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26章 血鹰的遗物

1226章 血鹰的遗物

当韩雨赶到的时候,萧炎的人已经开始收拾尸体了。谷子文的三名手下,还有战鹰和那七名杀手。

“暗蛇呢?”韩雨从车中跳了下来,眉头紧皱!

萧炎朝旁边的一辆厢车指了一下:“在里面!”

韩雨急忙窜了进去,只见谷子文微闭着双眼,躺在那了,上身已经被脱光,一名医生正在帮他进行伤口包扎。

韩雨瞥见了他肩头的枪伤,怒声道:“怎么不送医院?”

医生扫了韩雨一眼,缓缓道:“他说了要等您来!”

这些医生在老船的**下,对韩雨这个老大,也不是非常感冒!

“老大……”谷子文听见动静,睁开了两眼。

韩雨走了过去,蹲在他身边,轻笑道:“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你安心养伤,其他的事情回头再说!”

说着,他抬起头来,对那医生道:“马上去医院,十分钟,我要看见他进手术室!”

那医生应了一声,走到前面,打开了跟驾驶室连接的玻璃门,将韩雨的命令告诉了他。

车子顿时开动起来,谷子文拧眉道:“老大,我有些话跟你说,你让他先到前面去吧!”

韩雨狐疑的看着他,谷子文强笑道:“我没事!”

韩雨这才抬起头,问那医生:“在到医院之前,他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只要情绪别太激动,便没事!”医生回答的十分肯定。

韩雨看见谷子文脸色苍白,可是,身上却没什么致命的伤口,这才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他到前面的驾驶室去。车厢内,就剩下了两个人。

“老大,战鹰死了!”谷子文低声道。

“我知道,可是你还活着,这对我来说,便是最好的消息。”韩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死道友不死贫道,在韩雨看来,这战鹰不管怎么说,都是血鹰会的人,而暗蛇则是他的兄弟。

正所谓亲疏有别,若是让他在战鹰和谷子文两人之间,选择一个活下来的话,那他毫不犹豫的会选择后者!

谷子文眼中露出一抹感激之色,可他还是拧眉道:“可我怀疑,战鹰前来怀有极为重要的使命!我能感觉的出来,血鹰会老大血鹰此人,雄才大略,对我们更是有着莫名的好感!在社团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秘密派遣战鹰前来找我,绝非是临时起意!”

“我有一种预感,战鹰对我们对付血鹰会,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可是,都到了咱们家门口了,没想到,还是让他死了!这事说到底,还是因为我的大意,若是我能早点通知萧炎,派人前来接应的话,就不会……”

韩雨静静的望着他,忽然道:“你没有通知社团让人接应,是不是怀疑,咱们社团内部,有着血鹰会的眼线?”

谷子文神情一僵,涩声道:“这也能看出来?”

韩雨笑笑:“因为你不是一个贪功的人!若不是有着某种担心,你一定会以安全为上的。更何况,前面有着血鹰会为例子。”

在来的路上,韩雨已经从墨迹的嘴里,将血鹰会之变的经过,大致的了解了一下。老实说,轩辕小楼的这一手,玩的极为漂亮。就仿佛两人下棋,轩辕小楼的这一步,不仅激活了全场,还掌控了全局的主动权。

而血鹰会之所以会被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只怕,少不了内奸叛徒的功劳!

