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49章 血难再现

第七卷 血路 1249章 血难再现

阴森森的空气微微闪动,一个浑身漆黑,身上散发着浓浓血腥气息的黑衣人,慢慢的走了出來。他脸色阴沉,身上更是带着一种可怖的气息。

不是杀气,而是那种仿佛來自黄泉地狱,在那亿万的血池中浸泡过般的血气。

就好像,在他的身上,有着一股阴森的鬼气缭绕,冤魂缠布一般。

他走路的声音很轻,却偏偏又清晰可见,让人会不由自主的去倾听他的脚步,进而忘掉了他这个人。他就好像是一把血淋淋的屠刀,连被他所经过的空气,都变的粘稠,令人作呕起來。

一头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扎着,本应漆黑的眸子,竟然隐隐的透着一种暗红。

就好像是來自地狱的勾魂使者一般,望之令人头皮发麻,忍不住转身欲逃。

“都到齐了吗?”他微微开口了。

似乎是因为杀戮的缘故,便连声音都带上了一种让人心寒的血色味道。

旁边自有一名同样身穿黑色劲服的年轻人走了出來,他的身上,也带着一种极为恐怖的血腥气息,只是,跟眼前的这人比,要弱上一些罢了。

他恭敬的行礼,沉声道:“回教官,天劫应到二十七人,实到二十四人,还有三人未到!”

“三人?”那双略带妖异的眸子,顿时微微一眯,他们就是在魏正峰死后,自行留在了此地的袁野和他手下的一干天劫们!

经历了无边的杀戮,此时的袁野,身上布满了狰狞的伤口,有的地方已经好了,有的地方,是前两天才刚刚留下的。

伤疤落着伤疤,那代表着他所经历的一场场死亡。

可最终,他还是活了下來。而这种无边的杀戮,不断冲破的死亡,也一次次的淬炼了他们。至少,在精气神上來说,他们已经与刚來倭国的时候比,不知道强了多少。

“再等五分钟!”袁野微微抿了抿嘴巴,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好像是雕塑一般,沒了生机。这个时候,就算是有人拿着生命探测仪,在他面前五米的地方经过,只怕也无法相信,他,会是一个活人!

那名天劫小弟,也退了回去。

二十四个人的身影,就好像是二十四把长枪,静静的矗立在原地,动也不动。

可是,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危险气息,却使得野猫都悄无声息的闭上了嘴巴,虫子也不再鸣叫。所有的声音,生机,就好像是被他们给吸干了一般。剩下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韩雨原本是将孙广超的人,还有高百尺派來的天卫,给他留了下來,然而,袁野也有着他的骄傲。在他看來,魏正峰是遮天的人,为他报仇,也就是遮天的私事。

他不愿意借助别人的力量,來替自己的兄弟报仇。至少,在他们这些人死绝以前,不会。所以,在离开了东经之后,他便让这些人自行回去了。

他只带了二十七名天劫,硬生生的在倭国,大开了三十天的杀戒!

而今日,正好是时间到期!

一个月來,整个倭国都被笼罩在了一片白色的阴影中。甚至,这种阴影的影响,比福岛核爆给他们带來的恐惧还要大。

每天都会有人死亡,而且,都是有头有脸人物。不是政界新秀,学术界的达人,就是经济方面颇有建树的人,或者是黑道中,极有影响力的主。

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全都被割去了脑袋,以至于许多有身份的倭国人,晚上根本不敢出门。那些普通老百姓,却是暗自拍手称快,说是八歧大神见到倭国污秽不堪,所以,特意派出了分神,來净化这个社会。

倭国方面,更是在国家千疮百孔的时刻,出动了数以万计的警察,还有上万名自卫队,参与抓捕凶手。如果他们知道,掀起这场风暴的人,总共也不过三十人的话,只怕眼珠子都要瞪的掉下來。

而在袁野等人的前面,原本是靖国神厕的地方,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而在那废墟中,一座血淋淋的人头塔,已经搭建完毕。

一千三百颗人头,已经远远的超过了预期。而平均下來,每个人,至少也要杀三十人以上。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每人每天都要杀一人。

这还是被他们割下了脑袋的,而在割脑袋的时候,所杀的那些保镖,小弟,秘书之流,就更多了。

百人斩,以前的时候,不过是形容一个人悍勇,疯狂的形容词,可现在,这二十四名天劫,却每个人都是名副其实的百人斩。

至于袁野,更是一口气杀了三百余人!

其杀气之烈,杀伐之勇,杀戮之狠,杀心之酷,已经让他赢得了杀神的称号!

