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63章 被无视了

第四卷 雄途 1263章 被无视了

韩雨沒有回自己的房间,他在出了训练场之后,便朝外走去。

上一次,他接到了楚老爷子的电话,便想着去楚家看看的,楚狂刀死了,现在,楚颜又去了梆子国,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这时候的楚老爷子,应该很孤独。

所以,他便驱车径直朝楚家而去。

等到了楚家,他才发现,家里有客人。

“正想去找你呢,你小子就自己赶回來了。”楚九笑笑,将韩雨领向楚家的会客室。

韩雨皱眉道:“九叔,家里既然在招待客人,那想來是有重要的事情,我还是不要打扰了吧。”

“得了吧,他们这次可是冲着你來的。”楚九白他一眼道。

“冲我。”韩雨诧异的扬起了眉头。

楚九身子超过了他,轻声道:“等你见到了,你就知道了。”

楚家的会客厅内。

楚老爷子坐在上首,在他的旁边,则是一位老者,青色长衫,白色胡须,精神矍铄,此时,正坐在楚老爷子左边。

而在他的右边,则是千雨陌,唐峰还有千雨绝姿。

一看见韩雨进來,在场的众人纷纷将目光投了过來,韩雨心中暗自叫了一声娘,心说,怎么这些人凑到一块來了。

“黑衣,你來了。”一见到他,楚老爷子便笑眯眯的找了招手,指着自己右边的座位道:“來,到这里坐。”

“爷爷,我就坐在这里吧。”韩雨嘴角勾了一下,那个位子,显然是主人的位子。

楚老爷子微微一笑:“让你坐你就坐,怎么,难道这里不是你的家吗。”

韩雨见状只得走了过去,在那里坐定,这才对着庄啸风道:“庄爷爷,还有……”

他望着千雨陌,唐嫣,还有唐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因为有千雨绝姿的关系,他若是叫个爷爷,岂不容易产生误会。

“你就叫我一声,唐老吧。”千雨陌缓缓的道。

“啊,这合适么。”韩雨略有些尴尬,他知道,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是瞒不过这位掌控着倭国忍者的宗主的。

“沒事,我喜欢这个称呼。”千雨陌望了一眼唐嫣,笑呵呵的道,显然,这次的唐家之行,让他收获颇丰。

那边的庄啸风却是冷声道:“咱就是老头子一个,如何能当的起你黑衣老大叫声爷爷,我这次前來,就是來望望楚老哥,如今人已经见到了,沒事我便先回去了。”

说着,作势就要起身。

那边的楚老爷子急忙朝韩雨打个眼色,韩雨忙站起身,笑道:“嘿,庄爷爷,您若是这么说的话,那可就是不原谅我这个做孙子的了,那件事情,我做的的确是欠考虑,一回來,楚爷爷便将我叫了过來,狠狠的训斥了一顿,我这也才认识到了自己错误的严重性。”

当你装孙子的时候,你只要在心里告诉自己,被你奉为爷爷的这个人,在某些身份上,也是别人的孙子,心中就会好受些。

韩雨此时便是这样在心中开解着自己,他端起面前的茶杯,笑眯眯的走了过去。

此时楚老爷子就在旁边,只冲这,他也不介意将姿态放的更低些。

“我年少轻狂,做事情不知道轻重,有的时候难免只贪图一时的畅快,盲目的追求所谓的公平,而忽略了许多重要的东西,在这里,我当着楚爷爷还有天尊的面,以茶代酒,向您老正式道歉,还望您老大人大量,看在楚老的面子上,别跟我这小辈的计较。”

“若实这样您还不满意的话,我也可以前往庄家,负荆请罪。”

“可别,若是我再被你给堵上一回的话,那我老头子以后也就沒脸出门了。”庄啸风白他一眼,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茶杯,然后,一口气将杯子里的水灌了进去。

韩雨禁不住笑了起來,接过茶杯后道:“谢谢庄爷爷,难怪我常听楚老说,您老是他所敬服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今天一见,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了,只充您老这份胸怀气度,我们这些做晚辈的,就算是学个十年八年的,也未必能得点皮毛。”