轩辕小楼可以在血鹰会内安插人手,自然也可以在遮天中,收买人心。

谷子文没有说话,却显然是默认了。

“你在怀疑老叶么?”韩雨低声道。谷子文回来,若说无法瞒过的一个人,只怕就是叶随风。

谷子文眸子中闪过一抹异样之色,他缓缓摇头道:“我并没有具体的怀疑对象,老实说,我只是不知道该相信谁而已!血鹰会中,几位堂主,铁血十三鹰中,都有轩辕小楼的人,我们……”

韩雨掏出烟来,给他嘴上夹了一根,这才自己叼上,吐着烟雾缓缓道:“在没有证据之前,我愿意相信任何一个兄弟。同样的,只要有了证据,我也不会介意,收回这份信任!”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谷子文点了点头。

韩雨在他的肩头上,轻轻拍了一下:“轩辕家不过是算计的早了点,却还没有到无孔不入的地步。咱们遮天,起来的时间尚短,他们不会在咱们身上,放太大的心力。所以,我们不能自乱阵脚。”

“不过,血鹰会易主,咱们前进的道路上,只怕要平起许多波澜了!”谷子文轻叹道。

韩雨笑笑:“多点风雨也是好事,可以将我们打磨的更加强壮,也就有了更多踏足巅峰的资本!”

“可要是,血鹰会跟幽冥会联手呢?”谷子文微微闭上两眼,轻轻道:“李德波,轩辕小楼都是三门五姓中的成员,人家对咱们可没什么好感。在进行一场贵族的较量之前,我想他们不会介意,先将咱们这群草根给清理掉!”

“咱们,能是他们两家联手的对手吗?”

韩雨咬着烟,陷入了短暂的沉思,随即老实道:“遮天有多大的能量,你我最清楚。对付一家尚且不敢言胜,对付两家,必败无疑。”

“想过退出吗?”谷子文低声道。

韩雨扫了他一眼,露出一丝笑意。谷子文毫不在意的道:“我是一名杀手,杀手总是喜欢在危险到来之前,便给自己想好退路!”

这样的话,也只有谷子文才敢跟韩雨说。

两人有着最初的约定,从感情上,他们是兄弟,可是,从最初的那份约定上,他们只不过是类似于合作人的那种。所以,谷子文可以将自己放在跟韩雨平等的地步上。

“我是一名军人,虽然这是过去的事了,可还是不太在意生死这些事!”韩雨轻声道:“不过,若是你……”

“我们还是严格执行约定的好!”谷子文打断了韩雨未曾说出的话。

韩雨笑笑,兄弟之间,有些话无须说的太过清楚,明白意思就够了!

“那个战鹰,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韩雨主动转移了话题,医院可就要到了。

谷子文缓缓摇头:“他说,等见到了您再说。除此之外,便只有一个鱼竿了!”

“鱼竿?”

“嗯,就在我的车里!”谷子文低声道:“可能是送给您的礼物吧!”

平白无故的送我一个鱼竿?韩雨心中暗自摇头,不太认同谷子文的这种推断。却没有说出来,只是缓缓道:“他临死的时候,有没有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他只说了一个字,酒!”

“他喜欢喝酒?”

“也可能是想让我救他!”谷子文低声道。

韩雨摇头道:“他是一名死士,这样的人,眼中应该只有任务。不会太在意自己的生死。至于说喝酒,应该也不会。酒能误事,喜欢喝酒的人,不会让人放心!”

谷子文拧眉道:“您的意思是,他想告诉我什么?”

“也许吧,不过,只是一个字,太过简单了,根本不可能猜到,他在想什么!搞不好,他只是无意识的呢喃,行了,这事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会处理的。现在,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养伤。不然,过年之前,我想你是不可能再跟人动手了!”

谷子文吓了一跳:“没这必要吧?我不过是简单的一些外伤,再说,现在社团遇到了麻烦,我……”

“这是命令,可不是跟你商议!”韩雨将嘴里的烟头丢掉。

车子已经缓缓的停了下来,韩雨亲自将谷子文推到了手术室,这才对着跟了过来的墨迹道:“你带人守在这里,负责暗蛇的安全。记得小心点。”

墨迹点了点头:“黑翎已经赶过来了,您放心吧!”

韩雨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这才带着胖子走了下去。外面,萧炎已经让人将暗蛇的车,开了过来。

韩雨打开后备箱,在那里,果然发下了一个鱼竿。

一个翠绿色的鱼竿!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