这是倭国送与他的称号,也是赠与整个天劫的荣誉。

如今的倭国,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在进行诅咒和发誓的时候,都无一例外的会说,若是我不讲信誉,便让我出门便碰到那些杀神!

对此,便连袁野也有所耳闻。不过,无论是他还是一干天劫,都沒有因此而生出陶醉或者得意的情绪,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

这是对疯子的承诺,千颗人头塔,祭拜英灵,仅此而已!

袁野的眉头,忽然动了一下:“看起來,他们是不会來了!”

在杀戮的过程中,就连袁野都曾经差点被人抓住过,更何况是他手下的这些人?若是有两三个人因此而失手,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倭国不是不设防的蛮荒之地,更不是不会还手的猪,会任由他们宰杀!

“啪啪!”

鼓掌的声音,突然响了起來。然后,便看见一个灰衣人,出现在了远处:“说的沒错,他们不会來了,不过,我将他们的人头,带了來,也算是一份见面礼了!”

说着,他轻轻的将手一挥,他的身后,灰色的人影,渐渐的增多了起來。

其中,有三人纷纷扬手,三颗血淋淋的头颅,顿时翻滚着朝袁野的脚下,落了过來。

袁野的眸子,瞬间便眯了起來,整个人身上的杀气,猛然一炽。那二十四名天劫,同样充满杀机的扫了过去。

这三人,正是天劫未到的成员!

“不管你们是谁,杀了我的兄弟,你们都死定了!”袁野眸子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寒光。

不过,他并沒有立即动手。

他虽然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題,可这不代表着他就是一个蠢货。相反,一个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題的人,总是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判断出这件事情,是不是还适合用拳头來解决。

比如现在。

这些灰衣人有上百个,身上的冷漠气息,虽然不比他们,可也不容小觑。尤其是他们面无表情,目无希望,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的站在那里的样子,使得袁野一下就判断出了这些人真正的身份。

死士!

天劫是勇士,是猛士,是战士,却不是死士。所谓的死士,是不惜命,不要命!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死亡!若是一个打不过,那就一个用身子挡刀,给同伴创造机会。若是两人还打不过,那就三个人跟你同归于尽。这,便是死士的可怕之处。

他们不求胜,不求生。他们的身体,便是最强的武器,他们的生命,便是最有杀伤力的招数!

这样的人,就算身手不比天劫,就算气势不比天劫,却也一样是可怕的!因为他们悍不畏死,因为他们乐于赴死!

一群死士,自然不会因为见到人头塔而色变,也不会被天劫身上的杀气和刀锋所吓倒。

所以,袁野沒有动。非但沒有动,他反而已经在算计着,带人逃命了。

若是留下一战,天劫必然会全军覆灭!而那时候,无论是他拼掉了对方多少人,也沒有丝毫的意义。

袁野才刚刚将这队天劫打造成一把真正的审判之刃,他不想,在最后出炉的时刻,却被人所毁!

“好啊,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來杀!”那名灰衣人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他目光落在人头塔上,嘲弄道:“这人头塔,应该还缺一颗吧?”

他用手在自己的脑袋上一比划,挑衅道:“若是将我的这颗脑袋,放到最上面,只怕疯子才会真的瞑目,含笑九泉呢!怎么样,要不要试试?要知道,那黑衣,可是一直都想取我的脑袋呢!”

袁野正要走的念头,顿时一灭,他猛然睁圆了双眼,寒声道:“说你的名字!”

“血难!”灰衣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缓缓道。

袁野身上杀机,猛然暴涨,探手一挥,一道冰冷的寒光,就像一道漆黑的流星,闪烁着乌色的光泽,朝对方的咽喉,便射了过去。

“噗!”

血光崩现,位于血难身后的另一名灰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闪身到了血难身前。本來他是有机会,将那暗器劈落下來的,可他却沒有,因为将暗器劈落,还不是最安全的办法。

他脚下用力,微微一跳,用胸膛迎向了那暗器!

一把七寸左右的迷你版三棱军刺,就插在了他的胸口。可他,却只是脸色微微一变,探手便将那三棱军刺拔了起來,随手再朝那伤口上撒了点草药,便重新退到了一边。

而他刚才的位置,早就被另一名完好的同伴所取代。

显然,他的目的,也是要在必要的时候,用身体为血难挡住一切危险!

袁野的瞳孔狠狠的一缩,他两眼紧紧的盯着血难,身子却在刚才丢出了暗器的刹那,向后快速的退去。

“撤!”

二十四名天劫,听到命令,沒有一丝迟疑,潮水般退向后面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