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25章 战鹰之死

1225章 战鹰之死

?谷子文目光从三人脸上扫过,冷冷一笑:“是爷爷不错,不过,你们三个孙子,想要爷爷的命,只怕还没那么容易!”

话音刚落,谷子文的身子猛然向后翻去,他本来就在窗户的边缘,此时一翻,整个人顿时出了窗外——

三名杀手微一愣神,此地是七楼,人若跳下去,就算不死,只怕也要变成废物。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们也依旧毫不迟疑的选择了开枪。

谷子文闷哼一声,鲜血飙射中,身子已经落了下去。

他虽然在跳起的瞬间,便极力的扭转身子,可这三名枪手,显然都是属于快枪手的行列,三枚子弹,就像是一张大网一样,而他不幸的被这网划中了。

不过,三名杀手嘴角的喜色,还没有稳住,一枚铁爪便已经勾住了窗台的边缘。

“不好。”三名杀手,迅速的抢到了窗边,只瞥见谷子文的身影,一闪而没。

三人几乎同时,探手攀住了窗口的边缘,便要朝下层跳去。

砰。

一名枪手,瞥见了黑影朝楼道的方向一闪而过,想也不想,便开了一枪,可是,并没有听到惨叫声。

他低头看了一眼,只见地上有血渍,从旁边的另一个窗口附近,朝着楼梯的方向而去,显然,谷子文是顺着窗口然后逃向了楼梯的方向。

三人一脸戒备的朝楼梯口的方向靠了过去,而此时的谷子文,则将身子贴在了窗口的外面,整个身子,像是壁虎一样,趴在了墙上,五根手指,紧紧的扣住了窗台的边缘。

他脸色苍白,牙关咬紧,神色却是安详中透出肃杀的寒意。

他肩膀被子弹打中了,好在手枪装了消音器,子弹的威力,有所下降,再加上并不是直接命中,总算是保住了他的肩膀,没有被废掉。

而在他落下之后,便脱掉了外套,用手将伤口的血接住,朝着楼梯的方向一甩,然后将衣服丢了过去,他的人,却反而扑向了窗外。

身为杀手,他更擅长的,是偷袭。

耳内听着三名杀手的动静,谷子文暗中盘算着攻击的顺序,便在此时,他的目光中却猛然瞥见了一抹反光,妈的,是那名狙击手。

此时他的身子,正靠在楼外,简直就是个活靶子,而那名狙击手的枪口,几乎就要找上他了。

该死的。

谷子文暗骂一声,虽然知道,此时不是出手的最好时机,却也不敢再耽搁,两腿狠狠的一蹬,手臂攀住了窗台的边缘,身子便重新窜了回来。

而在他跳了起来的瞬间,他刚刚所在的位置,已经被那名狙击手所击中,而房间中的三名杀手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他们猛然转身,可是,谷子文却比他们还要快,一直被他握在手中的手枪,瞬间连点三下。

砰,砰,砰……

一名杀手被他直接爆头,另一名杀手,被他击中了手里的枪,可是,剩下的一名杀手,却躲了过去,谷子文的身子,在地上快速的滚动着,那名杀手,不断的朝他进行着点射。

子弹打在地面,石子四溅。

谷子文的胳膊,在地上碾出了一道血痕,就当他都要被迫到墙边的时候,枪声忽然一顿。

谷子文身子一顿,猛然抬起头来。

手中的枪口,狠狠的一扣动,咔……

清脆的撞针声,就像是阎王爷的笑容一样,在告诉他,死亡的危机并没有解除:他的枪里,也没有子弹了。

妈的,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谷子文心中苦笑一声,然后做出了跟那名杀手同样的动作,他们将手枪,狠狠的朝对方砸了过去。

当。

两人的手枪,在半途撞在了一起,然后,落到了地上。

三个人,全都没有了枪。

谷子文右手探到腰后,握住了他的三棱军刺,然后,两腿一蹬,朝着两人便冲了上去。

而那两名杀手,也擎着长刀朝他杀了过来。

三个人,顿时撞在了一起。

这两名杀手,显然都是经过长时间系统的格杀训练,他们出手的唯一目的,便是杀人,所以,攻击显得十分狠辣,干脆,攻击的方式更是简单,凌厉。

好在,谷子文也是杀手,论起杀人的手段,他比对方只强不弱,而谈起经验,眼光,两者更不是在同一个数量级上的。

可即便如此,这也是一场杀手跟杀手之间的较量。

两名杀手,挥刀朝谷子文直接当头劈下。

搏命。

谷子文两眼瞳孔猛然一缩,前进中的身子,猛然一顿,人便在刀锋中向后倒了下去。

不是后仰,而是直接摔倒,就好像是他脚下踩了西瓜皮似得,倒的干净利落,而因为惯性,他的身子在倒下之后,依旧快速的朝前滑去,使得他顺利的从两人之间,窜了过去。

他手中的三棱军刺,顺利的在一人的两腿之间,狠狠的朝上刺了进去。

这一下,刺的太很太准了,估计直接把他的老二给刺进了肚子里,那名杀手呜嚎一声,声音之惨烈,让人还未回过神来,便嘎然而止,他的人,也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干脆利落的挂了。

