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40章 庄家被围

1240章 庄家被围

在这个世界上,公平就那么多,他不会平白无故的跳到你的怀里,來到你的手中。

想要留下他,需要看你和对方,谁的拳头更大,谁的能力更强,谁的人脉更广,谁的手段更高明。

不过,这一次,韩雨却是要跟对方比一下,看看谁更狠,更凶。

这是他的强项,因为他是黑衣,是遮天的老大,是黑道上的强者。

车队一路直行,在高速上快速的行驶而去,得亏此时天色还灰蒙蒙的,否则,如此庞大的车队出城,只怕会立即引起各方的注意,遐思,或者恐慌。

遮天,在悄无声息的暗中进行着集结。

疯字营的小弟,已经拿下了无眉的地盘,青帮的人,似乎也得到了消息,他们竟然沒有对遮天采取行动,而是选择了沉默。

不过,为了避免遮天将怒火发泄到他们的身上,青帮还是做了谨慎处理,青帮铁壁杨壮杨五百亲自带了他的人,就坐镇在附近,显然,若是遮天想要找青帮麻烦的话,他便是那个横亘在遮天前进道路上的一块巨石。

庄氏银行大厦的顶层,庄修竹长身而立。

他脸色阴沉的望着支小美,咬牙切齿道:“你是要告诉我,你沒有能杀的了那个黑衣,反而将卫队葬送了好几十人吗!”

“他沒有來。”支小美低声道。

“哦,是吗,沒來。”庄修竹英俊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狰狞,他猛的抬手,朝着支小美砸了过去,支小美下意识的用左臂一挡,却被他用右手砸中了下巴。

任谁也想不到,庄修竹的身手,竟然会如此强悍。

“那为什么你还要回來,为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背负的是什么,无当想要重振旗鼓,靠什么,凭什么。”庄修竹抬手狠狠的在他的胸前戳了几下,急促的喘息了两声,这才道:“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要详细的,结果!”

支小美微一抿嘴,低声道:“我们本想找那黑衣的,可是,他沒有來,不过,他却派了一支极为强悍的小队,试图将胡來救出去,本來,我们拦住了他,可是,就在那个时候,无眉却死了,还有他的那些护卫一起!”

“他的人,动摇了,胡來手下的十八罗汉,趁机冲了过來,我见事情不妙,便带人撤了出來!”

“也就是说,你并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被俘,这也就意味着,黑衣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

“是的!”

“该死,你知不知道,你把事情弄砸了,你把一切都弄砸了。”庄修竹脸上的狰狞,越发的明显起來。

“若是黑衣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他会怎么做。”一直站在角落里的那个中年人开口了,他叫庄连海,是庄修竹的贴身护卫

庄修竹深吸一口气,试图冷静下來道:“他会追查线索,而且,会马上便來找我们的麻烦,海叔,对不起,都怪我沒有听你的话,你说的对,对商人來说,杀人是最愚蠢的行为!”

庄连海嘴角露出一丝欣慰之色:“你现在能认识到这一点,也不算太迟,黑衣就算是有些势力,也对你无可奈何,毕竟,你是庄家的继承人!”

庄修竹刚想说话,忽然电话响了。

他接通之后,脸色顿时变的极为难看,连连点头之后,他挂了电话,长着脸道:“爷爷让我马上回去!”

“只怕是老爷子得到了风声。”庄连海低声道。

庄修竹拧眉道:“若是爷爷问起,我该怎么回答!”

“朝那无眉的身上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庄连海笑了一下,对支小美道:“现在,我就让人安排你回无当,在事情沒有结束之前,你暂时先不要露面,现在,也就那里最为安全了!”

支小美点了点头,转身就要向外走。

庄连海忽然道:“对了,你回头跟神虚道长说,三个月之后,修缮无当的计划,便会全力展开,有了庄家的支持,武当一定会声名远播,超过少林!”

支小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无量天尊,我回去一定禀告师尊!”

等他离开,庄修竹这才拧眉道:“为什么要让他走,万一那个黑衣问我们要凶手,怎么办!”

“他是少爷的人,就算在,您也不能将他叫出來,不然,以后谁还敢为您卖命!”

“我明白了。”庄修竹的脸上露出了受教之色。

庄连海沉声道:“而且,他不在这里,我们想要怎么跟那个黑衣说,才都沒有破绽,既然那个黑衣脾气火爆,目空一切,那我们便告诉他,他要找的人就在武当山!”

庄修竹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喜色:“那这么一來,黑衣就是老虎吃天,无从下口了!”

说着,他乘坐专用电梯,到了楼下,然后,直驱庄家大院。

庄家,庄老爷子庄啸风,坐湖而钓。

听到身后的声音,老爷子头也不回的道:“你有沒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啊,爷爷,您说的是迪拜油田的事情吧,我已经跟阿联酋谈过了,他们非常乐意我们的投资,虽然这一次的投资,预计我们的利益,也就在两亿到三亿美元之间,而且要在五年之后,可是,却足以让我们完成对这个石油王国各个阶层的渗透!”

“而且,他们并不缺少资金,所以,愿意我们用其他行业的股份,进行等价这算,等于我们是一毛钱不用出!”

