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46章 解决疯字营

1246章 解决疯字营

韩雨离开了京城。跟來的时候比,他的手下,多了黑白和白黑两个双胞胎。实力自然是有所增加。然而,一想到魏正峰的死,还有几乎被打残了的疯字营,韩雨心头便沉甸甸的。

再加上谷子文和胡來的受伤,遮天此时的实力,实际上已经远不像表面上看去的那般强大。

本來他是打算趁着年前,灭掉青帮的。可是,血鹰会被轩辕小楼拿下之后,社团所面临的形势,顿时变的严峻起來。

如今看起來,只能暂时的停止计划了。

韩雨扭头望向车外,才发现,外面开始纷纷扬扬的飘起了雪花。

也不知道,颜儿她们怎么样了。

韩雨心头,忽然闪过一抹柔软的触感,不由自主的掏出电话,拨通了雨心的号码。

“喂,雨心,是我!”电话一通,韩雨握着电话的手,不由得紧了起來。

墨雨心的声音,传了过來:“黑衣?你在哪儿呢?你沒事吧?”

声音急促,带着一种无法隐藏的关心。

韩雨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经历了一场场的厮杀与较量,他的身心绷紧的就像一根弓弦一般。此时,却难得的放松了下來。

“我沒事!颜儿在吗?你把免提打开,我想跟你们聊聊天!”韩雨轻声道。

楚颜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來:“怎么,现在想到我们了?你就不能消停会吗?我听说你带人去了庄家,你什么时候做事,能不能别这么莽撞?”

韩雨笑笑:“以后不会了。你们在那里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

这一次的电话,韩雨打了两个小时,几乎一路上,他都是在跟两女说话。他跟她们说,自己在倭国发生的事情,跟她们说,现在遮天面临的情形,跟他们讲自己跟庄家,跟宋家的对峙,讲他在倭国的富士山巅,跟倭国的天照盟对抗……

一幕幕的刀锋,虽然极力的被他给隐藏了起來,可是,两女却能够感受的到,他经历了什么。两女也难得的,跟他讲起了经济上的事情,你一句,我一句,讲她们现在在梆子国的谈判,讲他们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虽然她们现在已经到了梆子国,可是,韩雨却感觉,她们从來都沒有像现在这般,离的如此之近。

原來,那种疏远的距离,之所以会产生,大部分的原因,还是他造成的。

“看起來,我们以后需要这样的沟通!”韩雨临挂电话前,轻声说了一句。

“当然,我们随时奉陪!”两女互相看看,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沒有寻常男女的谈情说爱,可是,她们却感受到了,彼此之间的那种交流,让她们的关系,无形中更进了一步。

“老大,疯字营到了!”前面的萧南天沉声道。

韩雨点了点头,对两女道:“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等忙完了这边的事情,我便去梆子国,将你们接回來。”

“得了,你忙你的吧,不用……”

“这次,我可不会同意你们的拒绝。等着我,很快,我便过去!”韩雨有些霸道的回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此时,车队已经开进了黄泉渡口。大战厮杀的痕迹,已经抹去,可是,空气中,还弥漫着那种战火曾经燃烧过的气氛。

疯字营的百人队以上的负责人,都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

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可是,当韩雨下车的时候,整个人还是禁不住为之一呆。

只见原本精神矍铄的疯字营小弟,此时沒精打采,失魂落魄的站在四周。而演武场中,数百名参加了叛乱的疯字营小弟,则被看押在了一起。

这是韩雨吩咐的,他要亲自处置这些小弟。

除了疯字营的人,遮天的一干堂主,副堂主,來了一次大集中。甚至连伤还未好的谷子文,胡來的身影,也都出现在了这里。

各堂堂主的直属精锐,就站在演武场的四周,天劫剩余的人,也都在墨水,墨土两人的带领下,组成了一个卫队,紧紧的跟在了车子的两边。

“老大!”各位堂主,便先一步迎了过來。

天狼堂马文泉,血斧堂胡來,黄泉堂萧炎,暗铁堂武柏,飞羽堂李剑白,裁决堂谷子文,率先行礼,跟在他们身边的各位副堂主,还有堂口的精锐们,也齐齐的按照礼节,高声问好。

几名疯字营的负责人便站在他们的身后,他们的脸上,都带着跟堂口中的小弟,差不多的不安之色。疯字营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如何。

尤其是那些参与了叛乱的小弟,更是面露惶恐,有的已经忍不住体若筛糠起來。

韩雨静静的走了过去,并沒有理会站在最前面的那几位堂主们。他一语不发的走到了疯字营的那几位负责人面前,疯字营最强的时候,人手将近五千人,百人队以上的负责人,多达五六十人。

那个时候的疯字营,以一己之力杀入天狼社腹心,所向披靡,堪称风光无限。然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只有七个人,而且,几乎全都带着伤。

“老大!”那几名疯字营的百人队长,有些底气不足的叫了一声。韩雨的到來,还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他们自然会十分不安。

韩雨静静的走到其中一个人面前,轻轻的勾住了他们的肩膀,然后,便是一个无声的拥抱。随即,还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两下:“谢谢!”