而另一名杀手,也被这突然的一幕弄的有些毛骨悚然,可他并没有丝毫的犹豫,手中的刀,朝着谷子文便再次斩杀了过去。

噗。

谷子文被刀扫中,张嘴便吐出一口鲜血,朝地上滚去,而在经过那名被他爆头的杀手身边的时候,他顺势抄起了他的刀,迅速的挡在胸前。

当。

谷子文身子还没站起来,便被扫着向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的胸口传来火辣辣的痛觉,他的衣服已经被扫开,露出了里面黝黑的牛皮内甲,虽然内甲还没有破,可已经被刀锋给斩出了一条白色的印痕。

显然,就算是胸骨没有断,可有点裂痕怕是也难免了。

那名杀手眉头一拧,再次慢慢朝他走了过来,谷子文论实力,也不过就是一流高手的水平而已,比他们强不了多少,若是正面交锋,只怕三人便足以杀了他。

可是,现在却被他用各种手段,杀掉了五个。

这让这名杀手的心中,生出一抹寒意,也让他提高了警惕,眼瞅着他慢慢的迫近,那边的谷子文也慢慢站了起来,手中的锋利长刀,微微一转,冷哼声中,竟然主动发起了进攻。

两人再次干在了一起,只是谷子文的两处肩膀,都已经受了伤。

他虽然极力应对,可是,当两人手中的长刀对在一起的时候,他手里的长刀,还是不由自主的脱手而飞。

那名杀手的鞭腿,同时砸在了谷子文的肩膀上,让他再次向后抛飞出去。

“游戏结束了。”那名杀手抹着嘴角的鲜血,同时晃动着自己的脚,刚刚被谷子文打了一拳,脚踝也被抓了一下,可这,丝毫不能改变生死之局。

他慢慢的走了过来,谷子文试着站起来,可是,身体却好像是不受控制一样,颤抖不已,却无法站起。

“去你妈的。”便在此时,一声爆喝。

一道凄冷的刀光,瞬间朝杀手后背射了过来,那名杀手,猛然转身,狠狠的一刀将刀光劈了出去,噗。

一把三棱军刺,却是趁着他挥刀导致胸口露出的瞬间,狠狠的没了进去。

那名杀手猛然低下头,只见漆黑的三棱军刺,正好刺在他心脏的位置,并狠狠的转动着,他感觉好像是浑身都失去了力气似得。

一只大脚,狠狠的将他踹了出去。

当啷,那名杀手的尸体,向后狠狠的摔了出去。

战鹰握着军刺,狠狠的踹了两口粗气,腿上的鲜血因为刚才那一踹,已经有些崩裂了。

可他却毫不在意,只是走过来,将谷子文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谷子文冷声道:“死不了,你怎么下来了!”

“想看看能有什么帮的上忙的。”战鹰笑了一下:“似乎我来的正好,咱们……”

正说着,他忽然脸色一变,随即握着谷子文的肩膀,将身子狠狠的一转,将谷子文转到了他那边。

砰。

他的身子还没转完,枪声便响了。

谷子文站在刚刚战鹰的角度,才看见,最后一名杀手,那名狙击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谷子文的身子,瞬间跪了下去。

右手向前一甩,一道匕首化作一道流光,射中了那名狙击手持枪的手腕,狙击枪瞬间掉到了地上。

谷子文将战鹰朝地上一放,拿起他手中的三棱军刺,便朝他扑了过去。

可是,那名狙击手却又从身上摸出一把手枪,对准了他。

嗖。

一把飞刀从他的咽喉中,露了出来,那名狙击手的两眼一睁,谷子文趁势一把握住了他持枪的手,然后,将手中的三棱军刺,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胸口。

抽出,再刺,再抽……

“暗蛇哥!”

“暗蛇哥……”

谷子文缓缓的转过了头,只见萧炎一脸焦急的站在旁边,刚才,正是她用飞刀,射杀了这名杀手。

“萧炎,你来了。”谷子文说着,身子便一屁股组坐了下去。

萧炎一把扶住了他:“快,快送医院!”

“我没事,你扶着我过去。”谷子文此时,只觉得浑身酸软。

萧炎此时也已经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战鹰,急忙扶着谷子文走了过去,谷子文缓缓的跪坐在地上,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战鹰满嘴是血,背上也已经被鲜血所浸满:“救,救……”

“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你的使命还没完成呢,你死了,我怎么跟我们老大交代,你坚持一下,我马上就让人救你。”谷子文两眼一红,涩声道,以他的经验,如何看不出来,战鹰其实已经没救了。

“jiu……”

“酒。”谷子文两眼一亮,转而大声道:“你要喝酒,拿酒来,快!”

可是,萧炎等人是前来救人的,谁身上带着酒,而就在此时,战鹰握着谷子文的手,忽然狠狠的一用力,身子绷紧,便猛然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