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55章 忘语出手

1255章 忘语出手

福托里亚克,在鹅罗斯人的语言里,是第二个孩子的意思。

他是战斧的一名精英小弟,他加入社团已经六个月了,并且经历了三个月的训练,后來被选入了战斧的总部,成为了留守医院附近的一员。

他平时的主要职责,就是在医院和附近的几个场子里当值。

他们就像是一个桥头堡,可以做到一旦有人进攻医院或者帝都,他们都能够随时进行增援,而同样的,若是他们受到进攻,他们也可以迅速的跟医院里留守的小弟进行汇合,抱团形成巨大的战斗力。

他们跟医院里的小弟,可以迅速的形成一个千人左右的精锐大队,这样的力量,足以改写大部分厮杀的结果了。

不过,福托里亚克加入社团已经九个月了,还沒有遇到一次厮杀。

反倒是他做服务生的水平,比以前越发的高了。

毕竟,社团是不可能让他们无所事事,整日在场子里闲逛的,绝大多数小弟,都要在战斧的各个场子里进行锻炼。

只是,相比那些真正的服务生,他们的待遇要好的多,而且,每天只需要工作四个小时,训练两个小时,便算是完成了这一天的任务。

当然,为了保证他们能够在第一时间被召集起來,平时,他们是不能擅自离开他们的宿舍的。

今天福托里亚克才在医院里跟几个同伴一起,进行一番巡视,便看见医院内,有一部分留守的小弟,已经快速的向外跑了起來,这让他隐约的感觉到了不妙。

他急忙朝医院外面跑去,在路过大厅的时候,他看见有五六个穿着白大褂的,推着一辆担架车迎头跑了过來。

福托里亚克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暗自皱起了眉头。

眼下的这几个人,给他一种很是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对。

然而,沒等他细想,一声暴怒的狂吼便在外面炸了起來:“快,福托里亚克,你他娘的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福托里亚克这才发现,跟他一起巡逻的那些小弟,已经跑出去了,而他的小队长,一个刚刚参加了一场据说是跟青帮之间的厮杀的家伙,也是他的哥哥,包尔沙克此时正在门口,用充满了杀气的眼神盯着他。

对于福托里亚克也加入社团,包尔沙克十分的不满,他不希望自己走上这条道路之后,自己的兄弟也跟他一样,要学会取走别人的生命,学会用鲜血來渲染生命的色彩。

不过,他那也知道,福托里亚克是多么的叛逆,就跟他一样,他是听不进说教的,所以,他打算这次让他见识到真正的厮杀,以便让他能够决定离开社团。

福托里亚克虽然不清楚包尔沙克的想法,可也知道,若是他犯下一点错误,自己的这个哥哥,便很有可能找人,将他给开了。

他经历了那么艰辛的训练,可不想还沒等上位,沒等超越这个家伙,便被人撵的卷铺盖滚蛋,所以,他忙答应一声,快步向外跑去,当他出门的刹那,已然看见那些人,已经进了电梯。

“也许,是自己多想了。”福托里亚克暗自嘀咕一声,拧身转入了外面的黑夜。

“快着点。”包尔沙克狠狠的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福托里亚克边跑边问:“出什么事了!”

“帝都那边出事了,上面要求咱们全力增援!”

“那医院怎么办,万一是有人声东击西……”福托里亚克的话还沒说完,包尔沙克一巴掌便已经抽到了他的脑袋上,一边跑一边喝骂道:“你不多嘴,沒人把你当哑巴,声东击西,你也不看看,是医院重要还是老大重要,若帝都那边出了问題,咱们这些人,都沒什么好下场!”

包尔沙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即身形加速,超越了他:“等一会,你要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多长点心,别太容易让人给花了!”

