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64章 楚老的用意

1264章 楚老的用意

韩雨闻言顿时一惊,他快速的瞄了楚老爷子一眼,却沒有看出任何一点勉强的意思。心中禁不住一愣,难道老爷子就这么信任自己?

不对,老爷子就算再大度,事关自己孙女的幸福,他也绝不会向人让步的。

“爷爷……”

“哎,人家既然是问我的意见,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楚老爷子摆了摆手,态度十分坚决。

韩雨只好闭上嘴巴,当着外人的面,他实在是不好拂了老爷子的面子。

“楚老哥快人快语,这样,我便回去跟绝姿那丫头说一声。您放心,这丫头日后,定然会奉颜儿为姐,倘若有半点心口不一,我也绝不会饶她!”千雨陌站起身,向着楚老爷子拱了拱手。

随即,他对庄老爷子道:“庄家老哥,庄家在倭国的那些公司,你让人知会黑衣一声。只要他点头,天照盟定然会全力以赴,保这些产业不受一点闲杂势力的侵犯。两位老哥,这次冒昧前來,诚惶诚恐,我们就不多留了。我这就告辞了。”

“楚爷爷,庄爷爷,我也走了!”唐峰跟着站起身。

“好,若有机会,我自会前往蜀中唐家,找你的父亲,商议一些商业上的事情。千雨掌门,慢走!”庄啸风略一点头。

那边的楚老爷子也起身送客。等到唐峰等人离开,庄啸风这才道:“我去你客房住下,等到明天,你我再好好博弈一局,让我看看你这老东西的棋力增长了沒有!”

楚老爷子笑了一下:“我就怕你这老家伙,年纪大了,老糊涂了,不是我的对手!”

“呵呵,论看人的眼力,或许我不如你。可是,说到下棋,那你得骑着马才能看见我的影子!”庄老爷子呵呵一笑,径直朝旁边而去,显然,他对庄家颇为熟悉,至少,客房在哪儿里,不用人带路,也自能摸去。

转眼间,会客室的外面,就剩下了楚老爷子跟韩雨两人。

楚老爷子忽然用手一堵嘴儿,使劲咳嗽起來。

韩雨急忙扶住了他的胳膊,连声道:“爷爷,这里风大,咱们到屋里去吧。”

楚老爷子点了点头,任由他扶着走进了屋子里。

“爷爷,您沒事吧?要不我让老船來帮您看看吧?”韩雨沉声道。

楚老爷子笑笑:“怎么,你觉得我府里养的那些医生,都比不的一个老船?”

“这倒不是。”韩雨急忙摇头:“只是老船在中医方面,造诣很深。自成一套,也许,他能够帮的上什么忙。”

“放心吧,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了,不过是天冷了,这人又年纪大了,晚上便睡不好!这都是小毛病。沒事的,等真有这个必要的时候,你再让那个老船來也不迟!”楚老爷子呵呵一笑。

韩雨抿了抿嘴儿:“那等过两天,我來这里陪陪您!”

“好,你啊若是有空,也多回去陪陪你爷爷。我们这些人啊,年纪都是一天天大了,在这世上的日子,是过一天便少一天!”楚老爷子笑着点头。

韩雨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升起一抹不好的感觉:“爷爷,您别这么说,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呵呵,我就是随口说说,你不用这么紧张。黑衣啊,我一直有点事想跟你说,却沒的机会。今天,爷爷可就跟你开口了!”

“爷爷,瞧您说的,只要您开口,甭管什么事,我都应下就是。”韩雨勉强笑了一下。

“若是韩家兄弟有空闲,你也不妨将人接到这里來。今年,我们过个团员年。您看如何?”楚老望着他的眼睛道。

韩雨狠狠点了点头:“您放心,等过几天,我便将我家里的人都接來。今年,我把社团的那些小子也都叫來,好好的热闹热闹。我听颜儿说,您老的寿辰就到了,这些小子,正吵嚷着要给您祝寿呢。就是我怕您吵的慌,一直沒答应!”

“呵呵,好,那就都來。我不怕吵,不怕吵!”楚老爷子笑呵呵的摆了摆手。

那边,韩雨去将火盆端了过來。

楚老爷子静静的望着火盆,忽然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用火盆取暖,而不让他们给我弄些地暖什么的吗?”

“不知道。”韩雨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

楚老爷子抬手整了整额头银白色的鬓角,露出了皮肤上的褐色老人斑。他的身躯,还是坐的笔直,整个人,若是真的板起脸來,依旧有着无上的气势。可是,这依旧无法掩盖他那日渐松散的皮肤,还有上面日渐扩大的老人斑纹。

“那是四七年的冬天,我被人给围在了山上。我受了伤,躲在一处山洞里。外面寒风呼啸,大雪漫天。那时候的雪不像现在,雪沒个雪样。那时候,雪一下是要好几天的。真冷起來的时候,便是好人也能被轻易活活冻死!”

