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43章 付出代价

1243章 付出代价

韩雨两眼微微一闭,半晌沒有说话。

在來的时候,他便已经猜到了会有这种可能的发生。也有了心理准备,以庄金的为人,他不会看着自己跟庄家來个头破血流的,若不如此做,只怕韩雨都要重新考虑,是不是真的跟他继续做兄弟了。

连自己的亲兄弟遇到了麻烦,都不愿意出头的人,你又如何相信他会对那些异性兄弟,全心以对?

韩雨掏出烟來,叼在嘴儿上,手里的打火机,轻轻的打着,放到嘴边,却被风给吹灭了。韩雨再次点燃,却沒有碰到烟上,反而十分恼怒的将火机丢到了地上。

“艹!庄金,跟我说,你是开玩笑的,还是认真的?”韩雨将嘴里的烟拽了出來,狠狠人揉成了碎末。

“我不求你能原谅我,只希望,你不要将整个庄家牵扯进來。这对你我,都沒有什么好处!”庄金脸上露出一丝苦涩。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让我给你一刀,我们便两清!”

“好!”庄金站起身來,缓缓的向前走去。

“小二!”庄钱眉头一拧。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庄金转过脸來,冲他微微笑了一下:“爸,我沒事的!”

庄啸风静静的望着庄金,沒有出声。

庄修竹却是暗自拧眉,他本就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眼下的情形,对他來说十分不利。他有些恼火的盯着庄金,这多情多义的角色,都被他这个兄弟给抢去了,那他算什么?一个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不顾大局,给庄家带來了巨大麻烦的白痴吗?

他缓缓的踏前了一步。

韩雨的目光恰当的扫了过來,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随即落到了庄金的身上,右手一伸,旁边的墨迹将一把匕首,放到了他的手上。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韩雨握着匕首,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把出鞘的战刀,带着凛凛杀气。

庄修竹的脚步,还沒有抬起,便不由得一顿。他的身手很不错,可面对的是韩雨这个凶名在外的家伙,他依旧不愿意冒这个险!

毕竟,若韩雨真的动手杀人的话,他将要丢掉的,会是自己的生命!

拿着自己的小命冒险?NO!

韩雨的嘴角微微一翘,那一丝嘲弄的弧度,不及扬起,两脚在地上微微一点,整个人便已经扑了出來。如鹰似虎,转眼间便到了庄金的身边,右手的长刀,划过一道曲线,狠狠的刺了过去。

噗!

鲜血顿时染红了韩雨的手,他的另一手,紧紧的抱住了庄金的肩膀,在庄金的耳边喃喃道:“若你不接庄家,我便毁了他!”

说完,猛的一把将匕首拔了出來,任由庄金在他脚下,矮了下去。

韩雨目光从庄啸风,庄钱,庄修竹几人的脸上扫过,轻声道:“若是庄家有把握毁了我,便自來就是。否则,最要不要有下一次惹我。老爷子,庄家数百年基业,能有今日,实属不易,孰是孰非,是敌是友,全凭您老一念而夺!黑衣今日多有得罪,告辞。”

说着,他一松手,任由手中带血的匕首,掉落在地上,这才微一躬身,转身就走了。

來的时候如风,走的时候从容。

庄啸风两手扶着拐杖,半晌无语。那边的庄钱和管家却已经抢了出去:“快,叫医生!”

庄修竹也是满脸紧张:“二弟怎么样了?他沒事吧,啊?”

“臭小子,从现在开始,你给我闭门思过,哪儿也不许去!”庄钱这个庄家公子,一向以自娱自乐,不愿意理会家里事务的懒散闲人,竟然难得的抬手给了庄修竹一巴掌,破口大骂。

庄修竹整个呆住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打他。一时间,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老爷!”管家走了过來。

庄啸风缓缓道:“小金伤的怎么样?”

“避开了要害,沒有生命危险。”管家低声道:“看起來,那个黑衣还是手下留情了!”

“他?”庄啸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随即有些失落的喃喃道:“此子心机之深,手段之高,同辈之中凤毛麟角。可惜啊,不是我庄家子。”

“老爷……”管家诧异的挑了下眉头,不明白自家老爷,怎么还称赞起自己的敌人來了呢?

庄啸风沉声道:“从现在开始,修竹在家中禁足一月,一个月后送他去美国读书去吧。他的那些护卫,全部都撤下來。公司的账目,由祖宅派人,重新整理。记住了,一个月后,让庄金正式上班。”

“那这一个月中,公司的事务怎么办?”

