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29章 被人骂了

第七卷 血路 1229章 被人骂了

窗前,韩雨长身而立。

修长的背影,给人一种蕴满了力量的感觉。

窗外,阳光灿烂。虽然已经入冬,可是,暖暖的阳光,还是铺洒出一片片的暖意。

各个堂口轮训的小弟,还在不断的进行着体能,或者刀术的训练。

现在的遮天,已经步入了正轨。许多事情已经不用他出面,社团便会自如的运转。比如现在,墨迹已经将黑羽堂刚刚组建的一支三十人的黑翎精锐小队给抽调走了,可是黑羽堂依旧在按照平时制定的章程,在一些教官的指挥下,进行着训练。

这多少让韩雨心中,有了一些安慰。

只是,心头笼罩的那一丝冰冷,却如寒风依旧。

优盘已经毁了,它设置了自毁程序,也就是说,血鹰,不,应该是楚狂刀,分明是在防备着什么。

不然,他不会连自己的遗言都毁掉。那里面,显然有着他不想外传的东西。

也许,他是怕落到轩辕小楼的手中,也许,他是不相信自己身边的某一个,或者某些能够接触到这个优盘的人。

可不管是为了什么,他算是又给韩雨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怨念。

从遗言中,战鹰一直站在他的身后看,他显然是血鹰的心腹。虽然血鹰说,他不知道许多秘密,可又让自己找他谈谈。显然,他是想让战鹰带话给他,而且,还让他相信战鹰。

甚至,不惜直白的告诉韩雨,要重用此人。

可也有可能,他是想安抚战鹰,未必不是在某个地方,暗示自己要将对方干掉!

韩雨闭着眼睛,默默的回忆着画面的一幕幕。

他受过特殊的训练,加上看的时候,高度集中,已经将整个遗言,都刻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因为他清楚,许多东西,都可能被人抢去,包括自己的脑袋。可是,对于脑袋里面的东西,却是只属于他自己的。

“轩辕家的那小子已经动了,跟他老子一样,毛躁而自以为是。我不喜欢。小子,老一辈的我算是输了,可你,却不能给我丢了人!不然,你这辈子,都甭想让老子认你做女婿!替我揍他,狠狠的揍他!”

韩雨的嘴巴,喃喃的将楚狂刀的话,说了出来。

通篇的遗言中,大概也只有揍轩辕家的事情,有些与众不同,因为,楚狂刀前后说了两遍!

韩雨的两眼猛然睁开。跟他老子一样?若轩辕家的那小子,指的是轩辕小楼的话,那他的老子,自然就是轩辕小楼的父亲。而从年纪上说,他跟楚狂刀刚好是同一辈的人。

“看起来,您不仅见过轩辕小楼的父亲,而且,还很不喜欢他!”韩雨轻声道。

当年的楚兴社,楚狂刀,还有轩辕小楼的父亲,显然曾发生过什么。

可是,那句不要轻易相信你身边的人,哪儿怕他是那么的值得你去相信,又是什么意思呢?他是在暗示我什么?谷子文,叶随风,还是别的什么人?若他说的是自己身边的人,为什么不直接让人点醒自己呢?

或者,他没有证据,只是瞎猜?

可如果,这只是他的感慨呢?他相信的手下中,出了叛徒。引为心腹的铁血十三鹰中,有好几个竟然是轩辕家的人,他就算当时还不清楚是谁,可应该也能猜到一点。所以,有感而发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他才会说,后背要交给自己来保护,而不应该相信别人?

可万一他是发现了什么,想让自己注意呢?或许,他是知道自己不会怀疑身边的人,所以,才说的如此晦涩。以便不动声色的点醒自己!

而后,他说让自己保护楚家。到底只是普通的托付,还是他猜到,楚家要出现什么事?否则,以楚家现在的地位,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

哦对了,楚家还有一样东西,曾经引起别人的窥伺,也许,他指的是这个方面。

他让自己一定要将鱼竿送给楚老爷子,临了,又提起了给楚颜的礼物,是有深意在其中,还只是一个儿子,一个父亲在死亡来临前的感叹?

韩雨的眉头越拧越紧,越是深思,他越觉得血鹰的这通篇遗言,好像是要告诉他什么滔天的秘密。可又好像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简单的感慨而已。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战鹰,是个极为关键的人物。他嘴里,应该有着解开谜团的关键。也许,他是真的受到楚狂刀的信任,而掌握着通盘的秘密。也许,他是被利用,有着秘密而自己不知道。

然而楚狂刀应该是怎么也没猜到,战鹰死了!

