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98章 年少轻狂

098章 年少轻狂

无边的夜色,裹挟着来自天际的寒风,轻轻的吹动着如同墨染的空气。漫天的星光,在深邃的苍穹中闪烁着丝丝清光,显得遥远而孤独。

踩着这份孤独,一位黑衣人轻轻的踏步而来。看他的身段,赫然就是刚刚和萧炎私自相会的那人。

他来到一处巷子口,却并没有现身,只是朝墙上一靠,让自己的容貌也融入了夜色中,低沉的声音便开始轻轻的拍打四周:“那个黑衣,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强!”

这话来的突兀,然而巷子口中却很自然的响起了一个浓浓的SC口音:“你莫要小瞧了那个娃娃,眼下他的势力可并不比你弱。而且,一个有魄力同时得罪楚兴社和狂风帮的人,并不多。至少,你就不敢吧?”

踩着声音,一个拎着把菜刀的中年人从巷子中走了出来,清冷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洒在了他嘴里叼着个猩红的烟头上,那容貌,那神情,竟然是二把刀火锅城的掌勺老板,莫太横。

“哼!”黑衣人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从鼻子里生硬的挤出一个音符,他虽然很是不满,可也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

“真不知道,他的信心是从哪儿里来的!”莫太横丝毫不介意对方的态度,依然淡淡的道。

“只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又有点好运气的家伙罢了!”黑衣人不屑的道。刚刚他在离开的时候,在浪漫烟灰中的故意试探竟然那么简单的就蒙混过关,这让他多少有些瞧不上韩雨。

当然,这种不屑和鄙夷是因为黑衣的快速崛起和自以为是,成为了道上风头一时无两的人物,风头甚至都盖住了他还是真的就看不上韩雨的不知不觉,那就只有他自己心中最清楚了。

莫太横原本平静的眸子中闪过一抹似乎能够透视人心的神采,他轻笑一声,睨了他一眼道:“是吗?那你有没有想过,让这样一个家伙成为自己的手下?”

黑衣人豁的一下抬起了头,目光一下变的如同冰冷的刻刀一般,带着一股厚重的寒意:“我的人?”

莫太横毫不在意的笑着点头道:“你的人!遮天虽然只是一个县城组织,可观其主而知其仆,想来遮天的那些小弟也都不是弱者。若是你能收服他们,那这天水市又有谁还能是你的对手?”

黑衣人的目光一下亮了起来,露出一抹锋利的狂热,可随即就冷静了下来。他略微沉吟一会儿,便缓慢而坚定的摇了摇头:“一个太过张狂的人,不适合做我的兄弟!”

“而就算是没有他,狂风帮和楚兴社也不会是我的对手!”说完,黑衣人转身便走。他的身材修长,在清冷的光辉下,身影拉的长长的,可每一步都是那么的从容,霸道!

“还说别人,这整个天水市,怕是都没有比你还狂的人了!”莫太横轻轻的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也向黑暗中走去。

废柴,此时也刚刚从一辆黑色的奥迪中走了出来,比起他刚刚接到楚兴社的人警告时的神情,此时的他神情更加的复杂。慌乱中带着跃跃欲试的兴奋,却又夹杂着一份失落。

慌乱,是因为他依然面临着楚兴社的沉重压力。兴奋,是因为有了狂风帮的暗中帮助,他若是好生配合,没准会反坑楚兴社一把,为自己谋个更大的前程。而失落,则是从现在开始,他再也不是一方老大了。

他正式接受了狂风帮的邀请,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如果说在这之前那个假装铁面的黑衣对他的说辞是**裸的诬陷的话,那从此以后的他,将无疑会用行动来证明对方是多么的英明伟大,未卜先知!

这,无疑让他感觉到郁闷。

本来,废柴想将对方也变成楚兴社的人,如此一来,那个曾经诛杀了狂风帮八大战将之一的黑衣,便成了他和狂风帮共同的敌人。那狂风帮还有什么理由袖手旁观,不对这个野心勃勃的敌人出手?

只是,他没有办法解释楚兴社刀堂堂主葛文哲和楚云风的侄子黄连鑫的死!这两个人,一个是楚云风的手下大将,一个是他的亲侄子,为了对付他,便拿这两人做诱饵?漫说是别人,就连废柴自己都不相信。

不过,好在韩雨和狂风帮本身便已是不可化解的死仇,这才让他的郁闷稍稍纾解了些!

乳白色的迷雾,轻轻的拍打着**的玻璃,韩雨徐徐的吐了口气,缓缓收功。他能够感觉的到,自己的无名心诀似乎已经到了一个瓶颈。

只可惜当年传他心法的师傅,只告诉过他时候到了便会自然的度过瓶颈,进入到心法的下一层,却并没有解释,怎么才算是时候到了。

这让韩雨稍稍有些郁闷,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有道是量变引起质变,只要他勤练不缀,总有拨开云雾见青天的那一日!

从**跳了下来,韩雨又开始做俯卧撑,锻炼身体。一口气做了五百个,又分别单手做了一百个,直到穿着单衣的他额头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这才站起身来,打了几遍军体拳,算是完成了一天的功课。

每天,在天色将明未明之前,韩雨都会练习一阵无名心法,然后按照从部队中学来的那一套提高体能和身体素质的方法锻炼自己,这已经让他养成了习惯。

吃过了早饭,打发了梁欢他们出去,韩雨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地,任由萧炎去和那些工人打成一团,他自己却朝KTV一楼的一个包间走去。

打开门,便发现这是一个套间,到了里面,韩雨便发现这里的地面很干净,甚至有些一尘不染。他微微一笑,朝旁边不起眼的地方摁了一下,房间中的地面立即朝两边分了开去,露出黑森森的入口和进入里面的阶梯!

韩雨不禁笑着摇了摇头,顺着阶梯向下走去。来到一处只有三间房子那般大小的空间,四周灯火通明,而一个身材修长的人影,早就在这儿里等着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