完成,这也表明,血鹰会已经被他们切实的掌握在了手中。

“李德波那里有李家的支持,还有三色石在背后为他撑腰,咱们暂且不与他为难,你去将这些人招募起来,集中训练,从十三鹰的七千人中,挑选七百人出来,给我组成一个剑堂,我要用这把剑,先把遮天劈成粉碎。”轩辕小楼淡淡的道。

“属下遵命。”轩辕天躬身,现在就开始抽调那些忠诚,热血的家伙,开始训练,一方面可以快速的形成战斗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将他们的消息隔绝,然后再慢慢的培养他们对遮天的仇恨,轩辕天对此,心知肚明。

“封不动和战鹰那边,继续追杀,尤其是那个战鹰,竟然通过我们都未曾察觉的水下密道遁走,那个血鹰更是不惜以自己为诱饵,为他遮掩,定然有着极为重要的使命,血鹰会跟黑衣关系甚密,你要让人密切注意,黑衣那边的动静!”

“是。”轩辕天转身离去。

轩辕小楼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黑衣,希望你不要太让我失望了,若是轻易让我赢了,我会很不开心的!”

这场看似简单的变故,却是轩辕家几乎从血鹰会刚刚成立的那一刻起,便开始着手准备了,成百上千忠诚于他的人,已经成为了社团的头目和中高层,让他将整个社团都牢牢的握在了手中。

从此刻起,西南再也没有了什么血鹰会,有的,只有他轩辕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