庄啸风点了点头,脑袋上的那个八角小帽,轻轻的晃动着,看上去有些滑稽,可是,庄修竹却是屏气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出。

“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庄啸风淡淡的道。

庄修竹抿了抿嘴儿,忽然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爷爷,对不起,我错了,不过,我也是受到了别人的蒙蔽,那个无眉只是想让我帮他一把,我这也是一种投资,所以便答应了,可我哪儿里想到,他竟然会胆子大到去找黑衣的麻烦啊!”

庄啸风的两眼轻轻的眯了起來,庄修竹的那点打算,他岂能不知。

韩雨和遮天跟庄金走的太近了,尤其是对倭国的金融掠夺,使得庄家的资产,一下便增加了近百亿美元,以至于他这么些年的努力,在许多人的眼中,都变成了笑话。

现在,家族上下,对庄金是一片赞誉和欣赏,在庄修竹看來,庄金已经对他庄家继承人的位子,产生了巨大的威胁。

所以,他想要除掉黑衣,他当然也知道,这么做是有风险的,可是,一想到沒了遮天的帮忙,沒有了楚颜和墨雨心的支持,庄金就还是那个一无是处的二世祖,他便感觉到了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所以,最终还是派出了最为精悍的手下。

“你起來吧,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庄氏银行的总经理,庄金,由你暂代你哥哥的位置!”

“爷爷。”一直站在旁边的庄金吓了一跳。

那边的庄修竹也是同时出声,不过,他的脸色却是十分的难看。

难道因为这事,他的爷爷就要将他继承人的权利和地位,一同剥夺了吗。

“我已经决定了,而且,决议已经生效,你们就执行吧,修竹,你先起來,记住了,以后做事一定给要三思而后行,若是再如此莽撞,早晚都要为自己,为家族惹來大祸!”

“是。”庄修竹虽然满心不甘,可终究不敢反驳,慢慢的站了起來。

“管家,你去准备一下,我这就带着修竹,去天水一趟!”

庄修竹脸色一变:“爷爷,我也知道那个遮天不好惹,可您也不至于要将我交给他发落吧,若是如此,那我们的面子望哪儿搁!”

庄啸风哈哈一笑,将手里的鱼竿朝旁边一丢,起身转过脸來,紧紧的盯着庄修竹,傲然道:“将你交给遮天,呵呵,你把你爷爷想的,未免也太怂了,你虽然做了错事,可毕竟是我庄啸风的孙子,他黑衣,难不成还敢打到我庄家的门上來!”

“那我们去天水干什么……”

庄啸风两眼微微一眯,有些沒好气的道:“当然是去见楚老头!”

韩雨是楚家的女婿,若是楚老爷子出面,他自然是不会反驳的。

更何况,现在的楚家,已经今非昔比,单论资金的掌控,楚家已经不再庄家之下,而且,现在他们又去了梆子国,经过了倭国金融之战的楚家,虽然沒有名列三门五姓,可论实力,已经不输给他们任何一家了。

这样的家族,若是能早点与之结成同盟,对庄家的战略生存地位而言,也是只有好处,沒有坏处的。

“老爷子,不好了。”管家本是去安排直升机的,可是,沒等走远,便忙不迭的跑了回來,脸上带着古怪的神色道:“那个黑衣,到咱们门口了!”

“啊。”庄修竹被吓了一跳。

庄啸风眉头微微一扬:“这么快,看起來,这小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沒有耐性,他來了多少人!”

“足有五六百,已经在外面把院子给围住了。”管家低声道。

庄啸风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來,身上更是不怒自威的透出一股凛凛威势。

“爹,他这是气势汹汹,來意不善啊。”庄钱,也就是真正的庄家大公子,庄修竹和庄金的老子低声道。

“爹,爷爷,大哥,黑衣他沒有歹意,他只是,想要将事情弄个清楚。”庄金急忙道。

“二弟,我知道你跟黑衣关系好,可是,在这个时候,你怎么也不能不顾及庄家的颜面吧。”庄修竹冷声道。

“他只不过是想要个真相,我们家的护卫,出现在了他的地盘上,而且,向他的人发动进攻,难道他还不该弄弄清楚吗。”庄金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庄修竹冷笑一声:“爷爷,我觉得这事情沒有那么简单,什么真相,沒准黑衣分明是想借机找茬,他现在掌握了大量的资金,霍许是想向我们示威,然后,迫使我们跟他合作!”

“黑衣不是那样的人!”

“好了,甭管他是不是那样的人,带人一声不响的找上门來,便是在打我这张老脸。”庄啸风忽然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他这小子敢把我怎么样,管家,给市局打电话,让他们派人看看!”

“爷爷……”庄金还想开口。

庄啸风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怎么,现在你还要教我怎么做事吗!”

庄金的嘴巴嘎一下闭上了,大家族就有这点不好,那就是好面子,哪儿怕是他们这样开明的家族也是一样。

面子就是尊严,是一个家族向心力,凝聚力的重要指数,可以说,越是护短,越是强硬的家族,就越容易得到家族成员的效忠。

事情扯到了庄家的面子上,显然,庄啸风这位本打算用他的手段,化解掉,息事宁人的庄家大佬,也彻底的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