“行了,拍马屁的事情,你就省了吧。”庄啸风重新坐了回去,他这次前來,本就是怀了要跟韩雨冰释前嫌的念头。

沒别的,韩雨现在的遮天情形是不太好,可是,它的背后却有着墨家,楚家,再加上韩雨跟唐峰交好,而且,根据他的情报,宋半城已经重新回了宋家,一回去,便将宋无极给拿下了。

韩雨毫发无伤的从宋家离开,这也代表着他跟宋半城之间,关系匪浅。

如此一來,遮天背后的势力,那就非常骇人了。

而刺杀韩雨一事,让庄啸风对庄修竹的不满,更大了,而庄金的果敢,担当,跟是让他有了更换继承人的念头,庄修竹的性子,狭隘善嫉,若他还活着,那自然能够看的住他,可一旦他撒手人寰,那庄修竹未必能容得下庄金。

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跟韩雨结下了梁子,日后,他掌管庄家,势必会抛弃庄家中立的传统,一旦一个商业家族,心思不再赚钱,发展上了,那这个家族也就走向了一个未知的方向。

韩雨的狠辣,强硬,让庄啸风对这个方向,很不看好。

而他自己的那个儿子,心思都在游山玩水上,此事不能予以托付,所以想來想去,他觉得还是修补一下跟韩雨,楚家的关系,给庄家铺展一下人脉。

当然,这些打算他沒有明白的说出來,可是,楚老又岂能猜不到一二。

韩雨虽然沒想这么多,可他设身处地的替庄啸风想一下,也不会看好庄修竹,所以,对于庄老爷子的原谅,他并不是十分意外。

“哎,我们已经老了,黄土埋脖的人了。”庄啸风缓缓的道:“以后的这个世界,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我们,也沒什么好争的,以后,多跟庄金走动一下,修竹那孩子不懂事,我会给他一个教训的。”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算了,您放心,金子是我的兄弟,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五,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敢忘。”韩雨正色道。

“嗯,我相信。”庄啸风点了点头。

韩雨虽然给了庄金一刀,却也极力的向庄家施压,将他朝继承人的位子上,狠狠的推了一把,从这方面來说,他对庄金还是不错的。

“好了,这孩子的事情,我们也不用管那么多,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说是不是。”楚老爷子望着庄啸风,笑眯眯的道。

庄啸风冷哼一声:“是,可惜我沒一个好孙女,不然的话,我也可以说这样的话气你。”

楚老爷子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沒有回答。

反倒是韩雨,有些担忧的望了他一眼,他早就在进來的时候,便发现楚老爷子的气色不太好,这人年纪大了,天气又干冷,再加上还要为他的事情操心,这也是韩雨为什么隐瞒着楚狂刀死讯的主要原因。

“你们來的意思呢,我也已经知道了,不过这个事情,最终还是要由黑衣來决定。”楚老爷子忽然转过头來,望了韩雨一眼,轻笑道:“他们來,是想谈一下,千雨绝姿的事。”

“爷爷。”韩雨顿时紧张起來,他急忙起身,正色道:“这是一个意外,这个,唐峰可以给我作证。”

“我给你作证个屁。”唐峰立即白他一眼,毫不客气的道:“当初,是你小子自己主动将我堂妹的面巾给扯了下來,如今,这也算是我唐家主动上门提亲,你小子若是敢赖账,可别怪我不讲兄弟情面。”

“不是,我当时不知道……”

“谁能证明你不知道,搞不好你是处心积虑呢,楚爷爷,这件事情,我看还是您老给个准话吧,您就说,您能不能同意这件事,至于黑衣的意见,我们可以暂时不予考虑。”

“我擦,唐三,你这叫什么话,什么叫我的意见不予考虑,这难道不是我的事。”

“哦,那你的意思是,你要拒绝了。”唐峰也站起身,走到韩雨身边,低声道:“我可先告诉你,那天照盟的三千忍者,可是枕戈待旦,他们可是会用他们的生命,來守护绝姿的荣耀。”

韩雨顿时哑然了。

唐峰趁机对着楚老爷子道:“楚爷爷,现在呢咱來就是想要您老一个话,能不能给绝姿一个机会,如果最后,黑衣不爱她,或者她无法让黑衣爱上,那也就算了,否则,我希望颜儿能够接受她。”

楚老爷子扫了韩雨一眼,点头笑道:“好,这个,我便替颜儿点头应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