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56章 顺利救出

第七卷 血路 1256章 顺利救出

这个时候,便看出身为地狱火的精锐,反应是多么的机敏了。只见那名扮作医生,在前面带路的小弟,猛的扬声道:“抽烟?难道你们不知道,这里是医院么?墙上这么大的字,禁止烟火,你们难道沒看见?还是想让我禀报给院长,让他跟尼科夫子唯斯基说一声?”

“抱歉!”那名小弟一摊肩膀,缓缓的将烟放了回去,给同伴使了一个放心的眼色。

那名地狱火的小弟这才冷哼一声,缓缓的转身,继续朝里走去。

忘语也禁不住长松了口气,推着担架床朝里走去。

“你怎么知道,他们这里不允许抽烟的?”王帅低声道。他看的极为清晰,那名小弟根本不是想要抽烟,而只是一种试探。因为他被拒绝之后,反而露出了那种这才对的表情。

地狱火的那名医生缓缓道:“我就曾在这里干过!”

很显然,地狱天使的人计划过对医院下手。所以,派出过精锐來这里做过渗透,对于这里的规章制度十分的清楚。

只是,救出了卓不凡之后,战斧那边应该已经能意识到,医院这边的漏洞了。想來日后若是地狱天使再想对这里动手,就沒那么容易了。

这次,怕是要欠地狱天使一个不小的人情啊!忘语心中暗自嘀咕。王帅却是悄然拧眉,因为他在想,若是汉魂医院中也有别的社团的人,那在守卫方面是不是也存在着什么致命的漏洞呢?

嗯,这个回去之后一定要跟老大说一声,一定要想办法将危险降到最低才成。

卓不凡的房间,在前面拐角处,在门口,还有四名精锐的战斧小弟在进行着警戒。

不过,大概是因为前面的同伴,沒有传來什么警示的缘故,他们显得颇为平静。只是,目光朝这里扫了一眼,便沒了多余的动作。

他们选择的这个房间,跟卓不凡所在的那个病房紧挨着。为了保证安全,这里沒有住人。不过,帝火的小舅子,还是有这个资格,住在这里的。

“你们把他推进來。”那名地狱火的医生,用标准的鹅罗斯话说完,便按开了旁边的电子门锁的密码,然后,将门推开,走了进去。

便在这个时候,忘语忽然抬起了头,冲着四人道:“嗨!”

四人几乎同时将目光扫了过來,随即,两眼瞪圆。四道塔罗牌带着无边的寒意,瞬间沒入了他们的咽喉。

噗噗噗噗!

这么近的距离,忘语又是突然发动的进攻。他们又如何能够躲闪的过?

就在他们要倒下的刹那,阿三,阿四两人快速的扑了出去。眼瞅着那四人的尸体,就要落地,他们的膝盖猛的跪在了地上,身子继续滑行,分别将他们接住了。

忘语这才算是真正的松了口气,王帅则推着那名装作名柯夫斯基的地狱火小弟,快速的走了过去。王帅将四人的耳麦,摘了下來。递给了担架**的那家伙。

刚才的动静虽然小,可还是惊动了那头的四人。

“出什么事情了,杰夫?”其中的一个耳麦响了起來。

装作名柯夫斯基的地狱火小弟立即回了一句:“沒事!”

说完,耳麦中又回了一句:“是不是刚才的那几个人,吓到你了?”

那名地狱火小弟不答反道:“今晚社团不太平,咱们还是都小心点好!”

王帅暗自赞了一句,从那名小弟的语气中看,他们几个人应该是极为熟悉的。所以,不应该是上下级的关系。这个时候,无论他回答什么,都有可能暴漏出他不是杰夫那个已经挂掉的倒霉蛋的马脚。可他什么也不说,反而用这么一句嘱咐搪塞过去,却显得极为自然。

忘语十分小心的扫了一眼地下,并沒有沾上一点鲜血。

这才由那名医生将门打开,他率先走了进去。

里面,还有两名战斧的精锐小弟,其中一个带着耳机,正在听音乐,浑身像是过电似得,抖动个不停,另一个则躺在旁边的**,闭着眼睛,看上去似乎是睡着了。

这里的玻璃,都是防弹的。就连外面的窗子,都只能从里面打开。外面的人,想要从窗子撞进來?除非他们将自己从里到外都变成铁打的!

