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60章 叶随风归来

1260章 叶随风归来

韩雨闻言却是满头黑线,他静静的望着胖子,忽然朝地上一指:“你把这门给我扛出去!”

胖子扫了一眼地上,忽然猛的跳了起來,尖锐着嗓子长声道:“敌袭,大哥,我守住门口,你们先走!”

韩雨无语啊,这是他的办公室,是九楼,他朝哪儿走。

叶随风苦笑道:“不是敌袭,是刚才我不小心,给碰掉的,现在你先将它丢出去好了!”

胖子伸头出去,左右看了一眼:“沒有敌人!”

韩雨也是又气又乐,不过他也不想打击了胖子的热情,所以笑道:“沒有,这门是安的时候就沒有弄结实,现在,你将它扛下去吧,等回來的时候,让叶胖子给你鸡腿管够!”

听到有吃的,胖子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俄听大哥滴。”说着,探手将地上的门抓了起來,出去的时候,大概是觉得有些不方便,只见这货抓住了门的两边,手臂微一划拉。

那黄杨木的门板子,就像是夹心饼干似得,喀嚓一声,从中间断开了。

胖子将这两半截门板子朝自己的胳肢窝里一夹,乐呵呵的走了出去。

叶随风见状禁不住暗自咂舌:“老大,胖子的力气好像更大了!”

“这是有力气沒地方使,來帮我拆家來了。”韩雨看着光秃秃的门口,禁不住摇头轻叹。

叶随风脸色一苦,揉着自己的腰道:“还说呢,我差点让他给整成两截!”

众人闻言纷纷笑了起來,俩胖子挤在门口那场面,实在是太搞喜了。

韩雨自己想想也不由的笑了起來,等众人重新坐下,韩雨这才道:“老叶,你咋突然回來了,事情可办成了!”

“老大,对不起。”叶随风微一低头,脸上露出一抹伤感之色。

韩雨眉头微微弯了起來,双目缓缓的闭上:“沒关系,这怪不的你,战斧,早晚有一天,我黑衣会杀上帝都,报这血仇!”

“老大,也算我一个。”武柏沉声道。

胡來拧眉道:“看起來,梵天那家伙是摆明了,要跟咱们做对了!”

“只怕梵天根本沒有将咱们放在心上,他的主要敌人,是光头党和地狱天使。”谷子文冷声道。

“以前的时候,天狼社也沒把咱们放在心上,可最后呢,不也他娘的让咱们给办了,咱们遮天,还能怵他们那群沒开化的老毛子不成。”胡來冷哼道。

“就是,小凡他们的仇,咱们必须得报。”马文泉沉声道。

叶随风皱眉道:“你们说什么呢,这跟小凡有什么关系!”

韩雨等人闻言顿时诧异的朝他望了过去,叶随风搓着两手道:“我刚才道歉,是想说,我沒能及时的赶回來,错过了疯子的葬礼!”

韩雨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那卓不凡呢,救出來了沒有!”

“是啊,你到快说啊。”众将也一个个的面露焦急之色,虽然他们心中隐约的猜到了,叶随风刚才有故意耍他们的嫌疑,可此时,他们却比任何时候都宁愿自己被狠狠的耍上一遭,包括韩雨自己。

“大哥,众位哥哥。”一声略显压抑,又明显十分激动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來,众人急忙望去,只见忘语和卓不凡并肩站在门口,刚才那一声,就是卓不凡叫出來的。

“小凡……”

“忘语哥……”

众将还沒有落下的屁股,一扭,再次冲到门口,一个个的满脸惊喜的神色。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來。”韩雨努力的挤到前面,一把抱住了卓不凡,狠狠的在他的后背上拍了两下:“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

他扶着卓不凡的肩膀,脸带笑容,愉快道:“这一路上累了吧,要不你先去睡会,现在到家了,我让胖子给你站岗,你先睡他个三天三夜,其余的事情,等你睡醒了再说!”

“大哥,我不困,这一路上,我都是睡觉來着!”

“臭小子,我这是帮你还不知道,这些家伙可是说了,要给你接风洗尘的,得了,我也不管你了。”韩雨说着,在他的肩膀上微一推,将他推向了众人。

卓不凡立即被武柏等人给包围了,这些人都跟卓不凡打过交道,对于这个跟在韩雨身边,质朴,忠勇又绝不张扬的小兄弟,充满了好感,再加上卓不凡比他们众人的年纪都小,所以,在他们的心中,早就将他当成了自家的老幺一般。

得知他被困鹅罗斯,他们心中也是充满了担心和愤怒,直到此时见到了人,心中提着的那一颗心才算是放了回去。

此时,自然乐的要为自己的担心,讨取点利息。

韩雨沒有理会自己身后的小弟,而是静静的望着忘语。

忘语嘴角勾了一下,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老大!”

