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54章 战斧老大

极道特种兵 1254章 战斧老大

帝都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建筑,而是拥有着三纵三横一大片地方的总称。

在这里,拥有着外表简朴,可内里奢华的酒店,赌场,拥有着來自世界各地的美食,当然,还有美女。

各种各样的娱乐场所,比邻而立,甚至,还拥有一个不小的4S店,经营着世界顶级的豪车。总之,缔造这一切的人,根本的目的就是要将这里打造成了天堂一般享乐的地方。

据说,只有过去的封建王朝的帝都,才能够与之媲美,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拉风的名字。

而在这片帝都的正中央,有着一个九层的大厦,他并不起眼,甚至都不是腾达这里最高的建筑,可是,生活在这个城市,在这帝都里取乐子的人却都知道,那里,才是脚下这片土地的统治者所在的地方。

大厦的六层以上,从不对外开放。

因为那里是战斧的老大,梵天生活起居的住所之一。

梵天身材并不高大,也不修长,实际上,他的个头才刚刚到一米七。不过,却异常的雄壮,他有着一头浓密而修长的黑色头发,静静的披散在身后。

无论是起卧行走,他都像是一头顾盼自若的雄狮。如今他已年过四十,可是,他的眼睛,依旧明亮的如同夜空的繁星,带着一种能够看破人心的穿透力,让人不敢与之直视。

此时,他却微微拧眉,粗壮的手指,轻轻的转动着手里的雪茄:“查出來是谁干的了吗?”

“还在追查,应该马上就能知道了!”负责情报的尼科夫子唯斯基,脸色阴沉。

就在刚才,就当他在训练场里跟杠铃较劲的时候,却得到了手下的汇报。战斧遭到了袭击,已经有十几名社团的中高层,遭到了定点清除。

这让尼科夫子唯斯基的心中,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安。更多的,则还是愤怒。

身为战斧的情报部门主管,在腾达这个战斧拥有近万名小弟的总部,大量的干部,被人一举拔除,简直就跟有人在他的脸上啪啪的抽了十几耳光一般。

耻辱,这绝对是他的耻辱。

“老大请放心,就算是这些人藏到了女人的裤裆里,我也会将他们全部揪出來,一个个的碎尸万段!”尼科夫子唯斯基语气阴森。

他是个极为危险的人物,如果说,战斧之中谁最可怕,只怕战斧的那些中高层们,第一个想起的不会是梵天这个老大,而是他,毒蛇尼科夫子唯斯基。

他就像是盘踞在梵天脚下的毒蛇,任何一个试图找战斧麻烦,或者对梵天不忠的人,都要遭到他的吞噬。甚至,就连七大堂主中,都有两个跟他极为不对付。

其中就包括名柯夫斯基的姐夫,帝火!

可尼科夫子唯斯基并不在乎,因为他只用对一个人负责,那就是梵天!他得罪的人越多,梵天就会越信任他!他树立的敌人越强,梵天就越倚重他。

同样的,他也只能忠诚,并且一直对梵天忠诚下去。因为,若是沒有了梵天的庇护,他的下场只怕无法想象!对于这样的关系,他和梵天彼此间都是心知肚明。

而身为一个盘旋在暗处,喜欢偷袭的毒蛇,他现在竟然被人,给打了个措手不及,这又如何能让尼科夫子唯斯基不恼怒?

特别是,受到袭击的地方是腾达,是他自诩铁桶一般,平时有个风吹草动,也无法瞒住他眼睛的战斧总部。

他必须要用敌人的鲜血,來证明自己的价值。否则,无论他对梵天多么忠诚,一个无能的属下,最终也还是只有被抛弃一途!

“此事,只怕沒有那么简单!”梵天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如果,敌人是有预谋的话,他们下面还会有更大的动作,这才是我们要密切防范的。你先说说,最近,腾达有沒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发生?”

“沒有!”

尼科夫子唯斯基摇头道:“我们一直在密切监控着遮天跟地狱天使那边。遮天的老大黑衣才刚刚回來,而且,遇到了不小的麻烦。整个遮天都已经戒严了起來。至于地狱天使那边,他们的人手,倒是朝咱们的地盘,不断的进行着集结!”

“可是,自从咱们劫走了他的货物之后,他就一直在这样做。而且,奥丁等人正在密切监视!要是有什么情况的话,我们应该早得到信了!”

“至于今晚被杀的那些人,虽然有些身份特殊,可他们却并不是社团十分重要的人物。而且,彼此间,也看不出有什么联系!”

