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69章 服部之死

1269章 服部之死

袁野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小瞧了服部英雄。

不过,此时他也沒有时间为自己的急切而后悔。

他两手撑地,凭借着超强的身体素质,快速的翻滚,冰冷的刀锋,擦着他的身子落下,然后,劈在地上。

崩出的火花,似乎都溅射到了他脸上。

死亡,就像是一张由服部英雄编织的网,渐渐的将他笼罩了起來,而且越收越紧。

服部英雄冷酷的盯着袁野的身影,丝毫不理会脸上不断落下的鲜血,还有传來的痛感,只是不断的挥舞着手里的战刀,他可是标准的倭国六级武士,身为服部半藏的后人,他的刀法,犀利,冷酷,并不大开大合,却又自成乾坤。

若袁野是刚下山的时候,只怕用不了二十招,便会被他斩杀与刀下。

好在此时的袁野,也已非吴下阿蒙,而且经历了倭国的杀伐,也已经成功的步入到了超一流高手的行列,不过,此时在失去了先机的情况下,也陷入了败亡的边缘。

幸亏,那些天劫已经占据了上风。

在发现了袁野的危机之后,立即有两名天劫,脱手将手里的长刀,朝服部英雄投掷了过去,更有三名天劫小弟,朝着他的身后杀來。

服部英雄脚下连踩几步,追上了袁野。

手中的长刀,狠狠的朝着袁野的咽喉劈了下去,这一下,若是被劈的实在了,只怕袁野将要面临的便是断头的厄运。

当。

本应该落入咽喉,柔软的切掉他的脑袋的一刀,在最后的关头,却遇到了生硬的阻拦。

那是袁野的铁爪。

服部英雄两手猛然间一起握在了刀柄处,朝着他的咽喉继续压下,袁野单手挡在那里,另一手,却撑住了地面,因为,他若是在这么被碾压下去,就算不被割掉脑袋,那还插在他肋部的匕首,也会因为身体的重压,而彻底的刺进他的身体。

冰冷的刀锋,几乎都已经落在了袁野的咽喉上。

一道细长的血痕,渐渐开始出现,并扩大,冰冷的铁手,此时顶在了他自己的下巴上,抵在了他的喉骨上,让他透不上气來。

死亡,已经露出了它狰狞的神色。

而就在此时,那两把天劫丢出的长刀也到了。

服部英雄虽然心中有着万般不愿,可也还是不得不暗骂一声,毕竟,若是他死在了袁野的前面,那对方定然会笑着冲他的尸体吐一口痰。

服部英雄猛然抽刀,转身,刀锋逆转,将那两把陌刀挑飞,而在转身的瞬间,他趁势朝袁野的脑袋狠狠的踢了一脚。

袁野只來得及将手在脸前一挡,便感觉到手腕传來一阵剧痛,随即,那铁爪砸在了自己脑袋上,巨大的力量,带着他的身体都朝后退去。

“妈的,临死还不忘阴老子。”袁野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心中暗骂一声,随即整个人便失去了知觉。

服部英雄手中的长刀,将两把陌刀才挑飞,那三名天劫小弟便又到了,这三人,几乎同时跃身腾空而起,三把长刀,就像是三道死亡的宣判一样,朝服部英雄斩杀下來。

好一个服部英雄,面对这等局面,依旧沒有一点慌乱,反而依旧做出了最为准确的判断,他猛然上前一步,手中的长刀,直取中间的那名天劫。

当。

中间的那名天劫,手中的长刀,被崩的向上扬起,中间空门大露,服部英雄的一脚,就那么恰到好处,又犹如雷霆的踹了上去,那名小弟张嘴便是一口鲜血,整个人的身子就好像是被火车撞中了一般,向后抛飞了出去。

而服部英雄手里的长刀,则化作两道刀影,将左右两名天劫小弟,给拍飞了出去。

一招,退三人。

可不等他喘息,另一边,又有三名天劫,一起杀了过來,还是同样的招数,腾身,挥刀。

服部英雄这次,故技重施,再次成功击退三人,不过,他的身上,却也多了一道刀口。

他身形还沒站定,另有三名天劫,又來了。

服部英雄这回的速度,更慢了些,他只能选择用刀硬接,三把陌刀,几乎同时劈在了他手里的长刀上,服部英雄虽然强悍,可他毕竟还是个人,握刀的手,不断的遭到距离的撞击,就算是体内修炼的劲力,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使用。

所以,他手中的刀,被劈掉了,整个人,更是接连不断的向后退去。

可沒等他停稳,一记强悍的撩阴腿便狠狠的踢在了他的两腿之间,那强悍的力量,甚至将他一百多斤的身体,给抛飞了起來。

而于此同时,一道黑色的身影腾空而起,她的身子,不断的转着圈,一道冰冷的寒光不断的闪过,带起一道道的鲜血。

身在半空,她的身子猛然一翻,修长的两腿,犹如两把剪刀一样,狠狠的夹住了服部英雄的脖子,然后,狠狠的一转。

喀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服部英雄的身子,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不过,这家伙的确是够强悍的,就算是这样,还是沒有死。

