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71章 天大的喜讯

1271章 天大的喜讯

孙平天忝为遮天在棒子国的分堂主,按理说,在正式的纳入到了遮天的体系之后,是要回国跟韩雨这个老大见一面的。

只是一來韩雨四处跑,沒有时间。而孙平天呢,原本是跟韩雨做对的,在他的心中,对韩雨若说沒有忌惮,那是沒可能的。所以,也就沒有主动的要回去述职。

平时便是有什么事情,也都是叶随风跟他联系。这一回,基本上算是两人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

孙平天还真有些紧张,不过,这么长时间的独当一面,倒也让他不至于将这紧张表现出來。韩雨对于他的印象也很不错,说话条理清晰,却并不会妄加他自己的判断,只是将事实叙述出來。

而他自己的意见呢,在叙述的时候,便已经不动声色的表达清楚了。

这是一个沉稳的人,颇有大将风度。

最后,韩雨给他下了这么一个结论,心中不由得暗赞叶随风的识人之明。想当初,孙白毛不过就是赵东海手下的一个小头目。论身手,只能勉强算的上是一流。论年纪,他绝对过了可以再造的时机。

然而,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叶随风还是选择将他送了出來。而且,让他提前在梆子国开疆拓土。而这竟然也硬是让他一个小帮派的小头目,成长为现如今成为掌控着大半个梆子国黑道的十口帮帮主。

虽然这里面也有遮天的帮助,可是,也不能否认,若不是孙平天的提前铺路,遮天也绝不能进行的如此顺利。

只能说,环境真的可以塑造人。

“你说的那两个帮派,都对咱们有敌意?”韩雨问的当然不仅仅是袁野的问題,还有现在十口帮的发展情况:“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应对?”

孙平天身子一直,他知道,这是韩雨在考校他。日后,他是打道回府还是继续掌控一方,真正成为遮天在梆子国真正的话事人,就要看眼下他的回答,能否让韩雨的满意了。

眉头微微一拧,孙平天缓缓道:“现在,他们是将咱们当成了一块肥肉。原本两边的人马,相互较劲,双方似乎是在一个平衡的状态上。可是,现在多了我们这么一个选择,他们都想着,将咱们的力量消化吸收,然后,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现在,可以说,黑道已经不再单纯的是单纯的道上的事情了,它已经可以通过这两个帮派背后势力的放大,进而对梆子国的局势,产生影响。所以,我认为,我们目前还是不要站队,而是用缓兵之计,继续以暧昧的姿态,游走在两者之间。”

“而我们则要趁这时间,将这两个帮派背后的势力,搞清楚,对他们的真正目的,加以判断,然后做出最利于我们的选择。我觉得,我们最后还是要跟其中的一方,达成协议,然后,全力对付另一方!”

韩雨闻言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他满意道:“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老叶放心的将梆子国交给你了。在情报不足的时候,依旧能够通过敏锐的观察和直觉,做出正确的判断,这,就是一个上位者所要必备的本能!”

“老大过誉了,这些其实也都是军师多有暗示。不过,真正说起來,是老大的胸襟让人折服才对。以前我还……”

“呵呵,不说了,过去的事情我都忘记了,现在,我只记得你是我遮天的人,是遮天在梆子国的堂口,十字帮的负责人!好好干,社团不会亏待了你的。以后,我想你也不会为今天的选择而后悔!”韩雨一摆手止住了他要说的话道。

孙平天面露激动之色,沉声道:“属下愿意鞠躬尽,死而后已!”

“沒那么严重!”韩雨笑笑,随即沉声道:“你的判断虽然不错,不过,情报毕竟还是少了些。其实,我们并不是一块肥肉那么简单。”

“嗯?”孙平天有些不解的拧紧了眉头。

韩雨望向车外,轻声道:“你太小瞧十字帮,也太小瞧你了。现在的梆子国,谁能左右民意,谁便主宰着天平的倾斜!”

孙平天略有所思,不过,沒等他再问出口,车子已经到医院了。

还沒等停稳,刘思源便已经快步的跑了过來。将车门打开。

韩雨下车之后,这家伙立即躬身,右拳擂胸,激动道:“老大!”

“嗯,这才沒多长时间不见,你小子倒是比以前精壮多了。怎么样,在这里还习惯吗?”韩雨探手给了他一个拥抱,这才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拍了一下,连连点头道。

刘思源露出一丝憨厚的笑容,点头道:“还成,白毛哥对我很照顾,不过,这里的人太怂了,那些帮派就跟过家家似得,欺负他们实在是沒多大意思。我还是想回国内,跟着堂主,老大一起跟那些硬茬子碰碰。”

说话间,墨风已经带了小弟,朝医院里边赶去。

墨林则带了人,在四周负责警戒。有小弟,早就先一步,朝着医院的制高点摸去。他们这些人,都是经过了墨者行会的特训,执行保卫任务,只能用两个字來形容,那就是专业!

胖子呢,则跟在了韩雨身后,冲着刘思源挤眉弄眼。刘思源强忍着笑,也不敢去回他。

韩雨边向里走边道:“以后,要多跟着白毛学,这里对你來说就是一场磨练。打打杀杀,不怕死,头脑一热就成。可是,真正的想要做大事,却还是要学会做你不喜欢做的事,做你不擅长做的事。至于梆子国,虽然弱,却也不能小瞧了他们。”

“要知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咱们毕竟是外來人,你以为掌控了几千个能打能杀的小弟,就真的能够横行无忌了么?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横扫梆子国的黑道,而是要像蚂蟥一样,落在他们的身上,尽可能多的吸他们的血,却还能让主人不用拿刀的手,反回來拍你!这才是本事。”

说着,他们已经进了楼梯。

“我知道了。”刘思源正色点头,表示受教。

“关于十字帮发展的问題,我们等会再商议。袁野他们在几楼?”

