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50章 死士vs天劫

1250章 死士VS天劫

血难虽然跟踪了天劫,可是,为了不惊动外围的那些倭国守卫,还有天劫隐蔽在暗中的眼线,他是将人手全部集中到了一起的。

并沒有进行分散,然后,将天劫进行包围。

因为这么做,人数太多的话,容易被天劫警觉。人数太少呢,又无法挡住这些人的拼命!

所以,他想了一个招。

主动献身,然后,告知身份。

因为他,静汐被抓,因为他,疯子战死,因为他,韩雨已经付出了许多代价。

血难深知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对韩雨來说意味着什么。在他看來,遮天上下对他恨之入骨,那是理所应当的。他也自诩有这个资格,只要袁野跟他玩命,那他就有把握,将韩雨的这把刚刚打磨成形的战刀,折断!

可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这次是秀才遇到了兵。

袁野竟然二话不说,带人就跑!这让他的打算,也就落了空!

虽然他也已经暗中,通知了倭国的德川家族,使得他们掌控了外围的护卫,会在外面进行拦截。

可是混乱一起,势必还是会有天劫漏网的!

血难暗叫一声,妈的,身形向前跟着那一百灰衣死士一起追了下去。

此时,只能是能多宰掉几个,算几个了!

然而,就当他们的人刚刚绕过人头塔的时候,忽然,四周的黑暗中,猛的站出了一个个黑色的身影。

这些人,散布在两边,足足有四十余人。他们人手一把连击弩,一把军用弩,在身形露出的刹那,便开始了毫不客气的射杀!

无数的弩箭,破空而至!一时间,一道死亡的大网,便当头朝着这些灰衣人笼罩了过來。

噗噗噗……

弩箭入肉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正追的正欢的灰衣人,顿时倒下了几十个!

他们虽然悍不畏死,却不代表着他们不会死!

四周出现的这些黑衣人,显然是早有准备的。连击弩虽然能够连发,可是,射程和杀伤力毕竟有些不足。

不过,有了那些军用弩的配合,便足以改变这种状况了。军用弩足以射出五十步到六十步,虽然只有三支箭,可是,杀伤力却比连击弩强了许多。

两者相互配合,就好像是收割一般。

灰衣人当场便战死了二十多人,更有三十多人受伤。这还是因为,他们在关键的时刻,用身体为同伴阻挡了弩箭的缘故,不然,只是这一轮弩箭,便足以让他们失去战斗力!

血难脸色一变,虽然他在几名灰衣死士的保护下,并沒有受伤,可是,心中的郁闷,却是无以复加。

以前的时候,他被韩雨撵杀的像条脱缰的死狗一般,左躲右闪,苟延残喘,那还可以说成是他实力不济。可是现在,他有了自己的机缘,遇到了贵人相助,身边有了一百死士。

本以为这回,就算是不足以正面撼动遮天,袭杀韩雨,可击杀他的手下天劫却是绰绰有余的。而后,他再带人灭掉柳生春竹,重新掌控井衣家族,帮助倭国的天皇,刺杀异己,掌控局势,那倭国的情形,便会因为他而改写。

到时候,韩雨何足惧,遮天何足道?

然而,让他万万沒有想到的是,他的宏伟蓝图,只是画了第一笔,便他妈的折戟沉沙,一下戳到那腌臜的窟窿眼里去了!

这该死的袁野,竟然安排了埋伏?

血难瞄了一眼刚刚正在奔逃,此时已经掉头朝他们突杀了过來的袁野和他手下的天劫,差点沒气急败坏的上前去拼命。

好在他的理智尚存,暗自压下了胸口奔涌的热血,低声喝了一句:“撤!”

说着,在灰衣人的掩护下,快速的向后退去!

两边的情形,瞬间掉了个!

袁野此时的心情,那跟血难刚才的心情是差不了多少。

身为天劫的教官,袁野给人的感觉,那就跟一把犀利的战刀差不多。再加上他在倭国的表现,喜欢杀戮,这使得人很容易,误会他是一个屠夫样的人物。

他的确不擅长阴谋之类的算计,可是,血难却不知道一点。

那就是,他还是一头野兽。

袁野过往的经历,让他拥有着野兽般的直觉。天劫在进行杀戮的时候,他便隐隐的感觉到,自己被人给盯上了。

只是这些人太过狡猾,而且,极为警醒,所以,他沒有办法找到对方。可这不代表他就感觉不到,危险的降临。

所以,当他准备结束这场杀戮,兑现给魏正峰的承诺时,他先给墨龙打了个电话。

墨龙也是极为警惕的主,尤其是墨家的过往遭遇,让他对阴谋诡计,极为警觉。所以,在听了袁野的判断之后,也不敢怠慢。

他先一步,调集了自己手下的精锐小弟,提前一天,埋伏到了靖国神厕的这片废墟里,暗自藏好了身形,并且,将他所能调集到的连击弩,军用弩,全部集中到了这些人的手里。

这也是为什么袁野,会上來就跑的原因。

他,这是要将血难给带到自己挖好的坑里。不过,他的反应超出了血难的预估,而血难这边的应对也让他感觉到了意外。

这一百名灰衣死士,受到了突然袭击,虽惊不乱。在丢下了二十多具尸体之后,那三十多名受伤的小弟,依旧悍不畏死的朝他们还有两边的埋伏进行冲杀。剩下的四十多人,则紧紧的护卫在血难的身边,毫不拖泥带水的退了个干净!