而门口,走廊又都有他们的人,他们自然想不到,竟然会有人可以不动声色的來到他们背后。

忘语只是扫了一眼,便知道这两人的任务,应该就是贴身监视卓不凡。对此,他自然是毫不客气。他一探手,便捂住了那名正在跳舞的小弟的嘴巴,塔罗牌瞬间便将他的咽喉,切开了。

而后,他两手一弹。

一道塔罗牌便朝**的那名小弟,飞了过去。

意外,这绝对是意外。

也不知道这货是天生的福将,还是不该死在忘语的手中,或者是老天觉得,他们的救人行动太过顺利了,不够刺激,反正就在忘语出手的刹那,这家伙竟然扭了下头,嘴巴还吧嗒了两声,也不知道他妈的梦到了什么。

反正,忘语的塔罗牌,本是插入他咽喉的,此时,却生生在他脖子上开了一道口子。

这家伙的两眼,一下便瞪圆了,张大嘴巴便惨叫出声。

忘语神色一寒,塔罗牌便要再次出手,那边的王帅已经先他一步,身子猛然窜了过去,左手朝对方的嘴巴上一捂,手中的石针,瞬间刺入了对方的眉心。

那名小弟的腿只是一绷紧,随即便沒了生机。

“妈的,力气还不小!”王帅站起身,轻轻的活动着膀子。

忘语则紧紧的盯着那名小弟眉心的那一点殷虹,意外道:“你会杀人?”

王帅笑了一下:“最好的医生,要具备时不时的给阎王找点麻烦的素质。把他喜欢的人,抢回來,把他不喜欢的人,送过去,这,就是医生的天职。我师傅说的。”

“好好学。你师傅的本事,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

忘语难得的像长辈一样,嘱咐了他一句。他是知道邵洋身手的,当初邵洋的师兄跟玉箫鬼使想要联手找他的麻烦,就是忘语出手解的围。

王帅笑着点了点头,再去看时,忘语已经推开了里面的门,然后走了进去。

卓不凡就在里面。

不过,忘语却站在门口,并沒有动。

王帅眉头一扬,急声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说着,也凑了过來,整个人顿时也愣住了。老实说,他曾经想象过无数次见到卓不凡的情形,甚至也预料过最坏的情况。卓不凡有着生命危险,根本就不能移动。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推着担架床而來的原因,用忘语的话说,就算卓不凡要死,也要死在自己人的怀里。死在神罚的面前。

就算是一具尸体,那也是遮天的,是神罚的。他们不能任由卓不凡落在战斧的手中。

可眼下的情形,却显然跟他想象的相差甚远。

只见卓不凡正大腿翘在另一条腿上,靠在墙上,一手吃着苞米花,一边看着电视。王帅瞟了一眼屏幕,这货竟然在看天线宝宝。

这家伙,面色红润。在看旁边的桌子上,六个菜一个汤,被吃的一个不剩。那伙食待遇,简直就是贵宾级的。

“忘语哥,他们这是在供祖宗吗?”王帅低声道。

就在这时候,正全神贯注的卓不凡,也发现了不对,那两个人,似乎不是外面看着他的家伙。他转过头來,整个人瞬间呆住了。

“队长,王帅?”卓不凡使劲揉了揉眼睛:“我沒有做梦吧?”

“我现在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了!”王帅喃喃道。

“真是你们啊,哎呀……”卓不凡猛的跳了起來。一翻身就下了床,可是,刚走沒两步,身子便顿住了。在他的脚上,缠着一根白色的铁链,跟他身下的病床,连为了一体。

他回头看了一眼,随即笑道:“你们來救我了?我就知道,你们会來救我的!”

“娘的,总算战斧的人还算正常。”王帅看了一眼那铁链,忍不住感叹道。

“别废话了,这东西挺结实的,我想了很多办法,都不成。要是弄不断这东西,你们可救不走我!阿三呢?那小子來了沒?我记得他以前老吹,沒有他开不了的锁!他人呢?”卓不凡朝后张望道。

忘语走了进來:“他们沒把你怎么样吧?”

卓不凡点了点头,忽然眼圈一红,低声道:“沒有,队长,这次俺给咱神罚丢人了。还连累大伙冒险,就连小七他们也,也……”

“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小七不会白死,相信我,相信老大,战斧会付出代价的!”忘语沉声道。

卓不凡右手成拳:“我一定要宰了战斧的老大,一定要!”

“这是早晚的事!”忘语扫了一眼外面的夜色,眼中,也闪过一抹凌厉之色。

那边,阿三,阿四两人也都闯了进來,一看见里面的情形,也先是愣了下神。不过,阿三还是立即投入到了工作状态。再加入遮天以前,这家伙是个惯偷,最擅长的就是开门撬锁。后來,他因为偷了遮天一名小弟的家,而无意中被忘语知道了。

当时,忘语正好要招募类似的人才,所以,便很是花费了一番手脚,才将他抓了。面对忘语给的生存还是毁灭的选择,他很自然的选择了前者。

而加入神罚之后,忘语又请了许多的开锁专家,对他进行培训。现在,这家伙的业务水平已经青出于蓝,什么保险箱,密码柜,那都不在话下。

再加上他那不错的身手,如今已经是神罚独挡一面的人物了。只见他拿了几个别针,在那里捣腾了几下,那脚链便被打开了。

“沒什么挑战啊,凡哥!”阿三晃了一下铁链,挤眉弄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