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61章 大丈夫有所不为

1261章 大丈夫有所不为

叶随风微一摇头,沉声道:“老大,暗蛇,诸位兄弟,大家还是不要难为我了。”

“你是咱们社团的军师,出谋划策,抢占先机,未战而先谋胜,未胜便先知退。为社团立下功劳,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一回,又将小凡救了回來,大家表示一下,也是应该的。”韩雨笑道。

“就是,老大都发话了,你该不会说自己当不的吧?”武柏等人纷纷起哄。

叶随风正色道:“不是我矫情,也不是我不知道,众位兄弟的好意。实在是我觉得,自己沒有什么功劳!”

“咱不说别的,我在剑门呆了那么长时间,不就是个随风的情报头目吗?难不成是咱到了遮天之后,就吃了开窍丸?人还是那个人,只是,老大却能够给我足够的信任和舞台,众位兄弟也能够给与我大量的支持和鼓励!”

“我叶随风就算能有点成绩,那也是老大的提拔,和兄弟们的帮助。我时常想,如果将一件事情的成功,划分一下的话,计划顶多只能占到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则还是要有能够执行计划,并随机应变,有足够的头脑和人手的人!”

“最后,若是再加上百分之二十的运气,这才能够取得成功!夺得胜利!”

“这一回能救出小凡來,也是一样。如果不是小凡自己足够聪明,给战斧玩了一招缓兵之计的话,那或许,不等我们赶到,他便已经遭到毒手了。如果不是老大跟地狱天使那边建立了良好关系,使得地狱天使大力相助的话,只凭我们甚至连小凡在哪儿里都摸不清楚。”

“如此一來,我便真有什么计谋,又能如何?更何况,制定计划也不过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可是,最终仰仗的还是众多兄弟的流血牺牲,无畏战斗!所以,我实在是不敢居功。老大,众位兄弟,我觉得咱们还是一起将这杯酒干了。咱们兄弟们在一起,只要戮力同心,那便是天,也能戳个窟窿出來!何惧其他?”

“说的好!”韩雨大声道:“不为别的,就为了咱们大家伙这辈子能够走到一起,坐在一起,能够一起喝酒,一起战斗,干他娘的!”

“干!”几人轰然应诺,将酒喝了下去。

气氛,也随即点燃。一伙人举杯换盏,觥筹交错。

等大家喝的差不多之后,韩雨这才道:“先说说正事吧,老叶,你去了一趟鹅罗斯,对于战斧有什么看法?”

“战斧骄横,地狱天使强势,双方如今已经撕破脸皮,早晚将有一战!不过,我从雄风那里却得到了一点不太好的消息!”叶随风微一拧眉:“那光头党已经拒绝了地狱天使结成同盟的要求,而且,态度十分的强硬!似乎,是打算保持中立,甚至是要先跟战斧联合,将地狱天使拿下!”

“嗯?”

他这话一出來,众人的说笑禁不住一顿。韩雨眉头扬起,不解道:“那光头党跟战斧才刚刚厮杀完,双方难道说放下就能放下?”

叶随风摇头道:“我也觉得不合常理。眼下鹅罗斯那边虽然是地狱天使势力最大,可是,战斧却是战力最强的社团。光头党跟战斧一战,便是因为他们的走私和毒品等生意,已经遭到了战斧的打压。”

“光头党应当清楚,若是联手灭掉地狱天使之后,战斧将会变的更加强大。到时候,他们就更不是对手了。所以,从利益上來说,跟地狱天使联手,先灭掉战斧才是更好的选择。可雄风似乎也不像是在撒谎,他甚至想要我和小凡过去帮他!”

韩雨忍不住笑道:“这臭小子,挖墙角都挖到我头上來了?”

“那倒不是。他只是想要我们派点人手过去,给他们帮帮忙!”叶随风轻声道:“不过,这事还得您拿决定。”

“地狱天使这次帮我将小凡救了出來,这人情我是欠下了。如果能抽调出力量,帮他们牵涉住光头党和战斧的话,对咱们跟青帮下手,那也是有帮助的。”韩雨拧眉道:“可现在的问題是,咱们自身都属于泥菩萨过江,人手上早已经是捉襟见肘,哪还有力气來帮他?”

“老大,沒那么严重吧?”胡來小声道。

谷子文放下酒杯,正色道:“刚刚会议的时候,还沒來得及说,先前收到破晓的消息,龙皇会跟幽冥会似乎有结成同盟的意思。若这消息属实的话,两家结盟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众人禁不住寒了一个。无论是幽冥会还是龙皇会,那都是比遮天更强大的存在。现在,这样的两个势力,竟然合伙?这不摆明了是要他门好看吗?

