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28章 血鹰的真实身份

第七卷 血路 1228章 血鹰的真实身份

要是送给楚老爷子,那总需要一个理由吧?

韩雨暗自摇头,非亲非故的,血鹰送一个鱼竿给楚老爷子,那比送给他还不靠谱!

除非,他有着别的什么目的!

想到这,韩雨不由得将烟盒丢到一边,然后,拿起鱼竿仔细的看了起来。

还是什么都没发现,除了比普通的鱼竿稍微短了点外,也就是材质比寻常鱼竿好罢了。

短,短……

韩雨眉头紧锁,此时的他,就好象是又回到了在战场上,追杀目标所留下的东西,所代表的含义时候的情形。他轻轻的将鱼竿拿在了耳边,屈指一弹!

中空!

不过,里面本就是放着上面那一截截的鱼竿的,所以,空也正常。

不对!

韩雨忽然拿起那一截截的鱼竿看了一下,在他手中的那截,也就是鱼竿最底的一截,足有四十五六公分,可是,上面的那些鱼竿,却只是二十五六公分。

也就是说,下面至少有二十公分的地方,是实心的。

而实际上,握手的部分,只要有十五六公分,便足够了。

用的着缩短整个鱼竿的长度,而将底部弄的那么厚实吗?

有古怪!

韩雨虽然不钓鱼,可是,也见过楚老垂钓,知道鱼竿若是短上这么一些的话,至少用起来不会太舒服!

所以,他立即将鱼竿放了回去,然后,放到眼前一点点的看了起来。

这鱼竿,到底是想告诉他什么呢?

慢着!

韩雨发现了一处不对的地方,这鱼竿上面有着一道道的横纹,似乎是可以卸下来的!难道是这里有蹊跷?

他立即用手试着拧了起来,本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却不想这鱼竿的底部,大概有一拳多长的部位,还真就被他给拧了下来。

韩雨本以为这次定然找到了关键,可是,当他拧下来仔细看过之后,又失望了。因为,无论是拧下来的部分,还是里面,都还是什么都没有!

最多就因为是下面那截把手,因为要向上拧,而使得上面那部分,多了个孔而已。韩雨将眼睛凑了上去,几乎看见了里面一截截的鱼竿。

他又转动着,仔细的看了两圈,还是没有发现,只是发现那一截截的鱼竿,跟底部的圆孔之间,似乎有些距离。距离不是很大,只有一指左右!

韩雨站起身去找了一个小铁钩子,然后,弯了一个勾,然后,慢慢的弹了进去。在多出的那一指左右的空地,轻轻的转了起来。

叮!

手中的铁钩子似乎遇到了一点圆弧,要知道,即便是里面,也是极为顺滑的。所以,这突然而起的弧形,顿时引起了韩雨的注意!

他用钩子,轻轻的在圆弧上一按。

嗖的一下,鱼竿底部剩下的那半截,忽然又掉了一块出来。而且,从中还多了一个小东西。韩雨左手快速的将他抄住,两眼瞬间眯了起来。

那竟然是一块黑色的优盘。

“想不到这里还有一处机关!”韩雨长长的出了口气,因为他见过墨匠处理机关,所以,才抱着试试看看的心思,自己捣腾一下,却不想还真被他发现了秘密!

“费了这么大的心思,就为了将优盘送出来,我倒想看看,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韩雨将自己的电脑提了过来,想了一下,又将网关和电源拔下,这才将优盘安了上去。

屏幕瞬间变的漆黑,过了一下,才慢慢的变白。

然后,他便看见了一个中年男人,他神情冷峻,眉宇疏朗,正襟而坐,便有一股淡淡的威严。他的目光如鹰隼版盯着屏幕,那锐利的眼神,就好像是从那冰冷的屏幕里,看了出来一样。

韩雨的眉头,顿时扬了起来:“血鹰。”

他曾经在谷子文给他的资料中,看见过血鹰的相片。而对于他出现在视频中,他也没有丝毫的意外。韩雨只是微微前倾,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用这种方法,来传递信息,血鹰想要吐露的定然是极少人知道的秘密。

“本来想去看看你的,可是,我的时间不多了。当你看到这消息的时候,血鹰会应该不存在了吧?记住了,报仇!一定要为我报仇!”