梵天沒有吭声,他是一个有着极高权力欲望的人,同时,也十分的小心。虽然他对自己手下的七大堂主,都极为的信任,可是,对于腾达他却沒有安排给任何一个人。

而是一直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因为相比与其他人,他更相信自己。

而身为一个自信的人,他当然也有着自己的主见,不会因为别人的意见而失去自己的判断力!

“要是地狱天使的人偷袭呢?”

梵天忽然问了一句。尼科夫子唯斯基一愣,地狱天使虽然强悍,可是,下面的小弟,也不过两万余人。而战斧却足足拥有五万余人。他敢主动朝战斧开战吗?

“马上打电话问一下!”

“是!”尼科夫子唯斯基急忙打电话,向着跟地狱天使的地盘接壤的帝火,奥丁等人询问情况。过了一会,他挂掉电话,沉声道:“二十分钟以前,社团的几处场子,遭到了突袭。现在,帝火,奥丁他们都已经下去了!不过,他们说,还沒有确定是地狱天使的人干的。而且,偷袭的人数并不多。”

“笨蛋!”说着,梵天已经站了起來。

总部的精锐遭到了定点清除,下面的地盘,遭到了偷袭,这两者之间几乎是同时进行的。如果说,沒有什么联系的话,那才是见鬼了。

“你马上告诉帝火,奥丁,都小心点,这极有可能是地狱天使方面,在对我们进行报复。让他们千万不要大意,着了他们的道!”

梵天眉头微微一突,如果地狱天使的人,已经决定对战斧开战的话,那今晚他的人遭到刺杀,又意味着什么呢?

他脸色一变,难道地狱天使的胃口,竟然这么好?

“马上命令下面的人,都提高戒备。”梵天说着,拿起了旁边的衣服,这里今晚已经不安全了,他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梵天之所以能够成为战斧的老大,并且带着社团,跟地狱天使,光头党相抗衡而不落丝毫的下风,甚至隐隐的压住了两帮一头,并不是因为他够豪勇,够强悍。

论豪气,他不如雄霸,论身手,他不如那个大光头。

可他有着那两人都沒有的优点,那就是心思缜密,小心翼翼。除此之外,他还极有御下的手段,不然,那七大堂主也不会明知道,他扣押了他们身边的亲人在腾达,也依旧对他忠心耿耿了!

“是!”尼科夫子唯斯基也不敢怠慢,急忙拿顿时松了一口气,转身便要下去。

可是,内部的警报声,突然响了起來。

这让尼科夫子唯斯基身子一绷,梵天却是快步的走到窗边,朝外望了过去。

外面,虽然灯火通明,可是,入眼处却是一片迷茫,什么也看不清:“马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是!”尼科夫子唯斯基急忙答应一声。连打了几个电话,这时脸色已经有些煞白。

“老大,是地狱天使的地狱火大队在朝这里进攻,形势,形势有些严峻,外围的那些小弟,挡不住了。”尼科夫子唯斯基急忙道。

“地狱火?”梵天倒吸一口冷气,尼科夫子唯斯基急忙道:“老大,赶紧让下面的小弟,进行增援吧!如果雄霸率领地狱火突袭的话,就凭下面那六百小弟,未必能够挡得住他们!”

“那些人指望不上了!”梵天右手轻轻的在窗边一拍。

他此时已经想明白了那些被拔除的小弟之间有什么联系,那就是,他们都是帝都周围的小弟负责人。一旦这里有事情,这些人本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集结起來的力量。可是现在,因为这些中层负责人的挂掉,使得下面的小弟变成了一盘散沙。

就算是能赶过來,也会因为沒有指挥,而不堪一击。

尼科夫子唯斯基也想到了这点,不过,他马上就想到了另一处地方:“老大,医院那边距离这里,只有十分钟不到的行程。还是将那里的人手调过來吧。”

“不,再等等……”梵天缓缓的摇了摇头。他总感觉这事情,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一时间又老是捕捉不到。不过,身为战斧的老大,至少他还能沉得住气。

“老大,地狱火带队的人身份已经弄明白了,是雄霸的儿子雄风,跟在他身边的,有好几个高手。树懒带队想要阻击,结果被雄风一刀斩杀。现在,他们已经朝这里杀过來了。”尼科夫子唯斯基又接了个电话,沉声道。

梵天眉头一皱,树懒乃是他手下的一流高手,竟然也被杀了?而且,雄风也來了,看起來,这次地狱天使是玩真格的了。

“调医院的小弟过來吧。同时,命令腾达其余各处的小弟,做好支援帝都的准备。”梵天冷冷的下达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