“老大,咱们不能跟青帮结盟么?”胡來皱眉道:“一对二咱们不好弄,可是,二对二未必咱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韩雨摇了摇头,现在的青帮,虽然不知道当初的金不四之死,是他们做的手脚,可不代表他们会永远都不知道。更何况,青帮也有自己的打算。遮天跟他接壤,现在又是如日中天。反观青帮那边,金老头虽然还吊着一口命,可是,身子已经渐渐的弱了。

金不三虽然在努力的学着掌握情势,可他毕竟底子在那里。若是换了他是青帮,只怕也不会放心跟遮天结盟的。

“青帮,不足以引为盟友!”谷子文显然也有类似的考虑。

叶随风拧眉道:“若不选青帮的话,那就只能选幽冥会了。”

他并不知道,轩辕小楼灭掉的血鹰会老大,乃是楚颜的父亲,韩雨的老丈人。不过,他却知道墨家是轩辕小楼害掉的。

只凭这一点,他们也无法跟龙皇会共存。

“我们虽然跟幽冥会有点小摩擦,可是,现在的情形却是,龙皇会來势汹汹,别说我们,就是幽冥会心中,只怕也存着七分戒备。或许,我们可以说服幽冥会,先联手灭掉龙皇会!”叶随风沉声道。

“李德波此人也是枭雄之姿,或许,我们可以派人跟他谈一谈!”

韩雨断然道:“不行!”

“黑衣!”谷子文正色道:“我觉得老叶的提议,还是不错的。轩辕家野心勃勃,一朝之间便灭掉了幽冥会,其实力之强,來势之凶,那幽冥会心中岂能不发毛?眼下,我们若沒个盟友,便要以一对三,只怕遮天也就能撑到过年的!”

“是啊,我也觉得应该谈一下。虽然,此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可只要您点头,我愿意走这一趟!”马文泉开口了:“虽然刚刚发生了红色销魂帮的事情,可幽冥会也应该清楚,谁才是他最大的敌人!”

叶随风眸子中闪过一抹寒光,沉声道:“非是我等无情,实在是情势所迫!有些儿女情长,就不是我们所能顾及到的了!”

显然,他是想要牺牲幽冥会,为遮天换來机会。

那边的武柏等人,虽然沒有出声,可是,从他们的脸色中却显然也是赞同了这想法。唯独李剑白脸色阴沉,也不说话,只是低头拨弄着面前的肉丁。

李剑白是李家的人,而他的父亲,又是死在了幽冥会手里的。就算整个遮天的人,都会投降向幽冥会,他也绝不会!

他心中已经决定了,若是韩雨点头同意,他便离开遮天!他不奢望社团会因为他一个人,就放弃这唯一的突围希望。可是,他也不会放任父母的血海深仇置之不理,而去跟仇人玩什么结盟!

大不了,他就一人一弓,自己去幽冥会杀他个痛快!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韩雨声音猛的抬高,声色俱厉。叶随风,谷子文禁不住一顿。谷子文瞄了一眼李剑白,又跟叶随风对视一眼,两人暗自拧了下眉头。

李剑白的事情,他们是知道的。也知道,韩雨之所以拒绝,是为了什么。可是事关社团数万人的生死存亡,他们绝不希望韩雨因为一己之情,而做出错误的决定!

韩雨蹭一下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到了李剑白身后,探手扶住了他的肩膀:“你们在座的人当中,有知道的,也有不知道的。今天,我不妨就告诉大家,李剑白便是李家的人。他的父亲,便是飞翎社的老大。”

“飞翎社为幽冥会偷袭所灭,他的父母惨死在幽冥会之手!当初,我曾经答应过李剑白什么?剑白,你告诉他们!”

“老大……”李剑白身子微微一颤。

韩雨沉声道:“你不说,我來说!”

“我跟他说,留在遮天,因为早晚有一天,我会灭掉幽冥会,给他亲手报仇雪恨的机会!可是,现在你们却让我还沒有兑现誓言,便扭头将他卖掉,将自己的承诺当成个屁一样,响过了就算了吗?”

“别跟我说,为了社团,为了更多人的利益,牺牲一两个人沒什么!假如换成了你们,若是被牺牲,你们会是什么感受?”

“遮天可以完,我黑衣可以死,却绝不能沒有底线,践踏原则!我不同意跟幽冥会的结盟,不只是因为剑白,还是因为在我这里,出卖兄弟的感情,无视他的仇恨,便等于背叛,而这样的事情,我宁死不为!”

韩雨神色转为阴冷,锋利的目光,带着一种压迫力:“如果有一天,我做了这样的事情,那遮天,才是真正的面临了灭亡的危机!而且,不可逆转!因为我,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择手段的冷酷老大,一个不再值得追随和效忠的人!”

“社团虽然是在慢慢的做大,可是,我还是希望,在场的兄弟们,能够保持那份单纯的情谊!权利和利益,不是我们的目标,也不该是我们的目标。我们要的是这个人生,充满**,生死,艰辛,却一路扶持,漫步巅峰的过程!”

“山顶的风景再美,若只孤身一人,无人分享,又有何风光可言?”

说完,韩雨头也不回的扭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