“那时候,我的几名手下,在我的旁边支了一个小火盆。他们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了下來,就放在那个小火盆里,慢慢的烧。一个人的衣服烧光了,另一个人便续上。当我被人救下來的时候,七个人已经在冰天雪地里,冻成了冰雕!”

“而我,却还活着,靠他们燃烧自己衣服所产生的热量,活了下來。”楚老爷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打那以后,这个世界上便再也沒有什么,能比小火盆,更能让我感觉到安全和温暖的了。它烤的不仅仅是我的身体,还有我的灵魂!有些时候我常想,我欠这些老兄弟的。”

“爷爷……”

楚老爷子伸手,握住了韩雨的手,随即轻轻的在他的后背上拍了一下,睁开眼睛道:“我沒事。我跟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很珍惜自己的身体,因为我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

“你也是一样。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替你应下这事?”楚老爷子轻声道。

韩雨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点小心思,可瞒不过楚老爷子。

“其实,我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现在的遮天,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形势,我看的很清楚。轩辕小楼此人,不足为惧,可他身后的轩辕家却是不容小觑。李家同样如此,青帮那边,有着一个青帮铁壁在,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吞下的。”

楚老爷子伸出烟袋锅子,在火盆里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道:“遮天必须要有盟友。就算不能有,也绝不能再增加敌人!”

“而除此之外,对于那个千雨绝姿,我也有些耳闻。这丫头是倭国的一个奇女子,容貌无双。我虽然沒有见过,可是,也能想象的出來。便是颜儿,雨心,估计也要与之略逊。有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在身边,日后你对其他的女人,自然也就不会看在眼内。”

阅尽人间绝色,何顾庸脂俗粉?就恍如喝惯了三碗不过岗,雪域天香,再喝那些沒有了底蕴的酒水和普通茶叶,自然是味同嚼蜡!

“再者,颜儿,雨心,还有赵家的丫头,都无法在你的事业上,提供帮助。那个千雨绝姿被称为倭国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身边又有高手无数。若是她能跟在你的身边,对你來说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楚老爷子说完,便闭上了嘴巴。其实,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他沒有说。千雨绝姿是倭国忍者的继承人。楚老爷子知道,他们这样的人,有着自己的忍道,尤其是对千雨绝姿而言,誓言信诺重于生命!

这个时候,让千雨绝姿欠颜儿一个人情,日后,也能在韩雨的后院,助楚颜一臂之力!

要知道,韩雨已经跟赵静汐发现了关系,而且还有一个身份來历到今连他都还沒有弄清楚的英国女人,这两人若是联合在一起,只是楚颜或者墨雨心,未必能是她们的对手。

当然,这话楚老爷子是不会明着说出來的。他也并不希望韩雨的后院着火,只是,楚颜的力量越强大,对她的地位就越巩固,这一点毋庸置疑。

“爷爷,您是不是觉得,我无法抵挡住那个千雨绝姿的魅力?”

楚老爷子呵呵一笑:“若是那丫头,真的为了你终生不嫁,而且,带着手下的人,为了你赴汤蹈火,你能怎么做?你能杀了她,还是赶她走?”

“我……”韩雨愕然。

楚老爷子轻轻的吐个烟圈道:“有些人的魅力,是注定了无法阻挡的。与其你日后心软,倒不如现在就收了她,也好做个外援!”

“爷爷,他们是倭国人。”

“刀,沒有好坏之分,关键是看握在谁的手中!”

“黑道杀伐无论输赢,那都是咱们自己的事。我不想让倭国人牵扯进來,更不想利用他们來杀自己的同胞。”韩雨缓缓的摇了摇头。

“那就用她们來杀外族之人!”楚老爷子淡淡的道。烟袋锅子轻轻的敲打在旁边的茶几上,带出几点火星!

随即,他从身边将一截鱼竿拿了出來,递给了韩雨:“这东西,还是给你留着吧,学学钓鱼,它能让你修养心性。”

韩雨看了一眼鱼竿,沒想到,这东西楚老爷子竟然随身带着。他见楚老爷子语气虽轻,可态度却十分坚决,只得点了点头。

便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龙鳞匕首微微一颤。

韩雨的眼睛,顿时眯了起來,整个人,如一道离弦之箭般朝着门口扑了过去:“谁?”

有想买实体书的么,可以提前跟我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