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42章 硬碰硬

1242章 硬碰硬

“你是在威胁我?”庄啸风的眉头微微拧了起來,周围的空气,便仿佛凝固了似得,沉闷的有些粘稠,常年的身居高位,掌控无数人的幸福和生死,老爷子的身上,自有一股无形的气场和威严。

这位老爷子,掌握着庞大的经济帝国,倘若雷霆一怒,不敢说血流飘橹,却不知道得有多少人,得失去饭碗。

不知道有多少高官,见了老爷子都得颤颤巍巍的陪着小心和笑脸,就算是上面的那些高层,也得称呼一声庄老哥或者庄老。曾几何时,他被人如此当面威胁过?

在他看來,刚才他已经给了韩雨足够的台阶。现在韩雨身为一个小辈,竟然还敢步步紧逼,分明是有些不知进退,不明事理了。

敢在他的面前,表现的如此强硬,难道他以为,庄家真的就会怕了遮天吗?

这种感觉,让老爷子的心头,升起了一股淡淡的怒意。看似平静的眼神,也带上了一丝冰冷的寒意。

韩雨毫不示弱的回望着他,缓声道:“庄家一千三百五十多家公司,六百多个海外分公司,合计两千有余。我手头,拥有资金,大约一千三百五十亿美元,小弟,两万余人。我不介意,用这些钱,这些人,对我所知的所有庄姓公司进行破坏和狙击。”

你不是问我是不是威胁吗?我就明白的告诉你,是!而且,论钱,我不缺,论人,我更比你多!

或许我的关系不如你强,底蕴不如你深厚,长期的斗下去,我未必是你的对手。可我是混黑道的,我的人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至少,我可以让你的庄姓一族,四下瓦解。

这,就是韩雨的回答!

庄啸风的眼睛,瞬间眯了起來,略显昏黄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庄钱的眼中,也闪过一抹异色,嘴角露出的却是一抹欣赏的笑容。

庄金脸色一变,也顾不得礼数,直接插口道:“黑衣,你疯了?有什么來话,不能坐下來,好好说?你……”

“我的兄弟,平白无故的被人给害死了,这话,就不能好好说!”韩雨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道:“庄金,你我也算是兄弟一场,我不想让你为难。此事,你还是别插手了。”

“扯淡,这是我庄家的事!”

“这是我跟庄修竹之间的事!”韩雨毫不客气的扬声道。

庄修竹的脸上,筋肉突突的颤抖个不停,他实在沒有想到,韩雨竟然如此疯狂,如此强硬!从來不知道害怕的他,心中第一次生出了悔意。

或许,他本就不该参与这场对付黑衣的行动,这样的话,他也不会给庄家带來这么大的麻烦。

现在,他只能寄希望黑衣只是说说而已,而自己的爷爷,能够为了维护庄家的面子,而全力维护他了。

“好,好!后生可畏啊,我倒想问问楚老头,从哪儿找的这么一个孙女婿?”庄啸风冷冷的点了点头:“这崭露头角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來找我庄家的麻烦。看起來,我们老哥俩这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真的也都过去了。”

韩雨的眉头,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难道这庄老头跟楚老爷子真的有着不菲的交情?嗯,以庄老头的身份,地位,想來是不会撒谎的。

如此一來,有些事情自己倒也不好太过分了,不然,又如何能够对的住,对他无数次扶持的楚老爷子?更何况,那魏正峰是影子的徒弟,整个疯字营都算的上是楚家的嫡系力量。

不过,此仇却是不能不报的!

韩雨心中正嘀咕着,庄啸风却已经脸色阴沉道:“小子,你若以为我是吓大的,那就未免太小瞧庄家了。数百年來,什么风雨,庄家沒有见过?你有什么本事,便尽管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能不能从我庄家身上,撕下一块肉來!”

“我只想要一公平,不想要庄家的肉!”

“公平?公平就在这里,不过,老夫若是执意不给你,你又能奈我何?”庄啸风显然是被韩雨的猖狂态度,给激怒了,硬梆梆的回了一句。

韩雨静静的望着庄修竹:“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老爷子若是执意如此,那我也就不介意,取庄家一块肉!”

说着,韩雨掏出电话來,打了一个电话。

“陆辉,刑天雇佣军到什么位置了?好,现在我命令,警示性攻击,倘若对方敢有人向外冲,就地击毙,一个不留!”

说着,他将电话打开了扬声器,只见里面枪炮声四起。

韩雨冷冷的道:“纳塔尔小镇,东方训练营。里面大约有各年龄层的训练者,三千人,外加一支一千余人的雇佣军。小镇偏僻,并不起眼。若我沒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庄家护卫的主要训练场所吧?”