只是,他的身上,多了几十道纵横交错的口子,那些口子,开始如同细线一般,随着落地时候的那一震,血线猛然放大,随即,那十几片肉,竟然从他的身上脱落,掉了下來。

凌迟。

服部英雄的身子,终于站不住了,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努力的扭转目光,似乎想要记住到底是谁杀了他。

此时,他的手臂已经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浑身如同血染一般,再加上血肉模糊的脸颊,望之可怖。

在他的面前,则冷冷的站着形容倔强,神色冷酷的墨冰。

不过,从墨冰落地之后,忍不住退了两步可以看出,在她刚才凌迟服部英雄的时候,她也受了对方一击。

清冷的夜风拂动,带起了她肩头的衣服,露出了小麦色的皮肤,墨冰却像是毫无所觉一般,只是静静的盯着他。

你麻痹。

虽然服部英雄自诩是贵族,可此时,他还是忍不住在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既是为韩雨的无耻,累的他背井离乡,又是对天劫还有墨冰他们的偷袭,无耻战术进行的血泪控诉。

这,也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了。

随即,服部英雄那早就被剪刀腿夹断了的脖子,终于无力的垂了下來,他的身子,更是向后仰倒,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墨冰从鼻腔里吐出了一口冷气,这个时候,那些百鬼夜行的人,也都已经被杀光了。

“教官。”这时候,那些天劫已经围在了袁野的身边。

二十八名天劫,七人受伤较重,其余的人虽然几乎人人带伤,可是,身上的伤却并不是很重,至于冰封天下那边,就沒有这么幸运了。

即便他们当然的人也都已经配备上了牛皮内甲,论身手也不比天劫差,可先是中了百鬼夜行的算计,又因为前期的无望,让他们起了拼命之心,原本二十人的小队,如今战死了八人,更有四人重伤至残,基本上已经算是被打残了编制。

若不是袁野和天劫及时赶到的话,估计今晚,冰封天下便要从十绝护卫小队中首先被除名了。

墨冰并不害怕死亡,她担心的,是楚颜和墨雨心出了事,若她们真的落到了服部英雄的手里,那就算是整个冰封天下都死掉,也是无法改变和背负的耻辱。

所以,对于袁野等人,她很是感激。

墨冰快步的走到袁野身边,蹲下身子略作检查,拧眉道:“他暂时沒事,不过,需要马上止血,不然,等不到送医院,人便不行了!”

她将手一抬:“止血散!”

很快,有人将止血散递了上來,她帮袁野弄好,然后,又找了绷带,将他将肩膀处的伤口扎住,服部英雄的那一刀,伤到了他的动脉,此时,鲜血几乎将他的衣服都浸透了。

“小心的扶住他,将车子开过來,快点,你们几个,清理出一条道來,其他受伤较轻的人,立即替其他人进行包扎,止血。”墨冰毫不客气的指挥着天劫。

这些人中,有一部分是墨者行会的成员,曾经跟她一起接受过训练,至于其他的人,也知道她是楚颜等人的护卫,况且还是她杀了服部英雄,所以,他们自然不会抗拒她的命令。

那些受伤较轻的小弟,立即开始忙碌起來,就是那些受伤重点的,也胡乱撒些止血散,然后,便帮受伤更重的人忙活起來。

场面血腥,然而,他们却显得井然有序

“我已经联系了梆子国最好的医院,并且,通知了黑衣,他很快就会派人过來的。”车门打开,墨雨心跟楚颜两人走了出來。

墨雨心英眉紧蹙,脸色虽有些阴沉,可好歹还算平静,可跟在她身后的楚颜,就沒有她那么强悍了,楚颜脸色煞白,她虽然是楚兴社的人,可见过杀戮是一回事,脚下踩着的是血水内脏,入目的是尸体,闯入鼻内的是刺鼻而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墨雨心本來是不想让她也下來的,可楚颜却说:“他们为了保护我们,牺牲这么大,我总要下去看看,就算是不为我们自己,为了黑衣,我也必须要下去!”

对此,墨雨心除了点头,还能怎么办,毕竟,她们现在代表的是韩雨,她们不能在杀敌的时候帮忙,在这个时候出來安抚一下众人,表达一些感激,却是绝不能逃避的。

楚颜极力的抿着嘴儿,可是,脸色却越來越白,终于,她忍不住走到车边,张嘴便呕吐了起來。

墨雨心轻叹一声,快步走了过去:“你沒事吧!”

“沒。”楚颜捂着嘴儿,快速的摇了摇头,几乎要哭出來似得低声道:“还是你说的对,我不该出來的!”

若是在车内不出來,大不了就是一个胆子太小,沾染不得血腥,可出來却吐了,那难免让这些付出了巨大牺牲來守护他们的人,感觉到心里不爽了。

俺们保护你连命都不要了,就那么让你作呕吗。

一想到这,楚颜便觉得自己给韩雨抹了黑。

“你想的太多了,他们都是黑衣的心腹,不会那么想事情的,你放心。”墨雨心搂住她的肩膀,朝自己这边使了使劲。

那边的墨冰,则快步的走了过來:“两位小姐,你们还是先回到车里吧,我安排人送你们先回酒店,这边会有人善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