“让少爷做吧!”庄啸风瞄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只可惜,自己的儿子志不在此。否则的话,庄家也不至于如此难做!

韩雨重新回了车上,脸色依旧阴沉如水。

墨迹微微沉默了一会,终于忍不住道:“老大,庄金不会死吧?”

“嗯?”韩雨低低的从鼻子里挤出一声,他那一刀,避开了要害,以墨迹的眼光,自然可以看的出來。除了会流点血,在肚子上留下一道疤以外,不,以庄家的医术水平,甚至连疤都不会留!

“我不明白,您为什么相信了他的话?这事情,摆明了就是那个庄修竹做的。只是那个庄金出來替他顶雷罢了。这个混蛋,任由自己的兄弟将事情揽了过去,他却猫在后面,真他妈的够孬种的!”墨迹沒好气的道。

显然,庄金为自己兄弟挺身而出,挨了这一刀,让墨迹这个一向对富二代不怎么感冒的家伙,也对他印象不错!

韩雨瞄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庄金是在替庄家出头,你知道,我知道,庄老头也知道!一刀换一个继承人,稳赚不亏!”

静静的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窗外的景色,在快速的后退。韩雨拿起旁边的红酒來,朝里倒上一点,又给墨迹倒了些。胖子自在旁边持着鸡腿,对此是丝毫沒有兴趣。

墨迹接过酒杯,两眼大亮:“大哥,您的意思是,庄金要上位?”

韩雨拿起酒杯來,跟墨迹碰了一下,这才道:“如果我是庄老头的话,就会这么做!”

说着,他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反倒是墨迹,满脸茫然,他不明白,老大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也不愿多想,只是笑道:“这老家伙怎么想,咱不知道,反正,今天咱们跑到庄家大门口去,这一通闹还给了庄家二少爷一刀,这事怎么想都他觉得痛快!”

韩雨轻轻的将酒杯放下,沒有应声。

他的目的,可不仅仅是贪图一痛快!

庄修竹想要杀了他,就是怕他支持庄金,成为庄家继承人。他虽然是幕后指使,却并不是主凶,更不是唯一的那个。老实说,他只不过是推波助澜,借刀杀人而已。若是个普通人,如此做,韩雨自然可以毫不犹豫的送他下地狱。

可庄修竹毕竟是庄家的大少爷,杀了他,便等于是跟整个庄家为敌!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毕竟,庄家是三门五姓之一,连他韩雨都沒有大度到,自己的兄弟呗杀之后而忍气吞声的地步,更何况是他们?

眼下的遮天强敌环伺,内忧外患,若贸贸然的跟庄家这个经济上的庞然大物,正面撞上了,只怕便是遮天也吃不消。一旦出现差池,遮天所要面临的,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亲者痛,仇者快?这样的事情,韩雨不会做。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沒有想过要杀掉庄修竹,他一开始表现的那么强硬,为的就是要镇住对方,将庄家迫入死角。

为的便是要告诉庄啸风,他,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敌人。

如果他们让庄修竹继续掌管庄家的话,那他,便会成为庄家最为可怕的敌人,也是一个最合格的敌人!

这话沒有明说,可是,他的一言一行,无不在传达着这个信号。而且他相信,庄老爷子一定收到了。他更坚信,庄啸风绝对不会冒这个险。就像他最后说的,在沒有足够的把握,彻底的毁掉他之前,庄啸风不会让庄修竹这样的人掌控庄家。

更何况,他已经让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庄金和庄修竹之间做人的差距。

至于庄老爷子是不是会满心不爽,韩雨不会在意,因为他,比任何人都不爽。

墨迹砸吧着酒,忽然道:“老大,要是那个庄修竹站了出來,你不会真的杀了他吧?”

韩雨沉默了,过了一会才道:“他最终也沒有站出來,不是吗?”

“咱们现在要去哪儿?”

韩雨扭头望向窗外:“找宋无极!”

“老大……”

墨迹沉默了一下,露出难为的神色,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韩雨缓缓的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放心吧,这一次,不会有人死。不管是庄家,还是宋家,都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吃住的。这一点,我很清楚。”

“不过,他们必须要得到应有的惩罚。”

对于庄修竹,宋无极这样的人來说,你拿掉了原本属于他的权势,地位,让他的野心被禁锢在那狭小的空间,让他被自己的欲望灼烧的体无完肤,才是对他最大,也是最为残酷的惩罚,生不如死!

这一次韩雨就是要迫使三门五姓的庄宋两家,更换他们的继承人!

换人,或者毁灭,这便是韩雨给他们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