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44章 宋家无极

极道特种兵 1244章 宋家无极

宋无极瘦了许多,自从静汐被人给掠走之后,他的日子也相当不好过。特别是,那个明明已经离家出走的半城子,竟然莫名其妙,自作主张的替他取消了跟静汐的婚礼,而且家里还默认了,这让他再一次的清醒认识到,无论他如何努力,收敛,在家族的眼中,他永远都不过是那个半城子的替代品。

只要他愿意,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会被人从自己身边抢走,然后,再捧到他的面前。甚至,就连他本人,也被家里给禁足在此地,不得随意外出。

身为一个优秀的继承人,最大的悲剧,无疑是拥有一个比优秀还要牛逼百倍的天才兄弟。

宋无极端起面前的红酒,狠狠的倒进了嘴里。

他已经得知消息,昨晚派去刺杀黑衣的猎鹰小队,遭到了重创,而且,连黑衣的面也沒见到,这让他更不爽了。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伸出手,他将旁边的一名模特揽了过來。

这模特是一个颇有影响力的模特比赛的冠军,可这又如何呢?只要他宋少爷愿意,那些选秀,评比不过就是在为他挑选小花瓶而已。

宋无极可不是一有什么忍耐力的人,所以,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发泄,而对他來说,最好的发泄对象,就是女人。

“先摸手,再摸肘,顺着胳膊往上走,爬雪山,摁电钮,直奔平原黑峰口。转一转,扭一扭,浪的小妞浑身抖!风流少年无限浪,舍身死在女人肚皮上。”

宋无极的嘴里,喃喃的念叨着他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弄出的小词,两手一上一下,双管旗下。模特那丰腴的像是一座大山一样的胸口,被他扭动的变了形。

不过,他显然沒有什么耐心。

也不管对方愿意与否,一把搂住了她,跳进了旁边的私人游泳池。一条短小的泳裤飘了上來,水花波纹开始荡漾,模特咬紧了嘴巴,却不敢坑出声來,只是默默的承受着……

“少爷!”一名中年人快步走了过來。此人正是宋无极派去带队猎鹰,袭击胡來的那个头目。

宋无极眉头一拧:“沒看见我正忙着吗?”

“庄家那边出事了!”中年人低声道。

宋无极顿了一下,忽然狠狠的耸动两下,有些索然无味的将女孩一把推开:“滚,滚,滚!”说着,自己从水池里跳了出來,随意的擦干了身上的水珠,换上一身浴袍,这才端着酒杯朝外走去。

边走边缓缓的道:“庄家出了什么事?”

中年人暗自嘀咕,这宋无极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装出一种云淡风轻的模样,以示他处变不惊的气质。却不知道,这种不分时候的装逼,有的时候真的很耽误事。

“黑衣带人,将庄家给围了!”中年人低声道。

“黑衣围了庄家?”宋无极一顿,忽然哈哈大笑,弯腰道:“好,好啊,黑衣大概是以为庄家都是做生意的,最好惹。却不知道那些市侩之徒若被惹毛了,也是能咬人的。你现在立即让人去监视那里的情形,若有需要,我们或许可以推波助澜一番。若是能够让庄老头将黑衣收拾掉,那就更好了!”

中年人嘴角露出一丝苦涩,轻声道:“可黑衣带人又走了!”

“嗯,什么意思?”宋无极脸上的笑容,僵成一团:“他们和解了?”

“庄家那边的具体情形,我们暂时还不清楚,不过,庄家的二少爷,好像是被黑衣拿刀给花了!庄修竹的家主继承人的位子,似乎也有些动摇!”

“什么?黑衣呢,那他是怎么离开的?”

“庄老爷子好像并沒有为难他。少爷,现在,不是我们关心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这一次黑衣前去找庄家的麻烦,乃是因为猎鹰小队击杀了他的得力手下,疯字营的一名副堂主。他显然是要寻仇的!”

“为了一个土包子,难道,他还敢找三门五姓的麻烦?”宋无极的手紧紧的握住了酒杯。

中年人微一抿嘴,低声道:“这个黑衣有的时候,不按常理出牌,我担心,他下一站便会來这里。”

“哼,他敢!我就不相信,他还敢找本少爷的麻烦!”宋无极冷喝一声!

“少爷,我们还是暂时躲避一下吧,万一……”

“沒有什么万一,我是宋家的少爷,是宋家的继承人,让我被一个土包子吓跑?想都不要想!”宋无极厉声道:“本少爷就在这里等着他,我就不相信,他还能把我怎么样!”

“啪啪啪!”掌声忽然响了起來。

韩雨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宋无极的视线中。韩雨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缓缓道:“我喜欢,你的勇气!”

“黑衣?”宋无极身子一抖,脸色惨白:“你,你是怎么进來的?”