“大爷的!”袁野心中怒吼一声,瞪着血难离开的方向,身形却是陡然暴退,在躲过了一名死士的熊抱之后,猛然上前,狠狠的撞了上去。

他的手中,由郭青山父子亲自打造的一双铁爪,毫不客气的撕开了那名死士的喉咙!

而后,身形再次扑向下一名死士。

那名死士听到身后的劲风,不退不闪,反而将身子一转,手中的长刀,狠狠的朝后戳了过來。

只不过,在他转身的刹那,他的身子竟然微微抖了一下。本应该凌厉无匹的一刀,却变的软弱无力。他瞪圆了眼睛,充满不甘的望着袁野。

袁野却是冷哼一声,探手再次拧断了他的咽喉。

妈的,我能告诉你,那些弩箭的上面,其实是有毒吗?

韩雨深知自己对倭国的掌控力,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般坚不可摧。至少,井衣家族就不可相信。德川家族,天皇家族那就不用说了,甚至,连柳生春竹只怕心中,也存了随时都要反水的念头。

所以,为了提高自己这边的战力,使得他们的威慑力更强,韩雨特意让老船还有中医院的那些老古董们,配合他从罂粟那里获得的软筋散,制造出了加强版的软骨噬魂散!

这玩意中了之后,不会令人致命,却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让你失去浑身的力气。

韩雨在这东西弄成之后,第一时间便让人给墨龙送了过來。

此时,正好派上了用场!

受伤,中毒!可即便是这样,这些灰衣死士还是拼掉了三名墨龙的手下,重伤六七人,便连天劫,都有两人受伤。

一人不惧死,三人难敌!三人不惧死,十人难当!

更何况,这是三十多名训练有素的死士?

袁野眼中的冷色越发的凝重起來,他冷冷的盯着,被围在了中间的最后六七人,他们已经失去了力气,几乎站都站不住了。几个人靠在一起,面色冷青的拄着手里的长刀!可是,目光却依旧凶悍,而坚定!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谁告诉我,我便让谁走!”袁野右手的铁爪,在向下滴着血。让他看上去极为的阴森,可怖!

那几名灰衣人彼此对望一眼,忽然用尽最后的力气,取刀朝彼此的胸口插了过去。

噗噗噗……

长刀刺穿了他们的心脏,几个人,就那么彼此凝望着,相互倒了下去。剩下的一名死士,则取刀刺穿了自己的咽喉。

七个人,竟然全部饮刀而亡!

袁野的两眼一瞪,强悍如他,也禁不住心头生出一抹寒意。

那些天劫,还有墨龙的手下,也都一个个的神色肃然,沒有一点战胜了强敌的喜悦!

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些人是不会轻易透露什么有用的消息,可见他们死的如此干脆,决绝,心头还是狠狠的震动了一下!

尤其是那些天劫,心中暗自后怕不已,倘若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沒有撒丫子就跑,或者说他们沒有提前安排好帮手,而被这些人缠上的话,那此时化作一具腐朽尸体的,只怕就是他们了吧?

“教官!”几名天劫小弟,在尸体上查了一下,有一人忽然走了过來,低声道:“他们都沒有舌头!”

“什么?”袁野身子一震,随即道:“快,看看其他人!”

那些小弟,立即四下里散开,查看起这些死士的尸体來。一名墨龙的手下,刚将一名死士翻过來,蹲下正要看他的嘴巴,那名死士忽然瞪圆了双眼,将手里的长刀,狠狠的戳进了他的小肚子!

“啊!”那小弟惨叫一声,抱着肚子便倒了下去,嘴里不停的发出哀嚎!

凄厉的声音,在夜色中,传出老远!

虽然,倭国人的守卫,远在数千米外,可是,也难保他这么闹腾下去,不会招來人!

袁野快速的跑了过去,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低声道:“沒事,沒事,坚持住,快,给他上药,止血药……”

那名小弟,狠狠的咬住了袁野的手。

止血散不停的撒在他的伤口上,却被鲜血所冲开了。那名小弟惨哼半天,身子终于停止了抽搐。

袁野将自己已经被咬的血淋淋的手,抽了出來,随即,帮他合上了眼睛。

那边,也有一名小弟,遭到了一名尚未死绝的死士的突袭,腿上挨了一刀。不过,那死士也只剩下了这一点力气而已。

明明是一群已经战死了的人,竟然还能让他们付出一死一伤的代价?

袁野的心头,不由得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阴霾,眸子里的杀机,却是越发的浓郁冷冽起來:“将所有人的脑袋,都给我切下來!”

天劫和墨龙的手下,立即不折不扣的开始执行他的命令!

随着一颗颗的头颅被斩杀,空气中,被一股浓郁的让人作呕的血腥味所占据。

“教官,西边出现了大队的人马,人数在两百人上下!”

“教官,北边也出现了大队人马,人数近三百人!”

两名负责警戒的天劫小弟,快速的跑了回來。带來了一个令袁野吃惊的消息。

妈的,不过是个坟场废墟而已,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