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53章 挑逗战斧

1253章 挑逗战斧

夜晚,鹅罗斯的腾达弥漫在一片黑暗之中。

虽然腾达已经属于鹅罗斯南部的一座城市,可依旧十分寒冷。

夜晚,整个城市都已经陷入了一片寂静。

对于普通人來说,这将是一个美好而安静的夜晚,可是,对于战斧的人來说,他们的世界才刚刚开始精彩。

腾达并不是鹅罗斯多么著名的城市,这里,离着z国边境,也不过两三百公里的样子,一般人可能无法想象,这里就是鹅罗斯三大黑帮之一的战斧总部所在地。

当年的列宁同志,走的是城市包围农村的道路,结果,缔造了一个伟大的帝国,可是,这些黑道中人,似乎并不认同这一点,他们将社团的总部,设在了腾达这样的二三线城市,却遥控着那些一线城市的犯罪,同样经营着他们的黑色帝国。

名柯达夫斯基,是战斧的一名分堂主。

他之所能够呆在战斧的总部腾达,而不是被外派到其他的地方,乃是因为他的姐夫,是战斧的七大堂主之一的帝火。

有了这一层关系在,再加上他的确有几分本事,自然是坐稳了屁股下的这个肥差,便是战斧中专管纪律的堂口,一般也会看在帝火的面子上,而不來找他的麻烦。

所以,名柯夫斯基的小日子过的十分惬意。

他的名下,掌控着一整条街道,在这条街道上,战火拥有一个餐馆,一个酒店,两个洗浴中心,还有一个货运中心。

腾达虽然算不上多么的繁华,可是,这里的旅游业和造酒业却十分的出名,再加上这里是战斧的大本营,所以,夜晚并不比那些大都市萧索多少,甚至灯红酒绿,还要尤甚几分。

不过,名柯夫斯基却并不喜欢在自己的场子里玩乐,毕竟,他这里的场所,档次也就那样,谁都知道,真正好玩的,是帝都。

帝都是一个夜总会的名字,如果说,鹅罗斯最出名的夜总会的话,帝都是稳进前十的,因为这里,是战斧的总部,身为一个以组织女人,到别的国家进行卖身的社团,他们自然会将最好的货色,都留在自己的身边。

所以,帝都也就成了整个鹅罗斯最漂亮的女人们的集中地。

而除了本地的女人之外,在这里,还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顶级美女,模特们,每晚,都会有一场一流美女的拍卖会,更是吸引了无数的达官显贵们前來寻欢作乐。

除了女人,这里还有世界上最好的酒,最快的马,最嗨最刺激的赌博游戏,这些不同的场所,汇聚在了一起,便造就了帝都的无上名声。

名柯夫斯基的身份,虽然不够见到帝都最好的东西,享受到帝都最漂亮的女人,可他毕竟还是帝火的小舅子,也算是战斧的核心人物了,所以,他十分荣幸的拥有了进出帝都的资格。

要知道,就算是帝都别人玩剩下的,那也是在外面无法享受到的快乐。

所以,名柯夫斯基每晚,都会准时的在夜幕将深之时,前去帝都报道。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他在十名小弟的簇拥下,走出了自己的地盘,向着外面的车子,走了过去。

风,依旧清冷,可是一想起那个从倭国运來的楚楚可怜的小妞,名柯夫斯基便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燃烧起來一般,他那庞大的身躯,竟然可以自由的压在那娇弱的身上,听着那无力的轻哼,那感觉就好像是征服了全世界一般,何其痛快。

“你们几个都动作快点,老子现在有些迫不及待了。”名柯夫斯基用鹅罗斯话大声的催促着,随即屁股一转,就朝车里坐了进去,此时,他的几个手下,还沒有开始上车。

就当名柯夫斯基的脚,想要抬起的刹那,他忽然感觉到脚下一凉。

然后,他便看见了这一生最为恐怖的一幕。

他将腿拿到了车上,可是,这腿却已经是光秃秃的,小腿一下的部分,都已经不见了,半截的腿,向外喷着鲜血,重重的落到了车内,顿时传來一股剧痛。

而在他的视线中,一条粗壮的大脚,高高的抛了起來,在那黑色的靴子下,绽放的则是一道冰冷的寒光。

那寒光,瞬间撕裂了那名开车门的保镖的咽喉,然后,车门旁边取而代之的则变成了寒光的主人。

名柯夫斯基瞬间便意识到,自己受到了暗杀,他來不及为自己的受伤悲号,左手便已经扣向了车门,只要关上车门,他便能捡回一条命。

可就在这时,那寒光再次乍起,猛的掠过了他探出的手,沒等他的手,碰到车门,便已经重重的落了下去。

随即,名柯夫司便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凉,就好像是外面來自西伯利亚的寒意,都毫不遮掩的从他胸口灌进去了一般,所有的**和沸腾,在这一刻,都被冰封。