庄修竹和庄金两人暗自诧异的望向自己的爷爷,但见老爷子脸色阴沉,便知道,这事十有**是真的了。

此事,便连他们也不清楚。庄金有些惊骇的望着韩雨,直到此时他才忽然发现,韩雨早就不再只是一位单纯的国内黑道帮派头领,而是一个可以遥控上万公里外的地方局势的人。

“小子,你是在向我宣战吗?”庄啸风冷声道。

韩雨两手一摊,刚要说话,忽然外面传來了警笛声。毕竟是庄家出了问題,当地的警方还是不敢怠慢的。局长亲自带队,几十辆车子,遥遥的呼啸而來。

韩雨嘴角一勾:“老爷子难道是想让他们逮捕我吗?”

“我是商人,我尊重法律!”庄啸风淡淡的道:“如果你不希望你的那个刑天雇佣军,成为雇佣军任务中,被悬赏的对象,我劝你最好还是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至于你,应该冷静一下!”

“他们吗?”韩雨拿出电话,直接拨通了唐峰的电话:“唐三,我需要你帮我个忙!”

电话那头的唐峰,苦笑道:“该死的,你不会是真的带人去了庄家吧?”

“让你失望了,我此时,正跟庄老爷子谈事呢!如果你不想这些人,因公殉职的话,最好让他们回去!”

“黑衣,你听我说,我现在已经朝你那里赶了,你千万别冲动。我相信,这跟庄老爷子沒关系,你别急着发火!”

“五分钟的时间,如果你不希望倭国突然改了风向的话!”韩雨淡淡的道。

电话那头的唐峰,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他去过倭国,隐约的知道,韩雨在倭国的控制力。该死的,柳生家族已经成为了他的附庸,井衣家族跟他进行了全面的合作,现在,他又成为了潜在的天照盟女婿,可以说,他已经到了能够左右倭国情形的地步。

“你疯了吗?你辛辛苦苦的才弄出的这一切,难道你要将这毁于一旦?”唐峰急促道。

韩雨声音转冷:“我不想发疯,所以你最好别给我机会这样做!”

唐峰急忙道:“好,好,你听着,黑衣,我马上就给他们打电话。你先别冲动,庄家事关国内的经济大局,一旦庄家出现了什么重大变故,整个市场都会随着产生巨大的崩溃。蝴蝶效应你听过吧?我这么跟你说吧,若是庄家出了问題,我们将要面临一个烂摊子,一个烂摊子,你懂吗,喂……”

唐峰的话还沒说完,便听到了里面的忙音。

“我靠!你这家伙真的疯了吗?”唐峰对着电话狠狠的骂了一句,忙打电话给了当地的市局,嘴里还喃喃的道:“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妹夫的份上,我非揍你小子不可。”

庄啸风静静的望着韩雨,眉头微微拧的紧了起來。

外面的警笛声,忽然停了下來。

“管家,让他们回去吧!”庄啸风轻轻的挥了挥手。他知道唐三是谁,也知道韩雨跟唐峰的关系不错,却沒想到他们的私交,竟然会好到了这样的地步。

他的目光掠过庄修竹,隐隐的闪过一抹怒火。他知道韩雨不好对付,却怎么也沒想到,他的势力竟然远远的超过了他的想象。

唐峰虽然是龙组的天尊,可是,他也绝不想,参与到这事情中來。现在韩雨只是一个电话,竟然就让他强行忤逆了自己的意思。

不过,让庄啸风联想更多的,却是刚才韩雨所说的倭国。难道,他在那里还有什么势力?

这让庄啸风的心中暗自一沉,第一次感觉到,韩雨这么直接的杀上门來,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他真的有着跟自己正面交锋的本钱。

无论是金钱,势力,还是人脉关系。

毕竟,墨家,楚家的女孩,都是他的未婚妻,而据庄金说,他跟赵家的那丫头,也有着不错的关系。

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步,让他主动的跟一个后生晚辈低头?这对庄啸风來说,不比承受一些损失好过!

“爷爷,黑衣,其实事情都是我做的!”庄金忽然一步迈了出來,大声道。

韩雨和庄啸风的眉头齐齐一皱,目光冷冷的朝他扫了过來。

庄金咬了咬牙,噗通一下跪了下去:“爷爷,是我将人借给了那个无眉,我只是让他们给遮天找点麻烦,却沒想到,他竟然会杀了疯字营的人。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承担这一切的后果!”

“胡闹!”庄啸风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庄金这一承认,庄老爷子便失去了道义。他知道再无法偏袒下去了。不过,他气的却是庄修竹站在旁边,庄金替他承担了这一切。如果庄修竹主动站出來的话,他会非常高兴。

毕竟,该是谁的责任,谁的错误,就该由谁來承担。

“你,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庄啸风伸手指着庄金。

庄金微微抿着嘴儿,他对韩雨的了解,可以说比这些人都要清楚。同时,他也清楚自己爷爷和大哥的性格。庄修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站出來的,庄啸风呢,也会为了庄家的颜面而继续强硬下去。如此一來,他们就会撞个两败俱伤。

唯一的办法,便是他主动站出來,承担这一切。

“对不起爷爷,我错了。黑衣,此事是我不对,不管你想怎么处理我,我都沒有怨言!”庄金大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