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39章 黑衣的报复

1239章 黑衣的报复

胡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感觉有人抱住他的时候,立即拧身,侧腰,手肘反向上狠狠的捣在了那人的下巴上。

但听一声惨叫,明显是有人摔到了地上的声音。

不过,沒等胡來松口气,便又被人抱住了。这次,还多了一声急切的呼唤:“和尚哥,和尚哥,他们已经走了,您醒醒……”

胡來缓缓的转过头,只见萧南天嘴角带血,脸红肿的像个猪头似得,正泪眼吧茬的望着他。胡來张了张嘴,轻声道:“萧南天?你脸怎么弄的,谁打的?”

谁?

除了您还能有谁!萧南天此时是欲哭无泪,有无当烈火在前面,他今晚并沒有在厮杀中受伤,准确的说,是他根本沒跟人交手。

这一身的伤,那都是让胡來给揍的!

咧嘴尴尬的一笑,萧南天急忙道:“沒事,都是些皮外伤,您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胡來扭头左右看了一眼,但见四周衣衫褴褛的疯字营小弟,还有他的手下,正用一种关切的眼神望着他,禁不住拧眉道:“无眉走了?”

“无眉死了!”

萧南天急忙道:“他一死,他的人,便被杀散了。”

胡來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急忙道:“那屠刀呢?”

萧南天顿时闭上了嘴巴,目光却挪向了身后。胡來手中的刀,当啷一下掉到了地上,他脚步蹒跚的走了过去,只见王杰书倒在地上,他的身上,也插着几根弩箭。而无眉,便被他挡在了身前。或许是因为太过用力了,他的胳膊一直紧紧的勒在了无眉的咽喉前面,怒目圆睁。

无眉,则身子向前弓,两人死去的时候,还呈现出一种角力的状态。

胡來噗通一下坐了下去,硕大的光头,紧紧的埋在了胸前,身子,都禁不住哆嗦了起來。不断的挣扎,还有刚才的连番用力,使得他身上的伤口,又开始向外冒着鲜血。

可他却像是失去了知觉似得,不断的用手打着自己的光头,啪啪作响:“都怪你,都怪你,为什么不拦住他,为什么,为什么……”

“和尚哥,您也别太伤心了。屠刀哥怎么说,也是为社团除掉了无眉这个心腹之患,解决了天狼社的遗留!”萧南天低声劝慰道。

只是,不说还好,他这么一开口,胡來就像是被捏了屁股的刺猬一般,猛的抬起头來:“谁让他解决的?谁让他解决的?”

目光无意中瞥见了墨火的身影,胡來猛的跳起,伸手指着墨火,边走边道:“还有你,是你害了屠刀,是你害了这些疯字营的兄弟,都是你!”

四周疯字营的小弟,还有胡來的手下,闻言顿时眼含杀机,冷冷的朝着墨火等人望了过來,还有不少小弟手提陌刀,慢慢的靠了过來,将墨火等人围在了中间。

萧南天吓了一跳,急忙抱住了胡來:“和尚哥,误会,这是误会,他们是老大派來的!”

“放你妈的屁!”胡來抬手便将他推到了地上:“要是老大在这,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屠刀去送死!只有你这样的冷血动物,才会如此!”

他一把将墨火的领子拎了起來,眼中一片狰狞。

墨火静静的望着他,淡淡的道:“我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

“你是在谋杀!”

“谋杀?”墨火的眼中,似乎有一团小火苗在升起,他寒声道:“我是谋杀,那我三名兄弟战死,其余兄弟人人带伤,又是谁杀的?这是黑道,是厮杀,你想杀人,自然也要被人杀!”

“你可以向老大去投诉我,我叫墨火!”

说着,墨火转过身,冷冷的盯着前面的一名疯字营小弟,寒声道:“让开!”

那小弟也不知道是被他刚才的责问所问住,还是因为他身上所露出的那种气势,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墨火一步迫了过去,后面的小弟,就好像是被帆船划开的水花一般,纷纷朝两边避让。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目光中,满含尊敬,用一种恭送的眼神,望着这二十八名浑身染血的汉子,还有被他们抬在身边的三具遗体。

沒有人知道他们的具体身份,只知道,他们是在最危机的时刻,奉了老大的命令前來的,而且,他们不畏生死的严格执行了命令,并为此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可他们的敌人,付出的代价比他们多数倍!

他们的勇敢,他们的忠诚,他们的无畏和强大,已经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因为他们有这个资格!