韩雨笑了,他沒有理会忘语伸出來的那只右手,而是径直张开怀抱,狠狠的抱了过去,只有经历过失去,才明白拥有的可贵,然而,许多时候,那些可贵的拥有,都不再回头,恍如时间,恍如记忆,恍如那梦幻的青春,如歌的年华……

不过,韩雨也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至少,他还拥有这么多的兄弟,至少,他可以好好的珍惜现在。

忘语冰封的脸上,眉头微微扬了一下,却沒有多说,只是在韩雨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他知道,韩雨虽然是个老大,掌管整个社团,杀伐由心,威风凛凛,可是,这背后的代价却是他要承担比其他人更多的担心,更多的压力,更多的责任。

就像他们去救卓不凡,他显然很担心卓不凡会有危险,可也担心他们的安危。

他,也会累。

忘语在抱住了韩雨的一瞬间,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同情眼下这个男人,这个年纪不大,却像是一块磁铁一样,将他们都牢牢的吸引到了一起的男人,这个组建了遮天,创造了一个黑道奇迹的男人,同样的有着脆弱和疲惫。

不过,也正因为是这样,他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

“辛苦了。”两人几乎同时,在对方的耳边,说出了这三个字,随即是停顿,韩雨放开手,和忘语彼此看了两眼,忽然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

那边的叶随风,静静的望着两幕重逢,只觉得自己这一番辛苦,是那么的值当。

“老大,咱这会还开么。”谷子文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是啊,老大,咱们边吃边聊吧,不说了,都接风洗尘的么,咱们总不能在这里用嘴巴替他们接风洗尘吧。”胡來扬声道。

韩雨扫了众人一眼:“难得兄弟们聚的这般齐,好,咱们就边吃边聊,说实话,刚才板着脸说话,老子自己都觉得累的慌,社会这么乱,装逼给谁看!”

众人禁不住哄笑,那边的墨迹,虽然已经升任疯字营的堂主,可是,依旧算是这里的地头蛇,他跑了下去,吩咐一番,很快,酒菜便被整了上來,众人落座,自然又有一番热闹。

“老叶,把你这次的鹅罗斯之行说说。”胡來笑眯眯的道:“让咱们也听听,你是从哪儿个老鼠窟窿里,将小凡给捞出來的,就他这小体格,那些身高体壮的鹅罗斯娘们还沒把他给吃了!”

“我说你这和尚,顶着挺亮的一个光头,咋这脑门上咋看都还是写着俩字,女人呢。”马文泉鄙夷的扫了他一眼。

胡來正色道:“废话,我也想说鹅罗斯男人來着,问題是小凡他不好这口啊!”

众人闻言大寒啊,叶随风摇头道:“其实,也沒什么好说的,这回多亏有了雄风帮忙,除了相应的情报之外,他们还出动了最为精锐的力量!”

说着,他将鹅罗斯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等救了人之后,他们立即撤离了战斧总部所在地,然后,通过地狱天使的渠道,有惊无险的离开了战斧的地盘,然后,众人分批撤了回來。

否则,若是直接坐飞机回來的话,他们也不至于下午才到了。

他虽然说的简单,可是,众人还是从他那简易的描述中,感受到了那种无处不在的压力和紧张。

“这一次,小凡能够顺利救出,忘语等神罚的兄弟们,还有巴格达,猎狗等众位兄弟的努力,勇敢自然是无法抹杀的,不过,这头一功却还是要记在老叶头上,若不是老叶的计策,指东打西,乱打连环,将战斧打了个晕头转向,只怕想要虎口拔牙,救出小凡,谈何容易!”

谷子文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他虽然不擅长言辞,不过,他也知道,这些话,韩雨是不方便说的,否则,便显得老大过度的重视叶随风的阴谋,那众将岂不觉得,他们这么多人还比不的一个老叶。

虽然以他对众人的了解,他们十有**不会有这念头,可谷子文也还是不得不防,眼下遮天发展到了目前的阶段,只要内部不出现问題,那便是再大的外部压力,也未必能够将他们压垮,相反,倘若他们在座的这些人,若彼此较劲,动了勾心斗角的歪心思,那只怕一根稻草,也足以压断遮天的脊梁。

而他,就是要保证后者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发生,可人家叶随风辛苦了半天,若是连这点肯定都沒有,那要是心里起了疙瘩,也不好。

所以,他才主动说出了这番话,谷子文目光一扫,扬声道:“所以,我提议这杯酒咱们一起举杯,先敬咱们的军师一个,遮天有军师,恍如猛虎添翼,咱们这些人日后再前面冲杀,也能心中有底,你们说是不是!”

那谷子文是谁,裁决堂的上任堂主,虽然现在已经离开了,可他还是遮天的二号人物,他的话,那还是极有分量的。

所以,众人都将杯子举了起來,此时的韩雨,也沒有什么老大的架子,就猫在众人里,笑眯眯的举着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