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30章 亲情重如山

1230章 亲情重如山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韩雨走进了楚家。

以前的时候,进楚家他有过激动,有过紧张,有过待还有认同感,有过家的感觉,可很少有如同此刻一般。

心脏就像是不安的鸡仔,不断的啄食着他的冷静。

就连四周的护卫,盯过来的眼神,都让韩雨感觉毛毛的,就好像他们的眼睛里,蕴含着怒火一般。

“臭小子,是不是有点做贼心虚啊?”楚九笑骂道。

韩雨强自狡辩道:“没,没有!我是昨晚没睡好!”

“拉倒吧!你说你痛快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担心呢?现在知道害怕了?”楚九瞪他一眼,随即站住身子,帮他整了整衣服:“行了,这是让你来吃饭,不是送你上刑场,别哭丧着脸!回头啊,跟老爷子说点好的。你小子,就是不知道好歹,老爷子这是在帮你,知道吗?精神点!”

韩雨嘴角挤出一丝笑容:“谢谢九叔!”

“臭小子!”楚九笑呵呵的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朝里走去!

依旧还是湖边的小亭,此时的天,已经有些冷了。

楚老却依旧坐在那里,闭目垂钓。只是,才没多长时间不见,韩雨发觉,楚老好像苍老了许多。他脸上的皱纹更多了,又深又密。

鬓角的白发,也比以前更多了些。让人一见,便有种心里空荡荡,酸溜溜的感觉。

“爷爷!”

韩雨老老实实的站住了脚步,轻轻喊了一声。

楚老没有睁眼,也没有出声。韩雨只得站在那里,楚九见状眉头一拧,就要上前帮韩雨说话。别看他骂韩雨骂的挺凶,可是,心中却对韩雨却是极为爱护的。

可韩雨却轻轻扯了他一下,缓缓摇了摇头。

楚九狐疑的扫了他一眼,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韩雨静静的站着,看着,沉默的就好像是雕塑。

转眼间,十分钟过去了。

终于,一丝风远远的掠了过来,贪婪的吹过湖面,带起一圈圈的涟漪,在水波中荡向远方。原本头顶的白云,蓝天就飘在水面上,就好像是又多了一片天地似得。此时,涟漪一起,连带着那天空也跟着破碎起来,变的支离不堪!

而就在这时候,楚老手中的吊钩,忽然弯了下去。

楚老的两眼,便在此时猛然睁开。他的手臂,握住了钓竿,猛的向上一扬。

也不知道,是因为里面的鱼力气太大的缘故,还是楚老真的老了,他的手臂竟然猛的一沉。楚老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微发一声叱喝,手臂支撑在腿部,这才将鱼拽出了水面。

那是一条足有十多斤沉的鲶鱼,那硕大的身躯,在细小的鱼线一端,使劲的挣扎,带起了一片水花落下。它大概是知道了自己遇到了麻烦,所以,挣扎的十分拼命!钓竿,瞬间便弯了下去。

楚老显然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大一条鱼上钩,一时不察,手臂一抖,手中的鱼竿,竟然被那鱼带着朝湖面落去。

韩雨眉头一扬,脚步一踩,身形便出现在了楚老身侧,左手一把握住了钓竿,然后,轻轻的一甩。

那鱼便从他们的头顶落了过去,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却依旧跳动不停!

“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当波澜涌起的时候,总会有比你想象的大的多的猎物上你的钩子。不过,有的时候,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需要外来的力量帮助,才能够得偿心愿!”楚老静静的道:“遮天现在面临的局面,就像是刚才的湖面。”

“幽冥会,血鹰会,青帮,放眼四顾,全是敌人。而这,还只是明面上的。不过,这又如何呢?只要你准备好了鱼竿,鱼饵,当风气云涌的时候,也就是你收获的时节!而这波澜来的越大,越突然,你所能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大,越多!”

“黑衣,记住了。凌霄羽毛轻无力,落地金石自有声!不要为那些虚幻的假象所蒙骗,保持一颗强大的内心,它将使你无所畏惧,终有一天,发出金玉之声!”

韩雨沉默了,他静静的盯着眼前的老人。心中,涌起的是一片感动!他没有想到,楚老爷子到了此时,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质问,责骂,更不是恐吓不满,而是安慰,开解,激励。

他没有提韩雨在倭国的事情,没有提他跟楚颜的事情。他就像是在呵护自己的孙子一样,来给韩雨以最直接的理解和力量。

亲情!

“爷爷……”韩雨哽咽了。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坚强的人,坚强并不代表不会流泪,而是他会控制着,让泪水留在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地方。

韩雨不喜欢在人前流泪,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软弱,暴漏在阳光能够照见的地方!