“或许,你会说,凭什么!”血鹰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嘲弄的苦笑,他甚至拿起了旁边的烟来,一个身影走了过来,为他点上。在那身影弯腰的瞬间,韩雨扫到了他的侧脸,战鹰。

烟点燃了,而血鹰只吸了一口,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半晌他才止住,依旧缓慢而倔强的抽着烟,就好像是在向香烟宣战似得。

“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只不过现在,我只能长话短说了。黑衣,你有没有奇怪过,为什么在血鹰会成立的历史中,关于他们老大的事情,道上很少有知道的?其实答案很简单,我身上有伤,不能与人动手。”

“所以,就只能隐藏在幕后了。这是一件让人很不痛快的事情,除非是你有着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就像我,无法当英雄,”血鹰的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神情。

他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表情,都像是用刀子削过,然后一点点剥下来的一般,带着一股刀的刚强和锋利。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名字,一个有些遥远,可是,有些人却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名字!”血鹰又咳嗽了起来,咳嗽的声音很快,打断了他的话。

烟雾被他嘴里发出的声音都给震散了,然后,露出了他略显苍白的脸:“老爷子还好吗?颜儿还好吗?”

韩雨身子猛然一震,整个人瞬间绷紧。

他紧紧的盯着屏幕,嘴角甚至都轻轻的颤抖了起来。颜儿,老爷子,那眼前的人是……

“臭小子,快点叫岳父吧!”血鹰哈哈的大笑起来,眼中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情。

韩雨整个人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般。

他终于知道了眼前这人的身份,也明白了为什么血鹰会对他这么照顾。楚狂刀,他竟然就是楚颜的父亲,楚老爷子的儿子,昔日楚兴社的老大!

那他现在……

韩雨将拳头握紧了,难怪眼前的人会要他,为他报仇!这是他的老丈人,虽然素未谋面!

可他不明白,为什么血鹰不来见楚老爷子?而且是这么多年?

畅快的笑了一阵,血鹰喃喃道:“你一定在心中骂我薄情凉性,因为这么长的时间,我竟然都没有回去。很抱歉,因为我的记忆,是最近几年才刚刚恢复的。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只有一个概念,那就是统一黑道!”

“似乎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回自己。大火烧掉了我的过去,也改变了我的现在!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建立血鹰会的原因。你不知道,一个人,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其余所有的一切都是空白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感觉!”

“而且,你还要装作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好在,我做到了!骗过所有人的感觉,也很爽,不是吗?”

韩雨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眼前的这个男人,强大而骄傲,令人尊敬!

他听说过楚兴社出事,知道楚狂刀曾经被火烧死,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事情并不是这样。他获救了,可是,大火烧掉了他的容貌。

也不知道是过了三个月,半年还是更久的时间,医生治好了他的伤,也给他进行了整容手术。而他,忘记了自己是谁,却记住了自己的使命!

统一这个黑道,让一切的混乱,重归与秩序!让一切的黑暗,不再恐怖,让人望而生畏!

就是凭借着这个信念,他创造了血鹰会!

而后,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一切。

可是,他依旧有着足够多的时间,来跟楚老爷子见一面,不是吗?

他能看的出来,楚狂刀不是一个无情的人。而身为楚老爷子的儿子,他定然也清楚,自己对于一个父亲,一个女儿的重要性。

除非不是他不想来,而是他不能来!

韩雨右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期待着他的答案。

“呼,或许我的话太多了,轩辕家的那小子已经动了,跟他老子一样,毛躁而自以为是。我不喜欢。小子,老一辈的我算是输了,可你,却不能给我丢了人!不然,你这辈子,都甭想让老子认你做女婿!替我揍他,狠狠的揍他!”

“若是你想对你的老丈人,了解的更多一点,可以跟战鹰打听。虽然这小子跟在我身边时间不长,可我还是希望,你能重用他。”

血鹰将手中的烟头,摁灭在桌子上:“保护好颜儿,保护好楚家。这本来是我的责任,现在,只能落在你的身上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我很高兴,颜儿能有你这么一个夫婿,因为我能感到,你跟我很像。”

“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要嘱咐你,虽然是老生常谈:不要轻易相信你身边的人,哪儿怕他是那么的值得你去相信。后背,要自己去保护,交给别人,风险总是要大过自己!”

“这鱼竿,是送给楚老爷子的。别忘了送,只是不知道,老爷子还喜欢不喜欢钓鱼?若是不喜欢,那就送给你吧,也算是一个念想!对了,不知道颜儿还记得不记得,我送给她的第一个礼物?那时候她还小,或许没有印象了。可那,却成了我跟她之间,唯一的思念枷锁!”

血鹰轻轻的一扶桌子,猛的站了起来:“行了,我的时间要到了!曾经,我丢掉了自己所有的兄弟,而一人独活,可这一次,不会了。有的时候,活着远比死了,要累的多!”

“给我使劲揍轩辕那小子,有我的支持,你一定可以办到!老子顶你……”

说着,他转身朝外走去:“勇者为国拔剑,无畏是吉凶!男儿为梦而战,何惧彼岸滔天!”

至此,视频嘎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