“九楼!两位大嫂也在。”

韩雨一口气跑到了九楼,气息却依旧细长有力。这让跟在旁边的刘思源还有咬牙跟在后面的孙平天,暗呼变态。尤其是孙平天,他虽然知道韩雨很强,可是,直到此时才更清晰,更直观的有了感受。心中不由得感激叶随风。

如果不是他将自己送到了梆子国的话,或许,自己早就已经变成孤魂野鬼,黄土一杯了,哪儿还有今天?

韩雨一上來,便看见墨雨心和墨冰正坐在那里。

听到了脚步声,墨雨心转过头來,一看见他,身子便缓缓的站了起來:“黑衣!”

一声低呼,韩雨只觉得心口狠狠的被捶打了一下似得。当听到袁野那个告急电话的时候,韩雨当时便觉得五脏俱焚,眼前一片漆黑。

那强力的心脏,似乎要撞破他的胸口,才能喘上一口气似得。虽然后來又得到了消息,说她跟楚颜都沒事,可直到此时见到人,他的那颗心,才算是真的放了下來。

他大踏步的走了过去,就在墨雨心身边站定,静静的望着他。然后,猛的伸出了胳膊,狠狠的将她拽到了自己怀里。不管其他人在场,捧着她的脸颊,对着那绯红的嘴唇便狠狠的吻了下去!

这一突然的动作,将周围的人都给镇住了。墨冰举起了半截的手,正准备施礼呢,见状只好缓缓的放了下去。

那边的墨雨心,同样惊讶无比。她的两眼瞬间睁圆,两手抓住了韩雨的胳膊,心中想要抗拒,可是,身体却软绵绵的沒有了力道。

那灼热而霸道的吻,那强有力的臂膀和呼吸,那么真实,那么安全。

这一吻,吻掉了她心中多日的担忧和不安。

她能够感受的到,韩雨是多么的害怕失去她。这种害怕,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是那么的重要,还是那么的幸福!

她甚至想就这么么沉迷下去,不再醒來。

不知道什么时候,墨雨心微微闭上了眼睛,眼角却缓缓的落下了一滴泪。

沒有人知道,当得知韩雨在倭国,终于跟静汐,还有那个不知名的英国美女发生了关系的时候,她曾经一个人呆呆的坐了一夜。

也沒有人知道,一向坚强的她,曾经那么无助的坐在床角,默默的垂泪。

楚颜身后还有一个楚家,还有楚老爷子,可她,有什么呢?若是沒有了韩雨,她还能有什么呢?

正是这种自问,让她在见到韩雨的时候,跟楚颜一样,选择了冷漠以对。既然不能保证幸福,那就至少保护自己不要受到伤害。

可是,当她真的跟楚颜一起到梆子国了,心中却空落落的。那时,她才忽然发现,当你真的爱上了一个人,就恍如飞蛾扑火。不会计较那一刻是焚身还是辉煌,不会计较自己是存在还是灭亡。

唯一想的,就是拥抱那火焰,哪怕明知道自己会被燃烧成灰烬,也依然那么的义无反顾,奋不顾身!

“对不起,我來晚了!”韩雨松开她的肩膀,抬手轻轻的擦掉了她的泪珠。

墨雨心咬着嘴唇,缓缓的摇了摇头,眼角的泪却更多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她,感觉自己无比的委屈,更不再坚强。

“以后,我不会让人再伤害你们的,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的。用我的生命发誓……”

韩雨的话沒说完,墨雨心便用手指挡住了他的嘴唇,轻声道:“你想说的,我都知道。”

笑容,从韩雨的嘴角绽放开來。

一种浓烈的喜悦,就那么的冲击着他。他笑呵呵的再伸手,想要抱住她。墨雨心忽然向后退了一步:“行了,这还子啊医院呢!”

“怕什么?我看谁敢看?”韩雨梗着脖子,左右扫了一眼。

墨冰等人顿时扭头,一个个的瞪着眼睛,瞅着脚下,天花板,墙壁,就好像那里突然出了一朵花似得。

墨雨心狠狠的在他的胸口捶了一下,丢给她一个白眼,这才整了整自己的头发。在手指掠过脸颊的时候,她才发现,那里已经红的烫人。

“哦对了,颜儿呢?”韩雨左右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一直沒有看见楚颜。

墨雨心一咬嘴唇,朝着正对面的一间病房指了指。韩雨的脸色,腾一下就变了:“不是说你们都沒受伤吗?她怎么住院了?她,她怎么样了?”

墨雨心低下了头,那边的众人,也都低下了头。

韩雨脸色顿时煞白,他有些不敢去那病房,就好像那里有着滔天的猛兽,将要把他吞噬一般。可他,又必须要去。

他一步步的朝着病房挪了过去:“颜儿,颜儿……”

病房的门打开,他顿时呆住了,只见楚颜正静静的坐在那里,吃着一碗粥。

一看见他,楚颜也呆住了。

韩雨这才缓缓的回头,低声咬牙切齿道:“这他妈的怎么回事?”

“恭喜你了,老大!”孙平天脸上带笑。

“老大,啥时候给我们喜糖啊?”刘思源也笑眯眯的伸手。

“喜?什么喜?”韩雨不解的反问。

墨雨心静静的走了过來,挽住了他的胳膊,狠狠的拧着,嘴里轻声道:“当然是恭喜你,要做爸爸了!”

有沒有想买实体书的兄弟,可以跟我联系