可这一次,晶莹的酸涩,却在他的眼角,缓缓的落了下来。

身为遮天的老大,他背负着数万人的生死荣辱,背负着一名军人的信条,就如同楚狂刀所说的一样,勇者为国拔剑,无畏是吉是凶!他自己扛着这一切,只是想对得起自己的那些兄弟,对的起脚下的土地。

他也会累,会想退缩,会茫然无助,不知所措!就像是得知了血鹰会被覆灭的瞬间,看见了血鹰给他的优盘之后……

可他却不能累,不能退缩,甚至不能跟手下的兄弟们,他必须像舵手一样,时刻保持着自信的笑容,像一只大鸟,张开了翅膀,努力的扛下所有的风雨雷霆!即便遍体鳞伤,也要以更加强悍的姿态,去冲向更大的风暴!

因为他是黑衣,是遮天的老大!

他多想,倾听父亲的教诲,跟他讨论一下自己的疲惫。他也想,跟自己的妈妈说说,自己的感情之路多么的坎坷,他走的多么艰辛!

可他选择的这条路,注定是孤独的。他的身份,注定了他不能跟自己的家人分享,无论成功,失败,精彩,颓丧,甚至是生命的绽放,或者凋零!

而此时,楚老爷子的这一番话,却将他心中的这一丝遗憾,都给弥补上了。

楚老爷子的话,就像是一阵风暴,扫除了他天空所有的黑暗。

因为他知道,他的背后,有人!

“爷爷老了,只怕不能一直陪着你。”楚老伸手在他的手背上,轻轻的拍打着:“不过,颜儿,雨心她们却可以。她们是你的家人,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家人都是你最大的成功和财富。你要学会跟她们沟通。等到有一天,你会豁然发现,守护她们的笑容,才是你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韩雨使劲的点头:“我会的!”

“行了,快把眼泪擦一下,这要是让人看见了,只怕还以为我老头子欺负你呢!”楚老笑呵呵的在他的胳膊上拍了一下!

韩雨笑着在脸上一抹,轻声道:“爷爷,其实我……”

“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你自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楚老笑眯眯的拦住了他。

韩雨狠狠的点了点头,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还提时代。

收回思绪,韩雨扭头望向那边的鱼:“那我去把它给炖了,您尝尝我的手艺!”

“算了,就把它放回去吧。”楚老摇头道。

韩雨愣了一下,这才将鱼提起来,鱼钩已经撕裂了它的嘴唇,可它却还在不断的挣扎。韩雨帮它将鱼钩摘下,轻轻的拍拍它,抬手将它丢进了水里。

然而,也不知道是刚才的挣扎,已经耗尽了它的力量,还是鱼钩,伤到了它的要害。刚刚还蹦达的鲶鱼,重新回到水里没多大会,竟然缓缓的飘了上来。

竟然死了!

“它也老了!”楚老忽然吐出了四个字,让韩雨的心,狠狠的缩了一下。他扭转头,呆呆的望着,坐在阳光下的楚老。

韩雨这才发现,老爷子竟然已经穿上袄了。

“这是鱼竿吧?送给我的吗?”楚老忽然扭头,静静的望着他手里的钓竿。

韩雨微一沉默,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轻声道:“是我送给您的礼物,就是不知道,您喜欢不喜欢!”

说着,他两手将鱼竿递了上去。

在来的时候,他想过要将真相告诉楚老的。可是,现在他却改变了主意。因为他不确定,楚老是否还能扛的住,失去儿子的打击!

楚老已经老了,而他已经失去过一次楚狂刀,这种伤痛,不应该再来一次!

“不错,难得你有心了!”楚老笑眯眯的将鱼竿接了过来,轻轻的抚摸着:“暖玉的,很适合在这样的天气里垂钓。比起普通的鱼竿来,短了一下,倒是更合适我用了。不错,我很喜欢。”

鱼竿太长的话,对于力气已经不如以前大的楚老来说,显然难度会增加。

韩雨这才领悟到,楚狂刀将鱼竿做短了些的用意。心中,更是微微一痛。

“行了,不要在这里陪我这老头子了。去看看颜儿吧。”楚老静静的望着水面,缓缓道。

“哎!”韩雨急忙应声:“那我去了,爷爷!”

“去吧!这丫头,这两天心情不太好。也许,你能让她高兴点!”楚老静静的道。

韩雨低声苦笑道:“我只希望她见了我,心情不会更糟!”

楚九轻笑一下,拉过韩雨低声将楚颜的位置,告诉了他。韩雨小声道:“九叔,爷爷他……”

“老爷子这是老了!”楚九的目光中,闪过一抹落寞:“你九叔也老了。我们都会老去的,你也一样。岁月是把杀猪刀,黑了木耳,紫了葡萄,软了香蕉啊!”

韩雨目瞪口呆,这可是网上流传的荤段子,他听老叶说起过。想不到,楚九竟然会在此时,感慨引用。一时间,嘴角禁不住露出一丝笑意,却又生生憋住了。

“怎么了?”楚九瞪他一眼。

韩雨忙逃也似得离去:“没,没什么,我先去了啊九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