福托里亚克嘴角微微一勾,他的这个哥哥,虽然凶悍异常,可实际上却还是很关心他的。

不过,此时的他并不知道,他刚刚的那一停顿,本來是有可能改写自己命运的,然而,他却与之擦肩而过了。

历史,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刹那间,便会有无数的可能。

当电梯门缓缓关上的时候,忘语终于长松了口气,他的眸子,轻轻的扫了一眼,上面的监控,一名神罚的小弟,立即轻轻的踩在了车架子上,身子贴着电梯的门,将早就录制好的一副画面,小心的代替了上去。

见那小弟点了一下头,忘语这才将脸上的面巾摘了下來。

便连担架**的那名乔装被刺杀而受伤的战斧小弟的家伙,也坐了起來。

他是地狱火的一员,除了他之外,这次地狱火还派了一名医生,跟另外的一名小弟,负责配合,一路上,也正是因为这两人,才使得他们顺利的混进了医院。

“现在,咱们已经平安进來了,看战斧的反应,显然他们已经相信,咱们的主力和目标是在帝都,这样,我们便可以趁乱将人救走,外面,会有人等着接应我们,不过,我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所以,大家记住了,速度一定要快。”忘语寒声道。

“是。”众人纷纷点头,肃然应命。

“阿三,阿四,你们两个保护好王帅和地狱天使的兄弟。”忘语扫了即将跟自己一起行动的那两名手下一眼,这两人,一个是快枪手,一个是飞刀高手。

不管是韩雨,还是忘语或者雄风,都知道卓不凡落入到战斧手中,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韩雨特意让人将王帅还有另外两名汉魂医院中的顶级西医,跟叶随风一起派了过來。

只是这次行动特殊,所以,忘语才只带了王帅一个人來。

毕竟,王帅的身手就在社团中或许算不的什么,可是,他毕竟年轻,身手灵活,在医生中应该也算的上是出类拔萃了。

而雄风呢也从自己的社团中,找了个一流的医生,在雄风保证他不会拖累,会帮忙的情况下,忘语也只得将此人带了出來。

可即便是这样,忘语也不敢大意,若是将雄风的人折损在里面,那与遮天的面子总是不好看的。

“忘语哥,您让他们放开手了去干,地狱天使的朋友,自有我照顾。”王帅手指轻轻一搓,将一根石针咬在了嘴儿边,嘴角充满了自信。

忘语扫了他一眼,还沒说话,那名地狱天使的小弟便也道:“我也不用保护!”

说话间的功夫,电梯便已经了十一楼。

“我不管你们现在怎么吹牛,总之,若是沒有我的命令,你们谁也不许乱动,不然,我第一个便先宰了他。”忘语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不等王帅反驳,电梯的门便已经开了。

“走。”忘语将一个牌子放在了胸口,低喝道。

那名地狱天使的医生,同样整了整衣服,从兜里拿出病例,便施施然的走了出去,那边,阿三,阿四两人,推着担架床跟在后面,忘语扶在担架床的一侧,王帅则高高的举着一个吊盐水的瓶子。

几个人才刚一出电梯,便被拦了下來。

四名战斧的小弟,恍如刀枪一般,身躯站的笔直,他们目光冷冷的扫了过來:“什么事!”

“这位是名柯夫斯基,帝火堂主的小舅子,在外面遭遇了刺杀,受了点轻伤,帝火堂主特意打电话來,让我将他安排在高级护理病房。”前面的那位地狱天使的医生,凑了过去,低声道。

说着,还将手里的病例递了过去。

那几名小弟,听闻帝火的名字,脸上的戒备之色,便先去了几分。

因为战斧还沒有弄清楚,到底是不是地狱天使在向他们进攻,所以,在调集下面的小弟时,他们也沒有说明,只是让下面的小弟,提高戒备。

这也使得即便是守在这里的护卫,也知道社团遇到了麻烦。

不过,他们沒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帝火的小舅子,都让人给废了。

那几名护卫的眼中,闪过一抹幸灾乐祸之色,其中一个低声道:“对不起,我们也是奉了尼科夫子唯斯基的命令,要保证这里的安全,并不是要故意为难你们!”

说着,示意他们过去。

那名地狱火的医生点头表示感谢,几个人才刚要走过去,其中的一名护卫忽然冷声道:“等一下!”

众人闻言,立即停了下來,阿三,阿四带着口罩,看不见面色,不过,从他们那平静的眼神中,却能够看的出來,他们并沒有什么异样。

反倒是王帅嘴巴一动,那石针便要吐出去,得亏忘语瞪了他一眼,给他止住了。

走廊上的灯光,似乎都变的昏黄起來。

前头领路的那名医生,缓缓的转过身:“什么事!”

“有火吗,我们想抽根烟。”其中的一个保镖微微眯着两眼,晃着手里的香烟,轻声道。

这一下,便连忘语都禁不住暗自拧眉,难道这家伙已经发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