这里是宋家的一处别院,也算是他的禁足之处,戒备森严。单是卫队便有上百人,而且这里一般人不知道是宋家的地方,这才是他刚才牛哄哄的说大话的原因。

现在,冷不丁的见到这个本不应该出现的人,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对于宋无极來说,就好像是心头的一块盾牌,冷不丁的被砸碎了一般。冰冷落了一地。

那名中年人,急忙闪到了他的前面,满脸戒备的盯着韩雨。

韩雨淡淡的道:“当然是走进來的。”

遮天的情报工作,虽然一日千里,可是,也还沒到能够变态的掌握到宋家别院地址的地步。事实上,他们对宋,赵这种军政方面的超级势力,还有像唐门这种不参与黑道竞争的存在,渗透的力度并不大。

因为现在的遮天,需要把每一点有用的力量,都放到他们需要面对的敌人上去。比如幽冥会,比如青帮……

不过,宋无极却小瞧了韩雨的关系网。

韩雨只是在來的时候,给赵文鼎,也就是赵静汐的哥哥打了个电话,这家伙便屁颠屁颠的把宋无极给卖了。实际上,赵文鼎早就想找宋无极的麻烦了,害的他的妹妹被绑架?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不可原谅的。

只是赵宋两家关系微妙,而且,他们都属于军方高层,两边的老人,关系又极好。所以,他才沒能有机会找宋无极麻烦罢了。现在难得韩雨要主动出头,赵文鼎当然是乐意当个好向导。

甚至,他都打算自己也过來的,却被韩雨给劝住了。不过,在他的心中,对于韩雨的印象,反倒好了不少。军队和黑道,有着许多相似的地方,比如热血,比如男儿的情义。韩雨为了自己的兄弟,连宋家都敢杠上?至少说明他是个爷们!这一点,很得赵文鼎赞同。

有了情报,韩雨凭借着手下最为精锐的小弟掩护,生生一个人,摸到了宋无极眼前。

“少爷,你先走!”那名中年人忽然大喝一声,右手快速的朝兜里摸去。他是著名的快枪手,从将枪取出來,到开枪,再到放回去,也绝不会超过两秒。也就是说,只要给他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能向韩雨发动攻击。

只可惜,这一次他所面对的敌人,连这么一点的时间都不给他。

他的手才刚一动,还沒等碰到手枪,一道匕首便呼啸着撞了上去。甚至,差点碰到了他的手指头。他快速的缩手,再次探出,这回砰到了枪,却还是沒有机会将它拔出來。因为,韩雨已经到了近前。

青色的天策,化作一道冷光,朝着他便劈了下來。

中年人身子向后快速的仰去,两手在腿间一摸,两把三棱军刺便一前一后的迎向韩雨的天策,两人瞬间撞在了一起。

韩雨脸色阴沉,此人,已经快接近与超一流高手的水准了,至少,也是一流高手巅峰的实力。不然的话,他也不能被宋无极所信任。

不过,遇到了挟着仇恨和怒火的韩雨,他也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韩雨手中的天策,跟对方的三棱军刺在极短的时间内,连撞了是十余次。火花迸现,颤抖的力量,使得中年人手臂都几乎要麻木起來。

便在这时候,韩雨卖个破绽,像是气力不济似得,微微顿了一下。中年人立即想也不想,便加紧了手中的攻势。可沒等他体会到胜利的感觉,韩雨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手中的天策,在他的腰上,狠狠的劈了一道。

逍遥一步配上十绝战技,岂能是这个中年人所能抵挡的?

韩雨身子一晃,躲过了对方的反击,然后,再次一阵猛攻,当两人交叉而过的时候,韩雨的手中,已经将他的枪拔了出來。

砰砰!

两抢将中年人手中的三棱军刺击落在地,韩雨对着才刚刚跑出十余步外的宋无极冷声道:“再跑一步,我就开枪。”

宋无极缓缓的转过身來,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望着黑洞洞的枪口,再一次体会到,死亡的降临。他颤抖着,扬声道:“你,你不能杀我!”

“给我个理由!”韩雨冷漠的道。

宋无极抿了一下嘴儿:“这里是京城,你开枪已经惊动了家族的护卫。你來这里,也引起了上面的注意,你若真的杀了我,他们绝不会让你活着离开的。”

“这个理由,我不接受。”韩雨缓缓的将枪口抬了起來,眸子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机。

对宋无极,跟对庄修竹不一样。庄修竹只是单纯的为了利益,甚至,他之所以会对韩雨的人动手,也主要是因为韩雨跟庄金走的太近,的确是威胁到了他的利益。

可是,宋无极却是静汐的未婚夫,而且,这货对静汐被绑架去倭国,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韩雨早就想要跟他算算账了。

“我能杀了你,便能再从这里杀出去!”韩雨的手,静静的搭在了扳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