他张大了嘴巴,剩下的那只唯一的手,便朝刺客的手腕抓去。

那刺客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手腕一缩,寒光再掠过名柯夫斯基的咽喉,名柯夫斯基身子绷紧,健硕的身躯,甚至压的车子一晃,整个人的脑袋,却是慢慢的垂了下去。

说來缓慢,可是,从那刺客突然出现,到名柯夫斯基被杀,也不过是呼吸间的功夫而已,那名为他开门的护卫,身子才刚刚落到地上。

不过,他手下的护卫,都是帝火从自己的堂口中,为他精心挑选的小弟,这些人,在刀光出现的刹那,便意识到了不好。

几个人毫不犹豫的朝胸口摸去,更有一名小弟,将枪都已经掏了出來。

然而,他们今晚遭遇的并不是一场突然的暗杀,而是一场有郁闷的,绞杀。

那名动作最快的小弟,才刚刚将枪掏出來,他的眉心,便咻的一下被子弹给打穿了,而后,那枪手,又是几个点射,顿时有四名护卫,又倒了下去。

剩下的小弟,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从两边的车底下,突然冒出了一道道寒光,因为距离极近,再加上那寒光出现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这些小弟竟然被寒光所笼罩。

一时间,惨嚎四起。

只有两个离的较远的小弟,只是被擦伤,他们见状不妙,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那些杀手也沒有追,只是将那些受伤的小弟的咽喉处又给补了一刀。

只见这些杀手总共也不过六个人,其中,一人拿枪,两人拿刀,三人拿着连击弩,身背长刀,他们的身上穿着遮天的制服,行动敏捷,干净利落,显得十分专业。

在干掉了目标之后,无视远处跑出來增援的战斧小弟,从容不迫的上了车子,飘然而去,这些人,自然就是忘语手下的神罚。

而于此同时,战斧的十三名分堂主,三名副堂主,几乎在同时遭遇到了刺杀。

他们有的是死在浴缸中,有的是死在赌场内,有的是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还有的则是倒在了酒桌旁……

更有甚者,那三名副堂主中的一个,正在跟几名得力手下闲聊,生生被人乱枪打死在了他的会议室内,连那些小弟,也都跟着倒了霉……

至于死因,刀,枪,弩箭,毒药,更是五花八门。

这,自然都是神罚的杰作。

有了忘语的训练,再加上韩雨从墨家的日墨中,挑选了三十名极有潜力的小弟,加入到了其中,使得神罚的杀伤力,比起以往來强了一个级数不止。

而卓不凡的被俘,白小七等人的惨死,则激起了忘语这位神罚大佬的无名怒火。

來到鹅罗斯这么长的时间,他们更是因为沒有找到卓不凡的下落,而一直按兵不动,那种明知道自己的兄弟在受苦,他们却只能在旁边干看着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整个神罚,都变成了一把挟着怒气的屠刀。

此时,屠刀出鞘,自然是要激起漫天的鲜血。

经过了专业训练,专职各种情况下进行刺杀的神罚,和雄风这位地狱天使少爷的相信而准确的情报,进行了完美的结合,终于爆发出了让人瞠目的战斗力。

十六场刺杀,只有三场出了岔子,而这三场中,虽然有一组小弟沒有一人生还,可他们还是夺走了目标的生命,完成了任务。

剩下的两组,也不过是人手方面出现了一点损失而已。

而看似毫无头绪的刺杀,却是在不动声色的剪除着战斧高层对于下面小弟的控制力,要知道,这些被刺杀的小弟,虽然不是战斧的高层,可他们却都处在一个极为关键的位置。

叶随风从五十余个目标中,亲自挑选出來的这十几个人,又岂能是无的放矢。

“现在,战斧方面应该也收到信息了!”

叶随风就在帝都的外围,他静静的望着面前的雄风和巴格达,缓缓道:“记住了,按照我们的计划,要一鼓作气,拿出灭掉战斧的气势,你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时间一到,无论结果如何,都要迅速撤退!”

“我会让人在外面等你们两分钟,若是过了这个时间,还不见你们出來。”叶随风眸子中闪过一抹寒意:“那我会给你们准备好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