就死在了天水,将要见到韩雨的时候。被轩辕小楼的人所杀。

“现在,您老人家打的这个哑谜,可真是成谜了!”韩雨苦笑着轻叹一声。右手缓缓的用力,想要将优盘捏成粉碎。可是,想了一下,终于还是松开了手。

这毕竟是楚狂刀所留下的最后一点东西了,至少,应该要让楚颜和楚老爷子见见!

韩雨轻轻的将优盘,放进了外套的口袋,就当他将手掏出来的刹那,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抹电光。有些东西,自己藏在怀里,外人不知道。所以,自己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比如,若自己放出消息说,战鹰临死前跟暗蛇有一段深入的交流……

那如果自己身边真的有叛徒的话,定然会忍不住蹦出来!最妙的是,谷子文真的跟战鹰单独呆在一起过不短的时间!

韩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正想要掏出手机,跟萧炎打电话,调集跟血鹰会相关的资料时,门忽然被推开了。

一声粗犷的声音响了起来,让韩雨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臭小子,行啊,啊,现在你翅膀变硬了。回来了也不说回去看看,怎么着,现在的楚家,已经容不下你小子的金身了?”楚九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还没看见韩雨在哪儿,便已经开口骂了起来。

他是墨迹的师傅,又是楚颜的长辈,自然没少来训练场。而在这里,也只有他有资格,可以直接踹韩雨的房门!

韩雨忙站了起来,赔笑道:“九叔,您这是说的哪儿话啊?我这不正准备,要去家里看望爷爷的嘛!”

“只看望老爷子就完了?”楚九横了他一眼。

韩雨忙道:“这哪儿能呢?我这在倭国,给您找了一把好刀。”

楚九站在门口,连连摆手:“得了吧,你小子别糊弄我了。我可告诉你,颜儿很生气。我说你小子怎么回事?让你去救赵家那丫头吧,好歹颜儿也是点过了头的。可你倒好,去了那地方,便没人管你了是吧?”

“先是跟个小秘书,不清不楚的搅和在一起,又跟赵家那丫头发生了关系。听说,连那个跟静汐一起被抓去的那个外国丫头,也没放过。行啊,看不出来你小子还真是风流本色啊!”

韩雨脸色顿时变了,连声道:“娘的,这谁说的?”

“小兔崽子,你九叔刚刚说的!”九叔眼睛一瞪,刷一下窜了过来,抬手就给了韩雨一巴掌。

韩雨老老实实的挨了一下,哭丧着脸道:“九叔,我不是骂您,我是骂传消息的那个!”

“怎么着?冤枉你了?”楚九笑眯眯的盯着他:“要是的话,你给我点下头,我回去就跟老爷子说!”

韩雨还能说什么?他低头小声道:“我也是有苦衷的!”

“嗯,这个我理解!管不住裤裆那玩意了吧?若你真的管不住,我可不介意帮你切了去!”楚九笑眯眯的道:“省的你小子,脑子里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雨只觉得毛骨悚然,显然,自己的行为,已经真的惹的楚家方面不满了。

这楚九,那可是拿话敲打他呢!

“九叔,我是真知道错了,您老就饶了我吧!那个,颜儿她不会是真生气了吧?”

“你说呢?”楚九提起这事,显然又来了火气:“你跟静汐那丫头,毕竟有前情在先,便是真的发生了什么,那别说你九叔了,就是颜儿那丫头,也不会真跟你计较。他跟你说过吧?”

韩雨再次点头:“她若是不说,我也不敢啊!”

“嗯,是,可你混小子,拿着鸡毛当令箭啊!除了静汐,你说你还惹了多少情债回来?”楚九瞪眼道。

“真没了!”韩雨低声道。

楚九冷笑一声:“没了?看起来你小子不仅染了风流成性的毛病,这说谎的本事也比以前进步不少啊!”

“我没……”

“没什么?回来二话不说,也不管自己的事,便先跑去找那个罂粟,好几夜才回来。这回来之后,又呆在这里,连楚家也不去了。还得我亲自来请,你没什么没啊?”楚九有些恼火道!

韩雨急忙抬起头来,辩解道:“九叔,这您可真冤枉我了,我跟那个罂粟,真的没什么!”

“你可拉倒吧,有什么没什么的,我也不听你在这白话了,你啊,自己去跟老爷子说去吧!”楚九做了个请的姿势:“走吧,黑衣老大!”

“您折煞我了,真折煞我了!要不,九叔您喝点茶再去?”

“行了,别墨迹了,不然回头你的罪名上又得加一天,点卯不到!”

韩雨满脸苦笑,走到门口看了一眼,又将那竹竿拿在了手中,快步的跟了上去!

上一章重复了,卡的不动弹,我以为没传上去,就会再点一下,哪儿知道……本想修改了替换上,可是,无线那边不能改,所以,这样会导致有些兄弟看不到。只能将那一章删除了,对于那些订阅重复的兄弟说声抱歉,并将本章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