胡來静静的望着他们,半晌也沒有说话。他知道,自己刚才实在是无理取闹,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心中有一股悔恨,恼怒和不甘的火,在他的心头燃烧,若不发泄,仿佛就要把他给烧成灰烬似得!

“师叔祖!”

降龙瘸着腿走了过來,胡來瞄了他一眼,低声道:“受伤了?”

“嗯!”

“看门和过江呢?”胡來一眼便瞥见少了两人。禁不住目光一凝,降龙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两位师弟已经前往极乐世界去了!”

“阿弥陀佛!”其余的十六位罗汉,纷纷合十。

胡來盘腿坐下,开始念起过去往生经,剩余的十六位罗汉,纷纷照做,一时间诵经之声大起。

当韩雨接到萧南天的电话时,整个人半天沒有说话。他直接摁灭了电话,一个人静静的抽着烟。他又失去了一个兄弟,疯字营也完了。对于屠刀的死,他并沒有去怪胡來或者墨火。

因为他已经明白了,早就在王杰书得知了魏正峰死讯的时候,他自己也已经萌生了死志。判官苏俊宝死了,魏正峰死了,昔日仿佛桃园三结义般共同进退,同生共死的兄弟,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个,他自然会感觉了无生趣。

所以,他选择了死亡。

不是平静的,悄无声息的死去,而是轰轰烈烈的杀上一场,他用这场厮杀向韩雨和遮天表示着忠诚和勇敢,用厮杀祭奠着死去的兄弟。

苏俊宝,可是死在了天狼社的手中。如今,他把天狼社的最后一个人,也给灭了。也就为自己的兄弟报了仇。

现在,韩雨终于不用再头疼,再逃避该如何面对疯字营的兄弟和魏正峰的死了。然而,他的心中却沒有半点轻松和愉悦,有的只是几乎让他透不上气來的沉重。

训练场的小弟,只是看到韩雨的卧室,亮了一夜的灯。当第二天,萧南天看见韩雨的时候,整个人都酒杯吓了一跳。

在他的印象中,老大永远是那种刚强,坚硬中透着一股儒雅,嘴角带着一种平静自信的笑容,话不多,音不高,然而却极富有感染力的那种人。可此时的他,双目猩红,整个人就仿佛是困兽一般,身上带着一股让人无法透气的浓烈烟草气息。

“老大!”萧南天声音为之一低。韩雨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气势,让他透不上气來。

“你说,那个什么猎鹰小队的人,是谁派來的?”韩雨静静的望着他。

萧南天神色一正,肃然道:“被我们抓住的那人,说他们是宋家,和庄家的人。当时墨火就在旁边,老大若是不信的话……”

“人你带來了吗?”

“带來了,总共有二十三个能行动的,其余的还有三十多人重伤,以及上百人战死。那些重伤的,也都已经被处理掉了!”萧南天低声道。

韩雨点了点头:“好,带着他们跟我走!”

“老大!”萧南天吓了一跳:“我们是不是要查证一下?毕竟,他们到时候若是否认的话,那我们……”

“我去,不是问他们要个说法,求个怜悯,而是自己去取个公道!”韩雨眼中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身形恍如标枪一样。大踏步的从萧南天的身边走了过去,萧南天急忙转身跟上。

韩雨來到训练场,静静的望着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的墨风,墨林,墨迹,还有胖子等人,随即一语不发的率先上了他的车。

车子一声呼啸,快速的行驶了出去。

后面,五百名小弟,分乘上百辆车子,静静的跟在了后面。一百多辆车,排成了一个车队,像是一条长龙一样,携带者风云雷霆之势,朝着山西庄家急驰而去!

或许是我一直太低调了,所以,他们不知道我发怒时的样子。

或许是我一直太和气了,所以,他们不知道招惹我后的后果。

那我今天,便高调一回,嚣张一回,本色一回,让所有人都知道,杀我黑衣兄弟,招惹遮天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如果只有害怕,才能够让人敬畏的话,那我也不介意,來一场腥风血雨!

韩雨静静的闭目坐在车中,右手悄无声息的握成了拳头。

他是一个黑道老大,可从來都不愿意,在普通人面前,展露出黑道黑色,冷酷的一面,以至于许多人,都以为遮天是黑道中的异类。

如果换成了是幽冥会的话,那庄家,宋家他们敢派人去暗算李德波吗?

这个问題的答案,让韩雨终于决定,用最为直接的行动,來告诉这个世界,告诉所有的人,只要你认为自己能付得起这个代价,那便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