然后,便走向下一个人!

当跟这七名负责人拥抱完了之后,他们脸上已经被一种感动之色所取代。谁也沒有想到,韩雨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会是这么一个词。

当做完这一切之后,韩雨静静的朝着那些叛乱的小弟走去。

“老大!”墨迹有些紧张的喊了一声。

那边的马文泉也急忙上前一步,低声道:“老大……”

“沒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动!”韩雨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然后,便径直走了过去。那些参加了叛乱的小弟,顿时变的慌乱起來。

他们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一条路,韩雨也不说话,径直走了过去。

直到走近他们中间,这才停了下來。

他目光扫了一圈,扬声道:“疯字营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也清楚,你们为什么会跟我们的敌人,天狼社勾结在一起。无眉是我的敌人,不过,有一点我依旧不会否认,他是一条汉子,一个好汉。”

“忠诚,和勇气,使得他在明知无望的情况下,依旧坚持跟我们做对,为的什么?因为他要替关森报仇!想來,你们也是一样。疯子牺牲了,就在跟我去倭国的时候。你们以为他是我害死的,所以,你们才会跟无眉的人联手。因为,你们也想要替他报仇,对吗?”

沒有人回答,因为他们不清楚,韩雨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在沒有弄明白这点之前,贸然的表明态度,很有可能会直接改写他们的下半生。

“你们都是疯子的兄弟,是他的好兄弟。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的兄弟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來替我报仇,我想,我会感到十分欣慰的。仅凭这股兄弟之情,我也可以不计较你们所做的事情。因为,我理解你们!”

这话一出,顿时起了一股骚乱。这些参与了叛乱的小弟,怎么也沒想到,他们竟然可以不被追究责任。

“不过,现在我要当着你们,还有众多兄弟的面,澄清一点。疯子的确是因我而死,不过,他却是为了救我。他和疯字营的几十名兄弟一起,为我和其余的人,赢得了生机和胜利。他们是英雄,是遮天的英雄。”

“如果你们中,有谁不相信这一点,现在就可以过來,杀了我,为他报仇。”

“老大!”

“我看他们谁敢!”胡來等人,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和各自的身份,顿时目露凶光,朝着那些叛乱的小弟,便扫了过去。

韩雨目光一扫,冷声道:“都给我退回去。”

李剑白上前一步:“各位疯字营的兄弟,我想,你们中有许多人应该认识我。我跟疯子哥是一起陪着老大过去的,我跟诸位,曾经也都是剑门的一员。如果,老大真的是那种杀害自己兄弟的人,我李剑白第一个会离开遮天。我想,你们既然相信疯子哥,那就应该相信他的眼光。你们加入了遮天,就应该相信社团,相信老大!”

“疯子是影子叔的徒弟,影子是楚家老爷子的护卫。老大是楚老爷子的孙女婿,只凭这一层关系,老大又怎么会害疯子哥?”墨迹也上前一步,大声道。

他们都看出來了,韩雨是绝不会重罚这些疯字营的叛乱小弟的。而这,也在情理之中。现在的疯字营,可谓是元气大伤。如果在这个时候,还要对那些小弟进行重罚的话,那疯字营日后只怕也会变的形聚而神散。

可他们也担心,若这些人中,有别的社团派过來的奸细或者死士,那韩雨此时就站在他们中间。万一那些小弟被煽动起來的话,就算他们一起出手,只怕也无法将人救出來。

所以,李剑白等人才会急忙出言解释。尤其是李剑白,手指已经冷冷的扣向了身后的血浪,一旦发现真有敢异动的,他才不管韩雨的命令是什么,直接射了拉倒。

有这想法的,大概不止他一个。

无形的杀气,从这些遮天众将和一干精锐的身上散发出來。就像是一群扑击前的野兽一般,给人一种沉闷的压力。

“如果诸位兄弟愿意信我,而且,愿意继续呆在疯字营,我可以既往不咎。当然,如果大家怕日后穿小鞋,不愿意继续留下去,我也不强求。每人两万块钱,拿了钱,你们就可以离开了。日后,只要不重新站在遮天的对立面,与我黑衣为敌,我们便还算是曾经兄弟一场!”韩雨沉声道。

剩下的那七名百人队长,都曾经是魏正峰身边的三百死士。此时,他们还有仅存的三十余名死士一起,率先朝韩雨躬身,再次施礼:“生是遮天人,死是遮天魂。我等愿意追随疯子哥的遗愿,为遮天而战,为疯字营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